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发酵的幽灵

发布: | 发布时间:2016-07-28,星期四 | 阅读:1,269

张鸣

文革结束迄今已经过去四十年了。五十年前,文革发动时冲上政治舞台的学生娃子,现在已经垂垂老矣。然而,这场曾经被有些人刻意淡忘的“大革命”,却一直没能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出来兴风作浪。一些人希望文革再来,一些人认为,文革已经来了,还有些人认为,文革其实就没有走。

尽管文革是以文革的方式结束的,但却不能说文革结束后,没有对文革进行反思。反思还是有的,只是时间太短。我们这个民族,被文革耽误得太久,举目四望,被人家拉下得太多,所以,没有心情对这场似乎已经过去的灾难纠缠太多。有关文革的历史决议问世之后,就开始举国一致向前看了。经济建设,才是这个灾难深重的民族的重中之重。至少,中共党内也已经认识到,政治运动和以阶级斗争为纲,是文革得以发动的双轨,只要明确宣布把这两条轨道废掉,文革也就不大可能再来了。在他们看来,这个国家,只要一门心思抓经济,迎头赶上去,好多历史遗留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在文革刚结束的一年等于二十年,把被四人帮耽误的十年赶回来的氛围中,这样的选择,至少在当年,是能够得到民众理解的。

就这样,在做出一个否定文革的历史决议之后,文革的反思,半途中断了。此后有关文革的话题,被有意遮蔽和忽略。甚至,文革成了禁区,不许人们谈论,在媒体中出现。连季羡林这样的大学者出一本文革回忆,都会招来有关部门的非议。这样做,在一些人看来,是为了防止干扰经济建设的大局,在另一些人看来,是可以避免有人借反思文革,否定党的历史和领导。文革反思不再,但一些未经严肃论证,也不符合历史决议精神的言论,却冒了出来。说什么要把十年文革和文革期间的十年分开,认为文革的十年,还是有可取之处的,甚至,成绩还是主要的。当然,这实际上是分不开的,如此说法,只能徒增人们认识上的混乱。

于是,未经反思的文革,就这样被搁置起来了。这个死而不僵的怪物幽灵,没有像一些善良的人们想象的那样,悄然随风逝去,而是在社会中发酵,不断地附在各色人等的肉身上,借尸还魂,不断地制造新的毒素,危害着这个国家和社会。

在很多年轻人眼里,文革就是一场打倒当权派的运动。这样的错觉,来自文革结束后最初的反思和批判,在这种反思和批判中,文革就是这样一种图景:造反派崛起,当权派被打倒,秩序大乱。显然,这样的文革,不过持续了几个月,真正的文革,其实不是这样的。所谓文革,简而言之,就是在极左的旗帜下人整人,革文化命的大浩劫,在这十年中,其实没有多少人能够全身而退。但这样片面的印象,却激起了相当多年轻人的文革想象。尤其是在官民矛盾如此激化,权贵资本主义令人憎恶的氛围中,渴望文革再来的呼声,应该说,在社会底层是非常强烈的。

这部分渴望文革的人中,实际上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经历过文革的老人,他们多数是下岗工人,农村中曾经的贫下中农骨干。这部分人在今天,绝大多数已经沦为没有社会地位的边缘人。在改革开放过程中,基本上没有分得改革的成果,一些人甚至生活困顿。同时,他们虽然在文革中生活未必很好,但由于在文革中没有受到冲击,社会地位不低,所以面临当今的社会落差,失落感强烈。这一部分人是文革比较坚定的拥护者,当然,就连他们自己,也不清楚文革到底是怎么回事。尽管有网络,他们多半也发不出像样的声音来。他们对文革的诉求,是比较混乱的。有发泄,也有怀旧,更有对当前局势和政策的不满。只要有人用旧时代的语言,旧时代的概念替他们喊出声来,他们显然是乐意跟随的。由于这部分人多半闲在家中无事可做,而且组织观念强,行动力也比较强,因此,经常会出来活动。以左的面目,出来搞事,让当局十分为难。

另一部分,是失落的年轻人。在这部分人中,除了极少数出于反官僚主义乌托邦幻想,而渴望文革再来的人之外,多数人其实就是由于各种原因对现实不满,才转而渴望文革的。他们在官民矛盾激化的现实中,有较为强烈的仇官乃至仇富情绪。在社会阶层固化,底层的年轻人上升渠道堵塞的情况下,这样的情绪就更加强烈。在他们看来,文革就是斗当权派的运动,他们渴望文革再来,就是希望借此发泄一下心中的愤懑和不满。跟老一辈相比,他们没有很强的组织力,多半都是散兵游勇,但表达能力稍强,网上呼唤文革的帖子,多为他们的杰作。这部分人人数不少,但状态不太稳定,只要有事可做,境遇改变,或者得到了更充分的信息很快就会改变。

这样两部分人,都有自己的代言人。这些代言人,有些是旧时代的遗留精英,虽然早已过气,但依旧有较强的组织和动员能力,善于用旧时代的话语表达激烈的诉求。就像当年乌有之乡等几个左派网站上的若干老左派领袖那样,说的话,尽管在我们看来十分陈旧,了无新意。但在那些拥护文革的老人看来,却十分悦耳。比这些老精英更有号召力的,是一些新时代的新人物。他们有着不错的工作,但跟同类相比,却无法拔尖登顶,甚至有所失落。选择进入左派阵营,由于他们的言说能力比较强,有更强的鼓动性,很快就变成新的领袖,拥有了此前所难以拥有的大批拥趸,得到了充分的自我满足感。还有一些,实际上是走市场的,在他们看来,这部分人群就是一个大的市场,在这个市场细分的时代,只要抓住了这部分人,就会拥有一个稳定的收益源。他们通过对文革的鼓噪,不仅可以把一些有钱的失落者变成自己拥趸,而且也可以几毛钱几毛钱地从那些下岗工人的口袋里掏出钱来。


