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周报 – 炫富女引爆慈善风暴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06-30,星期四 | 阅读:1,823
作者:龙婧 · 来源:时代周报

本报记者 龙婧 发自上海

6月28日凌晨,一位穿着粉红短裤和黑色T恤、戴顶棒球帽、一手半掩着脸、一手挽着个白色机场塑料袋的女孩,出现在北京首都机场。

接机人群中有人叫了一声“郭美美”,场面顿时骚动起来,不少人拿出相机和手机进行拍摄。

媒体记者追上去询问,郭美美全程几乎一言不发,仅向围追者表示,“你们现在对我造成很大影响。”

8天时间,这个20岁女子和她的新浪认证头衔一起,将中国红十字会、商业系统红十字会、青基会、天略集团等机构与公司,都牵扯了进来,扰乱了整个慈善江湖。

炫富风暴

郭美美出现在大家视野中是在6月20日。

这个新浪实名认证头衔为“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的姑娘,在微博上展现着她的奢华生活:别墅;一个人开兰博基尼、马萨拉蒂、minicooper3辆豪车;和母亲拥有十数个爱马仕包;飞来飞去的都是头等舱。

根据微博记录,6月15日,郭美美才刚刚过完20岁生日。

奢华生活、稚龄与慈善组织“红十字会”的对应,公众怒火很快被点燃:“我们捐给红十字会的钱哪里去了?”

一场关于郭美美和红十字会的人肉搜索,就此展开。

首先被怀疑的是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郭长江。因为在郭美美的微博上,网友发现了一个为“郭长江CR”的ID(未经实名认证),该微博仅仅关注了4个人,其中一个就有“郭美美Baby”。这让很多网友怀疑,郭长江和郭美美有着父女关系。

仅一天后,中国红十字会的两位官员就站出来澄清。著名主持人杨澜第一个在微博写道:“这就怪了,我是中国红十字会的常务理事,没听说过红十字会有‘商务总经理’这么一职位,别是顶红十字会招牌吧!”她同时否认了郭长江有女儿一说,表示其只有一个儿子。

而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政策法规处处长丁硕也在微博上否认,他从没听说过“红十字商会”这个机构,也从没见过、听过郭美美Baby这位美女同学及其后面的支撑团队。

杨澜和丁硕发表澄清后,中国红十字会也在其官网上做了声明,确认中国红十字会没有“红十字商会”的机构,也未设有“商业总经理”的职位,更没有“郭美美”其人。

而郭长江也在当天受访时表示,他没有女儿,只有一个儿子,自己也从来不用微博。

随后,新浪微博管理团队也出来承认工作上的失误,“原认证说明为演员,后经本人申请将认证说明更改为‘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此过程中新浪微博没有进行严格审核”,新浪微博管理团队表示向“红十字会、相关人员、广大新浪微博用户深表歉意”。

红十字会的否认和新浪的致歉,并没有打消公众的诸多疑虑。

郭长江和红十字会依然身处舆论的漩涡。他再度被网友质疑为是郭美美的“贵人”,继而郭美美微博上一个开豪车名为“郭子豪”的男生,又被质疑为他的儿子。

在郭美美发布的一张头等舱照片中,一名穿白衣的男人被认为是郭长江,事后证明,这人是上海医生,名为“张天晓”。而被认为是他儿子的郭子豪,则被证实为是一位车商。一位知情人也向本报记者证实,郭长江儿子就读于北大2006级,跟郭子豪完全两样。

一夜暴富

人肉搜索继续。

郭美美的过去,开始一点点还原出来。

根据人肉的结果,郭美美原名郭美玲,湖南益阳人,自幼父母离异,随母亲姓郭,毕业湖南涉外经济学院。整容后和母亲一起南下深圳,随后又到了北京。

被网友搜索出的一系列照片显示,郭美美以前家境一般,甚至还在使用山寨手机和假皮草,最近两年,母女突然一夜暴富。

跟郭美美相识的演员李梦瑶一条已经删除的微博也证实,郭美美家境以前的确没有现在好。李梦瑶写道:“她18岁生日的卡地亚蓝气球是一个养藏獒的男人买给她,那男人不到1米6。”除此之外,李还提到,“此后我们因一点小事2年没联系,她一下暴富了!是个神女!”

