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媒体札记:李娜的个性

来源:FT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7-3,星期三 | 阅读:1,378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徐达内 【作者微博

很不巧,央视体育频道昨晚临时更改计划进行现场直播,最终带回的却是娜姐在温网八强赛后的失望表情。

《李娜惜败》——今晨,南方都市报把头版唯一的图片位置也留给了她的沮丧。这种比同行普遍略高的报道规格,或许也正好可以配合后一个版面上的短评。

这篇《看待李娜,可少些宏大视角》写道:“适逢网坛四大满贯赛事之一的温布尔登网球公开赛比赛期间,历来难以‘安分守己’的个性球员李娜,最近又因为在新闻发布会上强调自己没必要背负国家期望进行比赛,而受到了一些媒体的重点‘评论’。其中,人民日报便直指李娜开创的贡献不可替代,但却应该意识到自己的任性要有底线”。

正如南方都市报所形容,人民日报前天发表在体育版上的那篇《明星任性,应有底线》,“措辞并不严厉,但背后却透着一股语重心长的味道”:“在彰显个性渐成潮流的时代,体坛明星的个性是否就该理所当然地尽情释放?当体坛明星的个性已经让世风良俗难以包容,这样的个性是否还要一如既往地坚持?当体育明星的个性已经变成一种肆无忌惮的任性,又有谁来约束这种可怕的任性?”

被拿出来批评的是当今中国体坛名气最大的现役运动员,李娜和孙杨:“没成名之前,李娜就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网球选手;成名之后,赛场上的她常因情绪失控而输球,赛场外的她也常因口无遮拦而被人误解。至于孙杨,如果不是教练朱志根的栽培,他也许还只是一个徒有天赋的游泳选手;可一朝成名之后,少不更事的孙杨却几度尝试着换掉自己的教练……当年勇夺法网女单冠军之后,李娜的风趣幽默、机警率直曾令国人深感耳目一新;当年称雄奥运泳池之时,孙杨的阳光帅气、有情有义也曾让人们颇为欣喜。但没过多久,李娜的‘率直’就引来一次又一次争议,而孙杨的‘任性’更让他身处舆论漩涡难以自拔……在中国体育的发展进程中,李娜、孙杨的开创性贡献不可替代、难以复制。但这样一份功绩,不足以成为两位中国体坛标志性人物将自身个性演化为任性的理由。人们可以包容体育明星不必事事尽善尽美,但人们也难接受让人不舒服的举止在体坛明星身上不断重复发生。需要李娜、孙杨警醒的是,人们接受一名顶级选手也许并不需要漫长的过程,而当人们终于因厌烦而想要抛弃一名顶尖选手时,这个过程同样不会很长”。

“和以往的顶尖选手略有差别的是,李娜和孙杨的整体表现都难称完美”——人民日报这位作者怀念的应该是姚明与刘翔吧。的确,这两位上一代顶尖选手在公开场合所展现出来的国家荣誉与英雄个性“平衡术”,使得他们获得了最大多数官民的共同喜爱。然而,人生技巧没能在接力者手中继承,虽然深孚众望,李娜和孙扬却迄今都没能在政治和商业场合获得前辈们那样的高度认同。

只不过,今天的南方都市报是要迎着人民日报说一句:“李娜参加职业网球比赛,真的与国家队无关”。

这家广东报纸承认,从整个舆论的态势来看,类似人民日报这样的担忧“并不容易忽略”:“有相当数量的观众将李娜所征战的四大满贯看成是类似奥运会的比赛。在这种比赛中,李娜身上的国家色彩非常浓厚,甚至可以说,李娜就是中国队派出的选手。以这样的判断作为逻辑起点,作为中国的队员代表参加比赛,势必在赛场上努力拼搏,赛后感谢国家,遇见媒体主动配合,退役后主动为国家选拔和培养人才。这其中,‘无私’的精神应该成为运动员的一种基本素养。而对比这样的标准,数次炮轰举国体制奖金分配不公,又多次在赛场咆哮走动观众,还屡次在新闻发布会上反问记者的李娜,的确是太过任性了。通俗地说,李娜真是太没规矩了”。

