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4年周恩来呼吁:人民需要言论自由结社自由

作者:韩锴 | 来源:浙江学刊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4-1,星期一 | 阅读:1,622

核心提示:周恩来同志在同一演讲中说,“我们认为欲实行宪政,必须先实行宪政的先决条件。我们认为最重要的先决条件有三个:一是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二是开放党禁;三是实行地方自治。人民的自由和权利很多,但目前全国人民最迫切需要的自由,是人身居住的自由,是集会结社的自由,是言论出版的自由。”

本文摘自《浙江学刊》2005年第5期,作者:韩锴,原题:《共产党人论民主——20世纪40年代中共关于民主问题的讨论》

一、民主之必要

关于实行民主之必要性,可以概括如下:一是民主是国民革命的目的。周恩来同志在延安各界纪念孙中山先生逝世19周年大会演说词中说,“国民革命的目的,在求中国之自由平等。我们知道,要达到这个目的,就必须对外独立,对内民主。可是孙先生已经逝世19年了,这个目的,还没达到。”②可见,周恩来同志认为求中国之自由平等是国民革命的目的,而求中国之自由平等的前提是对外独立,对内民主。由此我们可以概括说,周恩来同志认为国民革命的目的就是对外独立,对内民主。二是民主是中华民国的内在要求。“民国本是应该实行民主的,但国民党执政已经18年了,至今还没有实行民主。这不能不说是国家最大的损失。”③周恩来同志还引用孙中山先生来说明民国必须是实行民主的国家,否则难符民国之实。“现在中国虽称民国,要名符其实,必要这个国家真是以人民为主,要人民都能够讲话的,确是有发言权。这个情形才是真民国。如果不然,就是假民国。”④可见,现在共产党人认为“人民民主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题中应有之义”、“政治文明是小康社会建设的重要内容”与此政见是一脉相承的。三是民主是宪政的先决条件。周恩来同志在同一演讲中说,“我们认为欲实行宪政,必须先实行宪政的先决条件。我们认为最重要的先决条件有三个:一是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二是开放党禁;三是实行地方自治。人民的自由和权利很多,但目前全国人民最迫切需要的自由,是人身居住的自由,是集会结社的自由,是言论出版的自由。”⑤由此可知,周恩来同志将民主自由视为实行宪政的先决条件。四是民主是国家力量的源泉。“我党毛泽东同志老早就说过:‘没有民主,抗日就抗不下去。有民主,则抗他十年八年,我们也一定会胜利。这个道理,现在全国人民都了解,所以各地人民的宪政运动,都一致嚷出:要实行宪政,就要先给人民以民主自由;有了民主自由,抗战的力量就会源源不绝地从人民中间涌现出来,那反攻的准备,才能真正进行。”⑥在这里我们可以得知以毛泽东为首的共产党人将民主看成是一个国家的力量源泉,一个国家有力量的表现。

二、民主之真义

民主之真义是什么?当时主要提出了以下观点。一是民主既是一种思想,更是一种制度。“中国古昔有唐虞之揖让,汤武之革命。其垂为学说者,有所谓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有所谓闻诛一夫纣,未闻弑君;有所谓民为贵、君为轻;此不可谓无民权思想矣。”⑦然终有其思想而无其制度。“在中国传统思想中是有民主思想的成分的。但中国曾有民主思想和中国曾实行民主政治完全是两回事。”⑧二是专制政治的温和表现不是民主。中国传统的民本主义思想可以说也深刻而持久地影响着中国政治,但它并不能在根本上改变专制政治,而只是使专制政治的表现温和一点而已。“所以过去的专制政治下,有仁政也有暴政,暴政固然不合民主精神,但仁政也绝对不是民主政治,‘爱民如子’是过去对于封建统治者的最高要求,但把民众看成了儿子,那还有什么民主的气味!”⑨三是民主就是人民当家作主。民主不是官员对人民好一点,给人民的好处多一些,这属于专制制度下的温和政治。“我们不妨背诵一下中山先生对于民主政治所下的一个通俗而确切的定义:‘民权主义就是要拿本国的政治,弄成到大家在政治上有一个平等地位,以民为主,拿民来治国家’(1924年在广州的留声机片演说词)”⑩四是民主就是人人依自己的判断诚实地说出自己的观点。“民主讲究讨论商量,但假如开会时大家说了一大套,却不全是心里所想的,会后各人仍旧各做自己的一套,那么民主的世界岂不成欺骗的世界了吗?”(11)

