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峰:世界海拔最高的垃圾场

作者:柯文浩 | 来源:《外滩画报》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6-17,星期一 | 阅读:1,649

今年5月29日是人类登顶珠穆朗玛峰60周年纪念日。随着科技进步与商业旅游的开发,登山者的数量不断攀升,登顶珠峰的成功率由1990年的18%,增至去年的56%。游客支付一万到十万美元,就可在向导带领下登顶。1953年至今,成功登顶者已达4367人,前往珠峰“到此一游”的游客更是不计其数。大量的登山者与游客让曾经的“圣洁之地”不复存在——他们留下的空氧气瓶、破帐篷和“金字塔般的排泄物”,让珠峰成为了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垃圾场。目前,政府、民间组织和专业登山者组成的三位一体式保护网,正试图恢复“世界圣母”的原貌。

9064125849_22872ef1bd2011 年 5 月 17 日,生态珠峰探险队在大本营至峰顶沿线清理垃圾。

每一个伟大的探险故事,总捎带着某种神话色彩。

1953 年 5 月 29 日 11 时 30 分,埃德蒙·希拉里和丹增·诺尔盖代表人类第一次将脚印留在了珠穆朗玛峰( 下文简称“珠峰”)之巅。前者是一名新西兰养蜂人,后者是附近山谷的尼泊尔向导。

当他们从山顶凯旋,《泰晤士报》记者詹姆斯·莫里斯冲下 4000 英尺的高山,穿过昆布冰瀑,用无线电发射器将这一消息第一时间告知全世界。

巧的是,彼时,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正在准备盛大的登基仪式。4 天后,女王向希拉里授出自己登基后的第一个爵位。希拉里迄今仍是唯一一名英国本土外获女王封爵的非政治人士。

藏语中,“珠穆朗玛”意为“世界圣母”,夏尔巴人(尼泊尔和印度的山地民族)也一直把珠峰视作神圣、纯洁和永恒的所在。

曾几何时,仅有少数勇士能够有资格与之亲近;等待那些登山者离开,她随即又恢复了永恒与安详。

她与北极冰盖、亚马逊丛林一道,在上世纪初一度被西方舆论称为这个星球上“永恒的净土”。

现在看来,这个结论显然下得过早。 60 年来,全世界共有 4365 人跟随希拉里和诺尔盖的脚步,成功登顶珠峰;而那些未能登顶的“到此一游”者更是不计其数。他们犹如乘坐商场里的自动扶梯,熙攘上下于世界屋脊。

曾经的“圣洁之地”因此而不复存在:在世界之巅的雪地中,污染元素镉和砷已被发现——更不用说,游客们留下的那些空氧气瓶、破帐篷和“金字塔般的排泄物”。

“世界圣母”已然成为地球上海拔最高的垃圾场。

9064126467_793685c28b中国珠峰环保登山队队员将珠峰垃圾全部倾倒在拉萨市垃圾填埋中心,并在拉萨当地进行集中处理。

“如何再度启程?”

五六月之交,尼泊尔举行了为期 4 天的“珠峰钻禧”活动,以庆祝人类登顶 60 周年。

5 月 29 日,希拉里和诺尔盖的后人及一众登山名将云集加德满都的前王宫,出席庆祝仪式。

喜马拉雅基金会副主席卡莱尔在庆祝活动上说:“60 年前人类首登珠峰,开创了登山界新时代。攀登珠峰不仅促进了尼泊尔旅游发展,而且激发了人类勇敢的探险精神。”

然而,商业化带给珠峰的“副作用”却令希拉里和诺尔盖们始料未及。

随着登山装备日趋先进,全球登顶者数目大幅攀升,成功率由 1990 年的 18%,增至去年的 56%。游客支付一到十万美元,就可在向导带领下登顶。

来自伦敦的登山者霍伊兰形容,登顶过程犹如“去了一趟连锁快餐店”。

可怕的是,游客在“享用快餐”的过程中,遗留下了每年 50 吨的垃圾。珠峰生态环境已面临巨大威胁。

与北极冰盖和亚马逊丛林相比,珠峰曾因恶劣的自然条件与难以征服的海拔让人类望而生畏,但终究没能逃脱失守的命运。

上世纪 80 年代,尼泊尔开放了珠峰旅游,希拉里当年与诺尔盖携手走过的路线已经被开发成商业旅游线,到达峰顶之前的最后一道关口被命名为“希拉里台阶”。希拉里生前曾有些自责地表示:“是我帮助他们开启了这扇门,我不希望那里变得商业味道十足。”

