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美国人》:不道歉的好处

译者: 回生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7-11,星期四 | 阅读:994
原文:The Advantages of Not Saying You Are Sorry: Scientific American
原作者:Cindi May

由家居型南方风格烹饪和她对于黄油的毫无掩饰的爱而闻名的餐馆老板、电视明星保拉·迪恩,最近因为种族歧视而备受指责。迪恩承认了错误并且为此道歉,虽然有些人认为她的道歉空泛而没有诚意。随着她的道歉,美食频道终止了与她的合同,诸如史密斯菲尔德食品公司,家得宝,沃尔玛等一系列的赞助商都停止了赞助。有些人认为这样的结果是迪恩应得的,也算不上过分,有些人觉得这有点过分也有点没来由。无论这个后果是否是迪恩应得的,有一件事毫无争议:她的致歉存在着代价。

事实上,大多数道歉都会让道歉者付出一定代价,因为承认所悟本身就会让人觉得难堪,无论是公共场所还是私下里。拿迪恩的道歉做例子的话,她还要承担额外的惩罚。对于一件事情认错可能会影响到一段关系,导致形象受损或者权力流失,甚至被解雇。这些普遍的代价也解释了为什么道歉是如此的大范围的缺失。从政客、职业运动员,到朋友、同事,为自己脱责实在是太常见了。

除了避免尴尬和承认错误所带来的潜在的代价之外,一项由泰勒崇源和他的同事们在澳大利亚带来的新研究显示,我们拒绝承认错误还有更深层的内部的原因。崇源的研究表明,那些拒绝表露出悔过情绪的人比其他人有着更强烈的控制感和更好的自我感觉。

这种发现看起来是有些荒谬了,因为我们的社会常情都是如果你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就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确实,研究证实了道歉对于道歉者和道歉接受者的好处。对于道歉接受者来说,道歉本身算是一种道德上的赔偿。当你对着一个你冒犯了的人道歉的时候,你是在给他传递一种权力的感觉。对方可以选择是接受道歉还是拒绝,也可以选择时表现出原谅还是表现冷漠。结果呢,从权力的角度来讲,道歉的过程也是道歉者向接受者移交权力的过程。接受者可以在占领了道德高位之后,从一个优势的角度,怜悯犯错的一方,或者他们可以通过拒绝接受道歉来体现自己的权力。这么一来对于接受道歉者来说,冒犯者的承认错误和忏悔,才可以让接受者有所恢复。

对于责任方,道歉也是有好处的。通过承认一个个人的错误,并表示出忏悔,责任方可以减弱他人怒气,并且削弱随之而来的惩罚和后果,重新被一个社会团体接受,或者修复一段私人的关系。他们甚至可以通过这样做来减轻自己的负罪感。

那么既然能够通过道歉这一对于责任方和被冒犯行之有效简单可行的方式来修复关系愈合伤痕,那么为什么大家还是拒绝道歉呢?除了逃脱惩罚外,也许还有一些心理上的原因。举个例子,保持一种自以为是自圆其说的立场不动摇,能够让人感觉到自己手中的掌控感。如果说道歉这件事能让被冒犯者感受到权力的话,那么相应的道歉者同时也会感受到自己的权力被移交出去了。所以拒绝承认错误拒绝道歉可以让人保持占着优势的感觉。如果一个人不能完全的否认自己的错误,那么能否认多少就否认多少实在是不二选择。也许很多人认为迪恩的道歉不够真诚的原因是她想通过只承认自己在被人拿枪指着头的时候表露过唯一一次种族歧视这种说法来减轻自己所犯错误的严重性。

