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别:人文视野

晚清“卫生”概念的引入和确立

| 发布时间: 2020-02-28,星期五
晚清“卫生”概念的引入和确立
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在借鉴日本等国国家卫生行政的基础上,清政府在新设立的巡警部警保司设立“卫生科”,次年改巡警部为民政部,卫生科亦升格为卫生司,“掌核办理防疫卫生、检查医药、设置病院各事”。 “卫生”一词被纳入到了国家正式行政机构名称之中。 点击阅读>>

高會民:民國時期的二十四所教會大學

| 发布时间: 2020-02-28,星期五
高會民:民國時期的二十四所教會大學
教會大學在中國教育近代化過程中起著示範與導向作用。因為它在體制、機構、計劃、課程、方法乃至規章制度諸多方面,更為直接地引進西方近代教育模式,從而在教育界和社會上產生了深刻的影響,教會大學史是中國近代教育史不可缺少的重要篇章。 点击阅读>>

鲁迅、胡适与钱穆:他们凝视着这个轻佻的当下,沉默不语

| 发布时间: 2020-02-28,星期五
鲁迅、胡适与钱穆:他们凝视着这个轻佻的当下,沉默不语
我时常想起鲁迅,想起胡适,想起钱穆,不太想得起梁实秋、林语堂、周作人。鲁迅、胡适、钱穆,三人之间,一个与另一个相处不睦。然而他们却构成了30年代知识界的柱梁。我们是喋喋不休地重复梁实秋的雅舍、周作人的苦茶、林语堂的菜谱,还是老老实实地告诉我... 点击阅读>>

郭嵩焘:中国想要融入世界主流文明,必经历二、三百年漫长转型

| 发布时间: 2020-02-27,星期四
郭嵩焘:中国想要融入世界主流文明,必经历二、三百年漫长转型
1891年7月18日,中国历史上第一位驻外使节,首位驻英公使郭嵩焘抑郁而终,这时距他最后一次离职返乡已经整整12年。1879年初,正在英伦三岛出任驻英公使的郭嵩焘遭到朝臣特别是所谓清流派的猛烈攻击而被满清朝廷解职,黯然回国。返国途中,郭嵩焘拒绝北上京城... 点击阅读>>

这位破坏同行饭碗的晚清医生,不该被遗忘

| 发布时间: 2020-02-27,星期四
这位破坏同行饭碗的晚清医生,不该被遗忘
嘉庆二年(1797年),30岁的河北玉田人王清任,游历至滦州稻地镇,发现当地正发生严重的传染病,小儿“十死八九”。穷困人家无力置办棺木,只得以布袋竹席草草浅埋,却又遭到野狗扒出撕咬,坟地四周皆是“破腹露脏”。对医学深感兴趣的王清任,无力阻止这场灾疫... 点击阅读>>

刘瑜:知识分子是来添乱的吗?

| 发布时间: 2020-02-26,星期三
刘瑜:知识分子是来添乱的吗?
“知识分子”是什么?在中国,很多对此问题有过思考的人恐怕都会表达一个这样的观点:知识分子不仅仅是掌握了特定领域知识的专家,而且应该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担当、良知、使命感、“为老百姓说话”此类词汇作为对知识分子的伦理要求,经常出现在公共话语中。... 点击阅读>>

对本次疫情的结构性反思:谣言、官僚和国家主义

| 发布时间: 2020-02-26,星期三
对本次疫情的结构性反思:谣言、官僚和国家主义
既然是「结构性反思」,我们就首先必须解释何为「结构性」。于是在正式分析概念之前,我们不妨看一个和本次疫情并无直接关系、但非常典型的反例。根据这样的「分析」,我们看到:错误仅仅在于「部分」个体,只要将这几个特定的人找出来,我们就可以回归和谐... 点击阅读>>

如果你要赞美我,请告诉我,我像个法国人

| 发布时间: 2020-02-26,星期三
如果你要赞美我,请告诉我,我像个法国人
你能给我最大的赞美吗?告诉我我看起来像法国人,不,等等,告诉我我看起来像巴黎人,这样就好多了。老实说,这是很多女人渴望听到的。人们仍然着迷于巴黎女性那种近乎神话般的时尚能力,能够毫不费力地性感诱人。谁不想每天起床时都有着一头慵懒凌乱的头发... 点击阅读>>

除了优雅,你对意大利女性一无所知

| 发布时间: 2020-02-26,星期三
除了优雅,你对意大利女性一无所知
1943年7月墨索里尼因为军事上的失利和国内反法西斯运动高涨被撤职,并被监禁在阿布鲁奇山时,意大利民众们欢呼雀跃,那是一个幻影般的黎明,用诗人塞萨尔·帕维斯的话来说:“瘦骨嶙峋,绿得像蜥蜴”。但在9月,墨索里尼便被德国伞兵救出,在意大利北部萨洛出任... 点击阅读>>

“叫魂”:这是一个“镀金的盛世”,潜藏着敌意与恐惧

| 发布时间: 2020-02-26,星期三
“叫魂”:这是一个“镀金的盛世”,潜藏着敌意与恐惧
叫魂之类的群体性疯狂只可能发生在愚昧的古代社会。但是我们不要忘了,任何特定的观念都是一种“文化建构”,其“真实性”并不完全取决与物理意义上的可验证性。只要当事人信以为真,这种观念就会在特定的条件下产生巨大的力量。近代历史上就曾有人笃信“刀枪不入... 点击阅读>>

