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主义犯罪仅仅是一个剧场”

作者:陈海贤 | 来源:网易UGC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3-3,星期一 | 阅读:1,801

对于普通民众,恐怖分子通过屠杀来扩散恐惧,造成社会混乱,干扰人们正常的工作秩序和社会稳定。对于潜在的不安定人群,恐怖分子通过恐怖活动为他们树立榜样。

昆明火车站暴恐事件中29人死亡,130余人受伤,给民众造成的心理影响还远未结束。

恐怖活动之所以恐怖,因为它没有规则和下限。为扩大影响,达到最大的破坏效果,恐怖分子常常选择有象征意义或人员密集的公共场所,用极端凶残的暴力手段实施恐怖活动,显示了其对生命的残忍和漠视。

恐怖活动对人的心理影响是巨大的。它像是一场地震,震中心的是受害者和他们的家人,然后是幸存者、事件亲历者、居住在事发附近的市民……直到余震波及因媒体传播而心有余悸的普通你我,越近震中心,受害越深。

恐怖活动破坏了控制感

人们关于生活和社会的一个重要信念是,它是有序和可控的。这是我们安全感的基础。正是在这一基础上,大家努力奋斗、追求幸福。

我们当然知道有暴力犯罪存在,但总是心存这样的信念:只要远离是非、不与人结怨、行事小心谨慎,就能够避免成为暴力犯罪的受害者。但恐怖活动破坏了这种信念。

恐怖活动的受害者是随机的。你根本不知道危险何时会发生、因为什么发生。危险无迹可寻,你成了被命运摆弄的布娃娃,做什么或不做什么,都无法避免。你只能竖起耳朵、睁大眼睛,警惕地关注周围的风吹草动。

没有控制感,就没有安全感,而失去安全感,我们就没法设想更远的未来,我们的目标会变得虚无,生活会失去意义,也因此很容易陷入抑郁、焦躁、愤怒和恐惧。

个人的恐惧会成为群体的恐惧,群体的恐惧又可能加深个体的恐惧。恐惧情绪下,谣言更可能被产生和传播。在昆明火车站遭袭后不久,就有谣言说昆明的大树营也同时发生暴力事件。这正是社会弥漫的恐惧情绪的证据。

恐怖活动引发敌意

也许地震、火山爆发等天灾会导致更大的伤亡,但恐怖活动却可能造成更大的伤害。和天灾不同,恐怖活动来自于人对他人的恶意。来自于人的恶意会动摇我们对他人和社会的信任,一旦伤害形成,会引发更多的仇恨,也更难被放下。

恐怖分子会以极端偏执的方式区分敌我,以民族和宗教之名拉拢信徒、树立敌人。在恐怖活动之后,这种简单的敌我思维可能会被受害者复制。在受到威胁时,出于防御本能,人更容易根据刻板印象做敌我的区分。

去 年6月,多名暴徒先后袭击鄯善县鲁克沁镇派出所、巡警中队、镇政府和建筑工地,焚烧警车,疯狂砍杀,造成16名维吾尔族和8名汉族公安民警和群众死亡。 10月,疆独分子驾驶吉普车冲撞天安门金水桥后自焚。这些来自疆独分子的恐怖袭击都会加深普通民众对新疆人的刻板印象,错误地把新疆人与野蛮、恐怖和暴力 相联系。

在“9·11”袭击之后,美国民众就曾出现过对在美国的阿拉伯移民产生敌意和戒备,甚至出现过针对阿拉伯移民的攻击活动。这种戒备 和敌意也可能在中国出现。去年各地频发的维族和汉族打群架事件,全民参与的对新疆切糕的网络群嘲,正是这种刻板印象的体现。城市中正常经营和生活的新疆同 胞会是这种刻板印象的无辜受害者。这种戒备和隔膜一旦形成,会破坏维族同胞对国家的认同感,进而为恐怖主义提供新的土壤。

所以这时候,我们尤其需要明白,恐怖分子不能代表一个宗教、一个民族或一个地区。他们之所以被称为恐怖分子,是因为他们对生命的漠视和伤害,使他们站在了整个人类的对立面。

恐怖分子传播了暴戾之气

2001年,美国遭受911攻击的时候,有国人在庆幸中好奇发问“为什么中国没有恐怖主义?”近几年,恐怖活动在中国社会频发,我们已经实实在在感受到了恐怖主义的危害。

恐怖主义是民族、阶层、国家之间利益冲突的极端表现。这次由东突分裂分子策划的暴恐案件,正是这种民族矛盾的体现。

需要注意的是,除了民族矛盾,中国社会当前还存在很多错综复杂的利益冲突和矛盾。虽然国家正极力疏通底层人民表达诉求的渠道,但仍有一些人积怨颇深。这些人和恐怖分子在目标和利益诉求上有很大差异。却很容易受恐怖活动感染和启发,做出极端行为。

媒 体的报道又常常成为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活广告。2010年,中国忽然涌现多起针对幼儿园小朋友的恶性伤害事件,这些施暴者的行为惊人相似,显然是相互影 响。2013年7月,山东市民冀中星携带自制爆炸装置,到北京首都机场引爆,虽然他并无伤人意图,行动本身却是受恐怖活动启发。可以说,恐怖活动在全社会 范围内传播暴戾之气,让一些性格本身就有些偏执的普通人,在表达利益诉求时,自然地把极端的恐怖活动当作一个选项。

美国学者布赖安·詹金斯曾说:“恐怖主义的目标不是实际的受害者,而是旁观者。恐怖主义是一个剧场。” 对于普通民众,恐怖分子通过屠杀来扩散恐惧,造成社会混乱,干扰人们正常的工作秩序和社会稳定。对于潜在的不安定人群,恐怖分子通过恐怖活动为他们树立榜样。

恐怖主义是一个剧场,我们却可以不当被动的观众。没错,恐怖活动让我们恐慌,我们不需要否定它,但也不需要屈从它。除了提供最有力的保护和最及时准确的信息,政府还应为逝者家属和伤者提供心理援助。而我们,除了哀悼逝者、安抚伤者,还是要正常上下班、继续生活和娱乐。

恐怖活动想通过制造恐慌让社会失去秩序,而我们却要在有序的生活中让内心重获平静。我们因为爱去献血献花,却不因恨去伤及无辜。如果这是一场战争,淡定、爱和宽容是我们最大的武器,它们把我们与恐怖分子相区别,并最终引领我们走向胜利。

作者:陈海贤 心理学博士,浙江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教师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恐怖主义犯罪仅仅是一个剧场”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50480.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