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媒体札记:最后的老兵

来源:FT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7-4,星期四 | 阅读:1,132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徐达内 【作者微博

今晨出版的人民日报对中办国办军办要求进一步加强烈士纪念工作颇费笔墨,除了在头版刊发文件摘要,更有评论员文章《秉承烈士遗志,弘扬烈士精神》,以及对民政部有关负责人的采访,由其宣布《定期抚恤金标准每年增长15%左右,妥善解决烈属实际困难》。

2009年5月30日,在志愿者及相关部门的帮助下,流落缅甸长达近70年的9名中国远征军老兵,踏上曾走过的畹町桥,回国探亲。(图片来源:CFP)

可这些“进一步加强”的文件,算不得新闻。被市场化媒体看中的,是中共所追认烈士中的一个特殊群体——国民党战士。包括人民网,也是在首页展示《民政部重申针对原国民党抗战老兵的有关政策》:“日前,有媒体刊登民政部答复人大代表关于原国民党抗战老兵的意见,引起社会有关方面关注。3日晚,民政部发表声明,重申针对原国民党抗战老兵的有关政策。声明说,新中国成立以来,政府相继出台了一些政策。对对日作战牺牲的或负伤致残,以及编入到人民解放军序列的原国民党抗战老兵,与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等抗日队伍老战士,享受同等待遇,或追认为革命烈士,或评定残疾等级并给予相关抚恤,或纳入现行优抚制度给予优待补助。对于少数抗战胜利后未编入人民解放军序列回家务农或从事其他职业的,各地也根据他们的生活状况给予了相应的社会救助……一是再次重申将符合条件的原国民党抗战老兵纳入相应保障范围,优先优惠进入敬老院、福利院;二是支持、鼓励、引导社会组织,通过社会捐助等适当形式,对其进行帮扶救助;三是建议当地党委、政府对他们在政治上、生活上予以关心和照顾”。

新华社亦在今天凌晨发出了一字不差的通稿。由其主办的新华每日电讯更将这条《民政部重申:将原国民党抗战老兵纳入相应保障》置于头版,并配发评论《优抚每一个抗战老兵,是责任也是良心》,将论述重点放在“建议当地党委政府在政治上、生活上对他们予以关心和照顾”上:“因为这一‘重大进展’,不仅意味着这些抗战老兵将在生活物质层面能享受必要的社保福利、优抚待遇,也预示着,他们能在精神荣誉层面上得到政府和社会的应有承认、尊重和抚慰。很明显,对于这些年龄均在90岁左右的抗战老兵来说,最重要、也最迫切需要的,并不只是简单物质欲求的满足,更是精神情感上对他们曾经为国家民族所做历史功绩的充分认可、敬重……保障原国民党抗战老兵应有的生活福祉、体面和尊严,不仅是历史、现实、道义和法定责任,更关乎整个国家民族的良心”。

中央喉舌下属媒体都这么定义了,更不必说那些早就为此奔走呼告的地方报纸。

作为中共广东省委机关报,南方日报带头,张贴自家4个多月羊关于原国民党抗战老兵群体的报道版面,引述抗战老兵听到民政部答复后的欣慰之言:“梁振奋说,自己目前有一份退休收入,保障基本生活没有问题。‘我听说有些生活在农村的抗战老兵比较贫困,他们需要帮助改善生活条件。加强对抗战老兵的慰问,对我们来说是心理上的关怀和抚慰。’滇缅抗战史专家戈叔亚……还表示,很多抗战老兵都在盼望这一天,‘这下可算等来了’。”

报道所摘录的网友热议中,第一个是来自@行者孙冕:“看到这个红头文件百感交集,关爱抗战老兵的志愿者心没有白痛!泪没有白流!”

孙冕是广东新周刊创办人。近年来,他已经没有把心思用在杂志上,而是倾注精力于呼吁社会关爱抗战老兵,并就此获得韩红、姚晨、陈坤、柯蓝、高圆圆、田沁鑫等多位明星名人参与资助。近几周来,互联网上更流传一封由他向习近平发出的公开信:“我斗胆荐言,作为一个国家的领袖大可宽大为怀,抛弃政见,古人言:兄弟一笑泯恩仇……现在我斗胆挑起为抗战老兵养老送终的担子,为老兵筹钱,为的是让民众唤起那段被历史淹没的记忆。用我微薄之力,和朋友们给老兵募了近一千万,杯水车薪啊!因为政党的歧视,老兵的儿孙受到牵连,造成儿子不孝……如您高抬贵手便可让老兵活得有尊严,给老兵一勋章,把幸存的老兵列为退休干部,生老病死国家管,少修十公里的高铁钱,便可让最后的老兵过上常人之日子”。