三、民主之内容

民主之内容是全方位的,它包括政治上的,军事上的,经济上的,文化上的,党务上的以及国际关系上的。这一观点是1944年6月12日毛泽东答中外记者团的题为“中国的缺点就是缺乏民主,应在所有领域贯彻民主”的讲话中提出来的。毛泽东在这篇讲话中侧重点在于陈述只有民主才能有力量。但他强调的方方面面的民主则可视为民主内容的经典表述。他说:“毫无疑问,无论什么都需要统一,都必须统一。(这是针对国民党政府借统一来反对民主而说的。作者)但是这个统一,应该建立在民主基础上。政治需要统一,但是只有建立在言论、出版、结社的自由与民主选举政府的基础上面,才是有力的政治。统一在军事上尤为需要,但是军事的统一,亦应建筑在民主基础上,在军官与士兵之间,军队与人民之间,各部分军队互相之间,如果没有一种民主生活、民主关系,这种军队是不能统一作战的。经济民主,就是经济制度要不是妨碍广大人民的生产、交换与消费的发展,而是促进其发展的。文化民主,例如教育、学术、思想、报纸与艺术等,也只有民主才能促进其发展。党务民主,就是在政党的内部关系上与各党的相互关系上,都应该是一种民主的关系。在国际关系上,各国都应该是民主的国家,并发生民主的相互关系,我们希望外国及外国朋友以民主态度对待我们,我们也应该以民主态度对待外国及外国朋友。”(12)毛泽东同志在这里对政治民主、军事民主、经济民主、文化民主、党务民主和国际关系民主等内容作了简明扼要的全面阐述,特别是关于国际关系中应实行民主的看法,现在看来仍然是高瞻远瞩的真知灼见。进而毛泽东针对国民党政府借口统一而拖延民主,要求先统一而后民主的说法又强调说:“我重复一句,我们很需要统一,但是只有建筑在民主基础上的统一,才是真统一。国内如此,新国际联盟亦将是如此。只有民主的统一,才能打倒法西斯,才能建筑新中国与新世界。”(13)

四、民主之核心

关于民主之核心的主张,一是政权为人民所握有,为人民所运用。“由于各个国家的历史发展、社会状况等具体条件的不同,他们各自所实行的民主政治,可能在形式和内容上,都存在着多少的差异。但无论如何,它们之间有一个基本点是相同的,那就是政权为人民所握有,为人民所运用,而且为着人民的幸福和利益而服务。”(14)二是民主是民主国家的政府知道人民的意思并就人民的意思以施政。这就“关联到几个问题:首先,人民要有意见。这是不必多加讨论的。人民在日常生活中,接触到政府事务的各个方面,因此总是有意见的。好的,它们也会称赞和鼓励,坏的,它们也会批评和指责,而且,也会提出意见来。其次,要使政府‘知道人民的意思’,这点就比较复杂。一方面,要人民能够说出他们的意思来,如果有一肚子意见,没有地方说,或者没有办法说,那就谁要想‘知道人民的意思’都无从知道。另一方面,人民有意思,不管他说得出说不出,还要政府中人愿意知道才行,否则虽然人民的意思到处都是,应知道的人却还是不会知道。所以,一定要人民敢于说话,政府鼓励人民说话,热诚地去‘知道人民的意思’才行。最后,人民敢说,政府愿听之后,还要政府积极‘就人民的意思以施政’,才能使人民的意思不落空”。(15)三是“人民的意思”是判定意见正确与否的最高裁判者和最后的依据。民主国家政府的基本精神是“人民和政府都要有自尊容人、从善如流,过勿惮改的精神。自己看重自己对国家民族的责任,站在人民的立场上,经过深思熟虑后,提出对政府事务的批评和具体建议,同时,也要愿意不掺杂丝毫成见地容许别人发表他们的意见,不应该固执错误,应该勇于改过,不能一误再误。而正确与否,又必以‘人民的意思’为最高的裁判者和最后的依据。”(16)

