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释之:开弓还有回头炮

来源:凤凰财知道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3-23,星期日 | 阅读:2,123

摘要:

Talk 1 李克强宣誓市场“法无禁止即可为”,政府“法无授权不可为”,革命性地拨乱反正
Talk 2 政府部门的权力不是来自天赋,是天赋人权、人赋官权,而不是天赋官权、官赋民权
Talk 3 央行叫停二维码支付和虚拟信用卡业务,围剿第三方支付机构,为所欲为开历史倒车
Talk 4 这说明简政放权不但开弓还有回头箭,甚至还有回头炮,这是自杀行为,须立即叫停

问答实录:

编者按:全国两会3日起开幕。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改革决定》对中国未来10年乃至更长时间的基本改革方向做出规划和布局,2014年正是开局之年,因此也被认为是“市场闯关年”。《财知道》特推出“市场闯关”系列评论,本期为“五论”。

政府部门天生无权

政府部门天生是无权的,它的权力不是来自“天赋”,而是来自人赋,是有源头的。源头就是人们的天赋权利,人们通过法的形式授权政府来保护大家的权利,来禁止侵犯权利的行为。是天赋人权、人赋官权,而不是天赋官权、官赋民权。

财知道:李克强总理在上周的记者会上回应外界质疑时坚定表示,简政放权“开了弓哪还有回头箭”,要努力做到让市场主体“法无禁止即可为”,让政府部门“法无授权不可为”,调动千千万万人的积极性,为中国经济的发展不断地注入新动力。你怎么看?

胡释之:市场主体“法无禁止即可为”,政府部门“法无授权不可为”。这句话在历史上是革命性地拨乱反正,本届政府能做出这样的宣誓,意义深远,也给人以信心。

我们首先来看市场主体“法无禁止即可为”。为什么即可为?市场主体的权利来自何方?答案是市场主体的权利来自“天赋”,也就是无人赋,是每个人作为人自然就有的,再无其他源头。

那干嘛还要法呢?法还要禁止什么东西呢?法是用来保护每个人的权利,禁止侵犯权利的行为。保护权利和禁止侵犯权利是同一个意思,人们的权利不包括自 相矛盾地侵犯别人权利的权利。也就是说,法的禁止不是在限制人们的权利,更不是在侵犯人们的权利,而是在保护人们的权利,因为它所禁止的是侵犯权利的行 为。这是法的本性。

如果法的禁止越了界,禁止了不能禁止的行为,也就是在人们权利范围内的行为,法就不再是在保护权利,而是在主动侵犯权利,是在腐败变质,走向自己的 反面。也就是说,法本身不是主观随意的东西,不是什么东西都能叫法,而是客观的,受人的天赋权利严格约束的,过了界就会走向反面,不成其为法。

再来看政府部门“法无授权不可为”。这是什么意思呢?很显然,这就是说政府部门天生是无权的,它的权力不是来自“天赋”,而是来自人赋,是有源头 的。源头就是人们的天赋权利,人们通过法的形式授权政府来保护大家的权利,来禁止侵犯权利的行为。是天赋人权、人赋官权,而不是天赋官权、官赋民权。

作为执法者,政府如果不严格按照授权,只禁止侵犯权利的行为,而是越权去禁止不能禁止的行为,从保护权利变为主动侵犯权利,那就是违法了,违反了法 本身所要禁止的行为,执法者自己成了犯法者。用法治来保护权利,既要禁止人们相互间的侵权违法行为,也要禁止执法者的侵权违法行为。而且执法者实际更容易 成为违法侵权者,所以法治实际更强调对政府权力的约束。

侵权的权力绝不能保留

现在政府的很多权力实际不是要不要受法条严格约束,官员要不要严格依法办事的问题,而是这些权力本身就应不应该存在,法律该不该授予官员这些权力的问题。政府部门“法无授权不可为”的前提是不能乱立法,乱授权,更不能由政府部门自己来立法来授权,这实际还是人治而非法治。

财知道:用法治来约束政府权力?

胡释之:对,但现在政府的很多权力实际不是要不要受法条严格约束,官员要不要严格依法办事的问题,而是这些权力本身就应不应该存在, 法律该不该授予官员这些权力的问题。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如果法律本身就已经腐败变质,授予官员的这些权力本身就严重侵犯大家的天赋权利,那实际就不存在 这些权力要不要受到严格约束的问题了。你想,这时候谈严格约束,不就成了要严禁官员不严格依法侵犯民众权利吗?这显然是再荒唐不过的本末倒置。

所以权力要受到严格约束是在什么前提下才十分必要和重要?是在授予权力意在保护权利的情形下,这时候才需要对权力进行严格约束,以防止其“身怀利器 杀心自起”越界去侵犯民众权利。也就是说,政府部门“法无授权不可为”的前提是不能乱立法,乱授权,更不能由政府部门自己来立法来授权,这实际还是人治而 非法治。

要明确,搞负面清单和权力清单,目的都是为了让权力服从权利,清单可以长,但不能有违反自身目的的东西在。所以要大力清理法律,侵权的权力绝不能保 留。最伤害法律尊严的事情莫过于合法侵权,这是在自我否定。州官可以放火,却要百姓不许点灯,太难做到。在维持侵权法律的现状下强调法治,强调法律尊严, 无异于拔着自己的头发上天。

市场闯关,实际就是权利闯关

央行上周叫停二维码支付和虚拟信用卡业务,围剿第三方支付机构,央行显然无权这么干,这么干显然是在赤裸裸地侵权,开历史倒车。市场闯关,实际就是权利闯关,既要闯政府部门“法无授权乱为”的关,也要闯政府部门“乱立法自授权”的关。

财知道:也是在上周,央行叫停二维码支付和虚拟信用卡等互联网金融创新业务,并印发《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等草案拟对第三方支付机构的业务加以严格限制。这个事从法治视角怎么看?

胡释之:政府对企业的“帮助”比政府的迫害更可怕,企业不是政府部门可以随意摆弄的棋子。仅仅因为业务没有得到央行的授权就被叫停,对企业来说,实际还是官无授权不可为,而不是法无禁止即可为,天赋权利受到政府部门的严重侵犯。

央行这样做是在继续违反法治原则进行赤裸裸地侵权,为所欲为,开历史倒车。这也说明简政放权不但开弓还有回头箭,甚至还有回头炮。这对改革前景来说显然是自杀行为,须立即叫停,不然“背水一战”战什么?政府高层需要有坚决行动来回应外界质疑。

市场闯关,实际就是权利闯关,既要闯政府部门“法无授权乱为”的关,也要闯政府部门“乱立法自授权”的关。切记,搞法治改革,绝不是为了把政府部门的侵权行为制度化合法化!

胡释之系宏观经济学者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胡释之:开弓还有回头炮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51962.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