类别:文艺评论

英国文学的独特气质: “乌托邦文学”与“反面乌托邦文学”

| 发布时间: 2021-01-9,星期六
英国文学的独特气质: “乌托邦文学”与“反面乌托邦文学”
英国人是世界上最具有政治头脑和国家管理才能的人群,这种才能是从中世纪以来在专制王权与国民议会之间不断的权力斗争中磨炼出来的。中世纪以来,英国人一直在尝试如何限制“王权高于一切”的专制独裁者,为此他们曾经早于法国,以暴力革命的形式,将专制国王... 点击阅读>>

从现代到未来:贝多芬与我们

| 发布时间: 2020-12-23,星期三
从现代到未来:贝多芬与我们
贝多芬这个曾经生活过的人,一个为时代传声的伟人,一个将他的艺术与心理活动投向遥远未来的天才,一个可能引起截然对立的群体一同去敬拜的偶像,总能够撩拨人们的心弦,发出使人莫名兴奋而无法解释的泛音。 点击阅读>>

2020诺奖得主露易丝·格丽克发表获奖演讲:诗说出的是私密的

| 发布时间: 2020-12-9,星期三
2020诺奖得主露易丝·格丽克发表获奖演讲:诗说出的是私密的
当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大概是五六岁吧,我的脑子里上演着一场竞赛,一场能够选出世界上最伟大诗作的比赛。有两首诗进入了决选名单:威廉·布莱克的《小黑孩》和斯蒂芬·福斯特的《斯旺尼河》。我祖母的房子坐落于纽约长岛南岸的西达赫斯特村,当时我就在那... 点击阅读>>

批判的文学史

| 发布时间: 2020-11-22,星期日
批判的文学史
在中国的高校文学教育中,“文学史”是一个永远绕不过去的话题,它表面上看起来天经地义、不容怀疑,但因为其存在的知识前提和审美正当性,随时可以受到来自更为基础性、本源性经验和认识系统的质疑(文学生产和文学阅读的挑战),而一直处于不稳定,甚至是“岌... 点击阅读>>

金雁:文学的重负

| 发布时间: 2020-11-21,星期六
金雁:文学的重负
2013年9月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了《曼德施塔姆夫人回忆录》,让人们窥见到苏式体制下“斗争哲学”带来法制破坏、社会恐惧和荒诞的状态,人们处在一种“无法形容的那种无罪而又大祸临头的感觉”。2014年9月该社又出版了《耳语者:STL时代苏联的私人生活》,使人们意... 点击阅读>>

大卫·霍克尼:摄影从卡拉瓦乔开始,在我们手中消失

| 发布时间: 2020-10-31,星期六
大卫·霍克尼:摄影从卡拉瓦乔开始,在我们手中消失
科技改变了我们的日常生活,也改变了艺术的呈现方式。当摄影机甚至手机摄像头可以瞬间记录人像、事件与风景,人们仍然需要古老的绘画吗?一笔一划勾勒的素描又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当珍藏于世界各大美术馆的名画可以通过彩色印刷和高清屏幕呈现,艺术品会变... 点击阅读>>

2020年诺奖得主露易丝·格丽克:灵魂应是随时飞起的鸟

| 发布时间: 2020-10-8,星期四
2020年诺奖得主露易丝·格丽克:灵魂应是随时飞起的鸟
露易丝·格里克的诗,让人震惊于她的疼痛。十六岁时,她曾因厌食症不得不辍学,接受心理分析师的帮助,后来说:“心理分析教会我思考。教会我用我的思想倾向去反对我的想法中清晰表达出来的部分,教我使用怀疑去检查我自己的话,发现躲避和删除。它给我一项智... 点击阅读>>

包慧怡:西方文学中的“玫瑰”意象,是诗人们长久的秘密

| 发布时间: 2020-10-3,星期六
包慧怡:西方文学中的“玫瑰”意象,是诗人们长久的秘密
如果要举出一种文学史上地位最尊贵、意义也最繁盛的花,相信玫瑰是一个少有争议的选择。从古典时期到中世纪,从文艺复兴到20世纪“凯尔特文艺复兴”,玫瑰是欧洲文学中的常客,它纯净透明的,又暧昧不皦,它是奋不顾身的爱的付出,又是蜇人心痛的爱的苦楚。 点击阅读>>

寻找《局外人》:这本书如何“诱骗”了这么多的忠实拥趸?

| 发布时间: 2020-09-28,星期一
寻找《局外人》:这本书如何“诱骗”了这么多的忠实拥趸?
1940年4月30日,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在巴黎普瓦里尔令他抑郁的房间里,加缪在笔记本上写道:“《局外人》写完了。”在最后一页签上名字,精神极度兴奋的他给在奥兰的未婚妻芙兰辛·福尔写了一封长信。信中说道:“我已经带着它整整两年,我写作的时时刻刻都能看到... 点击阅读>>

卡夫卡的中国情结:“我的生命枝长在何处,谁锯开了它?”

| 发布时间: 2020-09-27,星期日
卡夫卡的中国情结:“我的生命枝长在何处,谁锯开了它?”
一百多年前,用德语写作、生活在遥远欧洲城市布拉格的犹太作家弗朗茨·卡夫卡,将自己的根扎在中国,藉由文字和思想走上“回家”的路。从《往事一页》《一道圣旨》《中国长城建造时》到《变形记》《审判》《城堡》,卡夫卡不仅以中国为题材创作了多篇小说,也在... 点击阅读>>