“习主席,我与您是同一年生的,对这时代应有许多共同的认识。假如您有机会,我带您去暗访抗战老兵,您哭过了,再决定此事该不该管”——孙老爷子将心比心、泣血哀告的这封公开信,虽然难免因为“斗胆”、“高抬贵手”这样的描述,让一些自由派人士感到不适,但聚拢在“拯救老兵”的大旗之下,却也集体化作了体谅这番苦心。

与@行者孙冕并肩呼号的是@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前天晚间,正是这个由“老兵回家”活动发起人孙春龙主持的民间基金,率先贴出盖有民政部公章的文件图样:“民政部近日回复全国人大代表@王敏刚,将原国民党抗战老兵纳入相应社会福利保障范围,社会养老服务体系优先照顾原国民党抗战老兵;在重大节日,建议党委、政府邀请老兵参加并慰问。并明确表示支持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等机构在关爱抗战老兵活动中所做的工作”。

由于滇缅抗战的历史原因,存世老兵主要生活在云南。所以,对此讯息最敏感的也在那里。昨天一早,云南信息报就是根据龙越慈善基金会的通报,刊出整版跟进报道。《百岁远征军老兵:我也想去养老院》的故事里,配发的就是孙冕与抗战老兵肖朝清执手相望的画面;消息稿中,除了回溯香港地区全国人大代表王敏刚今年“大胆向民政部递交了关于优抚原抗战老兵的提案”的过程外,更附广泛赞赏:“尽管有网友评论这份优抚来得太迟,但大多网友都一直叫好。有着百万粉丝的@杨锦麟也在转发评论中说:‘这是了不起的一次实事求是的进步。’……孙冕得知消息后,也第一时间发微信说:‘看到这个红头文件百感交集,老兵有救了,关爱抗战老兵的众志愿者心没有白痛!泪没有白流!’”

发现“新华网、网易、腾讯、新浪、搜狐、凤凰网昨日均将此新闻置于首页或头条推荐”后,云南信息报今晨再接再厉,从头版就带来《国民党抗战老兵,盼国家发个抗战勋章》的声音:“‘别看只是几句话的文字,实际是政治历史上的一大步。’ 民政部将原国民党抗战老兵纳入社会保障,原云南黄埔同学会副会长马继武的儿子马祥生很高兴……尽管大家对这份迟来的建议表现得异常激动,但是对于建议的对象原国民党老兵来说,却要平静得很多。目前寻找到的老兵或多或少都已经受到民间组织和爱心志愿者的关怀和帮扶,他们中大多数都没分清民间和政府的区别。像抗战老兵朱铭富,一直以为自己所享受到的关怀都是民政部门的工作,于是他还向辖区民政部门去申请恢复他的县团级待遇。老兵肖朝清也表示:‘现在政府好了,不说空话了,我们这些曾经的‘反革命’也成座上宾了。’而没有受到民间组织关怀的老兵,对这份没有具体细则的建议也并不完全满意,‘我现在什么都不要,我只要国家承认我是抗战老兵,给我发枚功勋章就行,真正属于二战老兵的功勋章。’抗战老兵罗国忠说。一直从事一线志愿者的武斯奇也对这份建议诸多担忧。他表示虽然有官方承认,但缺少细则,‘优惠是优惠多少?优先是怎么优先?’”

根据云南信息报的引述,面对上级的“优先优惠”承诺,地方民政官员已有心理准备:“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表示:‘建议涉及到民政部门好几项工作,不仅是优抚,我们按照部里的要求去具体落实好就行了。按照我个人的理解,国民党的抗战老兵当时在抵御外敌入侵争取民族独立方面都作出过贡献,这个国家领导人已经在多次公开场合表示肯定,民政部这次作出的回复建议应该也是出于这样的考虑,因为按照以前《军人优待抚恤条例》的政策规定,确实不包含原国民党老兵。’……原五华区民政局局长陈净表示,虽然这个建议还缺少具体的实施细则,但这个建议的回复也是上级民政部门‘尊重历史,承担现实历史责任’的一个表现,有这个建议的出台,那基层民政管理者工作起来就可以名正言顺、心无旁骛了”。

配发的云信时评是《优抚国民党老兵,既要做好也要敢说》——南方都市报今日同刊,也正好串联起了广东云南这两个在“抗战老兵”话题中最有发言权的省份。

文章写道:“尽管姗姗来迟,但已是弥足珍贵的进步。从国家领导人宏观的事实认定,到微观的优抚政策落实,‘实事求是’理念在不同层面得以彰显。相对而言,民政等政府部门的作为更值得期待,落实优抚政策,并通过实际行动赋予国民党老兵以荣誉,它意味着,过去各级政府颇为普遍的对此群体的谨慎与顾虑有望散去,这将为还原历史事实,以及社会客观认识此群体的价值,提供条件”。

