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献唱:音乐不该屈从政治

来源:网易《另一面》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7-6,星期六 | 阅读:1,482

导语:近日,据美联社报道,好莱坞著名歌手珍妮弗・洛佩兹现身土库曼斯坦,为该国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演唱生日歌。多家人权组织批评洛佩兹无视土库曼斯坦“恶劣的人权纪录”,“为独裁者献媚”。音乐虽无法摆脱政治,但至少不能与独裁者合作。不仅洛佩兹,近年来,歌星出席独裁者的私人派对和庆生典礼已司空见惯。

参加“元首”私人派对

2007年,加拿大著名创作歌手妮莉费塔朵接受卡扎菲家族100万美元出席穆塔西姆・卡扎菲的私人音乐会并献唱45分钟

2011年2月27日,《纽约时报》引用维基泄密网站的资料,披露了一些著名艺人曾收取巨额酬金为卡扎菲家族献唱的事,其中,碧昂斯、亚瑟小子和玛丽亚・凯莉均曾受邀,除此之外,曾经赢得美国葛莱美奖的加拿大著名创作歌手妮莉费塔朵(Nelly Furtado)也是其中之一。

再被媒体曝光之后,妮莉费塔朵2月28日在推特(Twitter)上表示,2007年,卡扎菲家族在以100万美元,请她在意大利一家饭店为利比亚领导人穆阿迈尔・卡扎菲之子举行的私人音乐会上的献唱45分钟。在媒体潮水般的抨击此时之后,妮莉费塔朵(Nelly Furtado)则在推特(Twitter)上表示将把获得的100万美元全部捐出。

2009年,美国R&B音乐天后碧昂斯以出场费200万美元出席卡扎菲家族私人派对并献唱

2009年12月31日,美国R&B音乐天后碧昂斯(Beyonce)应利比亚前总统卡扎菲四子穆塔西姆之邀,前往圣巴特斯岛,为利比亚独裁者卡扎菲家族在岛上的新年私人派对上献唱,并拿到了200多万美元的出场费。碧昂斯在派对上演唱了五首歌曲,碧昂斯并不是唯一被邀请的明星,其他出席名人包括碧昂斯的丈夫肖恩・卡特(Jay-Z)、美国R&B流行歌手亚瑟小子(Usher)、嘻哈歌手拉塞尔・西蒙斯(Russell Simmons)、老牌摇滚乐队邦乔维、女歌手及演员林赛・罗翰(Lindsay Lohan)。

据英国媒体披露,穆塔西姆花费重金邀请了碧昂斯在他们家族的这次私人派对上演唱,事后,穆塔西姆对碧昂斯的表演赞不绝口。作为独裁者卡扎菲的四子和国家安全顾问的穆塔西姆在派对结束之后就投资了100万美元来得到碧昂斯在2010年的演唱服务。从中可以看出,卡扎菲的四公子和碧昂斯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英国《每日电讯报》则表示,无论出自何种原因,她与卡扎菲的家族成员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已经是明摆着的事情了。

2009年,美国歌手、“超级天后”玛丽亚•凯莉应邀以100万美元为卡扎菲四子穆塔西姆•卡扎菲私人聚会献唱四首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道,一份来自美国泄露的外交电报称,2010年,穆塔西姆准备和2009年一样,以一场在圣巴特斯岛的新年晚会来拉开2010年的序幕,并且花费数百万美元邀请明星举行多场个人演唱会。美国歌手、“超级天后”玛丽亚・凯莉就在利比亚前总统卡扎菲的儿子穆塔西姆的献唱名单之中,2009年,穆塔西姆・卡扎菲向玛利亚・凯莉支付了100万美元,邀请她到加勒比海的圣巴特斯岛上的聚会上演唱四首歌曲。

在独裁者与歌手或明星之间,并不是简单以金钱来支付演出,明星们在得到独裁者的重金奖励的同时,也是私下中对于独裁者极其宗族已示支持的表现。

为“伟大领袖”庆生

2011年10月5日,好莱坞演员希拉里•斯万克为用极端手段打压政见异己的车臣共和国总统拉姆赞•卡德罗夫献唱庆生

2011年10月5日,两次获奥斯卡小金人的好莱坞演员希拉里・斯万克(HilarySwank)与影星尚格-云顿(Jean-Claude Van Damme)、美籍华裔小提琴家陈美(Vanessa Mae)以及歌星Seal等人出席了俄罗斯车臣共和国总统拉姆赞・卡德罗夫(RamzanKadyrov)的35岁生日,卡德罗夫一直以来因使用极端手段打压政见异己者以及残害反对派而受到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因此,希拉里・斯万克的这一举动也备受各方人权组织的指责。

面对来自各方的指责斯万克的公关团队却对外宣称斯万克出席的并非是总统的生日派对,而是当地的一个房地产业活动。尽管希拉里・斯万克声称没有以前并不了解独裁者卡德罗夫的罪行,但流传于网上的视频却可以清晰地听到斯万克歌唱军阀的赞誉,并祝福卡德罗夫“生日快乐”。

2011年8月,古巴著名歌手欧玛拉•裴多昂多等九国音乐家为“持续剥夺古巴人民基本权利的专制机器”卡斯特罗庆生

2011年8月13日,在古巴最大的剧院卡尔・马克思大剧场,古巴著名歌手欧玛拉・裴多昂多在演唱会上献唱。来自古巴、阿根廷、保加利亚、乌拉圭和委内瑞拉等9个国家的20多位音乐家从12日晚至13日凌晨在卡尔・马克思大剧场举行名为“忠诚乐章”的演唱会,演唱了以古巴革命及卡斯特罗等为主题的歌曲。演唱会一直持续到13号凌晨,在13号零点到来时,全场唱响生日歌,共同祝福卡斯特罗85岁生日。包括古巴国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马查多、卡斯特罗各个革命时期的战友等2000多名古巴各界人士出席观看演出。

