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兰:“粗口中的战斗机”吗?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2-25,星期二 | 阅读:1,056

从奥尔布赖特、赖斯再到希拉里,美国国务院近二十年来有重用女性外交官的趋势。不过从希拉里离职后,这一潮流有所放缓,负责欧洲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纽兰因此成了旗帜性的人物。

一流编剧笔下的影视作品总能满足观众挖掘自身优越感的心理需求,不过现实往往比作品更加离奇,像是在给美剧《纸牌屋》热身,就在开播前夕人们就先从美国国务院助理国务卿维多利亚·纽兰那里找到了一些优越感:后者被曝出大爆粗口。

一般人顶多骂骂张三李四,纽兰则直指由28个国家组成的欧盟。一下骂了一群国家,很容易为这位53岁的美国女外交官赢得“粗口中的战斗机”称号。

让其他政治家们庆幸的是,首先自己不大会像纽兰这么口无遮拦;其次就是像纽兰一样说了脏话,也注意不要开“地图武器”,一下得罪半个大洲的国家;最后即使得罪了,也要注意低调,尽量不要让别人知道。作为“负面典型”的纽兰,将这三条原则忘了个干干净净。

职业女外交官的粗口

从奥尔布赖特、赖斯再到希拉里,美国国务院近二十年来有重用女性外交官的趋势。不过从希拉里离职后,这一潮流有所放缓,负责欧洲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纽兰因此成了旗帜性的人物。与前几位有所不同,纽兰是一位职业外交官,她的职业生涯主要就在国务院度过。

出生在康涅狄格州的纽兰从小接受良好的教育,丈夫是一位历史学家,有两个孩子。纽兰早年毕业于名校布朗大学,之后很快就进入了外交圈。

在克林顿当总统的时候,纽兰主要参与苏联地区外交政策的制定,为副国务卿塔尔博特担任参谋,随后担任负责苏联事务的副主任。在小布什时代,她是副总统切尼的外交事务顾问。

欧洲是纽兰扬名立万的地方。她曾任美国驻欧洲常规部队的特使以及美国常驻北约代表,2011年5月27日回到华盛顿被任命为美国国务院发言人。

作为外交官,纽兰如鱼得水。但她在任国务院发言人时却经受了不少考验。2012年8月,当中日钓鱼岛争端升温时,有中国记者向她追问美国对争议岛屿究竟称钓鱼岛还是尖阁列岛,她尴尬地翻阅手里的“小抄”,然后才确认名称。

她在找到“官方文案”后,一方面承认美国认为钓鱼岛是《日美安保条约》的适用对象,另一方面又声言美国在钓鱼岛归属问题上“不站队”,钓鱼岛的问题让纽兰尴尬,而之后班加西的事件则让她头疼。2012年9月11日,一伙身份不明者用火箭筒射击美国驻班加西领事馆。

52岁的美国大使史蒂文森、大使馆新闻司工作人员肖恩·史密斯和两名前特种部队队员死亡。射击事件第二天,美国关闭驻班加西领事馆,并开始疏散工作人员。

对于大使遇袭死亡事件,纽兰拒绝评论调查过程,也没对班加西的安全状况发表看法。纽兰建议美国中央情报局在对外发布的相关内容中,删除该部门曾就利比亚恐怖分子发出的警告,以免国会以此追究国务院。

纽兰在写给中情局高层的邮件中说:“国会议员可能会利用这些东西来指责国务院为什么没对注意中情局的警告。”中情局副局长理解了纽兰的担忧,亲自将对外公开的“谈话要点”进行了修改,前后删节修改达12个版本。

这12个版本的“谈话要点”均把班加西袭击事件描述成突发的抗议行动而非有组织的恐怖袭击,删掉了“基地”恐怖组织分支参与袭击和中情局先前提出恐怖威胁的警告内容。但这种隐瞒行为被媒体曝光后,纽兰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她辞去了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重回外交第一线,担任国务院助理国务卿,负责欧洲事务。

