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的中国路

作者:亦捂亦拾 | 来源:网易UGC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2-22,星期六 | 阅读:1,749

“PM 2.5”是如何走进人们视野,又是怎样一步步脱敏的。

出品:“亦捂亦拾”工作室

雾霾已经不是新闻,没有雾霾才是新闻。

北方多地再陷重度雾霾天,戴着各式各样口罩的人们已逐渐习惯在这样的天气中穿行。2011年还备受争议的“PM2.5”,如今成为一个公共话题。现在,就让我们回过头来看看“PM 2.5”是如何走进人们视野,又是怎样一步步脱敏的。

隐藏在数据中的PM2.5

伴随着中国工业的发展,以PM2.5 为代表的细粒子在中国已经存在了20 多年。这个“健康杀手”在完成民间普及之前,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被科学界盯上。

1995年左右,中国环境监测总站总工程师魏复盛就报告,广州、武汉、兰州、重庆4大城市的PM 2.5年均浓度高于美国制定的平均标准。1999年,上海同济大学叶伯明等教授,联合香港科技大学、通用汽车科研人员,共同开展了对上海市内环境空气中PM2.5数值为期一年的监测。而按照环保部最新的《环境空气质量标准》,当时的数据就超标100%以上。

2000年,上海市环境监测中心开展对PM2.5的探索;2006年,北京市环境保护监测中心也针对PM 2.5进行研究性监测。《中国周刊》报道,“相关人员证实,北京市包括各科研机构在内的40多个大气监测站,早就对PM2.5进行了监测,只是未向公众公开而已。”

壹基金传播部总监姚遥也曾提到自己在2005年做环保工作时,就接触到pm2.5和霾的概念。、当时在有限知道和了解的人群中,对颗粒物污染的主要关注点和公开的监测数据还是pm10,一些体制内科学家呼吁关注pm2.5危害性。那时候,“屌丝骚年”姚遥坚持不懈的带口罩出行,像传教士一般坚定地去说服下一个人了解pm2.5,被人在身后嗤之以鼻的说,丫戴口罩有病啊。

如今看来,姚遥们的行为在那时的确有点“鸡血而逼格”,尽管NASA发布的2001-2006年间平均全球空气污染形势图显示,全球PM2.5最高的地区就在非洲中间和中国的华北、华东、华中全部。世界卫生组织(WHO)认为,PM2.5小于10是安全值,中国的这些地区全部高于50接近80,比撒哈拉沙漠还要高很多。但回过头来看看今天的PM2.5数值,那些数据小巫见大巫。

2008年6月,曾是PM2.5进入大众视野的好机会。当时,以广州为代表的珠三角空气污染一度非常严重。著名院士钟南山直言,在接诊中发现50岁以上的广州人哪怕没有肺部疾病,手术开出的肺都是黑黑的。可2008年的中国又喜又悲,大事不断,这段话最终也没能引起较大影响。当年,正在举办奥运会的北京提出了“蓝天计划”。

在争论中完成的普及

2009年,一台微波炉大小的空气监测仪架上了美国驻华大使馆的屋顶,一场关于空气质量的争论开始酝酿。

2010年11月,美国驻华使馆发现监测仪的空气质量指数超过了500,便在专门报告北京空气状况的账号“BeijingAir”中感慨“Crazy bad(糟糕透顶)”,在中国互联网上流传开来,被网友们戏称为“机器爆表”。这之后,一些中国网民便开始关注“BeijingAir”账号,但由于中国对Twitter的限制,数据只在小范围内流传。

即使没有Twitter,社交平台也最终让“PM2.5”爆红。美国大使馆屋顶的行为艺术被好事的网友搬到了微博上,专门建立账号“美帝使馆空气”,同步更新来自美国驻华大使馆每小时发布在Twitter和大使馆网站的北京PM 2.5监测数据,还特意声明,“美帝这种行为是不得人心的,是注定要失败的。请大家批判地观看。”

2011年入秋以后的北京接连遭遇了雾霾天气。10月22日,潘石屹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手机截图,图上显示北京的空气质量指数为439,“妈呀,有毒害!”,PM2.5细颗粒浓度为408。图片内容是美国驻华大使馆的空气污染指数。这条微博迅速得到网友关注,转发和评论接近7000人。

一样的空气,同一天北京市环保局的监测结果却是“轻微污染”。郑渊洁在10月31日的微博中写到:“我觉得治理空气污染的第一步是让环保局说实话。”

环保局的数据与美国大使馆的数据不一样,跟市民平时的感受不一样。在11月围绕空气质量展开了一场大讨论:为什么美帝大使馆公布的空气质量数据和官方数据差别这么大?中国为什么不公布PM2.5值?