当权的第三帝国

| 发布时间: 2020-02-26,星期三
当权的第三帝国
当这些事发生时,德国总统兴登堡的身体状态正每况愈下。8月1日,希特勒前往诺伊德克拜访了国家领袖和德军一战时的军事统帅。兴登堡居然称希特勒“陛下”!显然他认为自己是在跟德皇说话。兴登堡的迷糊生动展现了过去八个月内发生在两个人之间的权力转移。兴登堡... 点击阅读>>

秦晖:斯洛伐克民族主义的两端

| 发布时间: 2020-02-25,星期二
秦晖:斯洛伐克民族主义的两端
当然,说胡萨克毁了捷克斯洛伐克,这绝不是简单地在道德意义上说他是个坏人,他的做法还是有土壤的。胡萨克这个原来的改革派投靠苏联,断送了布拉格之春的改革,当然该挨骂。不过,他这种“阻止了自由化,促进了联邦化”的做法,也不能说仅仅是他个人的“道德败... 点击阅读>>

上海交大12学者:反思新冠疫情中暴露出的十大问题

| 发布时间: 2020-02-24,星期一
上海交大12学者:反思新冠疫情中暴露出的十大问题
疫情突如其来,让人猝不及防。值得肯定的是,此次疫情发生后, 科技工作者快速分离出新型冠状病毒,并公布其基因序列[1,2],研发诊断试剂盒,并及时向世界公布,获得包括WHO在内的国内外各方的好评。在疫情发生的关键时期,国家和各级地方政府有力应对,并及... 点击阅读>>

林语堂传: 中国文化重生之道

| 发布时间: 2020-02-23,星期日
林语堂传: 中国文化重生之道
作者把本书定位为“叙述林语堂跨文化之旅的智性传记”,同时,也堪称是对林语堂的知识思想考古。在二十世纪中国的重要知识思想资源中,林语堂无疑是重要一位,却也是仍被忽略的一位。本书以现代中国知识史作为背景,追寻林语堂的跨文化心路历程,在胡适、鲁迅... 点击阅读>>

直播上课40分钟,我只听到老师的一句“可以听见吗?”

| 发布时间: 2020-02-23,星期日
直播上课40分钟,我只听到老师的一句“可以听见吗?”
2020年的寒假,2.7亿学生“宅”家上课,促使线上学习成为“刚需”。各大学生学习类平台也在“停课不停学”的号召下,推出免费直播课程。个推大数据显示,今年春节学生学习类App的平均日活增幅为100.05%。排在Top3的学而思网校、猿题库、作业帮,在假期后的平均日活... 点击阅读>>

功过怎评说?2009年大流感疫情中的美国疾控中心

| 发布时间: 2020-02-23,星期日
功过怎评说?2009年大流感疫情中的美国疾控中心
国情不同,本文无意拿美国疾控中心与中国疾控中心直接比较。毕竟前者可以直接向美国总统汇报,有行政职权,可调动国家医疗物资,拥有在职员工近1.4万,合同工1万人左右,而后者则是卫健委下属事业单位,并无行政职权,更无资源调配能力,拥有约2100名员工,... 点击阅读>>

经济制度与政治改革:中国的崛起尚未结束

| 发布时间: 2020-02-22,星期六
经济制度与政治改革:中国的崛起尚未结束
多项预测表明,2019年底爆发的新冠型肺炎将使中国2020年全年经济增长率拉低多达1个百分点。为了防止经济雪崩,以及确保中小企业生存能力,深入抗疫与全面复工之间的两难选择似乎成为政府所面临的一道难题。由此可见,这场意外到来的“黑天鹅”事件,使政府治理... 点击阅读>>

别再拿庚子年吓唬人了,要怕也是怕这事

| 发布时间: 2020-02-21,星期五
别再拿庚子年吓唬人了,要怕也是怕这事
因为今年初事件太多,很多人又在拿“庚子年多灾多难”说事了。天文学、气象学、命理学、玄学、道学、古代预言等等五花八门,争奇斗艳。人们最常用的例子自然是1840的鸦片战争,1900的庚子国变之类。60年一轮回,这可真是吓人。然而,事实真是如此吗?这真是大... 点击阅读>>

袁伟时:苦难不仅来自「外敌」,更来自自身的落后和封闭

| 发布时间: 2020-02-21,星期五
袁伟时:苦难不仅来自「外敌」,更来自自身的落后和封闭
鸦片战争结束后不久,睁开眼睛看世界的先驱魏源、王韬、郭嵩焘等人,敢于超越庸众,戳破中华文明远非蛮夷所可比拟的迷梦,大声疾呼中国不止在器物层面落后,而且文化和制度都已落后,只有变革和学习西方才能救中国。可是,几十年间执掌权力的高层只有个别人... 点击阅读>>

《中国和日本: 1500年的交流史》序

| 发布时间: 2020-02-21,星期五
《中国和日本: 1500年的交流史》序
本书考察1500年以来的中日交流史,作者以重大历史事件为经线,编织出中日各自的总体社会结构,尤其是贸易、外交、变革与战争方面,关注点落在三个时期中日关系的结构性变迁。作者坚信中日关系比世界上任何国家之间的历史都悠久,不是一部“恨史”,战争和不快... 点击阅读>>

苏联的最后时刻

| 发布时间: 2020-02-21,星期五
苏联的最后时刻
《列宁的坟墓:一座共产帝国的崩溃》,是由美国著名的记者、编辑、作家大卫•雷姆尼克所写的见闻与思考,由台湾八旗文化、远足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发行。作者于1988年至1992年任《华盛顿邮报》驻莫斯科记者,亲眼见证了苏联的改革和解体。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