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未退烧

来源:彭博商业周刊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2-22,星期六 | 阅读:1,025

  • 但由于中本聪设计的谜题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越来越难,运算能力需不断升级才行
  • 自由主义者在比特币身上看到的所有前景与风险

文章概述:过去六个月以来,比特币的价格经历了飙升、跳水、再次飙升——并且不断上涨。它是新一轮的投机狂热,跟17世纪荷兰的“郁金香热”相比,其荒唐程度不相上下。但矿工还是层出不穷,自由主义者总能在比特币身上嗅到前景。

给我比特币

乔·弗利金杰(Joel Flickinger)的家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的一座山坡上,有两间卧室,屋里到处都是嗡嗡作响的定制电脑设备。一进门,在一个一般家庭可能会用作书房的房间里,他在壁炉旁放了一张桌子,上面摆着一台巨大的显示器,左右两边的电线连着两台电脑主机,每个主机大约有一箱啤酒那么大。弗利金杰花了两万多美元来购置这些设备以及放在地下室的一台速度较慢的电脑。这些电脑连续不停地运转,发出的热量足以让屋子保暖,每个月光电费就高达400美元。屋子里没有什么装饰,只有一些手写的便条纸,上面的话语充满了正能量:

“我能轻松赚钱。”其中一张写道,“我是摇钱树。”37岁的弗利金杰是一位软件工程师兼IT咨询师,他这些天几乎一直宅在家里。他是一个全职比特币“矿工”。

比特币是一种数字货币,它的出现令电脑迷为之疯狂。各种比特币初创公司获得风投资本的慷慨解囊,同时梦想家们则在滔滔不绝地谈论着这种不受政府控制的货币将改变世界的可能性。硅谷自然成为了“比特币热潮”的中心。

一家名为Arisebitcoin的比特币支持组织最近在旧金山湾区竖起了40个广告牌,有的上面写着:“革命已经开始……你站在哪一边?”

跟真正的贵金属一样,比特币的供应也是有限的——它们必须被“挖”出来。但是和贵金属不一样的是,这种“挖掘”完全由电脑进行。“矿工”在他们的电脑上设置一系列复杂的运算,来计算和验证全球其他比特币持有者的所有交易。如果矿工的电脑在其他人之前完成这些计算,并解决一个复杂的数学题,他就能获得大约25枚比特币作为报酬。这份工作很不错:现在每枚比特币的价格已涨到近1000美元,相当于10分钟左右就能挣2.5万美元。至少在目前来说,比特币矿工是少有的能够致富的苦力。

过去六个月来,比特币的价格经历了飙升、跳水、再次飙升——并且不断上涨,这使得比特币挖矿成为了最狂热的技术领域之一。工程师们争相设计研发可以高速处理比特币算法的独特芯片。数以千计像弗利金杰这样的创业者投下赌注,赌自己能够运用这些复杂的电脑系统让自己发财致富——并且可能顺便创造出一种新的世界秩序。

弗利金杰是一家名叫“给我比特币”(GiveMe Coins)组织的成员,这个组织聚集了众多成员的运算能力,从而提高了率先验证交易并解决加密问题的概率。他大部分时间都在网上聊天,同时监控他在Give-Me-Coins.com网站上的账户,该网站可以显示整个组织的进展以及他在其中的份额。他的设备目前占到网站总运算能力的10%左右。

过去几个月,弗利金杰从挖矿和其他交易中挣到了100枚比特币。他估计,他最快的两台电脑今年每台可以挣15万美元。“这要花很多时间,但我没有孩子。我没有生活。我有一只猫。”

谁人“中本聪”?

比特币体系由一位叫“中本聪”的神秘人物在2008年创建。直到今天,也没有人知道中本聪是男还是女,抑或是某个阴谋集团,不过,很少有人否认这项发明的独创性。以前人们也曾发明过数字货币——比如DigiCash和Bit Gold——但从来没有大获成功。中本聪从以往这些数字货币背后的最佳理念入手,添加了一些自己的想法,再用技术上的优美性将所有理念糅合到一起。

比特币最大的成就在于,它解决了一种无国界数字货币长期以来存在的问题:没有政府监管或中央数据库来跟踪交易,如何预防欺诈?

