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饭与否属私德,政府开罚无理无据

来源:网易另一面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5-30,星期四 | 阅读:1,341

导语:5月28日,从武汉市文明餐桌行动领导小组会上传出信息,武汉市拟对公共场合剩饭剩菜者处以罚款。但此政策与中国的现行的法律原则相悖,于法无据。更重要的是,在涉及到公民个人生活和私德的领域,政府“根本无权干涉”。

对浪费食物处以罚款于法无据

行政处罚的前提是“对违反法律但尚未犯罪进行制裁”,而浪费食物属于道德范畴,不违法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的定义:行政处罚的前提是“依法对行政相对人违反行政法律法规而尚未构成犯罪给予法律制裁的行政行为”。在制裁的特征上:“行政处罚是以对违法行为人的惩戒为目的,而不是以实现义务为目的”。在法定原则上:“处罚的依据是法定的”,“处罚的程序是法定的”。公民个人浪费食物固然有违道德(且不说这个道德的水位还很高),但却无论如何也算不得“违法”,更用不上“惩戒”。故武汉市文明办对浪费食物者处以罚款的办法,并无法律依据,且涉嫌违反“处罚程序法定”的原则。

在与商家达成交易以后,食物已经成为消费者的个人财产(物),消费者具有权随意处置

消费者进店点餐,商家供应餐食,而后消费者付款。实质上双方已经达成契约,完成了交易。这项交易的显著特征是:双方自愿、等价有偿,并且没有损害第三方利益。在交易达成以后,食物本质上已经成为消费者的个人财产(物),消费者拥有对其的完全的处置权。如果消费者居家如厕,一不小心用多了卫生纸,是不是也可以有“相关部门”跳出来说:“你浪费了纸张,客观上破坏了环境,需要处以罚款”呢?这无疑相当滑稽。

罚款也没有可行性

行政处罚规章繁复精密,对立案、取证、核审、决定、告知都有硬性要求,强制罚款可行性存疑

我国法律对工商行政的处罚的一般程序有很严谨的设计。自2012年1月1日起开始实施的《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行政处罚程序规定》中:第2章第5条到第15条定义了管辖的范围;在对行政处罚的一般程序的定义上,用总计4节、43条的篇幅,对立案、调查取证、核审、决定四部分作出了严格的规定。就算在《行政处罚的简易程序》中,也规定“适用简易程序当场查处违法行为,办案人员应当场调查违法事实,制作现场检查、询问笔录,收集必要的证据,填写预定格式、编有号码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行政处罚决定书应当场送达当事人,由当事人和办案人员签名或盖章。”如此繁复和严谨的程序造成了巨大的工作量,要想在基层得到贯彻实施,实则是困难重重。

对食客处以罚款会损害餐厅声誉,影响经营,合肥拟制定相关处罚规定,但“罚款”从未被餐厅落实

据《合肥晚报》报道,在合肥国购广场金汉斯自助餐厅,餐台上设有提示牌,如果盘中剩下食物超过50克,将加收成本费。但经理表示“现在浪费的顾客很少,基本都能吃完,在我印象里这条处罚规定没有执行过。”一名前台服务员说,在客人拿食物的时候,我们都会提醒客人勤取少拿,大多数客人都能理解。其表示:虽然一些自助餐厅制定了“吃不完罚款”的规定,但基本没执行过。“餐饮毕竟是服务行业,客人来吃饭是来享受食物和服务的,如果我们强制性执行,只会引起客人反感,损害餐厅的声誉,对经营反而不利。”另一名自助餐餐厅的经理也表示:在餐厅设定“吃不完罚款”的规定,其实只是一个“纸老虎”,主要是为提醒客人不要浪费,估计没有多少餐厅会真正处罚。

重点在于,政府无权干涉公民个人生活。“罚款”本身就违法

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政府怎么管”,而是在涉及到公民个人生活和私德的领域,政府“根本无权干涉”

政府干涉并不伤害到他人的个人行为,其正当性的一项重要考量便是公共权力与个人幸福的关系。在美国,现有的社会共识是,当个人选择不损害到他人利益时,他行使的是正当的个人自由,政府不能动用公权力加以干涉和阻止。这种观点认为,人是理性的动物,能够做出符合自身利益的决定,不会做出违背自己幸福的事情。从这样一种个人“明智选择论”(prudentchoice)又推导出一个政治原则,那就是,保存和扩展个人的行为自由(包括言论和行为),是政府在一个“好社会”中行使正当权力的主要目标。人民应当享有追求他们自己心目中幸福的自由权利,这是政府不该过问的事情。