不过,也正如《看待李娜,可少些宏大视角》的标题所示,南方都市报是要劝告观众“看待这些征战职业赛场的运动员时,不妨学会回到个体,回到纯粹”:“作为黄皮肤、具有中国公民身份的李娜,她的参赛势必能够获得更多国人的关注,尤其是包括央媒在内的诸多媒体每逢从赛场传来李娜捷报时,都习惯性地强调李娜身上的‘中国色彩’,必然强化了李娜为国家征战的公众印象……李娜作为著名球星,当然也应该对球迷负责,或者说是对市场负责。但对市场负责的方式有很多,并没有一个固定标准,咆哮不守观赛规矩的球迷,讽刺一些自己不喜欢的记者,反而让一部分球迷更加迷恋她的个性。最后,需要强调的是,由于李娜不是代表国家队出战,而是一个个体职业选手,并不应该负载超越公民范围的责任……作为从举国体制向市场化体制过渡的一代,李娜跨入职业网坛之前的确是家庭和国家的产物,其身上必然烙着国家的印迹。但在网坛的职业化浪潮早已席卷全球的今天,就连国家体育总局网管中心也在去年启动改革,表示李娜、郑洁等几名职业球员今后可以不需上缴比赛和商业代言获得的收入,那么,媒体和一部分观众又何必陷入某种思维定势呢?”

看上去,有一部分观众已经走出某种思维定势了。在通过网络媒体的展示发现了最高党报前天这篇批评李娜孙扬的《明星任性,应有底线》后,微博论坛上已经涌现了一批站到娜姐身边,对人民日报“大字报”不屑一顾的后援团。

@丁来峰昨天上午做的一件事情,不仅让他在24个小时里收获将近5万次转发,也引来@财经网、@中国经营报、@创业家杂志、@凯迪网络等一众媒体账号效仿。方法其实也很简单,就是找出李娜6月29日接受采访时所说的一句“我为什么要背负一个国家?我只是一个网球运动员,一个打网球的,我尽全力在场上比赛。这是我的工作”,再截图展示人民日报的“李娜应该警醒,任性要有底线!”,以作对比。

并不意外,在这样的立场反差面前,那些向来厌倦国家主义话语模式的意见领袖迅速向娜姐发去声援。@吴稼祥质问“至于吗,用党报批评一个运动员?”;@李承鹏本就横贯政治和体育界,这下更是游刃有余:“国家领导人都不敢说自己真能背负一个国家,却让一个运动员去背负国家,有点绑匪了。别说国家曾培养李娜,没天赋,国家会培养她?干吗不培养村头二丫?这顶多二者的合股,何况这钱是纳税人委托国家的。全球体坛不乏爱国者,可最好的爱国是赢球,而非喊口号。当初国足上场前要向国旗宣誓……它真爱国了吗”;就算顶着“微博造谣第一人”的名号,@袁裕来律师也要继续事业:“组织自作多情……李娜能否赢得球赛是她个人的事,至多就是体育的事,能如此率直地说心里话却能激发更多人的公民意识。你同意吗?同意的朋友,请举手”。

同为媒体人,@李鸿谷和@王青雷说的是“你们的政治正确,或许只对你们自己有效”、“有如此的笔墨和见识,倒不如痛批金牌至上的举国体制”——被抨击的除了人民日报,还有新华社:“有何必要前赴后继的炮轰李娜和孙扬。李娜可能言语过激,但至多不超过与个别媒体交恶或对部分观众不满,而孙扬也只是和教练不合,为何一定要联合声讨?”

所谓“前赴后继的炮轰”、“联合声讨”,指的是继人民日报《明星任性,应有底线》之后,新华社昨天午时亦播发《娜姐,想说爱你不容易》。

开篇就是由记者张荣锋描述感受:“在1日打入温网八强后,李娜接受中国媒体群访时再爆惊人之语,谈及法网‘冒犯’她的记者时称:‘居然今天神奇般地还看见那个人了,他还有脸可以坐那儿,我觉得这是最神奇的地方。’回顾李娜的语录,从北京奥运会针对观众的‘闭嘴’到法网针对球迷的‘三叩九拜’,再到温网针对记者的‘他还有脸来’,李娜的惊人之语更倾向于伤人之语”。

于是,新华社要劝告李娜“大可不必对这位记者耿耿于怀”:“媒体同李娜不存在利害关系,没有成为冤家的前提和必要……理论上讲,新闻记者可以问任何问题,被采访对象有接受回答、拒绝回答甚至顾左右而言他的选择权利。提问只有深入浅薄或刁钻合意之分,而无对错和好坏之别。只要问题的前提不存在刻意歪曲和恶意攻击,就没有问题”。

接下来,就是“个性”论再度登场:“李娜拥有数量可观的粉丝,球迷喜爱她真性情、有个性,但不能忽略的一点是,个性绝对异于任性和随性。这种区别往往只有一线之隔,而划分个性同任性的重要标准就是尊重。当公众人物在面对公众和媒体时,忽视了尊重,这种‘个性’则不是魅力所在。在李娜的概念里,打球比赛只是私事,无关他人。但广大球迷始终选择支持和关爱李娜,将李娜在网坛取得的成就视为国人和民族的骄傲,这其实源于朴素真诚的民族感情和凝聚力。一厢情愿也好,皆大欢喜也罢,李娜作为公众人物,客观上无法脱离公众,作为她收入主体的广告代言,实实在在依靠球迷和媒体的支撑。如果娜姐坚持我行我素,漠视球迷并无视媒体,换来的结果只会是:娜姐,想说爱你不容易!”