中本聪的解决办法有两个重要部分。首先是在互联网上建立一个共享的公共账目,这是验证所有比特币交易并杜绝作假的一个方式。每当有人购买比特币或者用比特币交换另一种货币,所有运行开源比特币软件的人都会知道这笔交易。有些用户会运行一种高度专业化的比特币软件,这就引出了中本聪解决方案的第二部分:挖矿。

从某种意义上说,比特币矿工既是公共账目的维护者,也是这个虚拟货币供应的扩大者。还有一个特点是:比特币系统能确保货币供应逐步扩大。

全世界范围内可挖掘比特币的最大数量目前是每10分钟25枚。这就像一个全球性的数学竞赛,每小时重新设置六次。

总共可能会有2100万枚比特币,目前约有一半在流通。最后一枚比特币估计最早在2140年被挖出。

中本聪的谜题一开始很容易解决——类似于在一个数字干草堆中搜寻一些超长的数字,数字前面是一连串零。矿工使用标准的笔记本电脑和台式电脑来完成运算,并挣得比特币。比特币的挖掘量和交易量都很小,并且相对隐秘。目前,温哥华已有一台比特币自动提款机,下一台计划投放在香港。

随着比特币越来越火,矿工也越来越多。但由于中本聪设计的谜题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越来越难,因此解决这些谜题就需要运算能力不断升级才行。这是一个巧妙的设计,就像魔方一样,试图解开它的人越多,它就变得越复杂。到2010年,这些谜题对普通的台式机来说已经太难了。矿工们需要装有快速图形处理器的强大系统,这种系统通常是在玩高性能视频游戏或是进行复杂的科学研究时才会用到。如果没有这些,他们就需要同时用几十台电脑来分工合作。

去年,比特币价格暴涨,从去年7月每枚100美元飙升到10月的200美元,截至本月已突破1000美元。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以及其他批评人士认为,比特币只不过是最新一轮的投机狂热,跟17世纪荷兰的“郁金香热”相比,其荒唐程度不相上下。但无论如何,矿工还是层出不穷,甚至出现了一个专门面向矿工的微处理器制造行业。无论比特币的命运如何,挖矿竞赛的一个后果可能就是,会出现速度更快的芯片。

新一批挖矿公司

2013年7月,一位名叫“Bitfury”的匿名电脑达人设计出一种芯片,专门解决比特币挖矿问题。人们对Bitfury知之甚少;据他的合作者说,他是一个聪明绝顶的乌克兰人,住在俄罗斯,自学微处理器工程,在他家的厨房里设计出了自己的芯片。

来自西雅图的创业者戴维·卡尔森(Dave Carlson)说,他是在一个比特币网络论坛上第一次遇到了Bitfury。在一位波兰投资人的支持下,卡尔森和Bitfury创办了MegaBigPower公司,出售配有Bitfury芯片的电脑,每台1.1万美元。卡尔森还运营着一个据他称是北美最大的比特币矿——那是一个堆满了由Bitfury设计的挖矿设备的仓库。

卡尔森说,他每天获得100枚到300枚比特币,他都留在手里,因为他相信,比特币的价值只会上升。

卡尔森计划向其他比特币狂热爱好者出售Bitfury的高性能挖矿机器,每个矿最高收取100万美元,一个矿每天可以产生价值15万美元的比特币。“我这是在赌,总觉得比特币还会上涨。”他说。

爱德华多·德·卡斯特罗(Eduardo de Castro)2013年初创立了比特币挖矿公司HashFast Technologies。去年9月,德·卡斯特罗坐在加州山景城一家咖啡馆里,显得很激动:他家前一天晚上失火,但只有在被问到胳膊和脸上的创可贴时,他才不以为然地提到这件事。他的公司专为比特币矿工设计、制造和出售高性能电脑。HashFast以及KnCMiner、Butterfly Labs等类似初创公司制造的电脑上都装有ASIC芯片,或者称为特定用途集成电路芯片。不同于个人电脑上使用的一般用途英特尔芯片或是智能手机上的ARM处理器,ASIC芯片在执行一个单一功能时,通常效果非常好。例如,安保公司可能会通过ASIC芯片来加快数据加密的速度。对HashFast这样的比特币挖矿设备制造商来说,其目标是让ASIC芯片专门用来解决中本聪的数学难题。“7万个英特尔最快的芯片才比得上我们的一个芯片。”德·卡斯特罗说。

