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风整社中是怎样互相揭发的?

来源:《微观历史》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3-27,星期三 | 阅读:1,369

1960年11月3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农村人民公社当前政策问题的紧急指示信》,简称《十二条》,也就是十二条急救的政策措施。其主要内容是:人民公社实际三级所有,队为基础;彻底清理“一平二调”,坚决退赔,必须坚决纠正“共产风”;允许社员经营少量的自留地和家庭副业;坚持按劳分配原则;恢复农村集市;坚决办好食堂;认真实行劳逸结合;整风整社等。

根据《十二条》的精神,12月3日,校党委做了下乡参加整风整社的动员报告。14日晚,系里宣布下乡名单,我是第一批被批准的,非常高兴。12月25日,下乡到束鹿县东里庄公社,随后到NSL村参加整风整社运动。很快发现农村人民公社的问题很严重:一些公社和生产队的干部,任意捆绑吊打社员群众,贪污盗窃,多吃多占,社员被卡饭(不准在食堂吃饭),有的社员外出讨饭,有的在家饿死,等等。当时认为,这都是严重的阶级斗争。现在看来,主要是公社体制问题及其产生的干群关系问题。一大二公、政社合一的公社体制是产生“五风”,特别是一平二调“共产风”的重要原因,办公共食堂,更是干部多吃多占、社员被卡饭的直接根源。贯彻执行《十二条》,进行整风整社,对于扭转当时农村的困难局面起了积极作用,但不可能根本解决公社存在的问题。

(以下是我在整风整社期间的几篇日记)

一九六一年元月三日 星期二

晚饭后,回办公室,在街上走着,迎面来了一位背筐的老大娘。见了我,就停住了,她欲言不敢言,又四外望人。显然她有问题要谈。我就主动到她家了解情况。她揭发了下面的事件:

去年冬天恢复食堂时,干部强迫带粮入食堂。小队长张某某到家收走了粮食还逼着要,她丈夫老明说没有了,张某某就命令老明脱成光膀子,跪在铡刀上,两手举,而张某某用铁棍子打,用脚踢,踢倒了,再叫跪起来,这样反复几次……听到这里,实在捺不(住)愤怒的情绪。如不把这种“干部”清除掉,人民还是不能翻身。市委书记说,这次下乡要带着阶级仇恨下去,不错,对于敌人决不能宽容,因为敌人从来对人民都是不宽容的。

县委宋振英来要兑现会的经验,真使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一谈,原来李组到县汇报,谈到了兑现会的问题。

怎么办?要求明天就搞出来,送到县里,如有价值就马上打印出来。这既有鼓舞又有压力!

今天真够紧张了,老李还没从县里回来,家里开辟了好几个战场:在大队部兑现款物,在小学召开干部家属会,诉苦会,大小队干部和生活管理委员会还召开着大抓生活大搞代食品的会,粮食正在过秤。在这种情况下,县里要经验,公社老张登门上户来要经验和汇报;电话铃又响了,大片领导要把全面情况作书面汇报,要材料,正要吃晚饭,大片康组长亲自来布置工作。

这样的工作,是多么紧张有意义。而使人真正感到愉快和幸福。

一九六一年元月十四日 星期六

又几乎开了一个通宵,把张某某的材料整理出来了。报上批准后,就可以开斗争大会了。新鸣放高潮就可以出现了。斗争张某某这是一件大快人心的阶级斗争,我能为它尽一分力量,真是心甘情愿!

一九六一年元月十六日 星期一

二九天,本来很冷,可今天天气很温暖。全村的社员都聚集在小学里,参加斗争会。

斗争张某某的大会一开始,许多社员都纷纷揭发、诉苦。有十几名男女老少痛哭流涕地控诉张某某的罪行:他打得军烈属徐大姐几天不能动,卡社员的饭,逼得社员无法,外逃要饭,任意綑绑吊打、体罚社员,贪污偷盗更是无所不为,真和国民党土匪一样欺压群众。张老路气愤得说不出话,举起拐杖就要打,可见民愤之大。

在这样火势剧烈的阶级斗争中,我的心情很激愤的,也真想揍张某某一顿才能解恨。一个人的感情变化,非在实际斗争中是不行的!

大会胜利结束了,斗倒了蜕化变质分子ZXQ。社员非常痛快!

一九六一年元月十七日 星期二

到片里汇报,对蒐集斗争张某某的反映,表示满意。有的社员说:“他办了那么多坏事,斗争他可不屈。”有的说:“斗争的还不狠,揍他一顿才解恨。”有的说:“以前他张某某压迫得干活也出出扭扭,现在干活可痛快了。”五六十岁的老大娘刘生爱,早起特来到工作组说:“去年冬天挨打受气,做梦也想不到有今天。你们真是下水来救人呀!”……

这些反映表达了广大社员的心愿和思想感情。

一九六一年元月廿八日  星期六

大会揭发了周某某、赵某某的罪恶事实,真是怵目惊心。他是地富顽伪分子钻进了党内,外号叫做“三不怕”:不怕日本鬼子,不怕国民党,今天他也不怕共产党——他骗取了支部书记的职权。他任意欺压迫害群众,他的所作所为充满了阶级仇恨。他拆房子,专拆贫下中农和军烈属的,打人卡饭是常事,甚至竟敢活埋人……这次整风,发动了群众,彻底揭穿了他的毒辣手段,丑恶的嘴脸。

这一人祸,的确比天灾就厉害!

一九六一年元月廿九日  星期日

又揭发了一宗人祸——公社党委书记L。他任某管理区的书记,经常吃喝享乐,不顾人民死活。十四个村有十三个村给他送礼,有一村不送,就千方百计进行打击报复。强迫村干部虚报粮食产量,结果粮食不够吃,有的社员外出讨饭,有的饿死在家,这都他杀人不见血的罪恶……揭发他的人,都是痛哭流涕,与会的人很多流出了眼泪,我的眼泪也止不住直流。这是同情人民之泪,是痛恨敌人之泪……

一九六一年元月卅一日  星期二

和杨某某个别谈话,她交代出一个问题:问题不大,情节却很严重。干部多吃多占,竟然达到这样的程度。煮绿豆汤,他们把绿豆装在小布袋里,缝住口,放在锅里煮。社员光喝豆水,仅能嗅到绿豆味,连个豆皮也吃不上。而豆子都叫干部、炊事员、管理员吃了。这事说明某些干部已经是吃喝民脂民膏了,怎能不引起群众的愤恨呢?这虽然是少数的,却是严重的。

大会结束了,回村怎么办?

整风,先从支部支书开始。支书得重作检查,发动党团员大胆提意见,接着就由崔、张、杨向全体社员作公开检查,进行政治和经济上的兑现,该赔礼道歉的就赔礼道歉,能退还什么东西,就退还什么。再小队干部检查,再社员进行自我教育……

与此同时,完成平调兑现,和四固定,六下放。

临回村前,在公社又和南寺全体与会人员商讨回家事议,大家劲头都很高……

摘自祝伟坡《微观历史:1957-1965》,商务印书馆国际有限公司,2013年1月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整风整社中是怎样互相揭发的?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32223.html

分类: 历史档案, 历史纵横.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