同时,一些具有国外学术背景的学者和他们的拥趸,从外国左派挪借来的学术资源,把文革说成是反官僚主义的一场民主运动,也在相当多知识人中,有一定的市场。这些人,就是所谓的新左派。新左派不见得都拥护文革,但重新描述文革,重新评价文革,的确是新左派的主流做法。这些新左派,对一些失落的有知识的年轻人,特别有吸引力。

不仅如此,在体系内,也存在着相当数量喜欢阶级斗争,喜欢文革这种轰轰烈烈的政治运动的人。这些人,本质上都是一些喜欢整人的人,没有机会整人,尤其是大规模地整人,浑身难受。他们打心眼里喜欢那种严酷的阶级斗争氛围,喜欢人人噤若寒蝉的感觉。尽管真的乱起来,他们自己也未必能够幸免,但是,现在他们却顾不得这些了。他们的嗅觉很灵,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出来整事儿。本年5月2日的五十六朵花剧团在人民大会堂的演出,就是一个典型的整事儿的事例。其组织和策划者,就是要在这么个敏感时间,在人民大会堂这样的重地,借歌颂现任领导的栈道,暗度文革符号再现的陈仓。更重要的是,借此向社会传递一种上面首肯文革的信息,引发社会混乱。如果说有左派的话,中共的历史告诉我们,体制内的左派,尤其是极左派,造成的危害是最大的。

其实,社会上存在渴望文革的人,也就有讨厌而且惧怕文革人。后者的人数,也并不少。正是这些人,渴望进一步反思文革,清理文革的遗毒,呼唤理出历史的真相。当然,在社会上呼吁反思文革的呼声中,也不可避免地夹杂着某些唯恐天下不乱,渴望借此反对执政党,甚至瓦解执政党统治基础的声音。套用一句官方话语,就是有人别有用心。其实,这样的别有用心,在左派里面,也大量地存在着。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执政者,都会有反对派,都会有想要推翻执政者的人,这一点都不奇怪。

像文革这样史无前例的政治运动,对我们这个民族造成了如此大的伤害,没有加以很好的清理和反思,就搁置起来。现在看来,显然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实际上我们这个民族,没有那样一个能把文革幽灵封闭起来,像《水浒传》里华山上封闭妖魔的地牢,更没有法力无边的封条。文革的幽灵,或早或晚,总是会溜出来兴风作浪的。

被党的决议彻底否定的文革,之所以还有如此广的群众基础,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转型时期转型的代价。在这个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转型中,即使执政者的工作做得足够好,被伤害的面被降到最小,其实也一定会有人感到不满。更何况,在这个转型过程中,原有的权力结构没有得到改革,权力没有被关进笼子里,官僚主义盛行,腐败猖獗,以及权贵资本主义的横空出世,对底层民众造成了相当大的伤害,很多人没有享受到改革的红利,反而遭受了转型的苦痛。因此,在仇官背景下,出现对文革的呼唤声音,其实是个很正常的事儿。即使经过文革的人,只要现时受到了损害,也一样渴望文革中斗走资派的情形再现。毕竟,每个人的文革记忆是不尽相同的,人们不约而同地会选择那些似乎对自己有利的片段。更何况,由于我们对文革的反思不够,文革的真相,其实并不清晰,有人产生这样或者那样的错觉,也是难免的。

至于那些借文革生事的人们,无论是从左的方面,还是从右的方面,渴望文革或者讨厌文革的群众基础,都是他们赖以做文章的纸张和笔墨。比较起来,更可怕的是体制内的那些唯恐天下不乱之辈。但是,我们要做的,还不是重点打击别有用心的生事者,而是把自己该做的工作做好,最重要的,是重新开启社会上升的渠道,让那些沦落底层的年轻人看到希望,从根本上瓦解文革的基础,釜底抽薪。

在我看来,那些拥护文革的民众和别有用心的生事者,都不是政权的敌人,无论他们来自左还是右。存心捣乱之辈,就算有颠覆政权的野心,只要不触犯法律,就没有理由制裁他们,而触犯了法律,也只能说他们变成了罪犯,也不是过去意义上的敌人。那种划分敌我友,总是在人群中寻找敌人的做法,其实就来自文革的思维。否定文革,文革的思维,文革的文化,才是最该清理的。最好的维稳,不是要瓦解和打击敌人,而是改善我们的工作,从而把不满的声音降到最小。一个政权,没有敌人,只有正常的公民和暂时失去自由的违法犯罪者,才是一个正常的政权。换一种思路,看待现今有关文革的种种纠葛,也许才是更为合适的。

当然,对于文革历史的清理,对于文革政治、社会和文化上的反思,也是必须要进行的。如果现在时机不成熟的话,那么以后一定要做。有真相才会有和解,才会避免犯过去的错误。在过去的历史上,全世界只有中国发生了文革,资本主义国家不可能有,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国家也没有。这样现象,中国人不加以清理,还能等别人吗?即使没有现实的压力,就算对历史有个交代,这种反思和清理,也该做了。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文革发酵的幽灵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83319.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