身为警察的@段郎说事倒真是超脱,当即点评:“娜姐求着谁爱她了?你爱爱不爱”。只不过,有超脱的,也有不能超脱的。

以“爱国”为旗帜的@张宏良自不用说,甚至,当@人民网顺应微博舆论潮流,转发那句“我只是个运动员,为什么要背负一个国家”的语录时,也招来这位左派人物怒斥:“李娜这样说未可厚非,人民网如此宣传则丧尽天良,因为你是人民网,是人民日报的网站,代表至少在法理上代表国家利益!”

然而,就算是在那些并不相信国家利益至上的围观者中,确实也有人感到被李娜那几句话伤害了感情,就算不能大声地为人民日报和新华社喝彩,他们也总要抱怨几句。“天天跟记者较劲的网球高手,心态会很不稳定。李娜,记者已经是这个世界很宽厚的一群人了,心眼再大点吧。你要遭到小四这样的舆论环境,不早自杀了”——时评人兼影评人@谭飞昨夜即拿郭敬明作比,如是劝告。

这不,尽管南方都市报评论版上的说的是《看待李娜,可少些宏大视角》,但在这份报纸的体育版上,特派记者窦俊也用《在需要的时候,李娜也可以控制住情绪》表达了对“个性”的担忧:“是这片球场的历史与皇室成员的来临让李娜感受到了压力,还是李娜自己意识到了她不可以在这片场地展示自己的坏脾气?至少昨天,在一个最该展现这项运动优雅的舞台上,李娜做得很好,她控制住了自己的个性,至于这种对于情绪的压抑是否有利于她的比赛,那是另一个方面的问题。能站进全英俱乐部的中心球场,是每一个网球选手的荣誉,无论胜利还是失败,把优雅大度、把球技与勇气留在这里,远比留下一段家乡话的大骂要好得多”。

在今晨以《挽救7赛点,李娜未能救自己》报道之前,新京报昨天就已经表明了自己对娜姐“个性”的态度,是非常明确的批评。

先以报道回放了李娜对记者的恶语相向:“5月31日,法网第2轮,李娜不敌美国人马泰克。赛后,有中国记者问,‘这是你参加法网以来最差的战绩,能否对中国球迷说点什么?’李娜答道:‘我需要对他们说什么吗?三叩九拜吗?向他们道歉吗?’”;“6月25日,温网首轮,李娜战胜克拉吉塞克。赛后,被问及法网的那场发布会时,李娜称不太在意外界的非议,‘否则我恐怕都自杀好多次了。’被追问对‘三叩九拜’言论怎么看时,李娜说:‘我只回答和网球相关的问题。’”‘’“6月30日,温网第3轮,赛后有外国记者问,‘对在电视机前坚守的球迷们,你想说些什么?’李娜停顿了好几秒,说了一句‘感谢球迷’。随后,接受中国媒体采访、谈及法网向自己提问的记者时,她说:‘他可以有脸坐那儿?’”

然后,就是可以代表这家北京媒体立场的追问:“李娜作为中国女子职业网球的‘一姐’,在拿下大满贯冠军、书写一系列纪录后,如日中天外加众星捧月,残留着幼儿时期‘我是世界中心’的幻觉。青春易逝,靠身体吃饭的运动员能打到伊达公子的年纪已是奇迹。多年后,李娜终将退役,或做教练或投身其他职业,盛宴散场后如何面对全知全能泡泡的破灭呢?”

