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雾凄迷

来源:译言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5-12-2,星期三 | 阅读:3,285

Cia夏

1952年12月5日,大雾席卷伦敦,浓浊的雾气弥漫在大街小巷。这并不是常见的冬雾,而是混入了家用煤灶和工业煤炉排放的二氧化硫的有毒尘霾。一连五天,大雾笼罩着伦敦上空;视线严重受阻,视距不足一英尺,人们弃车步行,或依靠警察的信号灯艰难行驶。这是英国史上最严重的空气污染灾害,也是最致命的一次雾霾天气。每日电讯邮报说,直到殡仪馆用完了所有棺材花店也卖光了花,人们才了解雾霾带来的严重后果。随后的三个月里约13000人死于呼吸系统并发症。

雾都的烟霾之景与现在中国受到空气污染的城市的景象如出一辙。污染长期盘踞,四处为害。在中国,2010年由空气污染导致的死亡病例已达120万。1981至2001年间主要城市的粉尘污染测量数据,比美国1970年前的记录高了五倍。情况还在急剧恶化。世界卫生组织测定,2009年哈尔滨市平均每立方米空气中含粉尘污染物101微克。四年之后的2013年10月,污染物含量上升了十倍,刷新历史纪录。

新任环境保护署署长吉娜•麦卡锡本周表示,近期将与中国相关人士会晤,商讨如何治理空气污染,同时她也审慎指出,并非只有中国受到环境问题困扰,西方国家也同样面临污染危害。“而且我们也曾经历过。”她说。

本文将展示一系列对比照片——从前的伦敦,如今的中国;两相比较,引人深思。

如上,左图为中国成都街头的一名女子,雾霾灾害已迫使当地商号歇业,学校停课,道路限行。而1953年11月,致命的烟雾事件过去一年,雾灾再临伦敦,右图为当时一名裹着防护面巾的女子。

伦敦烟雾事件期间,尘霾随大规模近地冷气团入侵,受高空暖气团阻挡无法移动或疏散,PM2.5——以微克计量,每立方厘米空气中直径小于2.5微米(此处原文为lager,似有误,故改为小于)的细颗粒物的浓度,是空气污染致害程度常用指标——飙升至1600,这比中国最令人堪忧的数据还要高得多。中国最接近这一记录的应该是东北城市哈尔滨,2013年10月的一次雾霾中,PM2.5读数攀升到1000,全城瘫痪,学校停课,机场停飞,高速停运。

如图所示,上图北京市民乘公交车穿越大雾迷茫的街道。下图为1952年12月5日的伦敦摄政街,公共汽车行经圣诞采购人群。

1952年的雾灾推动了1956年英国《清洁空气法》的出台,美国也随之颁布了相关法令。污染严重困扰着人们的生活,以纽约为例,1963年和1966年,尘雾毒害分别导致了200人和168人死亡。受这一事件影响,议会决议成立环境保护署,并通过了标志性的清洁空气法案。和当今中国相似,那时,最大的污染源是燃煤排放,其次是像洛杉矶那样的城区交通重负。

关于环境保护署与中国的合作,麦卡锡表示:“规划是有用的。有许多方法可以管控目前的状况,而中国亟待治理的省份更当意识到形势紧迫。”接着又说:“我满怀希望。原因之一是我已经看到了美国的治理成果。”

如上左图,合肥街道上机动脚踏车头的灯光划破浓雾。右图为1952年12月5日,雾霾使伦敦交通陷于停滞。

对污染物的日接触量美国也有限定。参照美国环保署的标准,持续24小时呼吸pm2.5含量超过35的空气,即可对人体造成伤害。在韩国、日本和欧盟各国,这一标准又更加严苛。然而在中国,即使pm2.5浓度增至100,空气质量等级依旧“良好”。鉴于国内工业生产依赖煤炭能源,2012年6月,中国环保总局官员曾解释到,这样的度量虽有偏斜但“与目前所处的发展阶段相适应”。

美国驻华领事馆一直对空气污染进行监测,公布的检测结果显示污染已严重危害身体健康。中国环境部门对此强力谴责,指责美国的行为违反国际法。

如上左图为2009年1月10日,北京景山公园的万寿亭,一名保安伫立在浓雾中。右图为1952年,伦敦街道旁一位带着面罩的英国警官。

1952年,在伦敦,浓密的尘霾甚至渗透到室内,剧场演出被迫取消。据说当时医院里护工已然看不清楼道的全貌。

如图,上半部分,北京市一名男子戴着口罩搭乘地铁通勤。下半部分为1952年12月8日的伦敦,地铁站台被烟雾掩埋,为避免雾霾天气致使交通受阻的不便,上班族们正在等地铁。

针对中国难以控制的环境污染问题,美国尝试了许多不同的应对方法,有一些做法的确引起了北京当局的反感,比如监测有害污染和公布空气质量指数。美国并没有停止发布测量结果,不过也正试着用不那么尖刻的、相对温和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周一,就在即将造访中国时,吉娜麦卡锡说道:“美中两国的环境保护部门有着深入紧密的联系。中国环保局明白眼下正面临严峻挑战,这情形已经持续了一段日子。我们对此也有所了解。过去15年间,我们一直从多个方面协助中国应对这一难题。”她同时表示,美国有过类似经历,因而有能力承担这项任务。

事实的确如此。如果说中国的空气污染可能致命,那么数十年前覆盖美国主要城市的黑压压的雾霾同样骇人。20世纪40到50年代,钢铁厂的煤炉排放出的烟云笼罩着匹兹堡市,天色晦暗,以至于即使在白天,城中大小街道也需要路灯照明。不仅60年代的纽约霾灾具有强大杀伤力,1948年10月发生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多诺拉烟雾事件也造成了严重后果,这个工业小镇的14000居民当中有20人丧生,余下的有半数罹患疾病。

如图,上面一幅,在北京,一名带着口罩的男子正在等公交车。下面一幅是1952年12月7日,伦敦皮卡迪利广场一隅,水果摊的灯光照射着烟雾浓浊。

中国政府对2013年9月颁布的污染整治新规ji yu hou wang,希望通过削减工业中心附近燃煤使用等方式,能在未来五年将pm2.5含量降低10%。然而依照国际标准,哪怕雾霾浓度降低10%,仍为致害级别。

以上两幅反应行人为免吸入有毒气体而佩戴了口罩——左图一月22摄于中国哈尔滨,右图1963年11月17日摄于伦敦。

中国的污染直接影响到东亚地区乃至美国。浓烟成云,跨过太平洋,不仅波及韩国、日本,连加州的空气质量也有所下降。

左图,在哈尔滨一名男子正推着自行车爬楼梯,楼梯下半截都埋没在灰暗的雾霾中。右图为1954年11月18日,在伦敦黑衣修士桥,为防吸入尘霾,行人都戴上了口罩。

左图,2013年1月29日摄于大连附近,行驶的列车于浓雾中渐渐显形。右图为1959年1月29日,伦敦利物浦街的车站,乘客在雾影重重中望着列车时刻表。

上面一幅为2013年6月5日的北京,天际线几乎完全被隐匿。下面一幅是2011年4月22日大雾中的伦敦,由此可见空气污染产生的持续性影响。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浓雾凄迷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77324.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新闻视线.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