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离创新有多远?

来源:彭博商业周刊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5-06-8,星期一 | 阅读:1,524


撰文:谢雪琳(《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资深记者)

编辑:汪吕杰

复旦110周年校庆当天,我的朋友圈淹没在了复旦校友的庆祝贴中,骄傲与感恩成为校友们的主流情绪。然而一天后,复旦校庆宣传片被曝抄袭东京大学,昨天的荣耀立即变成了今天的丑闻,羞耻感在复旦校友中漫延。

我在复旦度过了四年时光,也曾和宣传片制作团队成员在校园社团共事,对他们。如今远距离地观察处于舆沦漩涡的抄袭事件,我看到了当事团队处理失当之处,也试图从过往经历寻求解释。从作品本身的抄袭,到被曝抄袭后制片人的否认,再到压力之下的解释与道歉,一切为什么会是这样?

或许从一开始,制作团队就没有意识到这是抄袭,而是借鉴:讲述复旦毕业生的故事,参与拍摄的都是复旦师生,风景是复旦的风景,解说词也是复旦老师写的,于是这便成了“独立制作”的关于复旦的宣传片。


但这套自我假设出来的逻辑在与原片对比中土崩瓦解。从故事内容创意到形式再到具体的画面镜头,高度的相似性毋庸质疑。更重要的是,东大宣传片的创意有其理念支撑,复旦宣传片由于模仿与技术制作上的低质量而显得矫揉造作,没魂没根,这也是所有抄袭作品的共同特征。

抄袭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原创能力的欠缺。在一个不鼓励发现自我、肯定自我的社会中长大,我们很少向内发掘并且尝试从自己的眼睛去看世界,反而习惯了模仿与借鉴外国的东西,省脑、省心、省事,还很安全高效,低成本高收益,何乐而不为?

每一个在中国教育体制下长大的人,都明白这个体制所鼓励与造就的是什么。微博上一位名叫“湘人李”的人士总结得好:“这(抄袭事件)是‘应试教育’体制下培育出来人才的必然结果,这样的人有三大特点:一为凡事必找模板范本,否则无从开工;二为凡事必要找到可参照物,否则没有方向;三为凡事必然认为有比自己想法更好的外国同类内容,然后借鉴之、拿来主义之。”


中国现在的教育体系中缺乏对自我的肯定与鼓励;在实用主义的熏陶之下,学生被教育要服从现实,天马行空的想象与行为则被压制,按自己的意愿生活也被认为是不现实的。作为一名完整经历了中国式教育的学生,我对此感受很深。小学、中学、大学,我和大部分人一样,都是从标准化的考试中过来的,即使怀疑课堂教育与真实社会的关联、怀疑考试的价值、不明白为什么要经历这一切,却仍然跟随人潮、沿着这套体系设置的道路走到底。直到从复旦毕业以后,我尝试着按自己的兴趣自由自在地边打工边旅行一年,才明白按自己的意愿做些尝试没有什么不可以。

个体精神的不发达,或许也源于更深层的中华文化惯性。台湾学者孙隆基在《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中曾对此有过精辟的论述:在西方人眼中,中国人的一切做法似乎都是反对生命的,例如他们将整个生命都纳入公式化的人生渠道中,不让个体的生命出现多姿多彩的经历,而个体也没有追寻灵与欲的完成之需求——大家都踏着由社会制订的人生道路,很少有超越其外的意向,自然也缺乏越出这个平实层面的好奇心,以及个人的浪漫冲动。

在我去往世界各地的旅行途中,对此也深有体会。无论是在中国的青藏高原还是东南亚的海边,我都曾目睹过西方人对于探险与极限运动的热爱,他们或独自一人背着睡袋帐篷在高原湖边扎营,只为了体验原始的荒野生活、看看高原纯粹的星空、挑战自己对于承受孤独的极限,抑或一次次地踏着冲浪板、背着滑翔伞冲向变幻不定的海浪,试图挑战与征服未知而危险的自然。在这些行动中,人会更容易确立基于自我的生命力与自信,而非从他人的肯定与关系中获取存在感。而大部分的创造都根源于个体生命,源于他们独立的头脑、丰富的心灵和敢于与他人不一样、走自己的路的勇气。但我却很少在这些运动中看到普通中国人的身影,也鲜少看到、听说中国旅行者做这样的尝试。中国的教育体制与深层文化结构都缺乏对于个体精神的鼓励,试错与创新也就失去了最基础的催生环境。


不过时代也在变迁,复旦抄袭事件引起的舆论反应如此之大,也一定程度折射出了人们对于改变这种状况的心理需求。三十多年的发展带来了经济腾飞,中国却始终没有完全扯掉“山寨之国”的标签。抄袭事件出来后,我的一位摄影记者同事罗列出了中国各地建筑的山寨作品:浙江嘉兴市东方巴黎小区、北京昌平拉斐特城堡酒店、浙江杭州威尼斯水城小区、浙江嘉兴市东方罗马小区。单听这些极具山寨风的名字,你就能知道它们在克隆哪个国家、哪种风格。而类似的抄袭案例在各行各业里不胜枚举。


发展给中国人带来了经济上的富裕,却没有带来文化和心理上的自信;没有自己的东西、在西方文化面前亦步亦趋、在科技与技术上紧跟美国盯住硅谷便是表现。我们的信心依然需要依靠。

让我感觉还有希望的是,这个社会正在改变与纠偏。在北京的几年里,我看到许多年轻人对自己的坚持非常彻底,并创造出了很多有价值的东西,比如一个个正在成长的App、一张张有独特风格的音乐专辑、一部部制作优良推动社会往多元化发展的纪录片。尤其是在当前的创业大潮中,许多本土以及从海外留学归来的中国年轻人,不以安稳的生活为目标,追随自己的兴趣并力求做出成果,自我认可的价值实现被放在了重要位置。

当然,这一切都建立在中国经济发展已到一定程度的基础上,这些年轻人因父辈的财富积累不再有生存之忧,因而可以按自己的兴趣去发展。他们可能只是这个社会极小的一部分,但毕竟也让人看到一丝亮光。更大规模、更具有独创性的产品与作品的诞生还需要整个社会与国家做更深远的改进。这一切的目标最终归结于:推动一个尊重个体、容纳差异、更加多元化的社会形成。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中国离创新有多远?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70631.html

分类: 教育观点,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