鄢烈山:看韩国纪录片《两扇门》有感

作者:鄢烈山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3-28,星期四 | 阅读:1,198

3月25日下午,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举办“日韩纪录片展映及讨论会”,我有幸参加,感触良多。

日本北海道大学传媒研究院附属东亚媒体研究中心,去年启动了“东亚媒体文化交流项目”,旨在建立一个鉴赏并讨论东亚地区优秀影视作品的交流平台;今年的主题是“经济发展与媒体的作用”,这次在中国北京和广州展映了两部获国际性奖项的优秀的调查性纪录片:一部是日本的反映环境公害与记者操守问题的《记者们的水俣病》,另一部是关于都市开发中强制拆迁问题的韩国纪录片《两扇门》。显然,这样的纪录片主题与中国当下有强烈的心理“共振”。电影放映后,《记者们的水俣病》的制片人、原熊本县电视台的记者,现任长崎县立大学教授的村上雅通先生,韩国纪录片导演兼活动家金逸兰女士,现场演讲并回答了同学们的提问。

本文且说获得2012年国际人权保护组织言论奖和女电影人奖(短片/纪录片)的韩国纪录片《两扇门》。

“龙山惨案”特警从集装箱里出动,动迁户引燃燃烧弹,现场笼罩在熊熊大火中。新华/路透

影片里有中文字幕显示为“龙山拆迁户镇压惨案”。说的是“2009年1月19日凌晨5时30分,首尔市龙山第四开发地区进行示威的拆迁户,占据即将被强行拆除的建筑物。至20日上午,共有40多名示威者和数百名警察相互对峙。警方则动用起重机,将搭载特警队队员的两个集装箱送上楼顶进行强行驱赶,示威者以燃烧瓶和猎枪攻击警察,而警察则以水枪予以反击。正当警方和岗楼内的示威者在楼顶对峙时,突然冒起浓烟并燃起熊熊大火,导致岗楼突然垮塌。最终这一惨剧导致5名示威者和1名警察身亡,另有18名警察和6名示威者身受重伤。
根据《两扇门》情节,这段表述不够准确,事实应该是:

2008年2月26日,大国家党的李明博入主青瓦台就任总统。(“现代集团”高管出身、担任首尔市长时就以城市建设“推土机”著称的)他发表电视演讲,批评有些国民胡搅蛮缠,不肯配合政府的经济开发建设,强调“遵纪守法是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随后法务部门对国民大讲“法治”与秩序。

首尔市的龙山社区原是美军基地,美军搬出后,当局决定在这一带进行整体的“再开发”。其中“南一栋”在拆迁计划之中,而业主与开发商没有达成补偿协议,政府决定强制拆除。于是,“全国拆迁户联合会”在“南一栋”的楼顶临时搭建了“望楼”,储藏了燃烧弹和石块准备坚守。

并非发生旷日持久的对峙之后。由地方警务厅长刚提升不久的国家警务长官,认定表现自己忠诚和才干的机会到了,他决定动用特警部队对付示威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解决“战斗”。

注意,这特警部队是韩国为成功举办亚运会建立的,本意是针对恐怖分子;为了保卫奥运会而留下并强化;尔后,就成了永久性建制,用来对付国民。

解决示威者的预案是,用两台起重机吊两个藏有士兵的集装箱接近“望楼”,然后展开攻击,制服示威者。

是立功心切,还是轻敌呢?警方并不知道这“南一栋”的建筑结构,从底楼通往楼顶阳台有“两扇门”,只有一扇是畅通的,进攻者还以为都是“生门”而没有“死门”呢。警方也不知道这栋楼内储藏有不少易燃易爆的化工品。他们没有侦察,本来是可借谈判协商之名派人到现场去看看的。

强拆攻击选在拂晓前一个多小时,以为可以在天亮前结束“战斗”呢。

结果只调来一台起重机,特警攻击并不顺利。地面警察用水炮冲击望楼,望楼的示威者向地面投燃烧弹,投石块。其间导致两次起火,却缺少灭火器材。4名示威者葬身火海,1名示威者避火时失足死亡,1名警察也在楼内被烧死。现场十分惨烈。

纪录片显示,在楼层内向上进攻示威者的有“黑恶势力”。他们是警方请来的,还是开发商雇用的呢?不清楚。

纪录片采访的一个年轻警察说,他自己没经验,判断不出危险气体是什么,又想立功……

100分钟的纪录片,大部分是讲事件审判过程和各方评论的。看起来,听起来,据说已完成民主转型的韩国,早已不是军事独裁和威权统治时代,惨案一发生,各方的应对就显示出了民主的政治架构:检察院立即成立检察官调查团,排斥警方的干预;律师团也立即成立而介入案件;被强拆一方不仅有“全国拆迁户联合会”,还成立了“龙山惨案泛国民对策委员会”……

然而,结果呢?

