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谁对北约不离不弃?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06-19,星期日 | 阅读:1,525
译者: Wide-Bridge 2011年06月18日 | 原作者: 杰弗里•惠特克罗夫特 ( GEOFFREY WHEATCROFT)

原文:Who Needs NATO?

 

未命名

英国巴斯消息 — 欧洲人对罗伯特·盖茨的言论应该不会大惊失色,这位即将离任的美国国防部长上周在布鲁塞尔发了一通牢骚。美国人一直在抱怨,打从1949年北约成立起,他们的欧洲伙伴就没有全心全意地投入工作。

“因为我们在那里驻扎了部队,欧洲人就没有做好自己的份内事儿,”艾森豪威尔总统曾经说。“他们不愿意做出的牺牲,为保卫自己提供一兵一卒。”

然而,美国人抱怨的地方并非仅此一个。如果认为在北约内美国与欧洲的关系从一开始就存在职责不明的东西,那么,该条约组织至少有过一次明确的目。

但是现在,如果美国人要问,他们在盖茨所谓的“预算与福利削减的政治痛苦期” 为什么还要为北约的开支掏出四分之三的大头,欧洲人可能会拿一个更现实的问题去回应:北约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谁还需要北约?

从前曾经有过一个十分简单的答案。借用它的第一任秘书长伊斯梅勋爵将军的话说,北约的目的就是:“把俄国人挡在外面,让美国人留在里面,使德国人抬不起头”(如果今天我们有具备这种坦诚现身精神公仆该有多好!)。

让人迷惑不解的是,当初美国人为何选择留下不走。当时人们普遍相信,1945年之后美国可能全身而退,因为它在1918年已经有过先例。当时持参议员罗伯特·塔夫脱同样观点的人就不在少数,这位共和党领袖曾反对美国成为北约成员。“和平、贸易,与所有国家建立真诚友谊,不要同任何国家建立纠缠不清的联盟关系,”托马斯·杰斐逊在他第一次就职演说中这样告诫美国人民。因此,如果有的话,北约就是这样一个纠缠不清的联盟。

然而,当时大多数美国人愿意接受高昂代价把俄国人拒之于门外,虽然这意味着美国人将承担更大的份额。这不仅可以理解,而且也是无法避免的。二战结束时,美国是傲视群雄的赢家,与的欧洲相比,所遭受的人员伤亡和物质损失相对较小,此外,它在战争期间经历了一段令人瞠目结舌的经济繁荣,这让欧洲的贫困化更加扎眼。

在法国与德国的战后重建过程中,西欧享受理经济转型带来的好处。在欧洲,伴随着自由市场经济奇迹般增长,还建立了一套功能强大的公共福利体系。

按照欧洲的标准,美国曾经有过、现在仍然保留着最基本的福利待遇。奥巴马总统为了推出自己的医疗保健计划曾使出全身解数,然而,即使他更全面的版本在欧洲也会遭到大多数保守政党拒绝,认为它过于倒向右翼。然而,美国人却通过为北约买单,间接资助了欧洲更豪华的福利。

后来的结局仍然让人摸不着头脑,甚至更加不理想。北约成立四十年后,一路高歌猛进,不仅西欧得救了,苏联红军没有越易北河雷池一步,而且西方在不费一枪一弹的前提下全面胜利地结束了冷战。柏林墙倒塌了,苏联四分五裂了,其东欧的附庸国解放了。

而此刻,这样的问题可能出来了:现在北约的目的何在?是啊,按照通常的逻辑,一个已经完成最初使命的机构是该想些新的事情干干了 — 譬如向东扩充,把前华沙条约国家纳入麾下。

然而,这又背叛了当初华盛顿给俄国人许下的明确承诺,同时,它也再次透露了美国国内政治的恶劣影响:克林顿总统在芝加哥对当着波兰裔听众的面,冲动地答应波兰可以加入北约组织。

总之,北约东扩为什么是一个不需要问题的答案树立了一个不错的榜样。不过,这也可以算是伪君子的胡言乱语。把拉脱维亚接纳入北约可谓心情轻松至极,但是,如果俄罗斯军队真得越过喀沙瓦(Karsava)边境,是否还会有人真的相信,法国、德国或美国愿意为拉脱维亚抛头颅洒热血?

让北约创始人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的是,“自由干预”与“国家建设”已经成了该组织的其他新使命。

无论在前南斯拉夫地区的军事干预是否可取,仍然让人难以明白这样做究竟与北约有什么关系。1949年所定条约的关键第5款规定,成员国一致认为,“任何针对欧洲、北美一国或多国发起的武力攻击应被视为对所有成员国的攻击”,因此,无论米洛舍维奇和姆拉迪奇应该受到何种指控,他们都没有攻击北约的任何一个成员国。

再来看9.11事件。纽约发生的恐怖活动肯定是武装攻击了其中一个成员国,虽然不是由一个公认的国家实施的。而且再一次,美国领导下的军事干预尽管借着北约的名义仍然无法在条约中找到自圆其说的理由。虽然条约的同一条款认为,受到攻击的任何一个成员都可以期待其他成员的相助,“包括使用武力以恢复和维护北大西洋地区的安全”,但是可以在地理概念上通过什么样的移花接木手段把帕米尔高原也包括进去?

通过讨价还价,北约最初确实代表了各种利益的完美平衡,但阿富汗战争则不然。如果美国人抱怨自己不得不为盟友支付大部分账单,欧洲人可能这样回答:北约准备比美国外籍军团多做些贡献算是公平合理的吧。

格鲁吉亚与俄罗斯之间的短暂冲突曾经让此种危险的荒谬达到了一个新的顶点。希拉里·克林顿在参加总统竞选活动时,曾要求把乌克兰和格鲁吉亚接纳为北约成员,这不禁让人想起这样一个问题,如果当初勃列日涅夫成功邀请墨西哥和古巴加入华沙条约组织,华盛顿会有什么样的感受。

接着,在2008年夏天的危机期间,戴维·卡梅伦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这位两年后将成为首相的反对派保守党领袖飞赴第比利斯,要求立即接纳格鲁吉亚为北约成员。这项离奇的建议,如果当时被认真对待,极有可能引发一场国际战争。

所幸的是,人们听到了里夫金德爵士理智的声音,这位前保守党外交大臣说,拿不准备兑现的东西去威胁真是愚蠢至极。里夫金德说得非常恰当:“美英法三国不会为了迫使南奥塞梯回到格鲁吉亚而与[俄罗斯]进行一场战争。”

看来,卡梅伦就像一名反应迟钝的学生跟在萨科齐屁股后面带领着北约插手利比亚,后者在2008年也曾飞赴格鲁吉亚晃动自己脆弱的军刀。

我们的高层在不断在告诉我们,再有一次军事行动将让军事资源不堪承受,而且卡梅伦政府仍在大刀阔斧地对它进行削减。撇开这点暂且不谈,北约已经在以惊人的速度走火入魔,同时它的其正当性也迅速改变。一场捍卫生命的使命演变成对内战的干预,或者成为导致改朝换代的又一场战争。

辩论欧盟存在的目的是什么以及如何才能解决它遇到的问题,已经耗费了太多的思想精力。对于北约这个问题甚至更为迫切:北约真的还需要吗?如果答案是否定的,让它寿终正寝不是更为明智?

本文由杰弗里·惠特克罗夫特撰写,他是记者兼作家,作品有《锡安山论战》(The Controversy of Zion)、《保守党英格兰国的离奇死亡》(The Strange Death of Tory England)以及《呦,布莱尔!》(Yo, Blair!)。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纽约时报】谁对北约不离不弃?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9135.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