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希腊迷思

来源:译言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09-14,星期三 | 阅读:962

雾满拦江

1.暗夜中的思想

公元前 470 年,爆发于爱琴海东岸的希波战争,徐徐落下帷幕。希腊城邦在这场近 30 年的漫长战争中,赢得胜利。一个被称为伊奥尼亚的古老部族,脱离波斯的奴役,投奔到古希腊的民主怀抱之中。

战斗结束后,雅典舰队司令官的儿子伯里克利,遇到了他的老师,一位来自于伊奥尼古部族的学者,阿那克萨戈拉,开始了长达 30 年的师生情谊。

阿那克萨戈拉,他是第一个把哲学引入到古希腊的学者。他所阐述的学术思想,不唯是让当时的古希腊人惊恐交加,同样也让后世人瞠目结舌,不明所以。

当古希腊人诚惶诚恐,膜拜太阳神阿波罗时,阿那克萨戈拉告诉他的学生伯里克利:

太阳,不过是一团熊熊燃烧的火。它就那样悬挂在天空,永恒燃烧,从不熄灭。伯里克利茫然的看着老师,浑然不明这个结论是如何得出的。

图片来源:flickr  摄影师:David Warrington

黄昏,当古希腊的少女,头戴桂冠,载歌载舞歌颂月亮女神阿尔忒弥斯时,阿那克萨戈拉又对他的学生说:

月亮,是一块巨大的石头。它就这样飘浮在空中,当太阳的光影掠过,这块石头就呈现出不同的形状。

伯里克利绝望的摇头,他无法理解,老师说的这些,有什么用?有什么价值?为什么阿那克萨戈拉对这个毫无益处的游戏,如此痴迷?

如果说,做为弟子的伯里克利,只是对阿那克萨戈里的游戏表示困惑的话,其它人简直是不能容忍。30 年后,古希腊人的愤怒爆发了,他们通过一项法律:

鼓励民众勇于揭发那些不务正业、擅言天上事物的人。只有阿那克萨戈拉一个人符合这条法律的标准,他被顺理成章的送上了法庭。

法庭裁决:阿那克萨戈拉传播毫无价值的荒唐游戏,误导了古希腊青少年,毒害了纯洁的社会。他将永远被放逐,终生不得踏入雅典半步。

2 智慧终结者

继阿那克萨戈拉被驱逐,四十年后,又一名哲学家被送上法庭:

苏格拉底。

他受到了和阿那克萨戈拉同样的指控,被控宣传太阳是个火球,月亮是块石头。这意味着对太阳神阿波罗与月亮女神阿尔忒弥斯的双重羞辱。他所散布的歪理邪说,败坏了世道人心,毒害了雅典的青少年。

当时苏格拉底站在被告台上,以轻慢的口吻,嘲笑道:你们这些指控,都是些过时的垃圾了。

陪审团的成员们,以悲哀的眼神看着这个老人。看看他吧,这个为老不尊的狂徒,他每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游走于街市之间,对人说一些毫无意义、毫无价值、不能吃也不能穿的奇谈怪论。他宣传的一切,与古希腊人的生存没有丝毫关联,不能让居民获得物质上的幸福,也不能让军队决胜于战场之上。而他自己却沉迷留连,乐此不倦,丝毫也没有悔改的表示。

苏格拉底之死  雅克·路易·大卫所绘(1787年)

陪审团投票表决,一致认为苏格拉底有罪,应该判处死刑。

公元前 399 年 6 月的一天,衣衫褴褛,散发赤足的苏格拉底,饮下了一杯毒堇汁,溘然而逝。临死前他说:对,我还欠邻居一只鸡,请替我还上。

苏格拉底之死,已构成现代文明智慧的必要部件,但思考却从未开始——古希腊人,究竟是如何看待阿那克萨戈拉和苏格拉底的?这两位伟大的学者,为什么一个被驱逐?一个被毒杀?

3 困惑与疑问

事实上,我们从未走出古希腊。而可悲的是,我们却不是阿那克萨戈拉,更不是苏格拉底。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古希腊人的思维模式,与我们现代人没有区别,驱逐阿那克萨戈拉或是处决苏格拉底的理由,仍是我们当今社会的主流,充满了的是堂堂正气感而丝毫不容触犯。

无论是从直观上,还是深思熟虑的思考,古希腊人都找不出理由,宽肴阿那克萨戈拉和苏格拉底。

回到我们上一章有关游戏范畴的论述,我们会发现,这两位古时代学者的思考,完全契合于游戏的定义,它是R · 卡伊瓦所论述的第六种游戏类型:

从一种思维模拟,获得晕眩快感的游戏。

思考,并在这一过程中享受到无尽的快乐,这是阿那克萨戈拉和苏格拉底他们自己的游戏,其特点仍然是一成不变,具有着隔离性的、未确定的、非生产的、规则化的、纯虚构的自由表达形式之特征。两名老学者一如更古远的尼安德特人,于绝灭的夕阳下,沉迷于其中并淡然迎接绝灭时刻的到来。

