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互联网自由何时到来?

译者:咬文嚼字ing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12-9,星期一 | 阅读:4,333
原文:When Will China’s Internet Transition Come?
原作者: Qiao Mu

中国的长城防火墙通过屏蔽来自国外的激烈竞争,让中国境内的互联网公司赚得盆满钵满。新浪微博,人人网,百度以及各大视频点播网站,其功能无非就是替代被屏蔽的推特,脸书,谷歌和油管视频(YouTube)。由于政府的强力保护,这些网站得以获得惊人的利润。腾讯是这中间最大的一家综合性互联网公司,业务范围包括通讯,聊天,游戏,据最近的报道,其第三季度收入26亿美元,同比去年增长34%。新闻媒体类网站也受到严格的控制。平面媒体和广播媒体以及国有的新华网,中新网和人民网是官方承认的仅有几家正规新闻渠道。它们的记者经由官方的批准进行各项采访活动和原创报道,至于其他规模和影响较大的非国有门户网没有这类的自由,只能链接或者整理那些网站的新闻报道。

尽管中国正在发生一些重要的转变,但是,期待中国的互联网控制也能有所改变还为时尚早。在不到二十年的时间里,中国的互联网虽然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进步,但是,还是经常成为政府相关部门的控制的牺牲品,这包括工信部,国家工商管理总局,中宣部,信息产业部,文化部,公安部,国家安全部等相关部门。在刚刚闭幕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上首次提出一个最新议案——成立一个形式类似于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KGB)的国家安全委员会(NSC)机构,以倾整个国家机器的力量,在维护政治稳定的名义之下加强对互联网的控制。

然而,尽管在网站内容和产品方面,中国境内的主要互联网公司都缺乏原创新,它们还是靠着提供新闻整理,在线游戏与娱乐等服务而蒸蒸日上。(比如,腾讯最大的收入来源就是在线游戏服务。)

加拿大传播学专家马歇尔·麦克卢汉(Marshall McLuhan)曾创造了“媒介即讯息”这一短语,然而,中国政府显然不愿意看到在互联网上传播不利于其统治的信息。于是,为了自身的生存与繁荣,中国的互联网公司自愿屈服于国家的审查制度。各大网站自动删除出现在社交媒体上的敏感信息和言论。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阿里巴巴的所有人马云,曾在各种不同的场合欣然表示,假如政府有意的话,他愿意将自己的公司国有化。

因此,或许对中国的互联网更好的描述来自于另外一种麦克卢汉主义(McLuhanism)——媒介即是讯息。中国的互联网市场实际上的繁荣——被保护着接触外部的竞争和信息的伤害——除了给社会提供过度娱乐,过度游戏和过度购物的“娱乐至死”精神外,毫无其他贡献。

可是,仍然有大量对于真实、有用信息的渴求。一直以来都有这样的呼声涌现,要求政治改革,解决少数民族问题以及对于中国互联网领域猖獗的贪腐的强烈抗议。

但是,在中国,政府通过清洗所谓大V来收紧其对互联网的控制,大V是指在社交媒体上经过认证的帐号持有人,他们通常是有着大量粉丝的意见领袖和社会活动家。在一些非常时期和特殊地区,政府甚至接近于完全“杀死”互联网,正如他们在2009年新疆暴乱发生后的做法,这和斯尼·穆巴拉克在埃及和巴沙尔·阿萨德在叙利亚的做法如出一辙。

中国网民,尤其是自由派的青年一代,长期以来一直渴求言论自由。这一自由如果无法在互联网上实现,他们必定要在大街上实现。媒体的功能并不仅仅在于提供娱乐“信息”或者新闻“信息”,同时还包括为人们提供发泄自己真实的感受和情感的安全管道。没有媒体这个安全的发泄管道,高压之下的社会必将像火山一样随时喷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中国的互联网自由何时到来?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46741.html

分类: IT观察, 多向思维, 新闻视线,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科技新闻.
标签: , , ,

一条评论 发表在“中国的互联网自由何时到来?”上

  1. 达摩说道:

    总有真相大白的一天,总有包不住的一刻。不管这一刻如火山爆发还是如涓涓溪流,我期待,我坚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