虽然早期征服者大多难以预料珠峰的生态在今天所发生的巨变,但他们的心底似乎冥冥之中回响着一个声音:“世界圣母”正在渐行渐远。

约翰·亨特是 60 年前组织这次登顶的英国探险队队长。从珠峰归来 6 个月后,他在一篇日记中写道:“这几天来,一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我心头萦绕。按理说,人类首次征服世界屋脊应该高兴才对,可我却似乎有一种挥之不去的遗憾:这座伟大的山峰,再也不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了。”

“60 年来,人类征服自然的信心一直在膨胀。事实上,我们已经达到了很高的高度,但我们征服自然的冲动与影响已经开始对山峦、空气、大地和海洋产生了伤害。”约翰·亨特的侄子尼克·亨特表示,“我并不是说我们应该停止探险,或失去探索未知的渴望,相反,我们的文明正与自然界逐渐疏离,但 1953 年的视野在今天已经并不适宜,现在的问题是,在征服世界后,我们如何从原地再度启程?”

9064126661_4d0fb94948在东北山脊和东南山脊这两条标准登山路线上,分布着大量被丢弃的空氧气瓶。

找回“世界圣母”

尼克·亨特之问似乎可以让詹姆林·丹增·诺尔盖来回答。

他正是丹增·诺尔盖之子,在“珠峰钻禧”活动现场,他回顾了自己 1996 年攀登珠峰的经历。

值得注意的是,在他的讲话里,听不见被现代探险家频繁使用的“征服”或“挑战”等词语,取而代之的是“尊重”与“感恩”。

“我们应该用一种感恩的精神,来亲近这座山峰。”他说。

这似乎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人类文明已经攀登过这座高山,也许现在是停下脚步,进行思考的好时机。

美国登山家马克·詹金斯在《国家地理》杂志里这样描绘珠峰的现状:“在东北山脊和东南山脊这两条标准路线上,不仅存在因拥挤带来的危险,还分布着令人作呕的垃圾,雪白的冰川早已被‘人粪金字塔’所玷污。”

由于珠峰终年低温,空氧气瓶、破帐篷等废弃物便长久“完好”地散落在珠峰大本营至峰顶沿线。

然而,将珠峰生态现状简单归咎于攀登者似乎又有失理性。

“即使是在最好的天气条件下,攀登珠峰也是非常危险的。你不能像批评一个在城市公园里乱扔易拉罐的人那样,去责备一名珠峰攀登者,特别是缺乏经验的游客。”专业登山家保罗·尔伦日前告诉《德国世界报》。

好消息是,一些登山者已把清理垃圾视为己任。

尔伦和他的朋友埃伯哈德·沙夫是生态珠峰探险队的成员,自 2008 年以来,他们每年都会在大本营至峰顶沿线清理垃圾。

到目前为止,探险队已经收集了超过 13 吨的垃圾,以及一大堆冷冻粪便和偶遇的登山者尸体。

“没有什么东西会永远消失在珠峰上。”尔伦说。

而就在最近,一支印度- 尼泊尔联合军事小分队刚从山坡上清理超过 2 万吨垃圾。

与此同时,尼泊尔政府正在考虑限制上山人数,试图让珠峰恢复原貌。

而一些艺术家也在着手用一种可持续的方式来挽救珠峰生态。

去年冬季,15 位尼泊尔艺术家启动了“珠峰 8848”项目,第一阶段收集了约 1.5 吨登山者带下来的垃圾。他们将这些废弃的氧气瓶和登山设备组装成工艺品,在加德满都市中心进行展览。展览的部分门票收入将捐给珠峰登顶协会,用于继续清理山上的垃圾。

尼克·亨特将这一项目评价为“高端的回收行为”。

珠峰登顶协会估计,目前仍有大约 10 万吨垃圾留在山上,而随着登山者数量不断增加,这一数字只会增长。

与珠峰一起吸引游客的还有喜马拉雅山区壮丽的冰川群。尼泊尔境内的喜马拉雅山区共有 3250 座冰川,而过于频繁的人类登山活动已经对这些冰川造成巨大威胁。尼泊尔媒体拍到的照片显示,不少冰川在过去 20 年已经退缩了数百米,相当一部分冰川在未来数十年可能彻底消失。

今年 3 月 21 日,1953 年英国探险队的最后一名成员、新西兰登山家乔治·罗伊在英国去世,享年 89 岁。当年,希拉里下撤至大本营时,曾对罗伊说了一句著名的话:“我们终于打败了这家伙!”现在,轮到后来者找回“这家伙”了。

 

声明:本文由《外滩画报》http://www.bundpic.com(转载请保留)拥有版权或由内容合作伙伴授权提供。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珠峰:世界海拔最高的垃圾场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37894.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