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教育:谁来教?教什么?

译者:易生活教育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2-27,星期四 | 阅读:1,178
作者:Saff Law
编译:王骁双

11岁的某天下午,我的科学老师让全班安静下来,调暗灯光,然后说出那句让所有小学生都兴奋起来的神圣句子:“同学们,我们今天要看一段录像。”他 似乎有隐隐的不祥之感。他按下播放键。画面中出现了一个六七岁的男孩,他对着镜头表达了他对某件未知事情的兴奋感觉。然后镜头突然剪接到了一个婴儿被推出 阴道的血淋淋画面,伴随着婴儿的哭泣声;这段画面大概持续了十分钟,然后老师关了录像,缄默不语。虽然我十分不情愿,但不得不承认这就是我接受的第一次 (其实也是倒数第二次)学校传授的性“教育”观点:你一旦发生了性关係,就会生孩子!孩子从阴道出来!很疼!会流血!哈哈哈!

第二次,也就是最后一次性教育,是我16岁时(其实我14岁就失去了第一次,所以这是迟到的性教育)。这和五年前同样令人不堪回首,但原因不同。我 想“如何给香蕉戴上安全套”的演示如今在学校很常见,不过我还是要详述一下当时的情况:一位老师教你如何在香蕉上戴安全套,给你一些介绍衣原体的小册子, 随后迅速结束这个话题。虽然这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我还是怀疑现在这种教育有没有改进过——毕竟,关于性的公民教育课以前还在课程安排裏,而现在已经不见了。

仅仅“教”学生生孩子是怎么一回事,还有如何把安全套戴在水果上,这样的性教育毋庸置疑大有问题。关于性、性慾、性倾向等好多方面都还没有涉足:如 果我不想要孩子怎么办?如果我并不需要香蕉形状的东西来满足我的性慾怎么办?我怎么知道应该和谁发生性关係、何时发生、感觉会是怎样?如果有人想跟我发生 性关係,但我并不想要怎么办?我怎样确定我有兴趣的那个人一定也想和我做爱?

大部份学校并不回答这些问题,于是又有问题来了:如果老师提供的性教育如此匮乏,年轻人从何处得到性知识呢?他们应该向父母或监护人寻求帮助吗?学 校不关注性教育,家长就应该负责吗?对此我很怀疑。别误会我——如果你儿子或女儿需要性方面的帮助或资讯,毫无疑问你应该尽可能详尽地回答TA,否则很有 可能会影响TA的健康。

问题是,如果要家长成为年轻人获取性知识的主要来源,前提应该是所有青少年都与家长保持亲密的关係。我要重述的是——任何对孩子负责的人都应当尽一 切可能保证孩子的安全。但是把性教育的责任转移给监护人是很危险的,因为有时根本就不可行。接受老师的教育是法律义务,而让和你关係亲密的监护人来谈谈性 却不是。

大多数年轻人都不是从家长或是老师那裡瞭解全面而正确的性知识——那他们是从哪裡学到的?他们在聊性的时候,只要你稍稍留点心,就会发现他们显然是从AV裏面学来。

我是个不反对AV的女权主义者。我自己不看,但我认为只要是两个自愿的成年人,并且都能从中获得相同的乐趣,看AV其实没什么不对的——甚至可以从 中学习。但我要说的是,我极其反对色情工业,尤其是反对现有的一切对普通女性来说都不舒服的性行为展示,更别说有人能那样达到高潮。我想说的是这种完全忽 略了刺激阴道外部的“阴茎插入中心主义”,对于真实世界中的女人,阴茎插入只能带来一部份愉悦。

现状就是,大部份主流AV对性的展示完全不真实,而且也是“阳具中心主义”的。我要修改一下我之前的说法——我会成为一个不反对AV的女权主义者, 只要它们用更加真实的方式展示出女性的愉悦,而非像 “唔,哦,宝贝,你把那巨大无比的阴茎插入我还没湿润的阴道时,我会爽的不行” 这样完全脱离实际。AV这样多多少少忽略女性愉悦的东西并不能让人学习性知识。而相反,多些尝试,问问对方的感受,这样才能更好地享受性。

这篇文章扯得有些远了,所以现在要回到最初的问题:应该由谁来提供性教育?应该教什么?我的答桉是,所有人都应该提供性教育,无论我们是老师、家长,还是AV导演,无论以何种方式。我们应当让大家瞭解每一种性倾向、性行为,确保每个参与者都是自愿,整个性行为是安全的;我们需要教育年轻人去确认他 们的性伴侣是否真的享受这过程,我们需要教育他们如果对方回答是不,我们需要照顾他们的感受,而非强迫他们;我们更需要教育年轻人正确的避孕方法,以及安 全性行为是对自己、对伴侣、对社会负责人的观念。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性教育:谁来教?教什么?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50073.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教育观点.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