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兆武:“文革”历史记忆应该抢救

来源:南方周末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6-17,星期二 | 阅读:1,706

何兆武
中国著名历史学家、思想文化史学家、翻译家,
现为清华大学思想文化研究所教授,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访问教授和德国马堡大学客座教授

我时常想,江青不出回忆录,太可惜了。让她写,哪怕她胡编乱造,她说假话,都没关系

报上说,北京年底前将公开“文革”期间的部分档案,我希望到时去看看,也希望“文革”档案有朝一日全部公布。关于那一段历史,很多年轻人已经很陌生了。我觉得现在就应该抢救。否则,再过几十年,这一代人不在了,“文革”就在人们的记忆里消失了。

历史档案应该公布,因为那是属于所有人的,而不是某一个人或某一群人的。即使当时不适宜公布,事后也应该公布(各国一般规定30到50年后可解密。特殊档案可以到50年以上)。

档案的建立和公布 是保存历史记忆的一种方式。此外,还可以靠当事人著作、口述历史、文物建筑等予以保存。现在,北京好多古迹都不在了,看见的都是现代化的高楼大厦,这太可 惜了。你不能把香港、纽约搬来,我们在北京另建一个香港城、纽约城,要考虑它的特殊背景、特殊的历史记忆。像现在的天安门完全被矮化了,旁边都是高楼大 厦。这在过去是逾制的。太和殿九丈九,全城建筑都不许超过九丈九,所以你看故宫的建筑,它是非常宏伟的。但现在的高楼大厦都把它矮化了,一点都看不出气 势。其实高楼可以建在旁的地方嘛。古都的古迹应该保留,不要在古迹的旁边随便就盖个这么高的楼,把古迹都给矮化了,变成井底之蛙一样。

说到口述历史,我想,普通的人有普通的价值(比如清朝有一个《扬州十日记》,还有个《嘉定屠城记》,记的都是满族入侵时的事,作者都是普通人);特殊的人有特殊的价值。而特殊的人,往往不能够写回忆录,而且不让他出回忆录。

我时常想,江青不 出回忆录,太可惜了。江青知道多少事情!让她写,哪怕她胡编乱造,她说假话,都没关系。为什么?她说的假话里边大有文章:她为什么到这里说瞎话,她怎么 编。本来她应该负责的,她栽到另一个人头上——为什么是这个人不是那个人……我们整个十年浩劫的历史,江青是最重要的一个关键人物。

记得1971年, 我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分子”,罪状之一是“恶毒攻击我们敬爱的江青同志”:当时报上老登江青照片,我一次私人闲聊时说她总抛头露面不大合适,就被揭发了。 章含之《跨过厚厚的大红门》里说,某次会后,乔冠华把章含之留下来一起听肖邦的唱片。“文革”破“四旧”,把人们的唱片都砸了,他们作为高级领导却在那里 独自享受。读此类材料,追忆往事,有时会很生气,很反感。但我还是很想读,因为那是我们真实经历过的岁月。

德国战败后出了戈 培尔日记,戈培尔是希特勒的宣传部长,出他的日记,并不是宣扬纳粹主义,而是为给后世保留一个珍贵的资料。现在我们不也研究蒋介石日记吗?蒋介石是当事 人,所以他的日记应该拿出来给后世研究。这也是我们的历史遗产,是不是?“文革”留给我们的各种历史记忆,也应该尽快保存,尽快抢救。

[ 何兆武 中国著名历史学家、思想文化史学家、翻译家,现为清华大学思想文化研究所教授,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访问教授和德国马堡大学客座教授 ]

2008-12-18
文章来源:南方周末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何兆武:“文革”历史记忆应该抢救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57337.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多向思维.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