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费弗:为什么朝鲜不是1989年的东德?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2-24,星期一 | 阅读:1,997

金正恩与朝鲜女兵

政策分析师、学者和政治家早就预测说,朝鲜政府会重蹈东德共产主义制度的覆辙。正如看似固若金汤的昂纳克政权在1989年11月随着柏林墙的倒塌而迅速瓦解一样,人们预计朝鲜的金家王朝分分钟就会崩溃。当然,这一分钟已经持续了超过20年。

有效维护政权合法性在过去的四分之一世纪里,朝鲜经历了3次系统性冲击,其中任何一个都可以宣告一个不那么顽强的政权的终结。1989年许多共产党政府倒台创造了多米诺骨牌效应,不过没有推翻平壤政府。1994年,朝鲜缔造者和唯一的领导人去世,引发了人们对该国会发生政治动荡的很多猜测,但是权力相对平稳地过渡给了他的儿子(然后在2011年过渡给了他的孙子)。在20世纪90年代的后几年,朝鲜的农业和工业生产大幅下降,继而发生了大规模饥荒,致使饿殍满地、大批人口死亡,但是统治精英阶层却毫发未伤。

相形之下,朝鲜的局势如今相对平静。经济方面,国内生产总值小幅增长,农业产量略有上升,而营养不良率大幅下降。在政治上,金正恩显然已经巩固了自己的领导地位。他的姑父张成泽据说是助他登上宝座的幕后推手,但张成泽和一些同伙最近被执行了死刑,这表明金正恩的地位目前是无可匹敌的。

韩国搞活动,隆重纪念洛东江大败朝鲜军队

东欧的共产党政权之所以这么快崩溃,部分是因为那里的人口摆脱了官方意识形态。在朝鲜,金家王朝已经大量运用民族主义,将政权的合法性与5000年的悠久历史联结起来,将朝鲜的“纯洁”与韩国“遭到污染的”世界主义区分开来,并提供一个安全的幻象与全球化的不安全因素进行对比。

市场提供压力释放阀朝鲜没有遵循与东德同样的轨迹,不言自明,这是因为这两个国家有很大的不同。但是,其经历方面的差异值得简要指出来。

东德领导层不仅上了年纪,而且也普遍被民众视为对莫斯科卑躬屈膝。相比之下,朝鲜领导层自诩为独立,甚至独立于它依赖的那些国家。朝鲜国家元首远非老人,这个国家没有公开持不同政见者,也没有像保加利亚和南斯拉夫那样的民族分裂。与罗马尼亚和东德–更不用说波兰–不一样的是,朝鲜没有明显的工人不满情绪。

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被推倒。

在经济上,朝鲜的体制大大低于1989年东德的水平。但是,把东欧公众不满情绪推到高峰的正是越来越高的期望。在20世纪70年代,得益于西方的贷款,该地区的共产党政府将资源从重工业转移走,朝着更加以消费者为导向的经济迈进。但是政府无力满足消费者(对更多商品)越来越大的需求以及工人(对提高工资)的要求,从而在上世纪80年代爆发了合法性危机。

相比之下,朝鲜人经历了经济崩溃,却没有推翻他们的领导人。在过去的十年中,市场也提供了一个压力释放阀,给那些有钱人提供了种类繁多的消费项目,并且提供了一个替代路径,让那些愿意承担创业风险的人在已确立的结构之外取得成功。这样的市场能满足由于去中国旅行或者依靠非法DVD收看韩国电视节目而提升的期望。

中国没扮演苏联角色多年来都有一种预期,即中国将扮演1989年苏联的角色。美国观察家们预计北京会摆脱其公认的盟友,与华盛顿找到共同的地缘政治目标。在这种情况下,一旦朝鲜领导人发现自己像1989年的东德领导人那样受到孤立,他们就会迅速垮台。

在朝鲜郊区和农村,不少朝鲜人开始摆摊经营,所售商品主要为日常食品和香烟。

但是,中国的算计与苏联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的算计不同。中国视其“近邻”稳定是自己两位数经济增长的前提,它不会做任何有损这个经济势头的事情。

当然,中国对朝鲜不满,不满其核武器计划,不满其未能实现更大幅度的经济改革,不满它以其鲁莽的行动和言辞让该地区吸引了不必要的注意。北京也因此支持联合国针对平壤的制裁,并施加压力,让朝鲜政府接受谈判。但最终,中国对待朝鲜就像美国对待以色列一样-一是一个不好相处、可气的但最终不可替代的盟友。

所以,总而言之,出于经济、政治和意识形态等原因,朝鲜看起来一点都不像1989年的东德。

(《参考消息》约翰·费弗/文)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约翰·费弗:为什么朝鲜不是1989年的东德?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49871.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国际观察, 多向思维.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