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别:文苑

王小波:从Internet说起

| 发布时间: 2020-12-1,星期二
王小波:从Internet说起
我赞成对生活空间加以压缩,只要压不到我。但压来压去,结果却出乎我的想象。海明威在《钟为谁鸣》里说过这个意思:所有的人是一个整体,别人的不幸就是你的不幸。所以,不要以为丧钟是为谁而鸣——它就是为你而鸣。但这个想法我觉得陌生,我就盼着别人倒霉。 点击阅读>>

章太炎:驳康有为论革命书

| 发布时间: 2020-11-25,星期三
章太炎:驳康有为论革命书
长素足下:读《与南北美洲诸华商书》,谓中国只可立宪,不能革命,援引今古,洒洒万言。呜呼长素,何乐而为是耶?热中于复辟以后之赐环,而先为是龃龉不了之语,以耸东胡群兽之听,冀万一可以解免,非致书商人,致书于满人也。夫以一时之富贵,冒万亿不韪而... 点击阅读>>

周作人:人的文学

| 发布时间: 2020-11-17,星期二
周作人:人的文学
我们现在应该提倡的新文学,简单的说一句,是“人的文学”。应该排斥的,便是反对的非人的文学。新旧这名称,本来很不妥当,其实“太阳底下何尝有新的东西?”思想道理,只有是非,并无新旧。要说是新,也单是新发见的新,不是新发明的新。“新大陆”是在十五世纪... 点击阅读>>

费孝通:差序格局

| 发布时间: 2020-11-2,星期一
费孝通:差序格局
在乡村工作者看来,中国乡下老最大的毛病是“私”。说起私,我们就会想到“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屋上霜”的俗语。谁也不敢否认这俗语多少是中国人的信条。其实抱有这种态度的并不只是乡下人,就是所谓城里人,何尝不是如此。扫清自己门前雪的还算是了不起的... 点击阅读>>

蒙田:越无知的人,又却越自负

| 发布时间: 2020-10-26,星期一
蒙田:越无知的人,又却越自负
真正有学识的人就象麦穗一样,当它们还是空的,它们就茁长挺立,昂首睨视;但当它们臻于成熟,饱含鼓胀的麦粒时,便开始低垂下来,不露锋芒。自以为是乃是我们天生而原始的弊病。一切生物中最可怜最脆弱的生物乃是人,然而,他却最最骄傲自大。 点击阅读>>

章太炎:诸子略说

| 发布时间: 2020-10-17,星期六
章太炎:诸子略说
讲论诸子,当先分疏诸子流别。论诸子流别者,《庄子·天下篇》、《淮南·要略训》、太史公《论六家要指》及《汉书·艺文志》是已。此四篇中,《艺文志》所述最备,而《庄子》所论多与后三家不同,今且比较而说明之。 点击阅读>>

张爱玲:忆胡适之

| 发布时间: 2020-10-3,星期六
张爱玲:忆胡适之
一九五四年秋,我在香港寄了本《秧歌》给胡适先生,另写了封短信,没留底稿,大致是说希望这本书有点像他评《海上花》的“平淡而近自然”。收到的回信一直郑重收藏,但是这些年来搬家次数太多,终于遗失。幸而朋友代抄过一份,她还保存着,如下: 点击阅读>>

梁启超:新史学

| 发布时间: 2020-09-23,星期三
梁启超:新史学
于今日泰西通行诸学科中,为中国所固有者,惟史学。史学者,学问之最博大而最切要者也,国民之明镜也,爱国心之源泉也。今日欧洲民族主义所以发达,列国所以日进文明,史学之功居其半焉。然则但患其国之无兹学耳,苟其有之,则国民安有不团结,群治安有不进... 点击阅读>>

蔡元培:以美育代宗教说

| 发布时间: 2020-09-8,星期二
蔡元培:以美育代宗教说
兄弟于学问界未曾为系统的研究,在学会中本无可以表示之意见。惟既承学会诸君子责以讲演,则以无可如何中,择一于我国有研究价值之问题为到会诸君一言,即以美育代宗教之说是也。夫宗教之为物,在彼欧西各国已为过去问题。盖宗教之内容,现皆经学者以科学的... 点击阅读>>

钱穆:略论中国史学

| 发布时间: 2020-08-28,星期五
钱穆:略论中国史学
中国思想之伟大处,在其能抱有正反合一观。如言死生、存亡、成败、得失、利害、祸福、是非、曲直,莫不兼举正反两端,合为一体。其大者则如言天地、动静、阴阳、终始皆是。今言前后。空间有前后,时间亦有前后。依空间言,眼前面前谓之前,一切行动必向前。... 点击阅读>>

作家邵燕祥生前最后一部“自由诗集”:“我梦见了一万万家灯火”

| 发布时间: 2020-08-3,星期一
作家邵燕祥生前最后一部“自由诗集”:“我梦见了一万万家灯火”
邵燕祥(1933年6月10日-2020年8月1日),当代诗人、作家、评论家,生于北平,曾任《诗刊》副主编,中国作协第三、四届理事。著有诗集《到远方去》《在远方》《迟开的花》,以及纪实作品《一个戴灰帽子的人》《我死过,我幸存,我作证》等。 点击阅读>>

