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密》登上国家大剧院背后的故事

来源:WSJ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6-26,星期三 | 阅读:1,359

L.A. Theatre Works 话剧《绝密:五角大楼的秘密文件》在2011年的一次演出。

在政府管制与新闻自由依然是敏感话题的中国,对于一部剧名为《绝密:五角大楼的秘密文件》(Top Secret: The Battle for the Pentagon Papers)的话剧来说,大家或许会以为它登上舞台的道路必然不会平坦。然而,洛杉矶剧院(L.A. Theatre Works)却在2011年首次携该剧来华,在上海、广州和北京举办巡演,场场演出座无虚席。通过制作公司乒乓策划 (Ping Pong Productions)的筹划,大多数场次的演出在结束后还安排了观众与一群美国记者和律师的讨论环节。

这部越来越轰动的剧目却在于北京大学演出期间遭遇到了意外麻烦,当时乒乓策划的创始人兼总监方美昂(Alison Friedman)在第二幕演出期间收到了一条短信,警告说如果演出后的讨论环节照计划继续举行的话会有“无法预料的后果”。最后,讨论环节的突然取消还登上了国际报刊的头条。

不过,演出还在继续。乒乓策划和洛杉矶剧院不久前在中国启动了《绝密》的新一轮巡演,其中该剧从6月4日起在中国国家大剧院(因其椭圆形外形又被人称为“巨蛋”)连演三天。

L.A. Theatre Works
2011年,方美昂(中)参加演出结束后的讨论环节。

一部讲述媒体与国家之间的争斗的美国纪实话剧是如何登上中国顶尖剧院之一的舞台的呢?方美昂对《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说道,答案全在于金钱利益。以下为经过编辑的部分采访内容。

《华尔街日报》:《绝密》讨论了新闻自由、国家管制和对信息的争夺,这些在中国全是敏感话题。您在决定把它引进中国时有何想法?

方美昂:我们的使命是文化外交,我们从事的是表演艺术交流,但不是随便哪种艺术都行。它得展现一个国家的另一面或另一方面,或者是一种可能有些出人意料或鲜为人知的文化。艺术的力量就在于此,它可以体现毫厘之差,表现多样性,展露一些你平常看不到的事情,比如说你在媒体、电视上或是通过推销星巴克(Starbucks)咖啡或耐克( Nike)产品的广告所发现不了的事情。

这部纪实话剧一开始吸引我的地方并不是它尺度超大的话题,而是它展现了美国历史的其中一面,坦白说很多美国民众都不了解,更别说中国人了。

它全方位展现了美国复杂混乱的一面。它并不是一部支持新闻自由、亲美、反审查制度的戏剧。它表明了整个问题是何其复杂,而且它表现得非常清楚。我的犹豫出自商业考虑,剧场需要赚钱。

《华尔街日报》:你们是必须首先与国家机构联系还是直接与剧场联系?

方美昂:在中国,你当然首先要和剧场联系。每个剧目都需获得文化部批准的演出许可,不过那是通过剧场或是提供此类服务的独立机构办理的。但是在此之前,你得先预定好演出。所以说这么做风险非常大,确实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就算你预定好了整个巡演,定好了日期,签订了合同,但是在你拿到许可之前,演出都有可能泡汤。

所以在你拿到许可的那一刻前,情况都是相当惊险、让人万分紧张的。获得许可可能要花一个月到六个月时间不等,取决于你和谁合作、在哪个城市演出,而且剧场经常要等到很晚才决定想推出哪个剧目。

严格说来,如果你还没拿到许可,你是不应该做宣传的,这样一来票房收入的风险就更大了,因为你在获得许可之前不能开始卖票,你得签了合同才有可能获得许可,但你在签订合同之前还有其他事情要做,事情就这样开始不断地一件件冒出来。

《华尔街日报》:当时你们为什么没有立即争取在中国国家大剧院演出?

方美昂:我们在2011年确实联系过国家大剧院,他们也比较感兴趣,但他们担心在商业上不可行。我认为那时候他们对剧目内容并没有表示过任何担忧,他们只是觉得无法让它上演。

《华尔街日报》:这一次的幕后工作是否有不同?

方美昂:有时候与中国的大机构合作会更糟糕,这和任何一个国家的情况都一样,因为你是在和一个大型官僚机构打交道;有时候和他们合作又更好,因为流程更顺利,这次与他们合作就是这样的情况。演出许可很快就通过了,每件事情都非常明确,沟通也非常不错。但愿好运,目前为止事情都很顺利。

《华尔街日报》:回到2011年那次被取消的讨论,当时发生了什么?

方美昂:当时第二幕演出刚刚开始,短信上说他们希望避免任何无法预料或无法控制的后果。基本说来,他们并不知道要展开的是什么类型的谈话,他们事后对我说的是“北大的学生非常聪明,他们会问非常棘手的问题,我们根本不知道谈话会朝什么方向发展,所以我们认为不要举办讨论会更稳妥。”

总体而言,中国的大学会更保守一些,与美国的情况相反。在美国,大学是充满疯狂的开放思想的地方,在中国也是如此,所以有时候管理机构对比较公开化的事情会表现得更紧张一些。

在讨论被取消的一天后,杰夫(即杰夫•科恩(Jeff Cohen),《绝密》的编剧)在北大法学院给两三百名学生做了讲座。那是我参与过的有关媒体与政府及其关系,以及中国与美国媒体与政府关系的最开放、最详尽、最深刻的一次谈话。听众全部都是中国人,可惜那天媒体不在那儿,所以他们没有报道这个讲座。

《华尔街日报》:这一次你们是否筹划了什么讨论?

方美昂:没有筹划。2011年与今年巡演的不同之处是,这一次我们在杭州、苏州、北京、重庆和涪陵这六个不同的城市巡演,所有剧场都是知名的主流大剧场。由于我们之前在中国演出过,这次的巡演更引人注目,更主流,曝光率更高,所以我们还会设置讨论环节,但会采取与合作伙伴在教室讨论的形式。

《华尔街日报》:您如何看待有关那次讨论被取消的媒体报道?

方美昂:这是个棘手的问题,因为我绝对不会恩将仇报。媒体的报道,大家的关注,还有那些精彩的文章都让我们非常激动…但我希望他们也出现在第二天杰夫在法学院举办的讲座上,亲眼目睹与前一晚截然不同的情景。那个非常吸引眼球的标题透露出的消息是“哦,中国又出审查事件了”,但我们在2011年的经历确实不是那样的。

我理解那些报纸和杂志需要吸引眼球的报道。这又回到了中国正在应对的相同问题,你得卖出东西,得推出产品。那是一件颇有看点的事情,我也理解这一点,它有新闻价值,但我觉得如今要由我们讲出当时发生的其他事情。

Laura Fitch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绝密》登上国家大剧院背后的故事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38660.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