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客》:别了,Google Reader

译者:我是吖牛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3-17,星期日 | 阅读:3,622
原文:Farewell, Dear Google Reader : The New Yorker

当我昨天在推特上面看到谷歌将要关闭他的google reader的时候,惊讶之余,怀旧之情扑面而来。现在我已经很少用它了,但是在我还是boston globe的专栏作者的那几年,它是我早上起来打开的第一个网站也是我晚上睡觉前看的最后一个网站。每天我都会花费数小时在上面整理归类重命名各种目录标题。当听到google reader将要被关闭的消息,就像你最喜欢的老书店要关闭一样,那个你大学时代经常去,你在那里买了《no logo》和《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的书店。是的,我在那里度过了很多时光。

今天,带着探究的心情,我重新登录了一下。我就发现google reader就像一个潘多拉盒子一样,里面装满了你过去的情趣,那些你随着岁月流逝逐渐忘记放到一边的,还在继续发展的,它们都在。似乎你过去的爱好自己从你身边走开,自生自灭。

看回我的reader,许多的未读消息,超过一千多个目录,我马上被呆住了,这些目录都曾经代表着我的过去。例如,“web design”(1999-2003),回想起来那时候我还是一个专业的网页设计师(现在人们还这样自称网页设计师么?)里面有这10年来被我遗忘的未读订阅,像 Signal vs. Noise, A List Apart, Kaliber10000。这些订阅我都是我从另外一个像NetNewsWire这样的软件导入的。看完这些文件夹,从表面上看,我以前懂很多网页设计。但是现在这些知识早就没有了。我在想,同样的事情会不会在“学术”(2003-2010)和“论文专题”这2个文件夹上面重演。“Academia”只有一个“征文通知”的订阅,几百条未读订阅,(假如当时我参加多一点学术研讨会之类的东西我现在会是一名英文教授)。“论文专题”则有很多来自JSTOR(一个收集学术期刊在线系统)的查询,还有很多像 Conscious EntitiesThe Stanford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这些网站的订阅。现在我还在用这些网站,即使现在我都没有完成我的学术论文。这里引起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我会怎么做如果我需要搬迁到一个新的RSS订阅上面去,我会重新建立一个像“论文专题”这样的文件夹么?或者完全没有可能?

其他一些文件夹更加专业或者说是基于某些项目的。惊奇的发现“style”文件夹记录了当时我想从一个蠢蛋变成好人的企图。文件夹“interior design”则是当时我和我妻子刚搬到我们第一个公寓的时候建立的。具有讽刺意味的是“Productivity”文件夹其实一些浪费时间的订阅。其他文件夹,如“送礼”里面就有几十个时尚女性博客。好几年我都是在上面寻找送给我妻子的礼物。透过这些博客,EvenClevelandGarance DoréSea of ShoesTomboy StyleWikstenThat Kind of Woman,我不禁惊叹人们的生活的转变。Garance和The Sartorialist! Wiksten 都从布鲁克林搬到爱荷华州了。女性博客比男性博客要好多了因为她们有更多的细节,男性博客只是简单的汽车和广场的照片。

同时,所有这些订阅,都是当时那段轻松时光的纪念。当时的google reader只是简单的娱乐性的东西。但是在2010年的时候改变了。那时候我在波士顿环球上面接受了一个创意专栏“大脑”,我负责在上面写各种新的创意。每周末都会有其中三个创意被刊登到星期天的报纸上面。所有的东西都可以转换成为创意,例如一个新的雕塑,新大厦,博客,刚刚完成的学术大部头。这些在我博客里面就变成了寒武纪生命大爆发,现代主义,文艺复兴。瞬间你会发现又多了很多令人惊讶的文件夹例如“建筑 (The Architect’s Newspaper)“艺术(ArtsJournal),经济 (Interfluidity),语言(Language Log)等等。还有非常多订阅,但明显我不可能把所有的都写出来。

就像士兵为战争而活,狼以打猎为生,我的google reader,就为我曾经追求的生活而存在。我仔细的打理了一下几个月的订阅,发现里面似乎包含了整个世界的创意。重新登录reader的这个几个小时,我可以读The New Republic The Wilson Quarterly, City JournalPrunedftrain XKCDBibliokept , Grasping Reality with Both HandsThe American Prospect 和 Idle Words。我的生活通过阅读达到一种信息满足精神愉悦的状态。直到最后我发现有比google reader更好的版本:如果你是书评人,出版公司会给你寄来赠阅本。当时我像实体书转变的时候,reader就会被我放到一边了。

在宣布关闭google reader的时候,谷歌说用户一直都在下降,我可以理解其中的原因。google reader是为了那些荒谬的雄心勃勃的读者而设计的。那些像我一样的读者,或者说是像那个曾经的我一样,试图阅读所有的东西的人。当你读完你收信息里面所有的信息的时候你或许会感觉非常好,但是,请相信我,当翻阅浏览所有阅读器里面的信息时你会感觉更加的好。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推特像RSS一样已经取代了google reader,它们有不同的规则。它们没有被组织成目录,在推特上面没有各种假象。你不能说按了一下”标记已读“你就已经把它读完了,你认为自己不可能把世界所有的想法都放到推特里面。同时,你会惊讶,被挑衅,被告知。这是更加好的方式。

但是google reader也可以做到这样。对于我来说,用推特就像参加一个俱乐部一样,reader就像一个书房,你用来武装,审视回顾自己的知识,意图和承若的地方。它一直记录着你想要阅读但是没有阅读,你曾经喜欢的作家的东西。7月1日google reader被关之后,我想我不会怀念它,但是我会怀念那个曾经的我—那个被google reader潜移默化塑造的我。

 

插图来源:Arnold Roth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纽约客》:别了,Google Reader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31372.html

分类: IT观察,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科技驿站.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