一般来说,要设计和制造这种定制芯片,一家公司可能需要1年到18个月时间。德·卡斯特罗和他的合伙人、帕洛阿尔托研究中心前工程师西蒙·巴伯(Simon Barber)试图把时间缩短至几个月。他们雇用了20位工程师和咨询师,在当地一个芯片设计咨询公司的办公室里,埋头苦干了几个星期。这些服务的成本高达数百万美元,但HashFast只从亲朋好友那里筹集了60万美元。HashFast的两名合伙人在仅靠设计理念,甚至没有原型机的情况下,预售出价值1500万美元的挖矿机器,从而筹集了其余资金。HashFast自然接受比特币作为支付方式。

这是一招险棋。顾客可以预付相当于5000美元的比特币预订一台HashFast机器。由于比特币的价格在过去一年上涨了两倍,他们发现,他们实际上支付了1.5万美元。更糟的是,比特币的增值引发了人们对挖矿更大的兴趣,吸引更多人来挖矿,从而降低了解决未解谜题的概率。

德·卡斯特罗相信,他的电脑对顾客来说仍是可以获利的,他兴奋地描述了自己的策略:“把汽车对准我们所能找到的最大的墙,然后猛踩油门。”HashFast承诺去年年底交付机器,但却错过了最后期限。德·卡斯特罗仍很乐观,他说之所以延误是生产方面的原因,但表示很快就会发货。另一方面,顾客开始变得不满,他们要求退款,比特币论坛上不断出现投诉,还有人威胁要将HashFast告上法庭。

去年8月,总部位于得克萨斯州奥斯汀市的CoinTerra发布了两款用于比特币挖矿的电脑设计:GoldStrike和Terra Miner。到目前为止,该公司的预售额达到2000万美元。这家初创公司由资深芯片设计师拉维·艾杨格(Ravi Iyengar)创立。艾杨格在听说比特币后,辞掉了工作,试图利用他的经验超过其他比特币挖矿公司。“在芯片行业历史上,没有哪一次军备竞赛的激烈程度能与这一次相提并论。”他说。

新一批挖矿公司中,最神秘的当数总部位于硅谷的21e6;这家公司的名字取自2100万的科学计数法,这是比特币的最大数量。监管文件显示,这家初创公司去年4月筹资500万美元,将制造据说是全世界最快的挖矿芯片之一。

投资人包括文克莱沃斯兄弟、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和他的风投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特斯拉汽车公司(Tesla Motors)的早期投资人比尔·李(Bill Lee)、“PayPal帮”成员大卫·萨克斯(David Sacks)以及AngelList创始人纳瓦尔·拉维康特(Naval Ravikant)。AngelList是面向投资人和创业者的社交网络。

巴拉吉·斯里尼瓦桑(Balaji Srinivasan)曾是斯坦福大学的计算生物学讲师,现在是21e6的创始人之一。他在斯坦福大学为师生们开办了一家比特币俱乐部,上个月成为Andreessen Horowitz的合伙人。斯里尼瓦桑去年10月在一个行业论坛上建议硅谷脱离美国,此言论令他名声大噪。他现在的说法是,媒体错误援引了他的话,他的意思只是说,技术爱好者应该构建属于自己的、以互联网为中心的社区。“想象一下未来有一个逆向阿米什社会(阿米什人的生活十分简朴,他们拒绝汽车、电力等现代设施),周围的人们住在一起,和平相处。”他最近在博客上写道,“在这里,戴谷歌眼镜的人随处可见,无人驾驶汽车和送快递的无人机不会受到法律限制;在这里,我们可以试验新的技术,而不会打扰到其他人。”

