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银河:宪政论争之我见

作者:李银河 | 来源:李银河博客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5-30,星期四 | 阅读:1,520

最近看到《环球时报》社评《“宪政”是兜圈子否定中国发展之路》一文,对其观点不敢苟同。

第一个问题是:宪政是不是共产党的初衷?毛泽东在1940年发表的《新民主主义的宪政》一文中给宪政下了一个定义:“宪政是什么呢?就是民主的政治”。共产党要建立的政权是一个民主政权,而不是独裁政权,这是共产党的初衷,是真诚的。无数革命先烈反抗国民党的独裁统治,为建立民主政权流血牺牲,他们是为民主的理想献身的,不是为了在革命成功之后建立一个不民主的政权,实行不民主的政治。如果放弃宪政主张,就违背了共产党的初衷,而且陷共产党于不仁不义:当初提出宪政只是一个虚假的政治口号,是欺骗大众争取民心的政治策略,等到成了执政党之后就放弃民主。共产党是这样的政党吗?难道共产党是说一套做一套挂羊头卖狗肉的政党吗?烈士的鲜血是白流的吗?为民主流过血的共产党人不仅包括解放前为共产党夺取政权牺牲的志士仁人,还应当包括解放后被违反民主政治程序迫害致死的共产党人,比如刘少奇、邓拓、吴晗这样的人。放弃宪政就是让烈士的鲜血白流,就是政治上的大倒退,就是回归帝制,是当代中国人绝对不能容许的。

第二个问题是:提宪政是不是否定中国现行政治制度?文章认为中国现在实行的就是宪政,再提宪政就是别有用心,就是要否定中国现行政治制度,是“用新说法提出中国接受西方政治制度的老要求”,是“改变中国的发展道路”,是“国家断不可接受的”。这一论点的错误在于,宪政并不是一个新说法,而是一个老说法,是共产党在上世纪40年代就提出来的说法。人们还在继续提宪政梦,就是因为它还没有实现,或者说没有完全实现。中国已经有了宪法,国人的宪政梦已经部分实现。大家之所以还要继续提这个老说法,是因为宪法在许多方面还没落实,比如公民的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出版自由、新闻自由等宪法权利还常常被侵害,被剥夺,违宪的事情还常常发生,没有得到制裁。反右、文化革命中发生的事情就都是典型的违宪的极端事件,现在情况大大改观,但是不那么极端的违宪事件、做法还时有发生。宪政和民主的口号当然要常常提,甚至应当成立宪法法庭,使公民在宪法权利被侵犯的时候有地方讨公道。

第三个问题是:宪政是一个东西还是两个东西?文章认为宪政是两个不同的东西,一个是西方的多党竞选、三权鼎立、两院制,另一个是中国的一党独大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世界上现存的政治制度的确是有差异的,有些差异是文化传统和社会结构不同造成的。一个国家最可能拥有的政治制度还是它历史上存在过的制度,其现行政治制度由于这些文化传统的差异也会有不同特色。比如英国保留了王室,法国就没有保留;朝鲜保留了最高领导人的世袭制,中国就没有保留。然而,所谓宪政和民主政治制度只有一个,就是根据宪法来运行的民主政治制度。根据中国宪法,公民有结社的自由,也就是有组党的自由,如果没有做到,那就没有实现宪政民主,尽管已经有了宪法。所以不能说多党制是民主宪政,一党制也是民主宪政,那无异于说,民主是民主,不民主也是民主。那就是强词夺理了。

总而言之,民主宪政是百年来国人的改革之梦,进步之梦,强国之梦,也是真正的共产党人坚定不移的政治主张。我们已经制定了相当好的一部宪法,下面要做的就是把宪法的条文一条一条付诸实施,待宪法条文全部做到之时,中国人的宪政梦想就实现了。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李银河:宪政论争之我见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36211.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