第二个拒不道歉的好处就是能给自己留点面子。没有人会愿意承认自己是伪君子。道歉的内在含义,是承认自己所做的事情和个人的价值观道德观相违背了,人们如果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是正确伟大光荣的,那肯定不会道歉。所以当我们承认我们的错误的时候,往往也同时暴露了我们其实是言行不一的人。通过拒绝道歉,我们避免了内心价值观和我们行为的矛盾冲突,从而保留了我们的内心的和谐和自我价值感。虽然迪恩承认了自己有种族歧视的行为,但是她同时也放话:自认毫无罪过之人方可“捡起石头砸罪人的头将他杀死。”她想通过这个来表达其实她的伪君子程度也就跟你我他差不了多少。

崇源和他的同事们最近的两个研究证实了,道歉所带来的好处和代价可能要比之前想象的复杂。考虑这些研究的话,认识清楚无论是道歉还是拒不认错都包含着做错事的一方的意图,行为,目的,就非常重要了。所以,虽然从表面上来看的话,道歉和不道歉是两种独立的相反的行为,而对于道歉者来说却不一定带来完全相反的后果。崇源和他的小伙伴们所做的研究表明,不道歉会带来一些额外的好处。

在这两个研究之中,受试者要回忆起他们冒犯了他人或者让他人不愉快的情况。第一个实验中,受试者要回忆一件事情的具体的后续:a, 他们道歉了(道歉组) b, 他们拒绝道歉 (拒绝组),或者是c,他们没有机会采取行为(无动作组)。受试者同时也被要求回忆所做措施的具体细节和他们认为的这个错误的严重程度。最后,让受试者对于事情结束之后,根据自己对于权力,控制,自尊等方面的感觉打分。他们也同时被要求对有多“忠于自己”打分。

被报告的错事五花八门,从微小的事故或者口头争执,到通奸偷情或犯罪行为。而事情发生之后的感受,却并不是由事情本身决定,是由之后所采取的行动决定的。相对于犯错之后什么行动也不采取的人来讲,无论犯错之后是选择道歉还是不道歉,他们的自我感觉都更好,而且也都认为是更忠于自我。而拒绝道歉还有额外的好处,实验发现选择了不道歉的受试者在权力这一项上面打的分是最高的。

在第二个实验当中,受试者也被要求回忆起他们冒犯了他人或者让他人不愉快的情况,但是这个实验里面,受试者不必报告具体事件的后续结果。相反的,受试者回忆起不快的事情之后,可以选择给被冒犯者写一封道歉的电子邮件(道歉组),或者写一封拒绝道歉的电子邮件(拒绝组),或者选择什么行动都不采取(无动作组)。最后,受试者对于这个经历打分。相对于不采取任何行为的无动作组,其他两组无论是写了道歉信还是拒绝道歉的信件,都表现出了对于控制和权力的更好的感觉,而且也更觉得自己是言行一致的。

这些研究发现,无论是道歉或者不道歉,都可以为我们提供对于独立和权力的基本需求。两者都可以让人自我感觉更加良好,也让人觉得自己是出于自己的价值观所选择的行为。尽管如此,崇源和他的小伙伴们的研究并没有将被冒犯者包括在内,但是毋庸置疑的是,被冒犯者对于道歉和拒不道歉的两种行为应该是有完全不同的反应的。

此外,拒绝认错和承担责任可能会导致一个人难以接受到建设性的反馈,从而限制了个人的成长和开创性。认为自己受到威胁的个体,或者是那些必须要避免错误才能保持形象的人更不倾向于承认错误,相应的也放弃了学习和成长的机会。最后,这种被拒不认错所满足的权力感,终会削弱一个人。确实,迪恩之所以被她的赞助商和合作伙伴们所抛弃,也许是因为她并没有拿出足够的诚意,表示出将来要采取实际行动和种族主义作斗争。

“犯错是人,原谅是神。”这句话揭示了原谅所带来的挑战和好处。崇源和他的小伙伴们所做的工作告诉我们,当我们考虑着犯错与和解之间的循环的时候,我们也要认识到道歉这种行为所蕴含的牺牲和威胁。看来,与大家的常识相反,道歉的代价并不小。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科学美国人》:不道歉的好处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39878.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社会万象.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