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特劳斯-卡恩与法国人:“天啊,咱们完蛋了!”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05-22,星期日 | 阅读:1,422
译者: vitamin 2011年05月21日 /来源:【明镜周刊】 / 原作者: 希斯尔•卡拉

希斯尔·卡拉(Cécile Calla),1977年生于巴黎,在2006至2010年间是法国日报《世界报》的驻德国记者。此前,她在《费加罗报》供职多年。2009年,她的旅德传记《环德游记》(Tour de Franz)出版面世。目前,卡拉以自由作家和记者的身份在柏林生活工作。


(根据《世界报》的说法:“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地震”撼动了整个法国。图片出处:美联社)

(根据《世界报》的说法:“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地震”撼动了整个法国。图片出处:美联社)

经济停滞不前,精神生活也苍白无力,就连美食都已风光不在:对他的同胞而言,斯特劳斯-卡恩事件简直就是一出国家悲剧,希斯尔·卡拉如此写道。因为法兰西公民的自豪感早已被戳的千疮百孔,他们甚至都沦落到了羡慕德意志邻居的地步。

人们现在仍然不清楚,五月十四日,在那间位于纽约苏菲特宾馆的客房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面对“性骚扰,强奸未遂以及剥夺人身自由”的指控,无论世界货币基金组织的总裁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Dominique Strauss-Kahn)最终是否被判定为有罪,他的这次亮相已经使得所有法国同胞颜面全无。

卡恩被捕的消息如同一颗流星撼动了整个法国。曾几何时,他是2012总统选举最有希望的候选人,他是法国首屈一指、名头最响的经济学家,他是欧元危机和希腊救援方案中的关键人物;可如今,他却以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落下马来——我的许多同胞都不愿意相信这一事实。如今在全法国, “无罪推定原则”这个法律术语像一声声哀求在各处回响,阴谋论大行其道、甚嚣尘上,而媒体更是在本周一对不在场证明(Alibi)进行了报道。

还有更让人触目惊心的画面:双手戴着镣铐的斯特劳斯-卡恩出现在家乡各路传媒的报道里。众多新闻人和左翼政治家严厉斥责美国司法,称其凭着自己的主观想法对斯特劳斯-卡恩不依不饶。司法人员就像对待一个普通罪犯那样对待他,而且还让他彻底曝露在全球媒体的摄像镜头前。就这样,卡恩从一个国家的标志性人物沦为了被全世界所唾弃的对象。

【译注:在法国,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的名字被媒体缩写为DSK,原文多次用到了这个“代号”。】
卡恩曾经肩负着人们的厚望,而随着他的倒下——至少目前是这样——一块旧伤疤被重新揭开:多年以来,我的祖国一直都深感不安,觉得自己正在走向没落。不少作家还亲身参与到“法兰西衰落”的悲观主义大合唱中。法国的声音在国际舞台上日渐式微,法国文化和语言的影响力在江河日下,这都让他们黯然神伤。如果这一切还不够糟的话,那么还有更让人心碎的事情:甚至连法国的美食也在慢慢被其他国家所赶超!

羡慕地注视着德国

去年,法国知名的日报《世界报》曾经提出这样的问题:究竟“在法国还有没有精神生活”。不过,全球化和经济状况才是让法国人感到焦虑不安的主要原因。在迄今为止还不到一周的时间里,人们意识到,法国在赞美德国经济成就的同时,已经无法再将自己与这个强大的邻居相提并论了。

法国拥有9.5%的失业率,比德国高大约三个百分点;而在低于25岁的人群里,法国的这一数字是德国的三倍。2010年,法国政府的财政赤字是德国的两倍,其外贸领域的逆差与德国的顺差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过去的15年里,法国在全球贸易中的份额从5.8%降到了3.8%,而德国人却保住了他们的地位。

上述诸多数字实在难以令人满意,法国政府被迫制定了一条艰难的企稳之路。就在2010年初,法国的经济部长克里斯汀·拉噶尔(Christine Lagarde)还曾抱怨,本国前一年的工资增长停滞不前,而德国的出口却动力十足。今天,巴黎方面不仅对德国的经济模式赞誉有加,而且还努力削减自身的赤字。另外,巴黎甚至还想从德国税制中取经——不久以前,我们的审计署就把德国的税制当成一个榜样大叫宣传。

尽管如此,每一项改革的推行都绝非易事——比如像议程2010(Agenda 2010)之类的政策,在我的祖国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在不少法国人的眼中,全球化就是一个扼杀(本国)福利社会的凶手。因此,他们一方面把全球化视为真正的敌人,可另一方面却对以下事实不闻不问:显而易见,法国的经济模式早已失去活力,摇摇欲坠。

【译注:议程2010(Agenda 2010)是德国红绿联合政府在2003至2005年间制定并实施的一项综合改革政策,其内容包含经济,普通/职业教育,高等教育,劳工市场,医保,养老保险,以及家庭资助/减负等方面。】

比起经济方面的话题,我的众多同胞更热衷于对“国家身份”进行辩论。在过去的几年里,法国的公共场合到处都充斥着这个概念(甚至在2007至2010年间,还真的有个中央政府的部委在专门负责相关问题)。于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极右翼政党民族阵线(Front National)在此期间茁壮成长,并获得了越来越多的社会认同。

而现在,就连经济大救星卡恩也都坠进了无底深渊。这出戏不啻于一记重拳——在它的打击下,法国(人)本已倍受伤害的自尊心,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得到复原。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e Währungsfonds (IWF)——与其兄弟机构世界银行一道成立于1944年6月的布雷顿森林会议。作为联合国的一个特别机构,这个总部位于华盛顿的货币基金组织,负责对其186个成员国的货币政策进行监督。根据其在全球经济中所占份额,每一个成员国必须交纳相应的资金,同时也享有相应的表决权。因此,在该组织中,最富裕的几个国家拥有最大的影响力。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斯特劳斯-卡恩与法国人:“天啊,咱们完蛋了!”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8504.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