五、民主之特征

民主之特征,当时中国共产党人就进行了积极的探索。其主要观点如下:一是民主是整个世界的大趋势。天下有一定的道理,不为尧存,不为舜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它属于历史上绝对的逻辑,“现在整个世界的大势所趋是什么呢?一言以蔽之,就是民主二字。”(17)60年前,国共两党相争的事实足以证明国民党因独裁而亡,共产党因顺应民主之大趋势而兴。二是民主是合众力而成事。在现时代谁也不能我智自雄、唯我独尊,以至落得枉费心机,徒劳无补。“举一个重大的东西,当然是众擎易举。对着一个明非个力所能胜任的东西,也一定不会有人偏偏要独力支撑,而不虞举鼎折膑……众力成城,众口铄金,这是流传至今犹可记取的中国古训。”(18)三是民主就是让民众与国家共患难。“国家有困难,当然应有全体国民来担当。但如使其与闻一切有关情形,使其对一切有关事情都有置喙之机遇,都有尽力之机会,纵令担当困难,忍受痛苦,也当可以心甘情愿。人总是对于自己有权过问的事才最起劲。而况是本来应该属于自己的事。”(19)四是民主就是提供机会,使人尽其力,财尽其用。“民主本就是使人人都平等自由”,“给人人以机会,使得人人都能尽量地发展、发挥、发皇其才、其力、其业。”(20)

六、民主之前提

实行民主的前提条件有三:一是真正为人民服务的人才能实行民主。“唯有真正为人民服务的人才利于实行民主,反对人民的人谁敢给人民以民主权利——世界上没有一个统治者愿意让自己压迫之下的人民起来说话,愿意把自己压迫和剥削人民的企图和设施给人民来讨论,天下没有这样的傻瓜。”(21)“诚心为人民服务的人们已经感受到了民主的力量,他们已在普遍地歌颂民主了。”(22)“对于诚心为人民服务的人,民主带给他以无比的信心。”(23)二是实行民主者本身必须具有民主精神。“号召民主的必须在自己可能范围之内自己先民主,有民主的精神,行民主的办法。庶几可收以身作则,以身教者行,以致釜底抽薪之效。否则纵然不是教猱生木,却等于缘木求鱼,等于抱薪救火。”(24)三是从事人民的事业才有利于实行民主。民主能发挥无穷的伟力,唯有实行民主,事情才能办好。但“这首先必须是那些事情真正符合人民的利益。这一点十分明白,无用乎多加解释。”(25)这就是说,实行民主的事情必须符合人民群众的利益,属于人民群众的事业。

七、民主之实施

关于民主之实施,主要有以下观点:一是艰苦环境不影响实施民主。“照我们的经验,在敌后那样艰苦的环境中,人民尚能进行普选,讨论国事,选举抗日政府,实行地方自治,哪有大后方不能实行民选和自治的道理?因此,一切问题都看执政的国民党有没有决心和诚意实施宪政,如果有,就应该在抗战期中提前实行。因为民主的动员是能最有力的准备反攻,取得抗战胜利,而且从民主中,才能找到彻底解决国共关系的途径。”(26)二是国情不影响民主的实施。“民主制度比不民主更好,这和机器工业比手工业生产更好一样,在国外如此,在中国也如此。而且也只能有在某国发展起来的民主,却没有只适用于某国的民主。有人说:中国虽然要民主,但中国的民主有点特别,是不给人民以自由的。这种说法的荒谬,也和说太阳历只适用外国,中国人只能用阴历一样。”(27)当然民主也应中国化,“如果在中国,对中国事,而不由中国人以中国为第一位;所采取的办法不扎根在中国的本土,对于大多数中国人必不免多少隔阂。如此,要想把中国整好,究竟是事实上难以置信的事。”(28)三是国民的文化程度也不影响民主的实施。共产党人针对反民主政治论者所谓的“民主政治是好的,但是我们的国民不好,不能实行”,认为“我国人民素来缺少教育和自治的训练,如果贸然实行,就要产生不好的结果。”并“希望中国人民知识与教育程度提高到欧美资产阶级民主国家那样,再来实现民主政治”的现象,指出“至于民众教育程度和自治能力的培养,这自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但要知道,民众参加抗战动员,民众自身的民主生活,是他们受到训练和教育的最好、最迅速的方式。正是在民主制度之下更容易教育和训练民众。在这种方式下,群众可以充分发挥其积极性和创造性,把他们自身的教育和抗战事业,同时推向前进。”(29)同时《新华日报》1946年1月24日《人民文化水平低,就不能实行民选吗?》一文专门介绍了解放区不识字农民参加民选的种种方法。