按理说,职业外交官都会出言谨慎,当过发言人的更应该如此,但干了一辈子外交官的纽兰却再次出现了疏漏。

2014年2月6日在视频网站YouTube上,有一匿名上传视频引发了无数点击。视频显示的是1月28日美国助理国务卿纽兰与美国驻乌克兰大使杰弗里。派亚特的一段交谈,两人谈话虽只持续4分钟,但交谈内容却非常丰富,纽兰甚至大爆粗口,贬斥欧盟在乌克兰所做的努力,称不足以应对俄罗斯带来的挑战,大骂“去他妈的欧盟”。

作为资深外交官,纽兰能说流利的法语、俄语,还能说一些汉语。不过在爆粗口的时候,用的却是母语英语。而不巧的是,英文的“三字经”早就在美国影视作品的推送下变成了全世界都听得懂的语言。

谁让纽兰着急上火

虽然在美国国务院负责欧洲事务,但问候欧盟的母亲却有点超出纽兰的职权范围。

纽兰擅长的是政治,目前处于严重动荡期的乌克兰成了她爆粗口的背景。自2013年11月末,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拒绝和欧盟签署一项协议以来,西方与乌克兰的许多往来沟通就处于敏感的阶段。亚努科维奇后来转而求助俄罗斯,接受了后者提供的150亿美元的援助计划。之后,数千乌克兰民众连日在首都基辅举行反对总统亚努科维奇的集会示威活动。

与此同时,乌克兰国家安全机构称,由于收到针对机场、发电站及铁道枢纽的恐怖威胁警告,反恐部门已经处于高度戒备状态。

美国一直对乌克兰政府施加压力,纽兰的上司、国务卿克里于2014年2月1日在欧安会上声称,“没有任何地方为了民主和欧洲未来的战斗比乌克兰的更重要……美国和欧盟与乌克兰人民站在一起。”2月4日,副总统拜登又打电话给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向其施压。

针对拥有4500万人口的乌克兰局势,在被曝光的通话中,纽兰和派亚特逐一评估了乌各反对派人物的政治能力,并一致认为乌克兰前外长阿尔谢尼·亚采纽克对经济和管理非常在行,可以在新政府中担任要职,而前乌克兰享有盛誉的世界重量级拳击冠军、民主改革联盟主席奇科则不宜入阁。

纽兰说:“这完全没有必要……我认为这不是什么好主意。”随后纽兰称“由联合国出面协助对局势有利”。她告诉派亚特,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打算任命前荷兰驻乌克兰大使罗伯特·塞里为联合国代表,斡旋乌克兰政治危机。

纽兰同时认为欧盟领导人对乌总统亚努科维奇施压不够,出于对欧盟方面在乌克兰局势上“不作为”的不满,她在交谈中爆出了粗口,建议美国不必顾及欧盟在解决乌克兰危机上的立场。而在视频的另一端,派亚特用“说得太对了”来附和顶头上司的这句粗口。

粗口被曝光后,纽兰称她不会就其“私人外交谈话”作出评论。在“私人谈话”中如此指点江山确实尽显大国风范,不过虽然她本人不评论,但美国方面却需要站出来表态。事发后美国国务院女发言人普萨基表示:“我并不否认这段录音的真实性。”普萨基否认美国方面曾对乌克兰国内事务进行过干涉:“(干涉)绝对不存在……(录音中)只不过是美国官员在谈论国际事务,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凡外交官员肯定都会谈到这些问题。”“粗口”曝光似乎并没有影响到纽兰的工作,她2月6日还飞往乌克兰,先是会晤了乌克兰三大主要反对派领导人,讨论了和平解决乌克兰危机及修改乌克兰宪法的前景等问题。然后又马不停蹄地会见了总统亚努科维奇,并敦促乌当局与反对派进行对话,推进该国的政治改革。

纽兰虽然能和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在基辅调停外交,但她却不能以同样的神态面对被其语言侵犯的美国盟友欧盟,双方还要在乌克兰的局势乃至更多的项目上并肩作战。美国国务院女发言人普萨基表示,纽兰已经和欧盟方面取得联系,并已对自己的不当言论道歉。