但无论是李梦瑶还是网友,都说不清郭家母女的巨额财富,在两年时间内,如何囤积而来。

郭美美身世被逐渐挖掘的同时,网友对于中国红十字会背后各个关联企业的查找也在进行。而郭美美被质疑“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头衔后,曾在半夜11点在微博上做出解释成为了大家的线索。

声明中,她没有彻底撇清自己跟红十字会的关系,称“自己所在的公司是与红十字会有合作关系简称红十字商会,我们负责与人身保险或医疗器械等签广告合约,将广告放在红十字会免费为老百姓服务的医疗车上。之前也许是名称的缩写造成大家误会”。

几十分钟后,这条声明被删除。

很快,中国商业系统红十字会(下称“商业红十字会”)这个协会,被网友查找出来,并认定是郭美美口中的“红十字商会”。

这是一个很低调的机构,外界无法了解其动态,没有网站,也很少出现在媒体上,但却获得了红十字会的承认。

对于这个协会,中国红十字会新闻发言人王汝鹏则表示,中国红十字会在行业里面设立红十字会组织的有两个行业,一个是商业系统,一个是铁道系统。而行业系统的红十字会比较特殊,是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的一个分会。

现在商业系统红十字会虽成立有10多年,但一直到现在还没有获得法人资格,没有在民政部门获准登记。但王汝鹏表示,商业红十字会有募捐的权利。

跟着红十字商会一起出现的,还有天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天略集团”),根据网上搜索出的关联文章,他们被认为是帮助商业红十字会劝捐的企业,而老板邱振良则被认为是郭家母女的贵人。

两方立即跟郭美美撇清关系。

“我从来不认识这个人。”商业红十字会秘书长孙莲说自己2001年商业红十字会成立后就在此工作,但从没听说过“郭美美”或者“郭美玲”。而郭美美事件出来后,他们属于被无辜牵连进去,搞得中国红十字会、中国商业联合会都向商红会问郭美美,甚至包括中国商业联合会会长也在问。

但商业红十字会并不否认他们跟天略集团的合作关系。商业红十字会副秘书长、实际负责人李庆一说:“2005、2006年,出现过一些校园伤害事件,比如踩踏事件。于是我们就动员我们行业内的企业拿出一些资金,购买了一些校园安全行动保险卡给教师和学生。天略集团参与了3年的活动。是从中国人寿买的保险卡。”

李庆一表示,外界说商业红十字会和天略分善款一事并不存在,“我们没有授权天略集团为我们的劝赠单位。

孙莲和李庆一还表示,虽然商业红十字会无法人资格,没有在民政部注册,但机构账目没有问题,公开透明;商红会下既无车也无电脑,很清贫,十年来收到的捐赠不超过一百万;商红会人员都属兼职,只报销必需差旅费。

天略集团董事长邱振良则苦不堪言,他否认完认识郭美美后,对媒体大倒苦水:“我很冤,郭美美从来没有提过我的名字,我无法起诉她,但我希望她从人道主义角度对我道歉,澄清关系。”

起底商红会

至此,邱振良基本过关。但红十字会依然没有摆脱麻烦。

跟商业红十字会相关的关联公司,一个个被挖了出来。先是王鼎公司,然后是中红博爱公司,后来又出现了中谋智国广告公司。这三个公司有一个共同点,都跟红十字会发生过直接关系。

网友发现,商业红十字会的副会长王树民,是王鼎公司的法人代表,也是该公司大股东,而商业红十字会的秘书长李庆一,则是王鼎公司的副总经理,两人平时都在商业红十字会办公室上班。

王鼎公司留在网上的所有联系方式,则一度都为商业红十字会的联系方式。另外,此前还有网友爆料,郭美美是王鼎公司的挂名总经理。

根据工商资料,王鼎公司成立于2001年1月10日,注册资金10万元。几乎与商红会同时成立。公司的经营范围很广泛,包括信息咨询(不含中介服务)、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培训、广告设计、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等。

公开资料还显示,王鼎公司还经销“政法茅台酒”。工商资料另外显示,2008、2009年,王鼎公司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1.76万元和12.7万元,且均无服务营业收入。而两年的利润则分别为-3800元与-5421元,均处于亏损状态。

而李庆一在接受新华网采访时表示,商红会自成立到2005年,办公经费和工作人员差旅费均由王鼎公司承担。该公司还派出多位工作人员负责商业系统红十字会的工作,工资由公司发放。王鼎公司是以咨询费的名义从募集的款项中提取经费。

这不得不让人猜测,王鼎公司是因为商业红十字会无法注册,而成立的一个空壳公司。

在28日浮出的中红博爱公司则更加让红十字会撇不清关系。

新浪微博网友 @温迪洛 是第一个发现中红博爱的网友:“郭美美说过的所有信息都跟中红博爱公司对上了,车体广告保险和博爱卫生站的医疗器械等。中红博爱2008年注册成立,几乎正在这之后郭美美开始暴富。中红博爱今年五月开始发招聘信息,包括行政总经理等职位,同期郭美美发微博说我要学做红商会总经理。”

