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力建:长征胜利得益于军阀放水

作者:信力建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5-13,星期一 | 阅读:1,409

关于长征,长期以来的说法是这是一次红军斩将过关所向无敌的“战略大转移”,在这一过程中红军英勇无敌指那打那,几乎就是百战百胜——这个意思,在毛泽东到达陕北后写的“七律·长征”一诗中,有充分表示。

然而,事实上,红军长征所以能走到陕北,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沿途军阀的放水,当然也得益于蒋介石利用红军的盲目流窜来收拾沿路军阀。我们已经在《泸定桥上神话多》一文中论及四川军阀刘文辉的放水嫌疑,现在,我们不妨就长征中最为惨烈的“湘江之战”再来看看沿路军阀是如何放水的。

1934年10月,红军长征,11月初,红军离开瑞金后,迅速突破了蒋介石在红军前进道路上设置的第一二道封锁线,顺利进入湖南,蒋介石任命湘军头目何健为“追剿军”总司令,调动湘军和桂军,在零陵至兴安之间近300里的湘江两岸配置重兵,设置了第四道封锁线。

在第四道封锁线上,蒋介石最不放心的的是处于半独立状态的桂系军队。此前蒋、桂几度合作、也几次分裂,桂系集团高层内部一致认为:“蒋介石是我们的主要敌人,其他各党派都是我们的同盟者”,积极参加了地方实力派掀起的几次反蒋战争。蒋介石的两次下野,都直接与桂系有关。长期以来,蒋、桂之间的疑忌很深,蒋介石也看到了这点。为了拉拢桂系,利用桂军,他在发给李宗仁、白崇禧的电报慷慨许诺:“共军将南窜桂黔,贵部如能尽全力在湘桂边境加以堵截,配合中央大军歼灭之于灌阳、全县之间,则功在党国,所需饷弹,中正不敢吝与。”并随即派飞机送去两个军3个月的开拨费100万元、堵剿计划和电台密码本等等。李、白两人也复电“遵命办理”,表示广西完全有决心和有力量在境内外堵击红军,暗示不希望中央军趁机入桂作战。表面上,桂系除大张旗鼓修碉堡筑工事外,还积极响应何键封锁湘江的军事部署。11月16日,湘、桂双方在广西全州召开会议达成“全州协议”,议定湘军担负零陵至黄沙河之线防务;桂军负责全州、兴安以南防务,在湘、桂边境的黄沙河与湘军衔接。

桂系虽然口头上答应了蒋介石要“遵命办理”,实际上却另有打算。11月上旬,李宗仁、白崇禧在南宁连续召开军事会议,商讨防堵红军的对策。号称“小诸葛”的白崇禧在会上分析得头头是道,他认为红军的动向有三种可能:一是深入广西腹地,二是直驱贵州并在那里建立根据地,三是攻四川。这三种可能性,他认为四川内部四分五裂,又远离国民党中央的控制,所以第三种可能性最大;而贵州是山区,便于游击,也符合红军的作战战术,因此第二种可能性次之;而广西民团组织严密,红军很难立足,第一种可能性最小。在会上,桂军第四集团军高级参谋刘斐分析:红军虽然失败了,但仍有一、二十万的兵力,广西全部兵力只有一个集团军两个军16个团,总共才20000多人。他特别提醒与会者:“如果我们以20000人去堵200000人,肯定会被红军吃掉。古人云:哀兵必胜,红军到了无路可走时,拚死战斗,我们肯定会被吃掉的。老蒋的阴谋是叫广西军与红军两败俱伤,他好一箭双雕,坐收渔利。如果我们打输了,共军进入广西,老蒋就说‘我来替你剿’,到时广西就是他的了。如果侥幸打胜了,广西也已疲惫不堪,老蒋会说‘我来为你善后’,把你们调到中央挂个名义吃饭,也会顺利地进广西。这个仗的确不好打。”几次会议研究的结果,桂系最终确定了对红军作战的总方针是“送客”,即不让红军进入广西内地,但在形式上作出堵击模样,实际上保全桂军的实力,既要阻止红军深入广西腹地,又要避免中央军乘机跟踪入境的双重危险。具体做法是放开一条道路让红军从北部经过进湖南、贵州,不拦头、不斩腰,只击尾,专从红军后卫部队做文章,以敷衍蒋介石——实际上就是“放水”。