张爱玲《第一炉香》中女性的疯狂,是为了报复父权社会

| 发布时间: 2020-09-9,星期三
张爱玲《第一炉香》中女性的疯狂,是为了报复父权社会
昨天,改编自张爱玲小说、由许鞍华执导的影片《第一炉香》发布预告片,马思纯和彭于晏同框画面被全网群嘲,膀大腰圆、气质朴实的马思纯与小说中那个“眼睛长而媚,双眼皮的深痕,直扫入鬓角里去。纤瘦的鼻子,肥圆的小嘴。面部表情稍显欠缺,但是,惟其因为这... 点击阅读>>

全民拍照时代,“摄影”还是摄影吗?

| 发布时间: 2020-09-8,星期二
全民拍照时代,“摄影”还是摄影吗?
这是一个全民读图的时代,也是一个全民拍照的时代。人手一台手机,商家不断把更有科技含量的相机塞进手机,不断升级镜头,不断开发修图软件,人们用手机拍照来记录生活,但这种记录又有非常强的修饰意味。不只是磨皮拉腿加滤镜,拍照记录生活,而是反客为主... 点击阅读>>

文革中的林风眠:我绝不自杀,我要理直气壮地活下去

| 发布时间: 2020-08-30,星期日
文革中的林风眠:我绝不自杀,我要理直气壮地活下去
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始了!緊接著,林風眠20多年的摯交傅雷夫婦在家中雙雙自盡。得到消息後,林風眠不敢相信,派學生去傅家證實。林風眠預感自己在劫難逃,他決定毀掉自己幾十年來所有的畫,以絕後患。這是中國美術史上多麽諷刺而殘酷的壹幕:畫家關緊門窗... 点击阅读>>

陈丹青:纪念星星美展

| 发布时间: 2020-08-7,星期五
陈丹青:纪念星星美展
1979年9月27日,中国美术馆出现了奇怪一幕。馆内正在展出《建国三十周年全国美展》,馆外公园的铁栅栏上,却起起伏伏地挂满了“奇怪”的油画、水墨画、木刻和木雕及诗歌作品,看惯了文 革作品的观众对此大感兴趣。但展出很快受到了当地管理部门的管制,艺术家... 点击阅读>>

章诒和说邵燕祥:在思想缺乏活力的时代,他是不倦的风

| 发布时间: 2020-08-3,星期一
章诒和说邵燕祥:在思想缺乏活力的时代,他是不倦的风
1980年,艾青把他恢复创作后的第一本诗集叫做《归来的歌》。归来!不止艾青归来,还有许许多多的诗人、作家归来。不止右派分子归来,胡风分子也归来,历史反革命也归来,现行反革命也归来。从聂绀弩到汪曾祺,从公刘到白桦,其中就有邵燕祥。他们“活着从远方... 点击阅读>>

情欲芬芳:风月电影的情、色与艺术

| 发布时间: 2020-07-15,星期三
情欲芬芳:风月电影的情、色与艺术
弗洛伊德说,艺术来源于性。性,仿佛是人类永远无法挣脱的枷锁。而电影,作为一门影像的艺术,则成为了传播情色文化的利器,它是许多艺术家展示情欲的不二选择。电影技术的发展,一遍遍刷新着人类文明的高度,而情爱电影的存在,又提醒世人,艺术作品对人类... 点击阅读>>

卢禹舜:我看梵高

| 发布时间: 2020-07-2,星期四
卢禹舜:我看梵高
梵高于1890年离开了这个世界,至今一个世纪已经过去了。经由几代人对梵高本人的唯物主义研究的积累和对其作品从物质与精神两个层面上的分析研究,极大地丰富和完善了作为艺术家的梵高的人格与艺术,并且使全世界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梵高这个名字。尽管由... 点击阅读>>

《水浒传》:中国文化的一场噩梦

| 发布时间: 2020-06-23,星期二
《水浒传》:中国文化的一场噩梦
《西游记》里面隐藏着很多残忍黑暗的细节,不仔细看的话很容易滑过去。但是《水浒传》里的残忍黑暗是大写的,浓墨重彩,劈面而来,让人毫无退路。比如说《西游记》里写到吃人杀人的场景,基本都是一笔带过,“一口吃了”,很少渲染。而《水浒传》特别喜欢渲染... 点击阅读>>

刘震云:故事告诉现实

| 发布时间: 2020-06-18,星期四
刘震云:故事告诉现实
故事和现实的关系对每一个民族都是最重要的。为什么这个民族会产生这样的故事而不是那样的故事,一定是现实告诉故事要产生这样的故事。为什么一个民族会产生这样的现实,一定是这个民族的故事告诉这个社会的现实应该产生这样的现实。 点击阅读>>

新中国“十七年”时期宣传画的风格演变

| 发布时间: 2020-06-2,星期二
新中国“十七年”时期宣传画的风格演变
自解放区产生的新年画,利用旧形式来承载新内容,转变成了一种带有宣传性质的媒介。新中国成立后的新年画运动继承了解放区新年画的创作思路,不能简单地将其视为一种普通的民俗艺术。新年画运动明确了年画的社会功能是宣传,使它不再是一种民间商业行为,而... 点击阅读>>

他们的黄金时代:80年代文坛往事

| 发布时间: 2020-05-28,星期四
他们的黄金时代:80年代文坛往事
80年代初的一个傍晚,《人民文学》小说编辑朱伟如往常一样,骑着辆凤凰牌自行车,呼呼穿过北京二环内的大街小巷,去阿城家里催稿。刚涉足文坛的阿城并不知道,多年后自己编剧的《刺客聂隐娘》,会帮助导演侯孝贤拿下第68届戛纳最佳导演奖。那时才30出头的朱...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