鲁迅:灯下漫笔

| 发布时间: 2020-07-5,星期日
鲁迅:灯下漫笔
有一时,就是民国二三年时候,北京的几个国家银行的钞票,信用日见其好了,真所谓蒸蒸日上。听说连一向执迷于现银的乡下人,也知道这既便当,又可靠,很乐意收受,行使了。至于稍明事理的人,则不必是“特殊知识阶级”,也早不将沉重累坠的银元装在怀中,来自... 点击阅读>>

梁漱溟:年轻人的焦虑,在于把欲望当做志气

| 发布时间: 2020-07-1,星期三
梁漱溟:年轻人的焦虑,在于把欲望当做志气
在这个时代的青年,能够把自己安排对了的很少。在这时代,有一个大的欺骗他,或耽误他,容易让他误会,或让他不留心的一件事,就是把欲望当志气。这样的用功,自然不得其方。也许他很卖力气,因为背后存个贪的心,不能不如此。 可是他这样卖力气,却很不自然... 点击阅读>>

叔本华:不会思考,比不会读书更可怕

| 发布时间: 2020-06-20,星期六
叔本华:不会思考,比不会读书更可怕
真正独立思考的人,在精神上是君主。哪怕是再大的图书馆,如果它藏书丰富但却杂乱无章,其实际用处就反不如那些规模虽小却条理井然的图书馆。同样,如果一个人拥有大量的知识,却未经过自己头脑的独立思考而加以吸收,那么这些学识就远不如那些虽所知不多但... 点击阅读>>

王小波:傻人道德上的敏感度总是很高

| 发布时间: 2020-06-12,星期五
王小波:傻人道德上的敏感度总是很高
不知为什么,傻人道德上的敏感度总是很高,也许这纯属巧合。我们要讨论的问题是:在聪明人的范围之内,道德上的敏感度是高些好,还是低些好。在道德方面,全然没有灵敏度肯定是不行的,这我也承认。但高到我这位朋友的程度也不行:这会闹到鸡犬不宁。 点击阅读>>

胡适:我们今日还不配读经

| 发布时间: 2020-06-7,星期日
胡适:我们今日还不配读经
今日提倡读经的人们,梦里也没有想到五经至今还只是一半懂得一半不懂得的东西。这也难怪,毛公郑玄以下,说《诗》的人谁肯说《诗》三百篇有一半不可懂?王弼韩康伯以下,说《易》的人谁肯说《周易》有一大半不可懂?郑玄马融王肃以下,说《书》的人谁肯说《... 点击阅读>>

鲁迅:十四年的“读经”

| 发布时间: 2020-05-29,星期五
鲁迅:十四年的“读经”
自从章士钊主张读经以来,论坛上又很出现了一些论议,如谓经不必尊,读经乃是开倒车之类。我以为这都是多事的,因为民国十四年的“读经”,也如民国前四年,四年,或将来的二十四年一样,主张者的意思,大抵并不如反对者所想象的那么一回事。尊孔,崇儒,专经... 点击阅读>>

钱穆:如何研究历史人物

| 发布时间: 2020-05-18,星期一
钱穆:如何研究历史人物
历史是人事的记录,必是先有了人才有历史的。但不一定有人必会有历史,定要在人中有少数人能来创造历史。又且创造了历史,也不一定能继续绵延的,定要不断有人来维持这历史,使他承续不绝。因此历史虽说是属于人,但重要的只在比较少数人身上。 点击阅读>>

加缪1946美国演讲:人类的危机

| 发布时间: 2020-05-6,星期三
加缪1946美国演讲:人类的危机
当我被邀请前往美国进行一系列演讲时,我有些疑虑和犹豫。我还没有到足以演讲的年纪。我更善于思考,而不是发表总结性的言论。因为我没有任何关于所谓「真理」的结论。不过有人很礼貌地告诉我,我的个人观点并不重要,关键是介绍一下法国的情况,让听众形成... 点击阅读>>

潘光旦:读书的自由

| 发布时间: 2020-03-31,星期二
潘光旦:读书的自由
半年多以前我写过一篇《救救图书》的短稿,为坊间行将“还魂”的大批书籍呼吁。呼吁的效果如何,我不得而知。但转眼一想,即使有些效果,又怎么样?当代的人根本没有读书的自由,留下书来,也无非束诸高阁,最好也不过为典藏而典藏而已。有人说过,天下的图书... 点击阅读>>

毛姆:世上最好的十部小说

| 发布时间: 2020-03-20,星期五
毛姆:世上最好的十部小说
我想告诉本书读者书中的论文是怎么写成的。我在美国期间,有一天《红书》杂志的编辑要我列出心目中的世界十大好小说。我遵命照办,之后就把这件事忘了。我随同书单写了一篇短评说:“聪明的读者若学会把书中没有兴趣的部分略过不读的艺术,读这些书将是最大的...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