伴随着网友们的讨论,媒体中陆续涌现出了许多“科普贴”:PM2.5是直径小于等于2.5微米的颗粒物,能负载大量有害物质穿过鼻腔,直接进入肺部,甚至渗进血液,因此又被称作入肺颗粒物,与肺癌、哮喘等疾病密切相关,是导致黑肺和灰霾天的主要凶手。

官方早期的回应仍然很有中国老式的官僚作风。

在北京,《北京晚报》和《京华时报》登载了对北京市环保局副局长杜少中的采访。问:“为什么北京不公布PM2.5指数?”答:“通俗来讲,我打个比方,打扫庭院,大石头没搬完,就不要先急着打扫灰尘。”问:“没有能力监测吗?”答:“对于PM2.5,我们有能力也有设备监测,我们也有监测数据,但是我们不能随意公布。”《时代周报》称,“若按照新标准,中国城市的空气达标天数将被砍掉一截,环保政绩又得推倒重来。”

在南京,11月14日,“南京气象”的官方微博发一条气象预报,首次列上“PM2.5细微颗粒物浓度”,并获得了南京市政府官方微博账号转发。正当人们正在表达欣慰之时,这些数据被删除了。南京气象局解释称,他们无权发布PM2.5,此前那是“误发”。

这场大讨论在半个月后有了像样的结果。11月16日,环保部第二次就《环境空气质量标准》向公众征求意见,拟将PM2.5、臭氧等污染物纳入对空气质量的评价,并收紧了PM10、氮氧化物等标准限值,提高了监测数据统计有效性要求。环保部负责人说,“要在全国范围内推开,还面临设备、专业人员和资金的短缺。新标准拟在2016年全面实施。”

“势不可挡”的民意

这一年的12月,北京继续遭遇雾霾天。高速公路封闭、机场旅客滞留、道路拥堵、门诊就诊人数增加,舆论也再一次爆发。网民们口中充满了对官方的埋怨和不信任,还玩起了“我为祖国测空气”的游戏,聊起了“喝西北风可能中毒”的段子。

4日,美国驻华使馆发布的北京PM2.5监测数据再次“爆表”,数据甚至超过了此前最高污染指数500。这次,《南方日报》把数据截图放上了版面。身处北京的民众已经开始恐慌了,当天淘宝网上买出了2万多只口罩,街上处处“口罩哥”。

截止12月5日24时,《环境空气质量标准》二次公开征求意见结束,共征求各类意见1500余条,普遍赞成将PM2.5纳入标准。而针对备受关注的2016年最后实施期限,《人民日报》称,2016年是给出的“关门时间”,“对于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地区等重点地区,可以依据现有的法律文件,要求其提前实施新标准”。

《北京青年报》连续刊登两篇相关文章,《PM2.5监测不能再“雾”里看花》、《是不是该“抗雾救灾”了》。文中称,“一百年太久,只争朝夕。相关准备工作和能力建设需要五六年时间?太‘慢’了。”“结构调整期的社会,空气质量一片形势大好,似乎反倒不可思议——公众并不是见不得污染,而是见不得对污染文过饰非的行径,以及不思改进的潦草态度。”

与包括新华网在内的质疑不同,《环球时报》依然坚挺地逆潮流而动。文章《只有全民战争才能击败空气污染》将矛头指向批评政府官僚作风的民众,“作为公民,我们有发牢骚的本能,但我们都得为打赢这场战争具体做些什么。因为所有开车的都是PM2.5污染物的排放者,大气污染的源头恰恰是我们每一个人……现在很多在互联网上骂空气污染的人,自己就开着大排量汽车,住着高排放的大房子,并有着各种浪费的习惯,这些都与拥有蓝天背道而驰。”

PM2.5时代”的来临

2012年1月,北京空气质量监测进入了“PM2.5时代”。北京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5日表示,春节前将公布综合观测实验室的PM 2.5研究性监测数据,供市民参考。《解放日报》评论,“PM2.5监测:今年北京实事之首。”

2012年2月29日,国务院要求各地向社会公布PM2.5的数值。3月2日,我国新修订的《环境空气质量标准》发布,新标准增设PM2.5平均浓度限值。广州3月8日开始公开发布PM2.5数据。3月“两会”上,PM2.5空气质量目标第一次走进了政府工作报告,5月人权白皮书又将其写入生态人权保障。