古希腊人的生存,比 4 万 2 千年前的尼安德特人更为险恶。雅典与斯巴达无休止的争霸战,马其顿王国森然的崛起,亚历山大帝的东征与西讨,罗马共和国虎视耽耽窥伺在侧。如此险象环生,国危日殆,如阿那克萨戈拉和苏格拉底,不是考虑国家死生存亡的大事,却耽迷太阳和月亮的思维游戏,这实在是无法容忍。

图片来源:flickr  摄影师:Nick Kenrick

尼安德特人的选择与古希腊学者的行为,直到十三世纪仍不被欧洲人所理解。时至今日,仍无法让中国人所理解。

4 人类是自己的对手

时至今日,没有人会否认古希腊学者的惊人智慧,但这种智慧或是智能的源起机制,并非是每个人能够理解。

从尼安德特人古老的岩画艺术,到古希腊学者的思维推导,这期间贯穿着一条清晰的智能线路——所谓智能,不过是思维主体与外界环境的互动。所谓智慧,不过是人类对于外部世界认知的客观率。

一如我们所知,人类思维认知是主观的,而外部世界是客观的。一个人或一个群体,其对外部世界的主观认知,在多大程度上更贴近于客观世界本身,这标志着人或群体的智能水准。

· 重合度是零

· 如果一种生物对外部环境的主观认知,与客观环境的重合度是零,那么这种生物的智能水准,处于极端原始状态,诸如古老的腔肠动物就属于这个类别。这种生物只有一条简单的神经回路,只有互动没有认知,能否存活或存活多久,完全取决于天敌的意志。

· 重合度达到20%

· 如果一种生物对外部环境的主观认知,与客观环境的重合度达到 20%,那么它已经进化出了鳍足或甲壳,能够选择适于自己生存的地点。但这种选择完全是本能性的,智能化程度过低决定了其存活几率也不会高。

· 重合度达到50%

· 如果一种生物对外部环境的主观认知,与客观环境的重合度达到 50%,这时生物的存活几率,完全取决于其体型的大小。体型大者如恐龙,极易招来天敌而注定了难有生存空间。如果这种生物的体型极小,能够在固定的觅食路线上灵活穿行,那么这种生物就获得了不亚于人类的生存优势。至今在地球上与人类平分秋色的啮齿类,就是古老的见证。

· 认知精准度达到70%以上

· 如果生物对外部环境的认知精准度达到 70% 以上,这就是曾占据欧洲大陆十万年之久的尼安德特人。不幸的是,当他们遭遇到智能程度更高的智人时,就不得不黯然退出地球舞台。

在对于外部世界的认知智能演化之路上,人类在地球上已无对手——但是,人类智能化群体本身,对人类认知构成了强势挑战。

人类的对手,就是人类自己。

无论是尼安德特人与晚期智人相对抗,亦或是人类与自身相对抗,实用价值观念如一座山,横亘在我们面前。此时再回顾古希腊阿那克萨戈拉与苏格拉底的悲剧,我们就会知道,在我们固执的观念之中,人类智能的进化及个体人对智慧思想的追求,自始至终被纳入到无实用价值的无聊游戏之中,遭受到来自于主流社会的强烈敌意。

5 游戏中止,蒙昧开始

与其它生物相区别的是,人类智能的演化,是一个处于极端孤立状态的游戏。其神经回路的设计,无非不过是从想像模拟到结果验证,追求一种高精度符合下的晕眩快感。这个简单的游戏模式,体现在人类从古到今所发明的所有游戏之中。

展现在古希腊学者阿那克萨戈拉眼前的,是这样一个模型,高天上有一轮太阳,为大地带来温暖与丰盛的果实。夜晚时分皎洁的明月,为世界带来无数的欢乐。

此前的人类,无法理解这种固化的存在,于是将太阳和月亮想像成两个神祗,太阳神阿波罗与月亮女神阿尔忒弥斯。

但阿那克萨戈拉难以接受这一观点。或许他观察日久,也未见到太阳神或是月亮女神现身,这让他产生了怀疑,这二者或者只是一个固定的存在,就如同远处的山恋或是人物,看起来极小极小,但实际上体积并不小。

依据这样一个极简单的推理,阿那克萨戈拉得出了他的结论。如我们所知,这一结论是无可辨驳的,而其对人类智慧演进的价值,无论怎么形容,也不过分。

但——这一结论本身,无助于化解人类与自身的对抗。

阿那克萨戈拉和苏格拉底等人,在智能推进游戏中走出太远,而且这个游戏本身所具有的隔离性的、未确定的、非生产的、规则化的、纯虚构的自由表达形式,都让古希腊人因为无法于中获取足够的现实价值,而怨气冲天。

于是,人类的文明顺理成章的进入低潮期,伴随着古希腊城邦的失陷与罗马共和国转型为罗马帝国,游戏中止,存盘退出,人类文明开始了漫长的停滞。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古希腊迷思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84809.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