警方在案件当时的现场录像视频,后一部分时段的资料说不存在了,就是不存在!

检方拒绝交出全部的调查资料,最终也没有呈现!

事件发生后,警察的形象严重受损,青瓦台指示搞媒体公关,大力宣传警方破获的一起连环杀人案,以扭转警方的负面评价。

青瓦台定下起诉“龙山示威”全体成员的方针……

判决为龙山示威抗议者“致多名警官受伤,做出威胁国家法律秩序的根本行为。因此,作为法治国家,无论什么理由都不能容忍以上行为。事已至此,被告人依旧要把责任转嫁给警察和再开发促进组合,转嫁给拆迁公司,对事件的受害者却不采取任何道歉和恢复损失的措施”,宣告6名示威者分别服刑5-6年!

我问金导演,这是终审结果吗?还有上诉改判的可能吗?回答为,是最后结果,不能推翻了。

那么,这部纪录片对当事人在法律上的意义是没有了,道义上抚慰价值还是有的,片中有长者痛骂法官是“无赖”,也有当事人痛心疾首地说,“今天在这个土地上”对司法部门表示“这么失望”。

老实说,看这部纪录片,我的观感,最强烈的是对韩国政府专制野蛮遗风的震惊:这跟威权时代的军人政府有多少差别?经济建设和社会稳定就这么压倒了民权,还好意思谈什么民主与法治?简直比中国一些地方政府还野蛮嘛!

转念一想,有这么一部纪录片揭露真相(准确地说,是表达异议),对当时还在台上的李明博这么不客气,还真是转型前难以做到的。

查网上资料,我国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驻首尔记者王刚,在2010年初曾报道《“龙山惨案”成为09韩国十大新闻》

这篇述评说,韩国媒体评出2009年度韩国十大新闻时,“龙山惨案”也在其中。在这起事件发生后,首尔警方受到各方严厉指责。虽然总统李明博事发当天即指示要彻底调查龙山拆迁户惨案的真相,但社会上的抗议示威仍在不断举行,最终首尔警察首长引咎辞职。虽然“极端个案时有发生”,平均下来,几乎每两年就会发生一起(而要数韩国“史上最牛拆迁户”,则非首尔的70岁蔡姓老翁莫属,他因对拆迁补偿方案不满,于2008年2月11日凌晨放火烧掉了被称为韩国第一国宝的崇礼门,希望以此引起政府和社会对拆迁户及拆迁补偿问题的关注),但在韩国“成片拆迁几乎不可能”。记者刚到韩国时,感觉这里的城市“规划”大多不如中国的北京等大城市。以首尔最繁华的江南大路为例,在林立的高楼中间,时常会出现不协调的老旧低矮房屋。后来记者才明白,在韩国由于种种限制,成片区域的大拆大建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以某公司想购买并拆迁某住户的私有房屋为例,等待该公司的将是一场漫长的谈判。首先,要请双方都认可的中介认证机构对土地价格做出基本评估,并以此为基础进行讨价还价。除了土地价值外,土地上的附属物都要分别计入补偿费之内。此外,韩国民间的拆迁组织也比较活跃,在某种程度上维护了拆迁户的利益。在韩国,如果是连片开发,被拆迁户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成立“拆迁对策委员会”,并以群体的名义维权。他们的原则是:所有的东西都要付钱,拆迁的结果必须保证每一家的生活都能得到改善。因此在韩国,拆迁费十分惊人,很少能看到成群连片的旧区改造。

王刚说,在现实生活中,类似龙山惨案这样的极端案例毕竟是少数,而经过多年的法制完善和建章立制,韩国现在已经基本走上了“依法拆迁”的道路。此外,韩国政府在拆迁过程中对动用警力一般比较慎重,比较普遍的做法是尽可能劝说拆迁户“顾全大局”不要闹事,并安排同开发商进行对话。

这样看来,我由《两扇门》产生的对韩国转型成功的质疑,有以偏概全之嫌?

然而,强势政府的专制遗风仍然存在,需要保持高度警惕,这应该是毫无疑义的吧?

不知道李明博未能连任总统与本片这样的谴责言论影响舆论有无关系。可以肯定的是,金逸兰导演这样广义的媒体人士,应当做民权的守望者,监督掌权者在法治和民主的轨道上治国理政。因此,这部纪录片可以说是讲媒体作用和媒体人职业操守的好教材吧。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鄢烈山:看韩国纪录片《两扇门》有感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32317.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多向思维, 文艺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