对于公民个人合法财产的保护,我国《宪法》和《民法通则》明确规定,罚款更涉嫌违法

消费者购买的食物属于个人财产。而对于公民合法财产的保护,我国法律有明文规定。《宪法》第十三条第一款:“国家保护公民的合法收入、储蓄、房屋和其他合法财产的所有权。”又及,《民法通则》第七十五条:“公民的个人财产,包括公民的合法收入、房屋、储蓄、生活用品、文物、图书资料、林木、牲畜和法律允许公民所有的生产资料以及其他合法财产。公民的合法财产受法律保护,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侵占、哄抢、破坏或者非法查封、扣押、冻结、没收。

对浪费食物进行罚款伤害公民财产权和个人尊严,是在制造不公

表面上“剩饭剩菜罚款”让浪费食物的“恶习”得到了纠正,道德得到了维护,社会风气一朝澄清。但一个被忽视的基本事实是:个人财产权神圣不可侵犯是天经地义。对没有吃完自己购买的食物者动辄处以罚款,实则是在制造不公。更重要的是,个人自治和尊严已成为当代文明的核心价值,而个人财产权收到尊重和保护是实现个人自治和保持个人尊严的必要条件。个人财产权使得个人拥有自己可以控制并不受他人干预的领域和范围成为可能,从而使得个人可以拥有自己的精神世界,保有自己不容侵犯的稳私权利,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并不必考虑他人意愿进行自由选择,实现自己的价值。没有个人财产权,个人自然要受制于他人或组织,处于服从、被强制状态。在此状态下,个人不可能具有独立的人格、尊严,不可能拥有自己的价值观念和道德信仰,也与政府部门“提高社会道德”的初衷相悖。

用强制手段惩戒公民是极权思维作祟

企业、学校都有以罚款要挟推行规章的传统,源于极权时期高压政治的思维惯性

在政治高压极左时代,政府、领导、师长充当民众的“牧羊人”的角色,整个社会处于准军事化的体制下。出于降低管理成本的考量,对于人群中的异类者,动辄处被以最严厉的打压。而在当今的时代下,掌握社会资源和话语权的人群,恰恰是在那个时代耳濡目染的熏陶中成长起来的,很多人具有使用简单粗暴的手段侵犯公民个人自由以达到管理目的的意识和思维惯性。有媒体报道:湖南衡阳的一所高中明文规定的罚款项目高达数十种之多:上课迟到、早退罚款,学生流失罚款,统考排队在后者罚款,完不成高考指标者罚款,批改作业不及时罚款,业务笔记少写一页罚款……仅临时性罚款,最多者一学期达500元以上。

服毒自杀的纳粹头子希特勒曾以强力推行禁烟,帝国倾覆以后,原本对希特勒有所回避的人都开始公开吸烟

1933年纳粹党上台后,推行了一系列限制公民个人自由,扩大法西斯政府权力的政策。由于希特勒本人对香烟极为厌恶,斥之为“印第安人为报复白人引进酒而带来的祸害”,将禁烟主义融入种族主义和反犹太主义,以国家机器施以强力推行,任何在公共场所吸烟的行为都将被处以高额罚款。1939年以后,全面禁烟政策开始实施,任何在农村地区、体育场、赛道、沿着铁路等地张贴反禁烟运动的广告单,或使用扬声器广播和散布邮件来反禁烟运动都会被取缔,当事人将被逮捕。1945年柏林战役末期,希特勒于元首地堡自杀。根据他的女秘书戈尔达・克里斯坦(GerdaChristian)所言,防空地堡“散发著一股空虚的气氛”,原本对希特勒有所回避的人都开始公开吸烟。

结语:“父爱式”的政府管理凸显出权力的傲慢。公民生活方式不受他人控制,则是最基本的个人权利,否则便与奴隶无异。武汉市政府有倡导“节约粮食”的美好初衷,但却不甘于只是“倡导”。动用公权力干涉公民私生活,可谓失其本心。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剩饭与否属私德,政府开罚无理无据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36187.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社会万象.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