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语

译者: 25qiliu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7-4,星期四 | 阅读:908
原文:FLOWERS THAT CAN SPEAK | More Intelligent Life

实用方法:花儿是大自然的宽敞衣柜。对于Rebecca Willis而言,它们就如同里面一件件各式的衣服,散发着无穷的诱惑力。

《智享人生》2013年7月/8月

前不久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我走在伦敦市中心的一条拥挤的高端购物街上,很多陌生人都冲我微笑。更奇怪的是,有的人还停下脚步,和我攀谈起来,还给出一些赞赏的评论。我感觉自己好像置身于凌士(欧美领先男士护理品牌)广告的女性版本中了,一下子,我在那些男男女女眼中变得光彩熠熠、极具魅力了。真相是:我那时候抱了一大束芬芳艳丽的绣球花,每簇周身大概有6英寸长,颜色深浅不一,有的呈灰绿色,有的呈深蓝色,有的则呈蓝紫色。它们颇为繁茂,散发着无穷的生命力,在这个城市中央,成了一缕美丽的自然之光,其魅力真的令人难以抗拒。

即便我们不和花儿对话,它们却时常和我们交流着。每当人们看到它们,就像见到婴儿或小宠物般的,总会面露喜色,同时发出“啊、哇”之类的感慨。一位戴头巾的老妇告诉我,看到花儿她有起舞的冲动;一位越南男性说绣球花在他的国家很特别。我爱花儿,但我以前总觉得Interflora(花店名)的口号“用花语来表达”完全是让那些不擅表达自己感受的男性掏腰包的一种手段。那一天,在街上走了几百码的距离后,我意识花儿会言语,它们传达的东西往往会使人们心情愉悦。

花儿是最自然的装饰,你喜欢的话,也是可以自然的珠宝。人类自打一出现,就开始采摘花朵,将其插在头发上或夹在耳后,他们好像愿意一直这样做下去。印花纤维在服装业是一种独特的材料,但我要讨论的是三维的花朵。去年,Lady Gaga戴了一个用花做成的面罩。2007年,Alexander McQueen(英国著名设计师、时尚教父)展出了他设计的萨拉班德舞裙,它上面镶满了人工的或天然的花朵,好像随时需要一个全职园丁的照料。香奈儿在设计鞋子时也增添了粗花呢花朵元素,普拉达在其羊皮鞋上也下了同样的功夫。露露.吉尼斯也将其手包设计成花盆形状,然后在上端配饰了一朵银色大花。不管是婚礼和赛场上帽子和其它头饰上的花儿,还是沙滩上人们拖鞋上的花儿,抑或幼儿园小朋友发夹上的花儿,都说明它们颇受为人所喜爱。

现在人造的花儿到处都是,人们对于它们的态度也改变了,我们不再像从前那般自命不凡、抵制它们。也许这也是为什么假花在我们的穿着上扮演了如此重要角色的一个原因。然而,它们只在适合的季节才展现自我。尽管尝试过无数次,时装业还是没能将花的元素嵌入冬季服饰中,哪怕是印花都极少见到。而且,它们依然只停留在女装领域:尽管Paul Smith(英国时尚品牌) 曾经成功地将花元素融合到了其男士衬衫之中,你还是难以见到男士穿戴真花或假花,除非他们在舞台上或参加什么活动典礼之类的。即便是在情人节或母亲节,如果他们捧着一束鲜花,他们脸上都会展现出“这是送给别人的”的不自然表情。

在整个西方艺术中,花元素也屡现踪迹:Botticelli(意大利画家桑德罗·波提切利)所画的疑似怀孕的Primavera(《春》),Rembrandt(荷兰画家伦布兰特)关于妻子Saskia的题为Flora(古罗马花之女神)肖像画,Monet(莫奈,而非原文中的Manet)的Olympia(画中女子左耳夹戴了一朵花儿,和她的唇色一样),以及Georgia O’Keeffe(美国艺术家)的大胆性暗示花卉图(将花瓣描绘成了人的肉体)。人们总是把花和生育联系在一起,这并非一种象征,而是一个生物常识。它们通过自己的颜色和气味来吸引昆虫,以此达到繁殖的目的。时尚界若不运用这种花儿的这股强大的天然诱惑力,就甚为可惜了。在关于亚当和夏娃的画作中,出现了果实的意象,并非花朵:“堕落”发生在秋天,那个树上苹果成熟的季节。花儿仅仅是天真和性的代言,果实才是实践后产生的东西。

如果你老是想着花儿的这种性暗示,你就会感觉到穿戴它们变得很不自在起来。我并不想成为这个现代世界泛性论中的一员,只是我抱着一束漂亮的绣球花走在街上时,迎来了人们不一样的眼光。它们就如同一个电台发射塔般,发射出生育的信号。这也许是潜意识的,所以人们盯着看也就不足为奇了。现在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人们冲我微笑了:因为花儿代表着一种“育语”。

Rebecca Willis 系我们的副编辑,也是Vogue杂志前旅游编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花语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39330.html

分类: 学术评论, 时尚·娱乐,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