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素:只有中国人最了解自己

来源:彭博商业周刊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5-10-27,星期二 | 阅读:1,486


撰文:伯特兰·罗素

编辑:汪吕杰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当地时间10月21日在伦敦金融城发表演讲时强调,中国用几十年走完发达国家几百年走过的发展历程,充分说明中国人民正走在正确道路上。演讲中,习近平引用了英国著名哲学家波特兰·罗素的观点:“只有中国人最了解自己……只有他们自己慢慢摸索出的解决办法才是长久之计”。本文即为习近平引用文字的原文,摘自罗素《中国问题》,经济科学出版社2012年版,经出版社授权转载。

伯特兰·罗素 著

翻译:秦悦

出版社: 经济科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2-01-01

书摘

中国的利益又何在呢?对中国来说,最十全十美的事莫过于收复满洲和山东而又没有外来干预。中国的混乱局面或许要经过很长的时期才能平息下来,而最终产生一种适宜的制度。而如果以外力结束这种局面,这就意味着建立一种有利于外国的工商业而不适合中国人需要的制度。17世纪的英国,18世纪的法国。19世纪的美国,现在的俄国都经历过数年的内乱,这是向前发展的必经阶段,外来干涉只能严重影响事情的最终解决,而不能缩短这一过程。中国的情形也是如此。西方的政治思想扫除了几千年的帝制,但仍然未能有坚定的制度来取而代之。将中国改造为现代国家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外国人应该静待中国人自行解决。只有中国人才最了解自己,我们并不了解。如果任其自由发展,最终必然会有一种适合于他们性格的解决办法,我们不应该越俎代庖。只有他们自己慢慢摸索出的解决办法才是长久之计,而外部势力在时机尚未成熟的情况下强加给他们的必然是不自然的,因而也不会是长久的。

然而,要想华盛顿会议的决议对中国有利,这样的希望非常渺茫,做出对中国有害的决议却大有可能。在满洲,现状仍然维持着;在山东,虽然日本做出让步,但这种让步究竟能有多大作用还有待时间去证明。美英法日四国一致同意联合起来侵略中国,而不是相互竞争。贷款的新银团将控制中国的财政,因而它将是中国的真正政府。因为这四国中,只有美国富余的资本最为雄厚。所以它将控制着新银团。美国人认为自己的文化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文化,所以它肯定会设法把中国人变成肌肉基督徒(即主张除坚定信仰外应使肉体强健,过快乐的生活)。财政家是美国文化中的骄子,所以中国的管理必须使美国的金融家赚大钱,而这些美国的金融家又将在中国遍设大学、医院、基督教青年会,还会派人购买中国的艺术品来装点自己的宅邸。中国的知识分子和美国的知识分子一样,将直接地或间接地为托拉斯大亨收买,因而没有人为激进的改良方式大声疾呼。创建这种制度,西方的社会主义者也会有人鼓掌欢迎,认为这是和平和自由的胜利。

1921年华盛顿会议

然而,如果想通过资本主义而得到和平与自由,不舍是缘木求鱼。英法日美四国的协议或许是可以保障和平,但在距和平更近的同时,却把自由推得更远了。所谓和平,就是本来互相竞争的几个公司联合起来,但这只对以前在竞争中获利的公司有利。不违反门户开放政策也有可能管理中国。这种原则只不过是担保美国在任何地方都有发言权,因为美国是财政上商业上最强大的国家。美国的兴趣在于实现一些有利于中国的利益的事,也做一些符合美国的利益的事。比如,美国为了自身通商和投资的利益,希望中国能建立巩固的政权,人民的购买力增加,不受他国的侵略;但不希望看到中国自己拥有和经营路矿,也憎恨任何试图使中国经济独立的尝试,尤其是当这些尝试以国家社会主义或列宁所称的国家资本主义的形式出现时。美国控制着的大学里接受教育的中国留学生,他们的一言一行都很有可能记录在案,如果被他们认为是社会主义者或有激进的思想,那么,他们将找不到工作。高尔基访问美国时遭到了驱逐。这样的伪道德,美国人也同样要加之于中国。美国式的整齐将取代中国的美丽。一言以蔽之,他们坚持要求中国尽可能转变成“上帝自己的国家”,但就是不允许中国保留发展本国的工业带来的财富。中国人完全可能贡献给世界一种可与其过去所贡献的媲美的新文化。但美国人的摆布会阻挠中国,因为美国人自信他们的文化完美无缺。

中美关系,非敌非友?