不过,这些期待“实事求是”的人们,仍嫌“青天白日”不够“光明正大”:“有很多网友提到此前陕西批准6名抗战牺牲的国民党军人为烈士,批复文件称6人为‘同志’,当时民政部表态说,政府一直在做这方面的工作,但对外不作宣传。这样一种处理方式值得回味,为何政府在面对这个群体的时候,往往会出现这样的尴尬?抗战已过去半个多世纪,当年血战沙场的国民党老兵已是耄耋,民政部的此番表态中提到建议政府在重大节假日慰问原国民党抗战老兵,意味着除了物质层面的优抚,还要强调相应荣誉赋予。就此亦可顺带发问:政府层面的此番作为,能否以更公开的方式付诸实施?”

的确是没怎么说。所谓“国民党军人可以批准为烈士,但不作宣传”之说,来自4月11日的京华时报:“陕西省政府近日批准6名抗战牺牲的国民党军人为烈士,批复文件称6人为‘同志’,引发网友热议。昨天,陕西省政府官方微博回应,该政策一直在执行。据记者查询,针对国民党军队抗日致残官兵可否按残废军人给予抚恤优待问题,民政部曾表态:查实后可批准,但对外不作宣传”。

在京华时报今天发表的评论《关爱国民党抗战老兵彰显民族良心》中,赞扬中共“关爱国民党抗战老兵,既是一种民族良心,也是一种政治智慧”之余,亦提及旧闻表达期许:“前一段,5名原国民党士兵和一名骑兵上校团长被陕西追认为烈士的新闻引起关注,但这却是一条旧闻,原因是1983年民政部就有《关于对辛亥革命北伐战争抗日战争中牺牲的国民党人和其他爱国人士追认为革命烈士问题的通知》。那么,由此即产生的一个现实问题是,在抗战中牺牲的国民党士兵都可以被追认革命烈士,那活下来的国民党老兵可不可以成为优抚对象?从制度关爱精神上看,追认烈士与纳入优抚一脉相承,但显然在制度实践中还需要勇气与实事求是的精神”。

此时,中国青年报已经允许作者王学进直接提出政策思路,并获凤凰网推荐:“笔者建议民政部在此基础上采取进一步的行动,比如建议国务院修改《军人抚恤优待条例》,将那句‘居住在大陆的原国民党抗战老兵不属于优抚对象范围’,改为‘居住在大陆的原国民党抗战老兵同属于优抚对象范围’,用法规来保证国民党抗战老兵得享平等且完备的社会保障”。

除了具体的优抚待遇外,微博论坛上还有一些别的不满意。在云南信息报今天那篇报道中,就公开引用了@王小山“不是‘国民党抗战老兵’,应该是‘国民政府抗战老兵’”的字眼辨析。

讨厌党派之别,想要恢复被内地教科书遮蔽的国民党抗日功绩,并进而以此羞辱中共“小米加步枪”的游击战其实远不像吹嘘得那样有用——在互联网上,这已经是民间历史爱好者最常做的一件事,其中一些人更因此赢得了“国粉(果粉)”、“蒋粉”的名号。

“国粉”们最近做的一件事,就是为陕西修建“张灵甫陵园”而叫好。5月底,西安一村委会为国民党将领张灵甫修豪华陵墓经由网络聚焦、媒体报道后,成为争议热点。虽然陕西本地的华商报曾为此接连发表《站在历史的深处再看张灵甫》、《长安东大,应能容下张灵甫的印迹》之论,反对“以意识形态和个人成败论英雄”,但终究还是得接受当地官员衡量利弊后的选择:“那块刻有‘抗日名将张灵甫将军故里’的大石头被吊走,‘张灵甫将军陵园’的牌匾也进行了更换”。根据法治周末当时引述,“长安区民政局办公室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认为:张灵甫是一名国民党的高级将领,曾给我党我军造成过重大伤亡,从现行民政管理政策上看,不会像对待革命烈士一样,由地方政府公开为其建设纪念陵园”。

这下,欣慰的是那些指责“国粉”们一味美化蒋介石的“五毛”。比如@陆天明一经闻讯即拍案而起:“给张灵甫建纪念碑等于在打当年华东野战军指战员的耳光,打陈毅栗裕等人的耳光,打冲锋陷阵而在孟良崮倒下的多少万解放军战士的耳光。也打了毛周朱刘等人的耳光。国民党的抗日功绩要讲,但别做过头。如果陕西省委还认为自己是共产党的省委,并不想为国民党重新在大陆执政铺路的话,办这种事当慎之又慎”。

(注:本文中之点评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本文编辑刘波。)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金融时报》媒体札记:最后的老兵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39365.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时事评论,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