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性已成过去式?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07-13,星期三 | 阅读:2,425
译者: 嘉川 2011年07月12日 | 原作者: ERICA JONG

原文:Is Sex Passé?

这世上有什么东西比性更永恒吗?爱人的呢喃,身上的气味,十指的触摸仿佛一片雾气令人沉迷其中。性使人迷乱,它让你对金钱财富、政治游戏、家庭伦理免疫。而有时候我感到年轻的一代正在放弃享受性。

人们常常问我在《害怕飞行》(“Fear of Flying”,艾瑞卡·钟的一本关于女性性解放的书,颇具争议)之后,性到底怎么了。去年我一直在编辑一本关于女性性视角的文选,叫做《碗中糖》(“Suger in My Bowl),这一过程中我看到的,简直叫我惊异不能:在年轻的女子群体中,一种50年代才流行的对待性的态度正在回归。相比为我写文章的年轻女人,年纪更大的女人反而显得更性致勃勃。年轻的作者却痴迷起如何做一个好母亲、或者争相把相敬如冰的一夫一妻制供在心头。

这也解释得通。女儿总是希望自己和母亲那一辈人有点儿不同。如果是她们的母亲发现了自由性爱,那么她们就有一股倾向,要去重新捡起夫妻之间对唯一彼此的忠诚。我的女儿,莫里·钟·法斯特,在她30几岁的那一年,写了一篇名为《她们做爱了所以我不用也去做爱》的文章,她的朋友茱莉亚·克兰写过一篇《别再谈性了》的文章。还有,小说家艾丽莎·艾尔波特说:“性这个话题被人们说烂了,她需要休个假,关掉手机,摆脱现有的一切。”梅格·沃利泽的小说《单身者》(“The Uncoupling”)是根据希腊古典剧《吕西斯忒拉忒》(”Lysistrata“)改写而来,她在书中描述了“一种环境,在这个环境里,女人失了‘性趣’。”李敏金,《碗中糖》文选的作者之一,则说“对于大都市的单身男女来说,‘有爱的性’陷入尴尬,既不是道德观念也不是客观事实。”

去概括文化趋势不得不说非常难,但是无处不在的线索都在说明性已经失掉了的它特有的释放和颤栗自由。难道没有了束缚,性就不再刺激吗?性本身或许还没死,但是人们对性的激情却濒临垂危。

在此应当追问网络的责任,因为网络为现代人创造了一种不需要身份认证、无需担忧感染性疾病的“无爱”性。高风险行为(很可能)反倒隔绝了风险——除非在和网友发生性行为之时,你使用真名,或者你是(小有名气的)政府官员。

我们不仅没有成功影响到自己的女儿,反而给她们提供了一种肆无忌惮的环境任其在网络虚拟世界滥用性。网络性爱的最大卖点就是“零投入”。我们试图用一种可以控制的工具将混乱的性关起来。

正如我们那个时代呼唤自由一样,我女儿这一代人呼唤的,是一种控制。难道这种局势仅是遵循了钟摆原理的反复?抑或是生存在这个无比纷乱世界之中人只能借“控制”分神?可能两者有之。我们那一代人理想化了自由婚姻,我女儿这一代人则寻求传统的庇护,去理想化“忠诚的”一夫一妻制度。

惩罚浪荡的女人是自古以来的传统,从经典文学作品《简爱》《红字》里不检点的女人悲惨下场,到现代电视剧《欲望都市》里最浪荡的女人得了乳腺癌,似乎在警告女人,性是危险物品。性导致了一个女人发了疯被锁在阴暗阁楼(《简爱》里面的贝丝),还引发了癌症(《欲望都市》的萨曼莎),性最终把一个女人引向了广场万人围观的火刑架(《红字》的女主)。还是回归到心灵建设吧,或者更好,写一本菜谱为社会做贡献。最好丢掉男人,晚上和孩子睡觉就好了。身上最好时刻绑着一块背孩子的带子,男人一看只会靠边站。最好时刻给你的孩子哺乳,以告知他你的胸部再也轮不到他用了。女人热衷于为人母,这种情结把性逼到了一个阴暗的角落无人问津。当你的孩子躺在你们的大床上,还有谁有兴趣做爱?这个问题悬在每个人头顶,却无人回答。无需回答。

当下这种抵制性的反弹已经持续了很久,甚至超过了性解放运动流行的时间。计划生育和堕胎在某些州甚至遭人诟病。政府考虑在国家财政支出中增加针对女性医疗保健的份额。右翼人士把希望寄托在未出生的一代。(而那些已经出生的,被默认为能够在这个时代自谋生路。)

对控制的渴求,导致我们对“欲求不满”上瘾。我们拒绝激情,我们摒弃了作为女人应当享有的权利。在下一代女权主义者醒来之前,我们到底要在这条摧毁女性平等权利的路上走多远?我希望下一代的女权主义者有男有女,这样一来男人最终会了解男女平等对于他们来说是多么有利!

尽管男女有别,但从女娲用泥巴捏出男人和女人那天起,男女本属同门,男女被上天设计来弥补各自性别的缺陷,共同抚养孩子并且为后代树立不同的人生榜样。过去我们总有一股笨拙的欲望要这么做,但是我们身上还有一股莫名的勇气,驱使我们去做正确的事情,去拯救世界,去填补两性差异,去寻求借拯救地球之机拯救自己的家庭。

性带来的生理快感将两个人结为连理枝,帮助两个人携手度过命中注定的伤痛和作为人类天生的缺憾。当性已蜕变为索然无味,这意味着在某一更深层次出现了问题——怨恨、嫉妒或者真诚的缺失。我很担心现下突然流行起来的吕西斯忒拉忒热潮将催生的结局。为什么要丢弃蜜糖而选择酸苦的醋呢?难道女人的碗再也不配装蜜糖了吗?

艾瑞卡·钟(Erica Jong),22本作品在身的女作家,最新作品《碗中糖》(”Sugar in My Bowl“)。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纽约时报】性已成过去式?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9830.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多向思维, 文苑,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