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艺术都是相当无用的

译者:公子重牙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9-11,星期四 | 阅读:1,390
原文:Picture of Dorian Gray, Preface
原作者:Oscar Wilde

《道林·格雷的画像》前言

奧斯卡•王尔德【译注1】 作

艺术家是美的事物之创造者。

艺术的目的在于展现艺术而隐匿艺术家。批评家是能够把自己对美的事物之印象以另一种方式转述或者转变成一种新素材的人。

最高明和最拙劣的批评一样都是自传的一种形式。在美的事物中发现丑的意义之人是污浊而不可爱的。这是一种罪过。

在美的事物中发现美的意义之人是有文化的。他们是有希望的。他们是美的选民;对他们而言,美的事物只意味着美。

不存在道德的或者不道德的书。书要么写得好,要么写得差。如此而已。

19世纪人对现实主义的厌恶是凯列班【译注2】在镜子中看到自己面孔时的狂怒。

19世纪人对浪漫主义的厌恶是凯列班在镜子中看不到自己面孔时的狂怒。

人的道德生活是艺术家创作主题的一部分;但是艺术的道德在于其对不完美的媒介的完美运用。

艺术家不想证明什么,即便是真实的、可被证明的事物。

艺术家没有伦理上的好恶。伦理上的好恶会造成艺术品风格上不可原谅的矫揉造作。

艺术家从来都不是病态的。艺术家可以表现一切事物。对于艺术家来说,思想与语言是艺术创造的工具,善与恶是艺术品的素材。

从形式的角度看,一切艺术中最理想的类型是音乐。从情感的角度看,一切艺术中最理想的类型是戏剧。

所有的艺术都同时是表象,也是象征。挖掘表象之下内涵的人应自担风险。解读象征意义的人也应自担风险。

艺术真正反映的是观众,而不是生活。对一件艺术品的多种看法表明该艺术品是有新意的、复杂的和有活力的。

当批评家们莫衷一是的时候,艺术家达到了与自己和谐的境界。

人制造一件有用之物是可以原谅的,只要他不爱上它。人创造一件无用之物的唯一借口是:他热爱着它。

一切艺术都是相当无用的。

【译注】

1. 奧斯卡•王尔德(Oscar Wilde,1854年-1900年),爱尔兰作家、诗人,英国唯美主义艺术运动的倡导者。他是十九世纪九十年代早期伦敦最受欢迎的剧作家之一。《道林·格雷的画像》是他的小说。在二十世纪下半叶,他还成了同性恋运动的偶像。

2. 凯列班(Caliban)是莎士比亚戏剧《暴风雨(Tempest)》的主要反派角色之一。他是一坏女巫非人的儿子,长相丑陋。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一切艺术都是相当无用的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61262.html

分类: 文艺评论, 艺术走廊.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