跟这个消息佐证的是,中国红十字会曾在2007年开展过“红十字博爱服务站进社区”,其服务站就是某公司捐赠的“厢式无动力车”,根据当年的新闻稿,“每一辆车就是一个社区博爱服务站,具有紧急救护、募捐宣传、便民服务等多种功能”。

中红博爱资产管理公司在网络招聘信息中,也自称是中国红十字会的关系企业,公司将在全国大中城市社区内投资构建3万个红十字博爱服务站,项目由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主办、商业系统红十字会承办,中红博爱资产管理公司独家投资、运营和管理,将覆盖5000万个家庭、1.5亿人口。

而最后一个被发现的中谋智国广告公司,2006年左右曾运作过红十字救助手册的项目,在做广告招商时,他的自我宣传是“中国商业系统红十字会和全国各省级红十字会联合打造的社区直投媒体”。

媒体记者查阅工商资料确认,王鼎、中红博爱、中谋智国三家公司彼此关联。与商业系统红十字会同一年成立的王鼎几乎涉及商业红十字会所有项目;中谋智国广告公司与王鼎是同一个老板,即王树民的女儿王彦达;而中红博爱的股东之一就是王鼎公司。

闭门通风

连发三道声明,红十字会依然没有平息大家的质疑。

6月28日下午2点半,他们在总部召开了新闻发布会。邀请的媒体名单是中央电视台、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中国新闻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而其余媒体,则被以“内部情况通报”的名义,婉拒于会场外。此事后来被戏称“央级媒体通报会”。而根据到场媒体会议,红十字会副会长郭长江、秘书长王汝鹏、常务副会长王伟参加了通报会。

时代周报记者获得的一份新闻稿中,开头部分有段话提到:“2009年1 0月,中国红十字会召开了第九次全国会员代表大会。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继续担任中国红十字会名誉会长,大会选举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华建敏担任中国红十字会会长,通过了《中国红十字事业2010-2014年发展规划》。”

随后,红十字会副会长王伟在会上强烈谴责了“郭美美事件”,因为“波及到了中国红十字会和副会长郭长江同志以及中国商业系统红十字会,对我会的声誉造成恶劣影响,使我会的公信力面临很大挑战。”

根据此份新闻稿,中国红十字会并没有所谓的“红十字商会”机构,也未设有“商业总经理”职位,更没有“郭美美”其人。从中国商业系统红十字会提供的情况来看,所组织的各项活动中,也均没有“郭美美”或“郭美玲”参加。

而商业红十字会的主要工作是立足商业系统,传播人道主义和红十字精神,开展红十字宣传、救助和救护培训等工作,与中国红十字会也不存在募捐分成的问题。其工作人员由来自中国商业联合会和中国商业经济学会的志愿人员构成。这些人员的工资、奖金和补助均由原单位发放,未在红十字会领取任何报酬。中国商业系统红十字会设有会长、副会长、秘书长等职务,从来没有总经理的头衔。

新闻稿还提到事件当事人“郭美美Baby”也已于26日下午连发3条微博向红十字会和公众致歉。她表示,之前微博上“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的身份是自己杜撰的,自己从未在中国红十字会工作。

此外,这份通告还称,网上流传的某些与红十字会及相关个人有关的照片、微博、亲属关系的说法等内容,经核实,均无任何事实依据,纯属不负责任的谣言。而副会长郭长江既没有名叫“郭美美”的女儿,也没有名叫“郭子豪”的儿子。

对国家审计署27日披露的中国红十字会总会2010年预算执行情况和其他财政收支情况所出现的5个问题,王伟表示,这些问题都是由于在操作层面和会计核算上出现的疏漏所致,并不存在贪污腐败、假公济私和“小金库”等问题。

同时,红十字会表示,不能说公众对向红十字会捐款没有信心,在全国接受捐赠的组织中,红十字会一直排在接受捐款数额的前几位,超过九成的捐款来自公众。

此“内部会议”没有通报郭美美的个人身份。

会后,副会长王伟被记者堵住采访时表示,他们已经就此事向公安机关报案,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已以郭美美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为由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已经立案,并依法开展相关工作,但案情进展到什么情况,他个人不知道。而对记者所问到的王鼎公司和商业红十字会的关系,他也表示不知情。

在这吹风会的12小时前,郭美美在随从的指引下,上了一辆破旧的捷达。临上车前,她转过身,对采访她的记者说:“你们能不能不要这么搞笑? ”

评论

郭美美的“中国梦”

本报评论员 谢勇

谁是郭美美?几天网络围观狂欢之后,这个问题恐怕让不少互联网改变世界的鼓吹者脸红:经历几轮人肉搜索,甚至已跟踪到她的飞机航班,让网民目睹北京的机场一个瘦小女子掩面急行、坐上一辆破旧的捷达绝尘而去,可这个20岁女孩子的身世,她的财富从何而来,她的命运是如何波澜起伏,一切的一切,对于公众,依然只能是隔墙花影,疑点重重。似乎,无论是怎样疯狂的人肉搜索,怎样专业的记者调查,都遇到一堵模糊却无比坚硬的墙。

不知道,如果这种情况持续,整个国家会不会持续“没心情”下去?

