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三级”震,无色便是“空”?

来源:vista看天下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2-20,星期四 | 阅读:1,492

相比官方语境里的世界工厂、首富城市、机遇之都,“十万小姐赴岭南,百万嫖客下东莞”,这个流传甚广的段子,才是东莞在民间的印象。

“预计受冷空气影响,全市最低气温将降到5℃左右。”2月9日16时36分,东莞市气象台发布寒冷橙色预警信号,并提醒全市,“请注意防寒保暖。”

这天上午,中央电视台《新闻直播间》曝光了东莞市多个娱乐场所存在卖淫嫖娼等违法行为,让东莞再次成为风暴中心。在长达近25分钟、以暗访拍摄为主的这段新闻视频中,央视记者在东莞巡查五镇,指认“KTV里跳艳舞,色情服务明目张胆”、“酒店不住宿,名为‘选秀’实为卖淫”、“五星级酒店里‘裸舞选秀’,小姐明码标价”、“20多项色情‘莞式服务’,淫秽竟成商家竞争特色”,并声称两次打110举报色情交易均无人出警——同日晚间,央视《焦点访谈》另摘要揭批《管不住的“莞式服务”》。

因生长莞草而得名的东莞,在改革开放后迎来了黄金30年。这里是中国制造的发源地,是一座世界工厂:密集的廉价劳动力,生产同样价格低廉的商品。

但相比官方语境里的世界工厂、首富城市、机遇之都,“十万小姐赴岭南,百万嫖客下东莞”,这个流传甚广的段子,才是东莞在民间的印象。

这座城市是猎艳客的“森林”。每天,大量猎艳客在此寻找着“莞式服务”。哪怕东莞色情业近年来屡受扫黄严打,仍客源不断,“性都”之名越传越响。

2011年,时任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接受微博的微访谈时,有网友提问:如果有人当面向你提出“东莞是性都”、“东莞是文化沙漠”,你怎么回应?

“外界的误解。”刘如是回答。

用青春赌明天

张彤禾是《华尔街日报》前驻北京记者,美籍华裔,在中国生活了十年,2004年到2007年,为写作新书,她每个月都要在东莞住上两周。偶然的机会,张彤禾接触到了那些“服务”在东莞各种娱乐场所中的特殊女孩们。

她将这些女孩的生活记录下来,写进了自己的非虚构作品《打工女孩》中(上海译文出版社2013版)——同为女性,这些女孩并不忌讳在张彤禾面前完成自己的“工作”。

张彤禾在书中写道:“女孩们进来了。有七个姑娘,穿亮闪闪的金色细吊带晚礼服,看起来像是毕业舞会上的高中女生。她们靠近门口站成一排,因为强劲的空调冷气而耸起裸露的肩膀……每个姑娘腰间都夹着一个塑料标签,上面有四位数的号码——这数字编码够管一万名女孩,而蒙古国有些地方的电话号码都没这么长。

“如果一个男人喜欢哪个姑娘,他会告诉妈咪他看上的号码,然后这个姑娘会坐到他身旁,把手放在他的大腿上。客人们很挑剔,所以妈咪会送来许多姑娘,一波接一波,而男人可以一个一个地拒绝,就像一个苏丹厌烦了他成群的妻妾。

“……工作时间是晚上七点半到十一点半。一个姑娘每天晚上挣两百块钱——包括坐在客人身旁,给他倒酒,把水果喂到他嘴边,为他的歌声鼓掌喝彩,并且忍受他的拥抱、亲吻和抚摸。

“卡拉OK世界既梦幻又不真实。无论你讲什么笑话,穿晚礼服的年轻女孩都会开怀大笑,直到她们的恭维像呼吸一样自然……她们挑逗客人,叫他们老公;每隔几分钟就有人站起来唱歌,其他所有人鼓掌。房间黑暗而且没有窗户,你的酒杯永远斟满。”

一个名叫阿琳的女孩,编号1802,坐到了张彤禾的旁边。“阿琳十七岁,皮肤白皙,圆圆的小脸像个孩子。她出来打工前在重庆上了两年高中;她的父亲出来打工,母亲在家务农。阿琳一开始打算进一家工厂,但是朋友们说在歌厅上班更赚钱。她刚开始做的时候还是个处女,那时如果男人捏得她太疼,她会哭。现在她平均每个星期跟客人睡四次。”