1959年1月,卡斯特罗率领起义军推翻巴蒂斯塔政权,建立革命政府。和卡扎菲一样,卡斯特罗也是凭一腔热血革命成功,然后一直独揽大权。作为当代拉美统治时间最长的领导人,他被人权组织视为“持续剥夺古巴人民基本权利的专制机器”。

2012年10月,西班牙著名的录音艺术家伊格莱西亚斯受邀在赤道几内亚举行演唱会,为腐败和残暴的总统奥比昂之子庆生

西班牙著名的录音艺术家胡里奥・伊格莱西亚斯,在他几十年漫长的职业生涯已经售出了数百万张专辑,而这也使他成为有史以来专辑最畅销的西班牙语音乐家。2012年10月8日,他在石油资源丰富的小国赤道几内亚的首都马拉博,为已经独裁统治33年的总统特奥多罗・奥比昂・恩圭马・姆巴索戈演出,这场演唱会也只是纪念总统奥比昂的儿子特奥的生日一系列活动中的一个。

赤道几内亚总统奥比昂已禁止包括自由的新闻和言论自由的许多公民自由,更禁止政治反对派存在异议。在这个资源丰富的国家,庞大的石油财富大部分直接进入奥比昂和他的亲信的口袋。他的儿子则是赤道几内亚腐败和残暴统治的最好案例。特奥多罗・奥比昂・恩圭马・姆巴索戈任命他的儿子为“第二副总裁”(以前不存在的位置)授予他外交豁免权,从而使他逃脱洗钱的指控。

接受“金援”开演唱会

2009年10月,英国摇滚明星斯汀在明知乌兹别克斯坦总统的恶劣声誉依然接受超过100万美元“金援”开演唱会为其宣传

在2009年10月,英国摇滚明星斯汀(Gordon Sumner)接受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卡里莫夫之女古尔纳拉卡里莫娃超过100万美元的邀请在塔什干举行的艺术与文化节上举行演唱会。自1990年以来,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卡里莫夫,就经常被指责侵犯人权,包括对示威者的屠杀和令人震惊地对环境的破坏。

在被媒体曝光的几个月后,斯汀对演唱会的报酬作出解释:“音乐会是由乌兹别克斯坦总统的女儿古尔纳拉卡里莫娃举办的,而且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赞助。” 尽管他声称他认为音乐会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赞助,但实际上仍从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卡里莫夫那里接收了以一至两百万英镑的付款。

此外,斯汀依然去悍卫他的行程,对于艺术和政治的关系则声称:“我很清楚,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在人权以及环境领域的恶劣声誉。尽管如此,我依然决定在那里玩,我相信文化的抵制,不仅是毫无意义的姿态。”

2010年,珍妮弗•洛佩兹就曾接受土耳其官方以300万美元在北塞浦路斯举行演唱会,为其在北塞浦路斯的统治进行宣传

据美联社报道,6月29日,好莱坞著名歌手兼演员珍妮弗・洛佩兹现身土库曼斯坦一场演唱会,并为该国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演唱生日歌。多家人权组织批评洛佩兹无视土库曼斯坦“恶劣的人权纪录”,“为独裁者献媚”。

其实珍妮弗・洛佩兹并非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早在2010年,珍妮弗・洛佩兹就曾因受邀以300万美元在北塞浦路斯的CRATOS高级酒店举行演唱会而受到警告。因为自1974年以来,土耳其就占领了塞浦路斯岛北部的部分,其统治一直不断地侵犯北塞浦路斯民众的人权。在了解了演出环境及性质的情况下,洛佩兹依旧选择接受这个邀请演出,为土耳其在北塞浦路斯的残暴统治进行合法化宣传及粉饰。

替纳粹唱赞歌

1940年,卢茨•滕普林挂帅的“查理和他的乐队”在宣传部长戈培尔的授意下,替纳粹极权唱赞歌,给民众洗脑

说起“艺术为政治服务”这一理念的忠实信徒,纳粹德国宣传部长约瑟夫・戈培尔的名字不该被落下。正是在他的授意下,在视流行音乐为异端的第三帝国,诞生了一支“御用”爵士乐队,为法西斯政权歌功颂德。萨克斯管演奏家卢茨・滕普林生性圆滑,同包括戈培尔在内的多名高官私交甚笃,成为文宣部门策划“爵士乐攻势”时的首选。

1940年1月,仅在二战爆发后的第五个月,德国听众就在收音机里重新响起了一度销声匿迹的爵士乐,滕普林挂帅的“查理和他的乐队”提供的爵士乐,比纳粹德国兜售的其他东西更具诱惑力。其中,知名钢琴演奏家普里莫・安杰利和号称“德意志第一鼓手”的弗里茨・布洛克斯皮尔出力甚多。作为官方认证的乐队,政治正确性是他们必须时刻牢记的,用纳粹宣传部官员的话讲,“绝对不能像黑人和犹太佬那样,整天光演奏那种颓废的玩意儿”。

结语:音乐本不该为政治服务,更不能为专制政权做合法化粉饰。既然选择为独裁者献唱,在一个自由的社会中,也就应当承受批评和指责。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政治献唱:音乐不该屈从政治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39438.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多向思维.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