无论如何,在过去的几天中,这个炫富女子的微博,像热带某只蝴蝶的翅膀一样,扇动起了一场风暴,而这场风暴越演越烈,直到现在也没有停息下来的迹象。而被这只扇动的翅膀所席卷的,已经由最初的郭美美微博认证提及的中国红十字会、郭长江副会长而蔓延至网友总结的天略集团、青基会、美国CBS、汽车中国网站,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北京车管所,国土资源部、财政部、杨澜、吴征、郭登峰、徐永光、王军、丹•拉瑟,乃至最新的王鼎公司和中红博爱公司……

而未来事态会怎样发展,会不会有更多更重要的组织和更显赫的个人被扯入其中,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即便是确属无辜,这些社会组织却不得不一遍遍证明自己的清白,即便是郭美美本人声明之前的一切都是玩笑,也不能阻止民众对这些个人和社会组织乃至政府部门的质疑,而所谓中国红十字会闭幕会议所谓闭门会议,连同他们习惯性的颟顸官僚气的处理方式,不但没有平息质疑,反而让民意更加沸腾。可以说,炫富的郭美美无意中打开了一个潘多拉之盒,现实社会割裂造成的彻底的不信任感甚至绝望感汹涌而出。在此种情绪下,出现“公民围观不止,官方辟谣不休”的情形也就顺理成章。

虽然有媒体认为,“值得投入众多舆论资源跟进的,应该是尽力剥离掉私人因素,留存下来的与公共利益有涉的那一部分。”但实际上,这位自称“演员”的女子,依然是事件最核心因素,她身上的谜团不解开,公众的质疑无论如何不会消散。

这个年仅20岁,家里大别墅,拥有十几个爱马仕包,开玛莎拉蒂,喜欢作秀,勇于在镜头前裸露自己的女子,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深深触碰到了公众内心的某种情绪。这种情绪不是仇富这么简单。借助目前网民竭尽可能拼凑出来的郭美美到目前为止的人生轨迹:来自湖南的相依为命的母女,居住在深圳,直到去年,其在深圳的家居照显示家装一般,母亲还要亲自买菜。在北京也是租房,后来买了楼。这期间发颇多模特工作照。郭美美的命运今年四月突然富贵。在经历了LV 、宝马mini的阶段之后,短短时间更是上升到了爱马仕和玛莎拉蒂这样富豪的级别。短短这几个月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目前人们清楚的,仅仅是郭美美做了一次整容。

在我看来,这个拼凑出来、未知真假的郭美美人生轨迹,以及此前如公共情妇李薇等在民间的传播,都在印证着今天民众所理解的“中国梦”。这个“中国梦”与人们熟悉的“美国梦”相对应,都是在一个社会中如何获得“成功”的故事,如果说美国梦中充满着智慧、勤劳、坚韧等因素的话,那么,所谓“中国梦”,即是一个没有任何富爸爸基因的无权亦无势的中国人,如何利用自己的本钱,特别是女人的身体—如果没有,就通过整容等手段拥有之,放弃伦理道德,与权贵阶层建立某种稳固的关系,也成为其中的一员,从而成功的故事。

所谓“中国梦”,并不意味中国民众认可这种个人奋斗的模式,恰恰相反,这是被当下国人厌恶唾弃的,不过问题在于,无论人们如何反感,回到理智层面,恐怕都要承认,这在当下中国很多人被认为是颇为有效颇有可操作性改变个人命运的路径。郭美美事件之所以能够不断发酵,正是由于这个中国梦,以及此背后公众对这个社会,以及个体在这个社会中生存、发展的疑惑感。而执政者要做的,无疑是给予民众彻底的真相,缓解乃至消解这种疑惑感。另一方面,中国梦的危险之处在于,一旦需要,这些追求梦想的人们会被那些真正“成功”的人放弃、扔掉,以阻止民众对一些根本问题的追问和声讨,郭美美会不会遭此命运呢?不妨拭目以待。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时代周报 – 炫富女引爆慈善风暴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9500.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社会万象.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