特别搞笑的是:会后,白崇禧立即部署第十五军在灌阳、全州一带占领阵地,第七军则控制恭城、兴安一线,作出侧击阵地。白崇禧在视察防线时兴致很高地对十五军军长夏威说:“谁给红军送个信,说我们让一条路任其通过。”几乎就怕红军不从他们放水的“沟渠”流走。

更为凑巧的是:就在桂军逐一展开部署期间,白崇禧收到潜伏在南京内线的密电,称:蒋介石已定下一举除三害的毒计,即压迫红军从龙关虎两侧地区流窜广西、广东,预计两广兵力不足应付中央军的大举进入,从而达到桂系、粤系、红军俱除的目的。据时任桂军兵部参谋长的汤圭回忆,白崇禧当时气极败坏地咒骂:“好毒辣的计划,我们几乎上了大当!”立即命令转移桂军主力扼守龙虎关,灌阳到永安关只留少数兵力,全县完全开放,第七军在恭城机动待命。汤圭劝说要考虑防止红军由灌阳、全县突入。白崇禧愤然地说:“老蒋恨我们比恨朱毛还更甚,这个计划是他最理想的计划。管他呢,有匪有我,无匪无我,我为什么要顶着湿锅盖为他造机会?不如留着朱毛,我们还有发展机会。如果夏威挡不住,就开放兴安、灌阳、全县,让他们过去,反正我不能叫任何人进入广西内地,牺牲我们全省的精华。”

11月21日,红九军团攻克江华县城,并派出两团兵力向广西要隘龙虎关作佯攻,以吸引桂军东调增援。白崇禧接到报告后极为紧张,意识到红军过境势不可免,深恐红军由江华进入贺县或富川,深入广西中部。他权衡得失,为了避免与红军决战,决定立即放弃湘江防线。当天向蒋介石发电谎报龙虎关、富川、贺县遭到红军进攻吃紧,要求桂军从湘江沿岸撤出到龙虎关防堵,让湘军前来接防。第二天下午,第十五军除留在全州、兴安、灌阳各留下一个团,其主力以及第七军的1个师全部转移到富川、贺县,而以第十九师担任龙虎关防务。 桂军从全州、兴安一线突然撤防,顿使何键手忙脚乱,他不得不下令刘建绪部4个师立即南下全县,各路追击部队加紧追击。11月23日,何键发给蒋介石一封长电,除指责桂军撤走让湘江防线“门户洞开,任匪长扬而去”外,更是叫苦不迭声明湘军无力迅速接替桂军所通防务外,愤激之情溢于言表。至此,桂北湘江一带只有桂军3个团分别闭城固守,从全州到兴安界首之间的130里湘江两岸,整整3天没有敌正规军防守,这等于给已陷入困境的红军让出了一条生路.

可惜的是,红军未能利用蒋、桂矛盾,抓住桂军后移和湘军未到的3天宝贵时间,轻装突过湘江。如果是这样,损失就可以减少到最低限度,则战局也更为主动。当时受博古、李德控制的中央军委对桂军暗中让道“送客”的用意毫无知晓。11月25日下午5时,中央军委才发布关于进行湘江战役,突破敌人第四道封锁线的命令,以红一军团主力和红三军团、红八军团组成进攻部队,迅速在全州、兴安之间抢渡湘江,以红一军团1个师和红五军团、红九军团为掩护部队,阻击敌人进攻,计划分兵四路纵队向湘江地域前进,转入湘桂边境的西延地区。

然而已经错过最佳时刻:11月28日,蒋介石得知桂系谎报军情撤离湘江防线后大为震怒,在电报中插斥责桂军“任匪从容渡河,殊为失策”,再次严令桂军、湘军重新夺回渡河点,对过湘江的红军先头部队进行夹击,对未过江的各部进行堵击。李宗仁、白崇禧迫于压力,才将部队调回,与红军激战。 11月29日,湘军和桂军蜂拥而来,敌人向正在渡江的红军发起了进攻。12月1日17时,中央机关和红军大部队终于拼死渡过了湘江,但损失惨重,5军团和在长征前夕成立的少共国际师损失过半,8军团损失更为惨重,34师被敌人重重包围,全体指战员浴血奋战,直到弹尽粮绝,绝大部分同志壮烈牺牲。渡过湘江后,中央红军和军委两纵队,已由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到3万人。红八军团、红三十四师、红十八团基本上全军覆没,红八军团的番号也没了。

湘江一战,是红军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惨败这还是桂军放红军一马的情况下,如果桂军拼死阻击红军,恐怕红军得全军覆没了。

(文章原创于2010年12月)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信力建:长征胜利得益于军阀放水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34875.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多向思维.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