欧盟反击

截止到2月10日,在YouTube上纽兰大爆粗口的视频已经出现了10多个版本,累计点击观看次数也超过50万。这样大范围的传播,无论让“失语”的纽兰本人,还是让成为被指责对象的欧盟都有些郁闷。毕竟,乌克兰算得上是欧盟的后方之一,深感受到伤害的欧盟政治家也并不会因为纽兰的一句道歉而偃旗息鼓。

欧盟理事会主席范龙佩表示,纽兰对欧盟使用粗俗语言是“完全不能接受的”。此外,2008年来的金融危机已经重塑了德国在欧盟中的地位,赢得了“欧盟女王”之称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在自家地盘受到攻击后,自然会跳出来捍卫领地。德国总理默克尔通过其发言人表示,纽兰出言不逊辱骂欧盟一事“令人完全无法接受”,并称欧盟会继续就平息乌克兰局势作出努力。

针对美国人在乌克兰的局势中“消极怠工”的指责,德国政府发言人维尔茨表示,默克尔对于欧盟安全与外交事务高级代表阿什顿在为解决乌克兰局势方面所作的努力表示完全支持。默克尔还强调,阿什顿正在做的是一个杰出的工作。在欧盟内部,他们一直深入地参与了乌克兰的危机处理,这一点和它身为欧洲最大经济体的地位相符。

具有黑色幽默的是,在纽兰爆粗口的音频被上传后几天,第二段录音被上传至网络,而主角变成了欧盟的人。其中,德国高级外交官黑尔加·施密德以母语向欧盟驻基辅特使抱怨,说美国对欧洲外交政策的指责是“不公平的”。

欧盟特使扬·通宾斯基也说,“我们不是在参加谁最强的比赛。”在危机的处理上,“我们是有最佳手段的”。施密德回答说,没错,然而记者们却正在对欧洲官员说,美国人在四处宣扬,说欧洲人十分软弱。所以她建议通宾斯基和美国驻乌克兰大使派亚特谈一谈,后者正是在录音里和纽兰交谈,并附和粗口的人。

“粗口门”的黑手

两段录音让乌克兰外交对话变成了一场连续剧,而其制片被媒体推测为俄罗斯人。有消息称,最初将纽兰爆粗口视频传到YouTube上的是来自于俄罗斯境内的网址,这段起名为“麦丹的傀儡”的匿名音频配有俄文字幕,麦丹是乌克兰基辅独立广场的俗名,在这个广场上支持欧盟的人士举行了数月的反政府示威。

但这段曝出猛料的音频起初在网上并不“显眼”,直至2月6日,俄罗斯副总理德米特里·罗戈津的助手德米特里·洛斯库托夫等官员在微博网站“推特”上转发后,这段录音迅速成为热点。

耐人寻味的是,去年亚努科维奇决定放弃与欧盟签署联系协议,选择亲近俄罗斯,这一决定让美国大为火光。俄罗斯则一直控诉“华盛顿方面操控了乌克兰内乱,为乌克兰反政府人士提供了装备和资金”,但美国国务院女发言人普萨基针对纽兰的“失言”,大力指责俄罗斯方面使用间谍手段获取录音并将其公布于众。

“俄罗斯政府首先注意到,并在微博上发布了录音链接。”白宫发言人卡尼说,“我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俄罗斯所扮演的角色。”随后记者追问卡尼是否在指责俄罗斯偷录通话内容,他即刻澄清:“我没有,我只是注意到他们发微博提到了这段录音。”在非法监听上,欧盟从美国人那里受的苦无疑更多,就连默克尔的手机都在美国情报机关的监听名单上。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尽管奥巴马政府指责俄罗斯人先录音,又上传纽兰的谈话来搬弄是非,但欧盟或德国都没有因第二段录音而指责俄罗斯。(文/孔令龙)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纽兰:“粗口中的战斗机”吗?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49955.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