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格纳的纳粹污名是否公允?

译者: chlzzz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6-26,星期三 | 阅读:1,895
原文:Is Wagner’s Nazi stigma fair?
原作者:Clemency Burton-Hill

在举世庆祝理查德•瓦格纳两百周年诞辰之际,以色列却独独例外。在以色列,瓦格纳的音乐是一个禁区。然而,瓦格纳的作品因其本人的反犹主义和纳粹的热衷而蒙尘,这是否公平呢?

由于包含纳粹相关的惨烈场景,原定在德国一家主要歌剧院上演的一部瓦格纳歌剧饱受非议,并最终被迫取消。

“自私自利、野心勃勃、投机取巧、尔虞我诈、心怀鬼胎、嫉贤妒能、妄自尊大、拈花惹草、挥霍无度并且种族主义。” 如学者巴里·米灵顿所言,这是瓦格纳备受指摘的令人望而生畏的一连串个人品质。

毫无疑问,这位1813年5月22日出生在莱比锡的作曲家、辩论家、剧作家、指挥家引发了如此纷繁的争论分歧,在文化人物中实属鲜见。然而,无论对他的为人本身观感如何,没有人可以夸大瓦格纳对音乐的重要性。他以他天才的极致和力量永久改写了这种艺术形式的进程,而这是凤毛菱角如巴赫、贝多芬、勋伯格才做到过的。

瓦格纳的作品已经为成千上万对古典音乐毫无兴趣的大众所悉知。今年比以往更难避开《女武神的骑行》《结婚进行曲》和他的其他曲目。从悉尼到伦敦,纽约到柏林,墨尔本到西雅图,米兰到拜罗伊特,瓦格纳的作品是本年度无处不在的演出焦点,虽然准确来说它们从未被忽略。

新鲜出炉的全本《尼伯龙根的指环》,演出庆典,讨论和纪录片已全部排上日程,其中不乏星光闪耀的演员阵容。歌剧诸如《帕西法尔》、《纽伦堡的名歌手》、《飞翔的荷兰人》、《罗恩格林》的演出不计其数,更激增长达五小时的史诗巨作《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所表现的性欲、爱情与迷恋是如此激进,以至于瓦格纳曾对他的缪斯女神韦森东克坦言,倘使这部作品有朝一日能被很好地演绎,恐怕会遭到禁止。

以色列不会参与瓦格纳诞辰的庆祝。在以色列,瓦格纳的音乐实际上是被禁止的。这种抵制与《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炽热的心理写实无关,根本原因在于,对许多以色列的犹太人来说,瓦格纳的的音乐带有不可磨灭的纳粹污点。

瓦格纳和希特勒的契合对原则性极强的听者(犹太人或者其他)来说并非易事。今年瓦格纳无处不在,而随之而来的是一连串恼人的问题。我们能否问心无愧地聆听、观看或者演奏瓦格纳的音乐?是纳粹卑劣地败坏了瓦格纳的音乐,还是他的音乐本身固有的病态被纳粹的谄媚所揭露?在何种情况下,瓦格纳可以无所愧怍地被犹太人演奏或者为之演奏?

没有简单的答案——但某些事实却一目了然。不可否认,瓦格纳和当时的许多德国人一样充满敌意而不加申辩地持有反犹态度。当1873年的股市暴跌及随之而来的70年代中期的农业危机更恶化了对犹太人和他们所谓的经济自由主义的敌视氛围的时候,瓦格纳在更早之前,自他那臭名昭著的1850年的文论《音乐中的犹太性》起,就已经明确表达了骇人听闻的排犹情绪。虽然音乐和学术在音乐剧作本身是否可以被定性为反犹上还没有达成定论,作曲家本人的意识形态却是毋庸置疑的。

但另一个事实同样无法逃避,那就是,瓦格纳并非我们通常所理解的纳粹分子。“我确信在以色列支持禁演的人之中,确实有人认为瓦格纳活跃于1940年。” 即将担任柏林国立管弦乐团《尼伯龙根的指环》全本演出的指挥的以色列犹太指挥家丹尼尔·巴伦博伊姆评论。瓦格纳死于1883年,而希特勒生于1889年。

巴伦博伊姆也指出对瓦格纳的反犹主义的广泛认识并没有阻碍犹太人演奏其音乐,甚至在希特拉上台之后。比如在1936年的特拉维夫,当时的巴勒斯坦交响乐团(今天以色列爱乐管弦乐团的前身)在阿尔图罗·托斯卡尼尼指挥下令人难忘地演绎了《罗恩格林》第一幕和第三幕的序曲。“没有人对此提出非议,” 巴伦博伊姆说,“没有人批评托斯卡尼尼;乐团非常高兴地演奏了这些曲子。”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瓦格纳的纳粹污名是否公允?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38711.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文艺评论, 新闻视线, 音乐评论.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