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音绕梁,三日不绝,岂一时之功?

译者:梅飞指舞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4-15,星期一 | 阅读:1,224
原文:Stradivarius trees: Searching for perfect musical wood
原作者:John Laurenson

8649631477_f09d7193a9

瑞士是世界上一些顶尖小提琴制造大师的家园。但是,他们是如何分辨出哪棵树可以做成一把质量上乘的小提琴的呢?一次与选材大师在林中漫步的经历使我了解到,这是需要大量的经验和直觉的。

身处瑞士森林,对其进行梳理,为的是选择完美的音乐木材,因为并不是什么树都符合标准——树的年龄、天气、甚至是月亮的位置都能为最热情、最饱满的音符助上一臂之力。

Lorenzo Pellegrini的膝盖陷在雪中,他摇摇头,走开了。

他不会在那棵树上浪费太多时间,因为它的枝蔓太多了。

枝蔓就意味着木头里有死结。而木头里的死结会破坏共振的效果。

Pellegrini是一位选材师。他会在10,000颗云杉中选出条件刚刚好的那一颗。他会为你觅到“弦乐之树”。

“不急,不急,不急,”他念念有词,“慢点、慢点、再慢点。”

小提琴之树便是这样长成的。

“身处这些山的高处,树成长得非常慢,有时,它们会一起停止生长。他们需要积聚力量。这里山上的有些树的树龄已经达到了一千年之久。”他说。

他的双眸瞪得大大的,蓝眼睛里闪出惊叹的神色。“难以置信,不是吗?”

从九岁开始,Pellegrini就一直在Risoud森林中忙碌了。

他和他的家人成长于意大利的阿布鲁佐的山区中,每年他们都会深入树林,最近的村庄离那里也有几小时的路程,他们往往会搭上一个小屋,一待就是八个月。伐树和切割木材便是他们生活的全部。

8650737074_5f382a38f3图片配文:Lorenzo Pellegrini“栽培”着森林

“我常常会把剩下的玉米粥喂给狼吃,”他说道。

30岁的时候,他偶遇了Risoud森林,并且不再愿意离去。

虽然已经83岁高龄,但是他仍然能够如松鼠般矫健攀爬树木,而他对于森林的照顾就好像它是他的花园一般——他会砍去毛榉树,因为它们会抑制珍贵的云杉的生长。

“对于那些需要遵循规律、生长缓慢的树木来说,成长过程中,你必须让它们紧紧依靠,这道理就像头上的头发一样。”他说。

“水分也不能太多。树心需要保持干燥,这样的木头才是最好,才能创造出立体浑厚的共鸣。”他补充道。

 

天赐之弦

8650737156_a54c1f446c

用他自己的话说,Pellegrini正“栽培”着森林。但是,恐怕几百年以内,他所栽培的木材都不会遇到对的人。所以,也许在24世纪,那把有着美妙共鸣的云杉木才会横空出世。

他说,一旦你找到了完美的树材,必须等待最适宜的那天才能下手将它砍到。

往往最适合伐木的时间是在秋天结束的时候,那时,树液回流大地,月球离地球最远,并且出现在地平线的最低点。

因为,很明显,月亮的磁场不仅牵拉着海水、撩拨着潮起潮落,它也会拉扯着树液。

那个最佳时间,树木已经变得最干燥了。那时,他会和其他林木工人组织一个仪式。通常,年纪最轻的会获此殊荣,把树木砍倒。

顺着布拉苏斯(布鲁萨斯是一座森林附近的小山城,许多最负名望的钟表匠安居于此)驱车一路向下,Jean-Michel Capt遥指着一座于云雾中若隐若现的高山说到:

“有人说,当你能望见那座山峰时,就是要下雨了。”他说着说着停顿了一会儿,好给我们腾出一点时间,让我们尽情释放内心的激情。

“当你望不见山峰时,那说明已经正在下雨了。”

Capt是一位工匠,也是一位发明家,他利用Pellegrini找到的能发出共鸣的木材来制作吉他。

在他的工作室中,他向我们展示了一段琴材,它是从一颗拥有350年树龄的树上砍伐而来的。

图片配文:Jean-Michel Capt正在用拥有美妙共鸣的木头来制作吉他

它的纹理、年轮排列紧密,十分整齐。

你的手指不经意在某段纹理停留,也许正指点着英国陆军通过伊普尔最高处的那段历史。

弹指间,似乎又能听见它在诉说路易十四建造凡尔赛宫的那段往事。

历史在年轮中穿梭,清教徒的先祖是它的最初原点。

为了向我展示这段木材的音质,他拿出了一个小巧玲珑的音乐盒。上好发条后,叮咚声随之而来。

音乐盒作着叮咚之声,他把它放到了那段木材上,瞬间,整间房屋为美妙的音调所萦绕。声音不仅越来越明亮,而且温暖而饱满。

随后,我们穿过村庄,见到了一位音乐家,众多的音乐家居住在Rissoud森林中,他是其中的一位。

就着由木材燃烧的火苗,David Guignard坐在一张由巨大云杉制成的桌子旁,拿出他的大提琴,奏响了一段巴赫的乐章,说真的,此番描写,绝无半句戏言。

在这里,如果你听说人们穿着纸质衬衫,刨着木屑,任凭它们粘在意大利面上,请不要惊讶。

“我的父亲是一位护林者,而我的祖父为我们在林中建造了一座小屋,”他回忆道。

“所以,我儿时最美好的回忆就埋藏在森林里。在树脚下生活,真是惬意。”

Guignard的音乐老师教育他,树木是永远不会完全逝去的。

气温和湿度的变化总能使它作出反应,它总在进化。

火苗劈啪作响,大提琴的琴弦叫琴木低吟浅唱,我聆听这美好的一切。

我思忖着,也许我永远不会有机会再像这样聆听这般的音乐了。

因为当你身处其间,当你听到像这样美妙的乐器响起,你的思绪就飞向了皑皑白雪、缕缕清风、更有嬉戏在那些高大小提琴树材的布谷鸟和小蜜蜂与你作伴。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乐音绕梁,三日不绝,岂一时之功?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33235.html

分类: 文艺评论, 新闻视线, 艺术走廊.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