5月24日,环保部公布了《空气质量新标准第一阶段监测实施方案》,要求全国74个城市在10月底前完成PM2.5“国控点”监测的试运行,12月底前公布监测结果。该月,潘石屹被中共中央统战部邀请参加治理PM2.5的研究小组。潘石屹多了一个“环保主义者”头衔,发微博,转截图成这位地产商必备课。

21世纪经济报道称,《2012年中国PM2.5污染致120万人过早死》。媒体一阵大篇幅报道后,围绕PM2.5的舆论随着各类新方案新标准的颁布逐渐平息,不料中国环保部又一把火将其点燃。2012年6月5日,世界环境日。中国环保部副部长吴晓青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个别国家驻华使领馆监测空气质量并发布信息,“在技术上既不符合国际通行的要求,也不符合中国的要求,既不严谨,也不规范”,“我们希望个别驻华领事馆尊重我国相关法律法规,停止发布不具有代表性的空气质量信息”,“根据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和维也纳领事关系公约,外交人员有义务尊重接受国法律法规,不能干涉接受国内政。”

此言一出,先吓坏的是每天早上都在微博转发美国大使馆PM2.5数值的潘石屹。看到消息后他写道,“吓死我了,我明天还能转发吗?”

吴晓青的这番表态被西方媒体广泛报道。美联社说,“很明显,他指的是美国大使馆实时发布北京空气污染程度的推特账户”。美国《国际财经时报》则称,中国在向华盛顿发出“红色预警信号”。外媒形容,美国发布的空气污染数据一直是(中美关系)紧张的一个来源。

国内媒体站出来背书。《京华时报》用一整版宣布《美驻华使馆应停发PM2.5数据》。而《中国青年报》在头版解释了环保部门为何和美使馆“打架”。文中引用了吴晓青的话,“这是因为这些使领馆都用他们本国的空气质量标准来评价我国的空气质量。必须承认的是,我国和美国等国家执行的空气质量标准确实有差别,执行现行的标准是考虑了我国现阶段的发展水平。”

《人民日报》将重点放在环境日被环保部长抢了风头的《2011中国环境状况公报》上。“从2011年开始,环保部调整和优化了城市环境空气监测点位,全国地级以上城市共设置国控空气监测点1436个。各省、自治区和直辖市还设置了省控、市控监测点位约4000余个。同时,环保部还开展了PM2.5监测设备比对实验和相关技术标准规范的制定,协调财政部门积极筹措资金。”

2013年,我国中东部地区频繁陷入雾霾之中。尤其是去年12月的大雾霾,使国土“沦陷”。就连以蓝天白云、空气质量高而著称的“圣城”拉萨都出现了浮尘天气。雾霾波及25个省份、100多个大中型城市,全国平均雾霾天数达29.9天,创52年来之最。

2014年的地方“两会”,代表委员们在雾霾中赶赴省会,PM2.5治理被首次写入北京、河北、陕西等地方政府工作报告。去年9月,国务院发布《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明确要求:到2017年,北京市细颗粒物年均浓度控制在60微克/立方米。北京市长王安顺签下了责任状,“中央领导说,2017年实现不了空气治理就‘提头来见’。”

微博微信上传阅着民间各类“戴口罩”和“吃蔬菜”的方法,来自一些官方渠道的声音却显得莫名其妙。

继“烧秸秆”、“炒菜油烟”等奇葩原因之后,面对雾霾“有增无减”的现实状况,各类“雾霾的好处分析”也开始涌现。

央视网刊文总结了雾霾的五大好处:雾霾让中国人更团结,让中国人更平等,让中国人更清醒,让中国人更幽默,让中国人长知识!当天的《环球时报》也不甘示弱:“雾霾会让导弹打不准,有利于军事防守。”

网民发挥“高级黑”的本领,在这两篇新闻的跟帖中帮作者“补充论据”:其实雾霾带来的不只是五大意外收获,它还救活了无数个口罩生产销售厂商;促进了空气净化整条产业链的发展;解决了更多的就业问题;推动了GDP的增长;它还可以解决中国人口过多的问题,因为人死的快啊……

近日,央视特邀名嘴张召忠教授又为雾霾找到了更大作用,对美国几乎无敌的激光武器,雾霾就是对付激光武器很好的一个防御。

唉,谁让历史悠久的中国农耕文化一直是靠天吃饭呢?

我们也可以这样安慰自己:从PM2.5正式进入公众视线,到200多个城市实时发布PM2.5值,这不过才两年的时间。而伦敦人花了20年才呼吸上了新鲜的空气,美国洛杉矶的雾霾治理也经历了将近半个世纪的时间。

这样的日子还有好些年呢!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PM2.5的中国路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49752.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