斯里尼瓦桑说,比特币对“逆向阿米什社会”很有用。他在一次采访中说,比特币是“互联网缺失的一部分”,它可以消除交易之间的摩擦。但被问到21e6时,他变得沉默起来。一位公关代表打断采访说,公司处于隐秘的模式。21e6希望建造全世界最大的比特币矿——就如一台虚拟印钞机。

前景与风险

自由主义者在比特币身上看到的所有前景与风险,在21e6这样的超级比特币矿项目上统统得到了体现。

真正的比特币信徒会告诉你,他们不是——或者不完全是——为了钱。他们梦想建立一个不受政府或富豪的狭隘利益所控制的系统,允许个人享有更大的自由来移动他们的资本,无论是避免信用卡收费、匿名购物,还是摆脱压制性政权。可人们担心,一个拥有大量资本而缺乏理想主义的组织,它可以购买足够强大的运算能力来占领市场,从而将个人矿工踢出局。

这种情况可能已在发生了:Bitcoin Watch等跟踪矿工总体运算能力的网站显示,某些群体的运算能力莫名其妙地出现大幅飙升。

前高盛交易员弗雷德·厄尔萨姆(Fred Ehrsam)是Coinbase的联合创始人,这家比特币初创公司开发的电子钱包可以让人们交易和存储比特币。该公司最近筹集了2500万美元的风投资本。厄尔萨姆力挺比特币,但他对资金不足的矿工能否挣钱表示悲观。“这基本上是一时的狂热,很快就会消退。”他说。但这并不是说个人挖矿行为会终结。

“挖矿本来应该是一件民主化的事情,但现在只有精英中的精英才能做。”Ripple Labs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克里斯·拉尔森(Chris Larsen)说。该公司推出了一种名为“Ripple”的虚拟货币,它类似于比特币,但不用挖矿。(公司向支持者逐步增量发放这种货币。)“大量才华横溢的工程师正在筹集资金,他们开发的挖矿设备是普通人无法与之竞争的。”拉尔森说。

对理想主义者来说,没有风投资本的支持,他们仍有可能参与比特币淘金潮,而这大多是通过增加分布式阵列处理器的运算能力来实现的。Craigslist网站上有很多矿工出售他们的旧挖矿机器,有些外围设备只需250美元左右——它们看起来像U盘,可以插入标准个人电脑,但大多没什么效果。一些网上计算器网站,例如BitcoinX可以让潜在矿工输入他们的处理器速度、目前的比特币汇率、电费成本以及其他变量,然后算出他们的投资是否能取得回报。

大部分这类计算器网站都显示,即使用比较旧的比特币专用挖矿机,只要比特币的价格高于700美元,矿工仍有钱可赚。挖矿组织的成员根据他们的工作量获得回报。这基本上也就是弗利金杰与“给我比特币”组织达成的协议。这个挖矿组织有几十名成员,分布在世界各地,每隔几天就能成功挖出比特币。弗利金杰说,比特币价格的波动令他感到不安。中国政府曾表示,禁止中国的支付服务供应商参与比特币相关业务,此后一个月,比特币价格下跌了20%。今年1月,游戏公司Zynga宣布将接受比特币付款,比特币价格再次突破1000美元。弗利金杰烦透了比特币骗子,而现在这种骗子有很多。他最近在Craigslist上花了1.4万美元买了两台比特币挖矿机器,但一直没收到货,现在他对类似的骗局非常警惕。“如果我看到有人干这种事,我会提醒别人。”他说,“这是我的责任。”不过,他的挖矿工作仍在继续,每天都要维护服务器,让芯片温度保持在73.5摄氏度以上,还有就是给自己写激励性的便条。“我不完全理解比特币是怎么回事。”他说,“但话说回来,我也搞不懂麦莉·赛勒斯(美国新生代女演员、歌手)。”撰文/Ashlee Vance、Brad Stone 编辑/吴以四、张田小 翻译/贾慧娟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比特币未退烧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49707.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科技新闻.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