“你越红的话,就挣得越多,”阿琳说。张彤禾问她“红”是什么意思。“比如说你胸部大,”她直截了当地回答,“或者你很时髦。”这些女孩的收入状况,让张彤禾惊诧。

“如果一个姑娘跟客人出去一次,夜总会要收八百块钱,这叫做快餐。过夜要一千块,而如果客人满意的话,可能给的小费就是这个价的两三倍。一些姑娘不喜欢经常跟客人出去。而那些常常出去的姑娘一个月可以挣两万块,在打工界这是个天文数字。上班的时候,姑娘不可以抽烟,吃太多客人点的食物,或在卡拉OK包厢里跟任何人发生关系。除此之外,她们的生活懒散无序。在东莞,绝大多数的人受制于工厂的钟点,而她们想睡多晚都可以,工作时间却比我碰到的其他人都少。”

妈咪坐在卡拉OK世界的最顶层。她每晚会给客人和小姐牵线搭桥;小姐如果来例假或者觉得不舒服可以要求不出台。妈咪从每人的收入里提成,百分之十五左右。好的妈咪会贏得女孩们的忠心,如果她跳槽到别的夜总会,姑娘们也会跟她走。

“有两种女人在卡拉OK包房里工作。打理房间,端酒送菜,帮客人选歌;跟客人一起喝酒的是坐台小姐……DJ不用让妈咪抽成,但是她们每个月必须带一些客人来,或者交每月的规费。许多夜总会招进来的DJ比包房还多,让她们互相竞争,讨客人欢心,带来更多的收入。夜总会等级制度里最低端的是侍应生,他们像太监一样来去无影踪:因为被隔绝在色情交易之外,他们的赚钱能力最低。”

女孩们踏入这一行的决定做得如此随意,“大多数和我聊过的姑娘一开始到卡拉OK来做事,就是因为有朋友或是表姐妹在做这一行,这跟那些出来打工到某个城市或进某个厂一样,是因为那里有她认识的人在。来了之后,她们会想一些留下来的理由:工作轻松,挣得不少,还可以见见世面。”

卡拉OK小姐比我认识的打工女孩的背景要好一些——这也让人意外。通常她们在小城市或者县城里长大,而不是农村;相当多的小姐是家里的独女或是最小的孩子,经济负担比较小。很多小姐上过高中,在农村这就算精英了。

“和流水线上的女孩相比,她们有更多的自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也许是太自由了,缺乏清晰的目标,她们一进城就迷失了方向。实际上,她们选择干这一行,正是因为她们对生活要求的更多。大多数小姐想要最后回老家开一家服装店或是一家发廊——几乎每个女孩都认识这样的人。干劲足的姑娘可以一两年就存够钱,大功告成。”

从内地到工厂,从工厂到桑拿中心、酒店,阿琳的经历,勾勒出了很多东莞地下性工作者的特殊人生轨迹。在大多数人眼中,色情业差不多就是堕落、犯罪、病菌的同义词。但对她们来说,宁愿自己像商品一样被陌生的男人挑选,也不愿做一个正常的工厂打工妹,因为“挣的钱多”。

用青春赌明天,是她们在东莞这座城市的现实人生。

“性都”养成

官方记述里,富裕,是东莞市的第一标签——在过去的30年中,由东莞提供土地建造标准厂房,由中国内地提供廉价劳动力,台湾、香港等外资提供资金、设备、技术和管理的要素组合,造就了经济上的“东莞模式”。

1988年,东莞升格为地级市,不过是中国最特殊的地级市,没有区、县级设置,仅仅由32个镇、街道组成。

依靠纺织、电子、家具、五金等一个个规模庞大的产业基地,滚滚财富涌向了东莞。如果中国被誉为“世界工厂”,东莞俨然是“世界工厂中的工厂”,拥有5500多亿的GDP,以及全国排名第四的进出口贸易额。2013年,东莞再次登上中国最富20城市的榜单,位居首位。

随之而来的,是人口的涌入。一篇名为《东莞进行时——一份城市经济社会转型的调查报告》的文章曾指出,在东莞发展的鼎盛时期,常规就业吞吐量保持在800万人左右。这使东莞城市人口剧增,本地户籍不过170万,但东莞近年容纳的实际人口至少在1200万以上。