八、民主之合法

民主之合法问题,中国共产党人认为,首先“本来民主主义和合法主义应当是一致的,因为国家一切的法都应当是经由民主的人民代表大会议决的,所谓合法,就是要合乎民主的决定,合乎人民的意志。”(30)其次“只有在合法之法不是经由民主所决定、不能代表人民的意志而是法西斯或准法西斯主义少数独裁者所决定的时候,民主主义与合法主义才会发生矛盾。”(31)“比如:有些人极力诋毁敌后解放区人民抗日武装及民选抗日政府为不合法的,他们曾努力想法取消这些抗日力量。然而这是巩固的生根在人民之中、有着广大人民拥护的敌后抗日军队与抗日民主政府,它是符合人民意志而产生的,它是真正合乎民主的大法。”(32)

九、民主之实现

关于民主之实现,一是争民主是全国人民的事情。“曾经有一种看法,以为民主可以等人家给与。以为天下有好心人把民主给人民,于是就有了等待这种‘民主’,正如等待200万元的头奖一样。但是中外古今的历史都证明了,民主是从人民的争取和斗争中得到的成果,决不是一种可以幸得的礼物。”(33)“还有一种看法,认为一国的民主可以由国际条件来决定……但是世界的民主潮流是由于全世界每一个国家中的人民护卫自己的权利,并抗击逆流而争取来的,中国人民假如放弃了自己的责任,专一依靠国际条件来促成中国的民主,这也正和依赖外援来获取抗战胜利同样是不可靠的。”(34)二是要为民主而拼命。《新华日报》1944年6月2日短评中引用黄炎培的话说,“不管别人是不是有诚意实行,‘我们自不动,休想别人把宪政的礼物送上门。’所以他主张‘为民主拼命’。最重要的一点,是黄先生痛切地大声疾呼:民族的苦难日前严重,希望我们大家以后做人要改革作风。……要做民主国家的人民,这是起码的条件。”(35)

在这篇文章的结尾之际,我要予以慎重申明的是这篇文章仅仅讲60年前共产党人论民主,这里讲的共产党人包括当年亲共产党且观点被党刊党报所肯定的民主人士。这些观点由于时代的局限,其中有些可能不怎么适合事宜,需要与时俱进了。但本文旨在说明民主政治是共产党成立以来的孜孜追求。且共产党人在新时期依然坚持不懈地追求着,党的几代领导集体均在自己的施政实践中致力于民主政治的日益完善。

注释:

①本文所引文章均出自40年代周恩来在国统区领导的《新华日报》和延安中共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

②③⑤⑥周恩来1944年3月12日在纪念孙中山先生逝世19周年大会演说词,题为《人民真有发言权的国家才是真民国》。

④孙中山:《国民会议足以解决中国内乱》。

⑦⑧⑨⑩参见《新华日报》1942年11月12日。

(11)参见《新华日报》1943年7月16日。

(12)(13)见《解放日报》1944年6月13日。

(14)参见《新华日报》1943年9月15日社论。

(15)(16)参见《新华日报》1943年9月22日社论。

(17)(18)(19)(20)参见《新华日报》1943年10月8日。

(21)(22)(23)(25)见《解放日报》1945年7月2日。

(24)参见《新华日报》1943年10月8日。

(26)周恩来在延安各界纪念孙中山先生逝世19周年大会演说词,题为“人民真有发言权的国家才是真民国”

(27)《新华日报》1944年5月17日。

(28)《新华日报》1943年10月8日。

(29)参见《新华日报》1939年2月25日社论《民主政治问题》。

(30)(31)(32)参见《新华日报》1945年2月17日社论《民主的才是合法的》。

(33)(34)《新华日报》1945年7月3日《争民主是全国人民的事情》。

(35)《新华日报》1944年6月2日短评《为民主拼命》。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1944年周恩来呼吁:人民需要言论自由结社自由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32515.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