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正统早已不存在

作者: 云有心 | 来源:豆瓣读书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2-18,星期二 | 阅读:1,369

这本《华夏边缘—历史记忆与族群认同》是台湾人类学者王明珂一本探讨华夏民族起源与变迁,边界不断扩张,族群的融合分化的史学专著。书中的一些观点我把它定义为“历史人类学者的反思”,在《父亲,那场永不止息的战争》一书中都已有所涉猎,只是那本书作为文集的一部分比较散,不系统。这本同样也对历史上华夏与其他民族(中心与边缘)的关系进行了反思,但是系统全面很多,华夏边缘不仅是地理上的边缘,也是时间上、文化认同上的边缘,这个“边缘”是在不断变化的,实际上华夏族到汉代基本就被称汉族,华夏的概念也不再像原来那样单指民族,而成为一种符号。

如果从地域上讲,边缘与中心也是相对而言的,被边缘包围的就叫中心,中心之外都是边缘。华夏是中心,周边都是边缘。即使是在外族入主中原之后也是以汉族为正统,其他民族都是作为边缘、附庸存在。历史上少数民族不断被同化、吞并、融合、驱逐、分化或消灭,现在已经很难去分辨“纯正”血统了。就像书中讲述河湟地区族群结构演变历史,从种植、畜养定居为主的农业经济生活分化出一部分以放牧、逐草逐水而居的游牧部落生活。

从文化角度看也一样分主流与边缘,一部中国史就是一部以汉族为中心的汉族史,长久以来,少数民族基本都是处于被歧视欺压的位置,从称呼上都可以看出来,以中原华夏为中心,其他族类被称为东夷、南蛮、西戎、北狄,很多民族的名称都带虫鸟兽(犭)偏旁,没把他们当人类,比如:瑶族以前叫“猺”,民国时改为“傜”,新中国后才改为瑶;壮族是“獞”,侗族叫“獠”;彝叫“猡猡”, 明显都是带侮辱性的称呼,也是到了民国时期才改掉的去掉“犭”旁换成“亻”旁,把他们当成人看。

但以华夏正宗为傲的国人歧视其他民族为虫鸟兽,却又以龙的传人引以为豪,龙是什么?地球上恐龙曾经存在过,但早在六千多万年前还没有人类存在的白垩纪就已经灭绝了,我们所说的龙——不过是约八千年前新石器时代先人们虚构出来的神物、图腾,黄帝极有可能是龙图腾的创造者,轩辕黄帝(有熊氏)打败蚩尤、炎帝等强敌,收服天下部落,成为天下共主,综合主要九大部落图腾,鹿角、熊头(有说驼头、马头的)、蛇身、鹰爪、鱼鳞等九种动物形象综合为一体创出龙图腾(即便是真的不一样也是兽),作为统一华夏正统的标志,也成了炎黄子孙共同的历史记忆。

有人论证华夏民族起源于少数民族,比如说《血色曙光》(徐江伟)通过语言与文化学考证出三皇五帝、夏商周都是说阿尔泰语的匈奴人;还有《秦始皇是说蒙古语的女真人》(朱学渊)的“汉虏同源”立论;《诗经》里有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的诗句,传说帝喾的次妃简狄是有戎氏的女儿,外出看到一枚鸟蛋,简狄吞下去后,怀孕生下了契,契就是商人的始祖。更有人说玄鸟是外星人的飞行器,商人是外星人的地球移民。现在最新说法,人类的起源都来自于非洲,我们都是非洲人的后裔。我并不想在这里去谈论他们的论据、考证方法、推论的正误,只是想说明有很多对于华夏起源的不同看法,华夏“正统”其实早已经是多民族融合的产物。

华夏、汉族、中国人这些概念都有了不同的含义,就连黄帝也可能是后人杜撰出来,黄帝之说盛行于战国中后期百家争鸣时期,司马迁《史记》中《五帝本纪》也有“百家言黄帝”之语,将黄帝塑造为中华正史第一人,梁启超对此曾提出批判:“带有神话性的,纵然伟大,不应作传。譬如黄帝很伟大,但不见得真有其人。太史公作《五帝本纪》,亦作得恍惚迷离。”“其余的传说,资料尽管丰富,但绝对靠不住。纵不抹杀,亦应怀疑。”

所以王明珂说“古华夏或汉人成为炎黄子孙与炎帝、黄帝‘史实’无关,而是由于人们有这样的‘历史记忆’。 ”中国人自称炎黄子孙其实就像我们自称龙的传人一样可能只是虚构的族群记忆。

这虽然有族群正统意识在作祟但也无可厚非,寻根是人类的本能之一,人若不知自己从哪里来的、自己的家族起源、血缘传承心里会有种无根的不踏实感。中国人有认祖归宗的传统,解读《百家姓》探寻种姓起源的书籍长销不衰其实也是出于这种情结。

历史记忆存在大量虚构,族群认同则是因时因地因人而异的。就像书中说的羌人(其实古羌族已经基本消失了,大部分羌人都已经融入汉族社会了),很多羌人是不会说羌语的,靠近汉族的四川话(靠四川)是主要沟通工具;穿着服饰靠近汉族都就受汉族服装影响,靠近藏族的就收藏族服装影响,两边都不靠的则更多保持羌族本族服饰;羌族本身信仰白石崇拜的自然神,但靠近藏族地区的羌人则信仰藏传佛教,靠近汉族的地区则信佛教、道教的都有。民族、血缘关系是没得选的,其他国籍、语言、习俗、文化、信仰、居住地等等都是后天可以选择可以改变的。

从广义角度来说我们每个人在不同的时间、地域都是不同的身份,属于不同的族群。按国籍我们可以分成中国人外国人,按民族我们可以分成汉人与其他民族,按性别分属男女,按年龄可以分老中青少,按地域我们分南北,按居住地可以分东西、城乡,按工作我们可以分脑体,按收入可以分高中低……按民族、中心边缘、城乡、地域、贫富、信仰、体制内外等等条件分族群本就是无法避免的,而且有相应的族群认同也是正常的现象,但族群歧视则是非正常心态,汉族歧视少数民族、本地人歧视外地人、A省人歧视B省人、城里人歧视农村人、有钱人歧视穷人、权贵歧视普通人、体制内歧视体制外、劳心者歧视劳力者等等就属于优越感膨胀,虚荣自私狭隘畸形心理作祟,这是族群和谐及不同族群间关系融洽的最大障碍。

伴随时间、外部条件的变化,族群也是会不断变迁的。比如:城里人吃着毒大米、地沟油、注水肉、农药蔬菜时,农村人却可以吃着纯天然无公害食物;发达地区居民呼吸着有毒空气被湮没在雾霾中,欠发达地区居民却可以呼吸着清新的新鲜空气;坐办公室的劳心者拿着可怜的死工资,劳力者却可以凭借自己的体力技术获得高收入……谁更优越还真不好说。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华夏正统早已不存在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49498.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图书评论, 多向思维.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