人口快速增长增加城市管理的难度,治安变差;同时也加剧了对消费的欲望,比如性。

来自内地和港澳台地区,还有欧美和非洲国家的无数淘金者,在东莞开设工厂、采购商品的同时,也顺道消费了当地的娱乐服务。

《新京报》等媒体在报道中,将东莞地下色情业的最初兴起推导到了上世纪80年代,“主要形式是夜总会,为一些在东莞投资的香港商人提供服务。”但对东莞“性都”的真正成因,提及最多还是1997年金融危机的到来,导致诸多工厂倒闭,让打工者不得不谋求新的出路。

“工厂关门,厂妹成灾。”《南都周刊》曾经的报道中,很多“东莞简讯”对旗下小姐的来源都有类似表述。

有需求,亦有供给,再加上东莞官方内部有意无意的间接支持——东莞一名经济领域的官员就曾公开说,“莞式酒店文化”没什么不好——东莞地下色情业“欣欣向荣”,也就不足为奇。

地下色情业的“ISO”

在东莞,上至工厂老板、企业高管,下至公司职员,乃至流水线旁的打工仔,每个阶层都能找到与之对应的“服务者”。而相应的,这些地下色情业者也分成高级酒店和俱乐部、休闲场所(如洗浴、桑拿等)、发廊、街头巷尾四等,收费标准从上千元到几十元不等。

因为与其他地区同行缺乏差异性,发廊小姐和站街女并不能代表东莞特色。让东莞“闻名遐迩”的,是高级酒店、俱乐部、休闲场所的从业者,因为她们能提供一度被捧为地下色情行业“ISO”标准的“莞式服务”。

“莞式服务”是如此的出名,以至于人们可以轻易地在网络搜索里找到答案,甚至登陆了大荧幕(参见香港电影《一路向西》):收取400到600元的小费,性工作者在两个小时内提供15至30余种形式的色情服务,并且这些地下色情服务已经标准化——细致到开头的艳舞,性工作者的面部表情,以及顾客可以获得的性高潮的次数。这种标准化还包括事后评估——几乎所有的东莞酒店桑拿都要求顾客对服务进行分开十余个细节的事后评议,一旦“服务者”被认为怠工,或者不能吸引回头客,将被扣除薪酬。

没有从业者能准确描述这种服务的起源。

有媒体称其来自泰国浴(“BODY  MASSAGE”),但在实际的培训中,从业者们通常以日本成人视频来做新手教学。“十几天的培训,足以令你的双膝磨破皮。”某从业者曾向《南都周刊》记者形容。

也有报道称,甚至连防范警察的突击搜查,一些酒店、桑拿的老板都制定出了标准——全身赤裸的“服务者”必须在接到警报后(例如房间内的灯光连续闪烁)的30秒之内穿戴整齐,并从预定的安全通道离开。

场地服务上,东莞从业者也是苦心孤诣。

在这个面积仅为2645平方公里的城市里,有90多家星级酒店,其中五星级酒店20多家,令东莞成为全球星级酒店密度最大的城市。

而且为了实现快速流转,东莞的酒店桑拿都布置为多层多房间的格局,在单个房间内与服务相关的水床和舞池一应俱全。

在东莞,由于“ISO”的存在,桑拿之间的梯级竞争更多体现为装修的豪华程度,以及容纳性工作者的人数规模或群体特征……这是猎艳者群体们最关心的“市场信息”,也是“东莞简讯”经常渲染的核心。

“东莞简讯”

“大白菜、西洋菜随便挑”,这类像顺口溜一样的短信,在几十个字之内将特定场地色情服务的内容、价钱、联系人等信息——一般以“莞式服务”为中心——介绍得一清二楚,短信目标的指向也非常明确——几乎都是仅被珠三角各地有相当消费能力的男性消费者收到。

“ISO”之外,东莞另一项为人谈论的独家秘方,即为如是“东莞简讯”。

据《南都周刊》报道,此类“招嫖短信”在东莞开始兴起于2005年。彼时,个别酒店开始向不特定人群发送指向性明确的短信,内容通常会比较直白,包括地下色情场所提供的服务、价格和联系人等信息,最初这些短信的确给地下色情场所客源增长提供了很大的帮助,甚至一度有超过40%的客源都是收到短信之后慕名而来。很多酒店得知“招嫖短信”带来的效果后,纷纷效仿。

