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书评:戴安娜王妃的另类生活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06-27,星期一 | 阅读:1,977
译者:zm_1805 2011年06月26日 | 原作者:CURTIS SITTENFELD

原文:An Alternative Life for Princess Diana

 

和我们这一代的很多女人一样,我认为1981年戴安娜王妃和查尔斯王子的大婚是我童年记忆里十分鲜明的一幕。那时我才5岁。我一大清早就早早起床和我的家人一起坐在黑白电视机前收看婚礼。我彻底被那华丽的场面给吸引住了—那拖着25英尺后摆的随风摆动的婚纱,那华贵的马车,那在白金汉宫上的定情一吻。我曾询问我的父母,我要怎么做才能嫁给王子。他们告诉我,不可能的,因为我们不是主教教徒。回想起来,我父母如此暗示,说宗教是我和英国王室之间唯一的阻隔,这借口显得多么荒诞。但我的梦想早早破灭也许是件幸事。显然,如今普遍认为在人格定型的年龄观看了皇家婚礼,使得当时的很多小女孩长大后成为了新娘哥斯拉(译注:指不易相处的完美主义的新娘)。

16年后,当戴安娜王妃在巴黎车祸中丧生,我再次清早起床观看她的葬礼。我在几个月前刚从大学毕业,当时正在北卡罗莱纳州做实习记者,每天从下午一点工作到夜里十点。在葬礼后的几个星期里,我每天开着新购得的二手车,周游于这座陌生的城市。收音机里每十分钟就响起《风中的蜡烛1997》,这音乐让我泪水涟涟。我当然听说过一个被宠坏了的神经质的美女之死根本算不上悲剧这样的论断,但这个世界难道不该包容各式的悲剧吗?

所有这些都意在说明对于我这样的人而言,莫妮卡?阿里的新书《秘闻》(Untold Story)背后的主题是无法抗拒的。阿里问道,如果戴安娜王妃并没有丧生于车祸呢?如果她伪造了自己的死亡,并最终隐姓埋名去了美国生活呢?这样的假设立刻造成两个效果。它纠正了戴安娜早逝这个错误报道,并在读者中(至少是美国读者中)造成了王妃也许就在我们之间的美好想象。

可惜的是,《秘闻》最棒的部分也就仅止于这个假设了。要批评阿里这样才华横溢的作家不是件趣事。她的第一部小说《布里克巷》轰动一时,为她赢得了无数粉丝。此小说追踪讲述了一个女人因为包办婚姻从孟加拉移民至伦敦的前后几十年。它悲喜掺杂,有智有谋,人物复杂,视角深刻,充满人情味。很显然,阿里有能力写出关于任何事情的小说,包括戴安娜王妃。但是《秘闻》却不知怎么感觉完全不对。

在创作关于戴安娜消失于公众视线的故事时,阿里也让戴安娜本身从小说中消失了。阿里根本没有用过“戴安娜”这个名字,她的主人公自称“莉迪亚?斯乃布鲁克”。由于莉迪亚是一个住在郊区的任性的平常女子,阿里的这本小说于是就讲述了这个住在郊区的任性的平常女子。在英国报纸《每日邮报》最近的一篇文章中,阿里表达了对于戴安娜的叛逆和坦率的欣赏。然而戴安娜身上的矛盾之处(她爱慕虚荣,打扮时尚,却积极投身于反对地雷的运动,亲切慰问艾滋病人;她举世瞩目,却又孤独无比;她集粘人、亲和、魅力与不易相处于一身)却完全没有在书中体现。

“莉迪亚”的故事开始于2007年4月,而小说最精彩的部分—她如何伪造了自己的死亡,则发生在十年后。莉迪亚此时已是个四十来岁的黑发女人,她定居在美国中西部一个叫做肯辛顿的小镇。她选择居住在此,部分原因是想成为圈中趣话。阿里对于肯辛顿的位置故意含糊其辞,这其实又是小说的一个硬伤。但是此处相当富饶,莉迪亚在此买了所带游泳池的房子,在养狗场找了份工作(看起来这是为了故意使人发笑而设计—戴安娜王妃和罗威纳犬一起满地疯玩!),和一个希望更多地了解她的过去的好男人约会,并拥有三个美国女伴。

正是这三个女伴在书中的第一页拉响了警报。说实话,她们并不丑,但她们非常非常俗气。这就很难使她们的形象正统。她们的主要区别在于一个未婚无子,一个离婚带孩子,一个已婚有孩子。当她们聚在一起时,她们喜欢喝白酒,并互相诋毁身材。她们会说些这样的话,“这些低卡路里的薯片?还是算了吧,吃不下去。”和莉迪亚的男友一样,她们也完全不清楚她的真实身份。

但是有人盯上她了。曾经追踪莉迪亚的狗仔队里,一个现如今已头发花白的叫做格拉波斯基的记者,正在美国致力于一本即将在她逝世10周年发行的图集。由于一场不太令人相信的巧合,他下榻于肯辛顿一家B.&B.旅馆。他认出了莉迪亚“倾城”的蓝眼睛(她已在几年前停止佩戴棕色隐形眼镜),于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戏码拉开帷幕。尽管书中格拉波斯基不断幻想如果莉迪亚真是戴安娜的话,整个媒体将多么轰动,揭开这个秘密将多么令人满足并收获暴利,可读起来并不觉得这是件大事。读者只会感觉他在追踪一个名叫莉迪亚的女人。

有几处,阿里的描写让人窥见这本小说本可以写得更好,内容更丰富。书中有几章记载了1998年一位私人秘书和顾问的日记。这个虚构的人物名叫劳伦斯?斯坦丁,死于脑瘤。他生前帮助戴安娜伪造了她的死亡,也是唯一知道她计划的人。接下来,我们可以读到莉迪亚在她刚开始新生活的那几年里,写给劳伦斯的未寄出的信件。阿里很好地利用了《布里克巷》中的信件,所以莉迪亚的这几封信很讨喜,并包含整个小说的情感核心也就没什么奇怪的了。

如果读者稍稍把小说的假设当真的话,很明显的一个问题就会浮上水面:戴安娜怎么会离开英格兰呢?因为这样做就意味着抛弃她亲爱的儿子啊。阿里在几个情节下对这个问题的处理,就显得不那么成功了。她给出的两个极端的回答是,莉迪亚认为如果她继续在英格兰待下去就有被杀的危险,或是自己先丧失理智。她也允许自己相信她将最终和儿子团聚。而劳伦斯对她这样的妄想也持纵容态度。这里,小说为了替莉迪亚开脱就有点用力过度了,甚至突显了小说本身的不可信。

阿里在这本虚构作品中援引的真实细节包括戴安娜葬礼上最令人难忘也最让人伤感的一幕:摆在她灵柩上白色花束中的一张卡片,卡片上只有一个手写的单词“妈妈”。卡片强有力地提醒着我们这帮津津有味的看客,关于小说竭尽全力所要传递的信息。那就是,和所有的偶像一样,戴安娜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纽约时报书评:戴安娜王妃的另类生活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9401.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多向思维, 学术评论, 时尚·娱乐, 社会万象.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