资本主义如果取得胜利,它将以组成托拉斯的方法减少资本家之间的竞争,但工人之间的竞争却依然如故。在某种程度上,工会制度减弱了发达工业国家中工人的竞争,但却更加剧了不同种族之间工人的竞争,尤其是黄种人和白种人之间的。在现有经济制度下,亚洲的廉价劳动力使得美国、加拿大或澳大利亚的本地白人颇受影响。然而,熟练工人流人人口稀少的社会主义制度国家,则是人人受益。就社会主义来说,如果流人的人口生产比消费多,同一个社会的人就受益了,因为每个人所拥有的财富增加了。但就资本主义来说,如果一个人生产多而消费少,就会成为他人的仇敌,这样一来,资本主义制度就造成了没有效率的工作,而激起了劳动者的个人利益与总体利益的冲突。黄种工人在美国及英国自治领内遭到排挤,就是资本主义造成的利益冲突的一例。亚洲移民问题,足以成为将来数百年的大问题,这只能用社会主义加以解决,因为只有社会主义才能使劳动者个人的利益与国家乃至世界的利益相一致。

世界上的资本集中在少数几个国家手中,资本的过度集中很容易榨取其他国家的财产。这样的制度显然无法维持长久的和平,只能使贫穷的国家最终彻底屈服。中国一定要明白决不能让工业利润流人外国人之手。假如俄国今天由于贫困而屈服于外国资本,那么,将来一旦时机成熟俄国必然起而反抗称霸世界的金融帝国。所以我并不认为华盛顿会议所创设的新银团能够建立永久的世界制度。相反,当亚洲完全吸取了我们的经济制度时,马克思所说的阶级斗争将表现为亚洲与西方之间的战争,这其中美国是欧洲和资本主义的领袖,俄国则是亚洲和社会主义的领袖。在这样一场战争中,亚洲将为自由而战,但很有可能来不及保存对人类有特殊价值的亚洲文明。确实,经历这样一场毁灭性的战争,所有的世界文明都难逃厄运。

总之,能够左右世界的,除了足以引起公共注意的问题,就是大金融家。亚洲的劳工在美国、加拿大被排挤,无疑是由于民众的压力,但这并不符合大金融家的利益。但能使民众如此激动的问题实在不多。在此类询题中,只有极少数的问题能像这样简单明了地反映出资本家的利益。比如亚洲移民一例,正是由于资本主义制度才使工人的利益与社会的发生冲突,使他们不能容忍他人。当今的经济制度使个人的利益在重大的事情上与全体的利益相左。个人是这样,国家也是这样。在现存的经济制度下,国家利益同世界利益很少有统一的时候,即便有也是很偶然的。也许可以想象,要在现存制度下实现世界和平,只能让强国联合起来欺凌弱国。华盛顿会议正是产生了这种联合,但从长远来看,弱国仅存的一些自由将更加减少。

正如社会主义者一再指出的那样,现在的经济制度的弊端是:生产的目的在于获利,而不是为了消费。一个人或一个公司或一个国家制造产品,是为了销售,而不是消费。由此而在国内的劳工问题及与国际上的关系引起了竞争、侵略和其他恶果。中国如果依靠资本主义来发展商业,这就意味着生产商品的价格增高,但同时大部分原材料也因此涨价;这种做法人为地刺激外国货的需求,使中国受制于外国供货商,也使得现在的快乐心境遭到破坏,而狂热地去追求纯粹的物质需要。若是在一个社会主义的世界里,代表消费者的机关将会控制生产,所有买卖的竞争将为之停止。到那时,不论是屈服于剥削而得到和平,还是征战不息而得到某种程度上的自由,但终究无法使和平和自由兼而有之。现今美国政策如果能够成功,在一定的时期内或许能得到和平,但决不可能给像中国这样的弱国带来自由。恐怕只有国际社会主义才能保证两者兼得;但是。由于反抗资本家压迫的运动时常爆发,即使单就和平而言也要等到国际社会主义在全世界建立才能有保证。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罗素:只有中国人最了解自己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75943.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多向思维.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