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魔化爱德华 斯诺登:你站在哪一边?

译者: 米诺岩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7-4,星期四 | 阅读:879

我所关心的是事件如何处理。我希望斯诺登能借鉴德雷克的做法,留在美国,并与对他的指控进行抗争。但我不能谴责他向与美国没有引渡条约的国家寻求庇护。

当我写这篇文章时,一群记者正坐在俄罗斯国际航空公司一架空客330飞机上,从莫斯科飞往哈瓦那的。然而,爱德华·斯诺登却不在他们中间。没有人知道他身在何方。他可能仍在谢列梅捷沃国际机场的贵宾休息室,也可能已搭乘另一架飞机离开。甚至有消息称他已向厄瓜多尔驻莫斯科大使馆申请避难。

我们所知道的是,在大西洋的这边,斯诺登正在被竭力妖魔化,他出于良心不安而揭发英美两国政府进行大规模网络间谍设施的行为被斥以不合法。美国国家安全局负责人基思·亚历山大将军上周日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本周”节目采访时说,“我认为,斯诺登这样做并非出于高尚的意图。他的行为对国家和我们的盟国造成了不可弥补的巨大损害。”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面对全国”节目中,参议院情报委员会负责人,参议员范士丹说,“我不认为他是个告密者…他应该留下,面对现实。我不认为跑路是个好办法。“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级政府官员也加入到抨击斯诺登的队伍中来。他告诉记者,“斯诺登声称他支持透明度、民主、新闻自由和保护个人权利,但他选择的保护伞–中国、俄罗斯、古巴、委内瑞拉和厄瓜多尔,却说明他在撒谎。他不去批评这些政权表明他在这一事件中真正的目的是损害美国的国家安全,而不是促进互联网自由和言论自由。”

尽管不赞成,但不难理解为什么被斯诺登整得很尴尬的政府官员在不断质询他的动机,夸大他对国家安全的损害。范士丹也被置身于一个棘手的境地。她负责监督间谍和他们的间谍行动,但她所做的似乎不过是点头而已。

更令人不安的是各种媒体并未对官方说法提出异议,而且竟然没有人对《纽约邮报》所采用的标题感到惊讶– “罪犯档案:斯诺登是臭名昭著、胆小怯懦地逃往俄罗斯的叛徒之一。”斯诺登的辩护者在哪里?截至周一,全国两家最有影响力的媒体,Timesand 和“华盛顿邮报”的社论版没有提及奥巴马政府决定指控斯诺登违反两项 “间谍法”和一项盗窃罪的消息。

如果这三项罪名成立,那么这位前国家安全局合同系统管理员可能会面临30年的监禁。在我收看的周日早晨脱口秀节目中,没有太多人认为这样的惩罚对于一个提供了宝贵公共服务的人来说太过分了。格伦·格林沃尔德,是“卫报”的博客主,也是率先披露事件的记者之一。作为斯诺登的积极拥护者,他发现自己正受到批评和攻击。NBC“新闻面对面”的主持人大卫·格雷戈里在暗示格林沃尔德曾“协助和煽动”斯诺登后,问道:“格林沃尔德先生,为什么你没有被指控犯罪?”

在Twitter上遭到批评后,格雷戈里说,他此番言论并非针对斯诺登,而只是问了一个问题而已。我也支持记者提尖锐的问题,但为什么没有更多的问题针对海登、范士丹和奥巴马呢?谁在故意攻击斯诺登?

为了从不同角度看斯诺登的披露事件,我们看一段ABC澳大利亚广播公司(不是迪斯尼的子公司)今天制作的与前国家安全局雇员托马斯·德雷克的访谈。托马斯·德雷克于2010年因揭发一个代号为“开拓者”电子窃听项目—即斯诺登所在的“棱镜行动”的前身,而被控间谍罪。(正如我的同事简·梅耶所报道,对德雷克的重罪指控最终未能成立,只判轻罪)。

记者:并不是每个人都认为爱德华·斯诺登做得对。我相信你认为他是对的……

杰瑞克:我认为爱德华·斯诺登是个告密者。我知道有些人认为他是个英雄,有人称他是叛徒。我认为应该对事不对人。他相信他所揭发的美国正在进行的秘密行动违反了人权,大规模地侵犯了公民隐私,规模之大远远超出了至今政府承认的范围。从公众利益看,他是对的。

采访者:你如何看待与你观点向左的声音,尤其是来自国会和白宫的看法,认为爱德华·斯诺登是叛徒,自以为他个人有权利决定什么是公共领域的公共信息?

杰瑞克:这是政府的惯用手法,是一个幌子,是政府的说辞。政府极力避免处理揭发事件及其披露的内容,因为他们确实揭发了一个庞大的,系统的,制度化,工业规模的“利维坦”式监控系统,这显然已经远远超出了当初应对恐怖主义的初衷,远远超出了。

我所关心的是事件如何处理。我希望斯诺登能借鉴德雷克的做法,留在美国,并与对他的指控进行抗争。但我不能谴责他向与美国没有引渡条约的国家寻求庇护。如果他还在这里,他几乎肯定会被拘留,进监狱,关到2043年或更久。奥巴马政府不希望他回家,不希望他参与总统认为有必要进行的关于国家安全与自由的辩论。他们想关他很长一段时间。

斯诺登这样做到底为了什么?是想告诉圣战者,我们正在监视他们的电子邮箱和“脸书”帐户?是想告诉中国,我们正在窃听他们的许多重要机构,包括一些著名的研究型大学?是想证明英国几乎正在窃听任何他们认为有必要的人?得了吧,难道现在还有谁不知道这些事情吗?

斯诺登从他的雇主那里拿走了机密文件,这肯定已触犯了法律。但他真正的罪行在于他证明了一个事实,即尽管情报机构极力公开否认,但事实上他们积累了美国公众的大量个人数据。让人不解的是,为什么这么多的媒体评论员与官方口径保持一致。我所见过的最好的解释来自乔希·马歇尔,TPM的创始人,他一直是斯诺登的批评者之一。在第一波报道后的一篇文章中,马歇尔写道,“最终,尽管他们有错,但我依然支持美国军队和美国政府。我不是一个旁观者。在这个国家,我深陷其中,尽管我微不足道,但我觉得我有责任和权利对国家所为发表看法。”

我怀疑许多华盛顿的记者,尤其是那些上周日谈话节目的人,与马歇尔的观点大同小异,但或许没有像他那样的自我意识。这不是关于是否捍卫奥巴马政府的问题,尽管多少有点这方面的意味。这是有关更深层次的东西,关于对权威的态度。优秀的记者喜欢认为自己是绝对的独立。但同时,他们也是被指控忽视或对已持续多年的情报暴行不作为的媒体和政府机构的一部分。因此,不难理解他们中一些人同意马歇尔的看法,将斯诺登形容为“一个我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拥有与我不同意政治理念的人,因为触犯了法律,现正寻求国外避难。”

我在“纽约人”呆了近十八年,可以说与大卫·格雷戈里和他的来宾一样是媒体和政府的一部分。然而,在这件事情上,我支持斯诺登,不仅因为德雷克列举的原因,同时也出于一种老套的,也许有些天真的看法—记者的天职在于观察和挑战权威。在奥巴马政府一方,他们有法院,情报部门,国会,外交部门,媒体,和大多数的美国公众。而斯诺登的支持者只有格林沃尔德、维基解密组织的一个女人和一张厄瓜多尔颁发的可怜巴巴的旅行证件。这种情况下,你支持谁呢?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妖魔化爱德华 斯诺登:你站在哪一边?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39319.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