新华社愿意以“当问到该对球迷说点什么时,面对这一敏感问题,李娜停顿了一会”这样的白描式讲解,到了专栏作家翠红那里,可不能放过揣测人心的机会:“李娜谈到‘感谢他们,让我变得强大’时,目光忽然转了方向,向下一扫,语调随之变低,和前面的话拉开了距离。我无法否认听出了一些违心,看到了一丝不屑与轻蔑。网球运动员职业化并非‘单飞’就算完成,他们还要担负起职业化赋予的使命及应尽的责任和义务。李娜是中国网球走向职业化的第一批涉水者,有其不成熟的一面也很正常,但决不应该拿问题当个性,借此拒绝成长、成熟。与其曲终人散被迫面对真实世界,不如现在从‘我是世界中心’的幻觉中走出来,先学学那位记者的职业与成熟”。

没错,将已过三十的李娜喻作还没走出新生儿时期的“偏执分裂期”,这篇《学学那位“有脸”记者的职业与成熟吧》就是要替媒体行业撑腰:“为什么在法网赛后向李娜提问的记者‘有脸坐在那里’?因为那是他的职业,他尊重自己的职业,他也很职业。为什么李娜认为这名记者没脸坐在那里?因为她不成熟,不职业。作为职业球员,李娜应学学那位记者的职业与成熟”。

从这个角度看,恐怕微博上那些听闻是人民日报、新华社在批评李娜即拍案而起的意见领袖也还没度过“偏执分裂期”。更熟悉李娜的体育记者们,反倒是多数站在喉舌身后,为李娜失利叹息之际,也为她的做人风格而叹息。

扬子晚报今晨报道赛事消息时,即专门附登新华社那篇《娜姐,想说爱你不容易》;以大标题奉劝“娜姐,你的对手不是记者”,潇湘晨报明确写出:“相比法网时“三叩九拜”的言论,李娜这次的公开指责更加没谱”;“遗憾的是,李娜似乎不明白自己的‘敌人’永远都应该在场内,而不是场外的媒体或观众”;在浙江,都市快报也不为本地骄傲孙扬避讳,以《谁来约束他们的任性?》转播人民日报对两位头牌运动员的点名批评,为李娜失利拟定的标题是“输了比赛打赢嘴仗又怎样?唉,这本来是她最好的机会……”

华西都市报今天也来问一问《职业李娜爱放炮,个性还是任性?》。文中不仅引用了人民日报和新华社的批评,也有自家建议:“如果李娜只是一个年过30的普通双鱼座女生,这种偶尔的任任性,耍耍脾气并没有太大问题,可惜,她是亚洲一姐、亚洲第一个大满贯冠军、中国体坛的新偶像,那就注定她普通不起来,也就注定无法这样随意任性了。也许,李娜应该学着‘窝里横’,把任性和脾气撒到自己团队上,撒到大家看不到的地方,这样的李娜也许更符合体坛明星的标准”。

同在四川的成都商报倒不主张这种爆脾气。《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球员学新闻》是以李娜大学就读新闻专业为据,分析她为何对媒体如此警惕:“与其他体育明星相比,李娜在被提问时会问出‘你准备写什么样的报道’这样的问题,也许正是由于她的新闻专业背景,为她和媒体关系制造了巨大隔阂”。不过,报道中亦以引用体坛周报副总编辑杨毅微博评论的方式,表明了对李娜“主动挑衅”的不满:“记者问了一句‘你有没有什么要和中国球迷说的’,就没脸来采访四大满贯了?一样的话,在不同的人听来含意完全不同。很多时候,我们需要自问:是别人激怒了你,还是你内心的戾气?我见过的伟大运动家,内心都很平和。”

“戾气”——这个词,李娜家乡湖北的媒体怕是心里再有不快,也是决计不能写出来。楚天都市报还算是在赞赏娜姐此番“不斗嘴,学会感谢球迷”时,宣布李娜的情商“还有继续提高的空间和必要”,而在长江日报那里,几乎全是对“记者找茬”的不屑。

外地同行批评李娜总是质疑媒体“挖坑”,这份武汉市委机关报则庆幸《娜姐这次没往“坑”里跳》:“一位上海的同行在微博中爆料,‘不得不说,那位记者真的让人无语,始终坐在发布会前排中心的位子,跷着腿眼神挑衅地盯着李娜,似乎他的每一个问题都是为了激起李娜的愤怒,不过,娜姐忍住了!’……本报记者发现,这次绝大部分网友都站在了李娜的一边,认为记者不应该存心为难李娜:‘就是因为李娜性格直率,就一再欺负她吗’;‘别影响李娜的心情了,还指望她拿冠军呢’;‘为什么有些记者唯恐天下不乱呢’”。

作为注脚,评论员时言平自称不想去评判其中的是与非,他在今晨重庆时报上留下的一句话是:“在这个多元的时代里,难免有人拿无知当个性,也有人将乖戾看成‘有素质’”。

说的是谁?

(注:本文中之点评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本文编辑刘波。)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金融时报》媒体札记:李娜的个性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39248.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尚·娱乐.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