“2007年后,‘招嫖短信’战最火热,因为有些信息公司拿到了大量特定人群的手机号码,并有针对性地群发。”某东莞业内人士说,短信内容也不像以前那么赤裸裸,出现了诸如“这里有小桥流水、这里有鸟语花香”等较为含蓄的表述,且在每次小规模扫黄过后,都会发送“台风已过,新货到”等提醒短信。由此还衍生出了专门的短信群发公司、短信写手,费用也从每1万条500元逐渐降低到250元。

互联网也成为营销的重要阵地。只要搜索“东莞桑拿”等字眼,就能搜索到大量有明显指导消费性质的信息——包括色情场所提供的服务,价格,甚至交通方式。在QQ等网络集群上,一些为东莞桑拿揽客的QQ群容纳着数十乃至上百个成员,定期为珠三角不同城市的嫖客提供东莞色情场所,乃至“严打风向”等信息,组织卖春旅行团。

移动互联时代,“东莞简讯”又有了新的传播方式。一位“东莞妈咪”的微信公号,每天下午4点都会准时图片直播一场“大秀”——几十上百位“技师”穿着性感内衣搔首弄姿。

扫黄“台风”

福兮祸所依,“东莞简讯”蓬勃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意料之中的麻烦。

2009年11月起,在中央综治委、公安部挂牌整治下,东莞开始了历时一年半的扫黄行动。特别是在2010年,东莞进行了5次“曙光行动”,令东莞色情业一时风声鹤唳。在此之前,东莞市曾有过数次大规模的扫黄行动:2003年初,因樟木头镇娱乐场所涉黄事件被央视曝光,东莞市对全市的娱乐服务场所进行一次大规模的清查,大量色情场所被查封;而在更早的2000年,东莞市也曾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了大规模的专项清理整治行动,缩减了上千家各类娱乐服务场所。

如果说“中央综治委、公安部对东莞的挂牌整治”,是2009年东莞长时间、大规模扫黄行动的起因,那“东莞简讯”则被东莞地下色情行业负责人认为是这次扫黄行动不断升级的重要推手。

有报道称,由于色情广告短信泛滥,一位到东莞出差的中央领导的手机也被“袭击”了。这位领导要求严查短信来源。广东省公安厅督查后发现,短信中宣传的公司确有其事。

于是,中央开始责令东莞出重拳扫黄。

对于“短信”惹祸的说法,似乎也能在东莞官方的言行中得到印证。据《南方日报》报道,2010年3月12日,东莞市卫生局副局长金行中在卫生监督工作会上说:“桑拿短信经常发到中央领导、省市领导的手机中。再这样下去,我要被追究责任,你们也跑不了。”4天后,东莞市召开桑拿整治大会,近200名桑拿老板到场接受训示。东莞市卫生局有关负责人强调:“绝对不能发送手机‘招嫖短信’和派发涉黄宣传材料,‘招嫖短信’惹了很大的祸,一定要注意。”但每次整治后,有着顽强生命力的色情产业又会开始逐渐滋生,而一旦当它表现出蔓延势头时,大规模的扫黄行动也就再一次开始了——东莞色情从业者称之为“台风”。

之所以如此,因为围绕色情业的上下游,从交通、首饰服装到性用品等,在东莞已经形成了一条结构完整、错综复杂的“商业配套体系”——曾有媒体报道,据业内人士估算,东莞色情业以及直接或间接相关联的行业每年产生的经济效益可能高达500亿元。

而东莞的“污名”也就在这样环环相扣间,周而复始,难以洗清。

“东莞下了场不小的雨。”2月9日下午14点,东莞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官微“莞香花开”发布了一条信息,配图是雨中黄色的柑橘,仅一天时间,转发量已突破2万,远超它曾发布的多数官方资讯。

一小时后,在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批示下,15时开始,东莞警方对全市所有桑拿、沐足、卡拉OK歌舞厅进行拉网式清查。行动中,共检查各类娱乐场所1948间,发现存在问题场所39间,带回162人审查。

同日,“东莞妈咪”停止了更新,并删除了之前所有内容。(完)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东莞“三级”震,无色便是“空”?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49668.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社会万象.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