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院成了“敬老院”?

来源:北京晚报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3-3,星期日 | 阅读:1,271

中国科学院院士年龄分布图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李侠根据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官网的数据统计发现,现任“两院”院士年龄主要集中在70至89岁之间,而40至49岁年龄段的院士比例非常低。年龄在70至79岁间的中国科学院院士占全部709名院士的四成以上,而中国工程院765名在职院士的平均年龄就高达74.3岁。李侠认为,38至45岁是一位科学家最具创造力的工作峰值年龄段,过了这一年龄段,科研能力就会逐渐衰减。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的两院院士,老龄化太严重。

李侠的统计数据,引发了广泛的社会关注和争议,甚至有人直陈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已成“敬老院”。在很多人的观念中,如果仅仅作为一种学术荣誉存在,院士的年龄大小本来不是一个问题,但中国的院士掌握了太多的权力,院士们可以直接影响国家科技资源的分配和科技发展的方向。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院士的年龄就成了一个问题。

一辩:当院士就得“爷爷奶奶”辈儿?

正方:长期科研的阅历、成果奠定院士资格

方青槐(大学教师):这几天大家都在讨论我们国家的院士年龄问题。的确,现在的院士基本上都在70岁以上。但我认为,“老人院士”是非常正常的,正是他们长期从事科研工作,才能取得匹配院士资格的丰硕成果,年龄是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一个人大学读到博士毕业,正常情况下年龄就已经接近30岁了。然后进博士后工作站,海外深造,进高校或科研机构,从助教、副教授到教授、研究员,几十年弹指一挥间。没有三四十年的科研,怎么可能取得令人信服的成果呢?

反方:高龄院士做科研、带学生精力有限

刘若谦(教育杂志编辑):两院院士基本就是一群老人,这是不争的事实。我认为,这种情况对于我们国家提升科研实力是完全没有帮助的。很难想象这些老院士有多少精力去做科研、带学生。

据我所知,目前的现实情况是一旦教授被评为院士后,基本上就被所在单位“供”起来了。吃穿不愁,所有待遇参照甚至超出部级干部水平,配房配车配秘书,课题费用少则千万多则上亿。而这一大把课题,基本上都由手下的研究员、副教授甚至研究生在做,院士只是挂个名而已。这样的机制,对科技的发展能有好处吗?

二辩:高校应多引进年轻院士?

正方:代沟小,传道解惑效果好

王静(清华大学学生):我们学校的院士数量在全国是数一数二的。但据我了解,大多数院士比如吴良镛先生,年龄都很大了。由于身体等各方面原因,这些院士与我们本科学生的交流其实并不多。我希望以后学校能引进或者培养更多60岁以下的年轻院士。

院士年轻意味着与我们的年龄差距小,代沟小,会有更多共同语言。他会明白现在大学生学习和科研的薄弱环节在哪儿,在教学或者指导科研中能有的放矢,传道授业解惑的效果会更好。更重要的是院士年龄小,就有更多的精力走进课堂,走近学生。院士本就不应是“花瓶”,不应该像有的高校那样“只供不用”。

反方:僧多粥少,易造成人才浪费

王华清(化名,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事处工作人员):高校要引进年轻院士,想法是好的,但是在目前院士老龄化的现状面前,想要大规模普及基本不现实。

一个最简单的原因就是“僧多粥少”。院士本来不多,高校都在抢,年轻院士更是凤毛麟角,能抢到或者培养一个已属十分不易,哪还敢对年龄说三道四。要知道那么多非211高校,能有一个“挂名院士”就已经恨不得张榜天下了。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一旦大学都去找年轻院士了,那年纪大的院士怎么办?让这些学识造诣高深的稀缺人才闲置起来,不是莫大(博客,微博)的浪费吗?

三辩:两院应专设“青年院士”评选序列?

正方:挖掘更多学术才俊,避免老人占坑现象

万锦霞(大学教师):现在的院士基本上都是上世纪80年代后评的,后来只是陆续增补一些而已。由于年代久远,院士大多高龄。我认为,中科院和中国工程院在今后增补院士时应该专设“青年院士”的评选序列,专门选拔45岁以下学术能力拔尖的精英。

现在的状况是,很多老年院士占据着大量的学术资源,如课题、研究生等,年轻学者很难得到机会成长。国家应该给年轻人发展空间,避免老人占坑现象。这样才能挖掘更多学术才俊,推动国家科技实力发展。

反方:学术注水,有损国家科技竞争力

侯正方(教育学博士):设立“青年院士”评选序列,我想初衷肯定是好的,但在目前的教学科研机制下,我担心一旦正式操作,很容易揠苗助长,造成学术注水,这样对国家的科技竞争力反而会起到副作用。

首先,一旦评选青年院士,很多院校或者科研机构的大量年轻教师、科研人员便会放下手中的教学、课题,专注于申请院士。他们中很多人可能学术能力并未达到院士水平,就被评上去了,这不就是学术注水吗?还有一个问题,现在的科研人员一旦当选院士,各种活动纷至沓来,其学术使命基本就“寿终正寝”了。我真不愿意看到这一幕发生在年轻学者身上,这对国家是巨大的损失。

专家说法 应建立院士退出机制

熊丙奇(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其实如果院士只是荣誉称号,当选院士不享有相应的政治待遇、经济待遇和学术待遇,尤其是学术待遇,年龄根本不是什么问题。在国外,院士就是荣誉称号,当选者没有任何利益。而在我国,院士不只是学术荣誉称号,还与相关的利益挂钩。这种利益挂钩,也是近年来院士评审、管理遭遇社会诟病之处。

在目前的院士评审、管理制度之下,要解决院士老龄化、当选院士之后就创新活力不足的问题,有必要建立院士退出机制。按照目前的制度,一人当选院士之后,不管有无学术贡献,都将一直拥有这一头衔。如果只有头衔,问题并不大,问题是,他还拥有最高的学术话语权。如果没有退出机制,这些院士将在很长时间中一直拥有最高的学术权力,这对整体学术研究是不利的。而建立退出机制,则可以让当选院士也感受到压力。

更重要的是,要推进院士去利益化的改革,只有让院士回归学术荣誉,与各种利益脱钩,才能让院士称号发挥其激励学术创新的作用,而不是适得其反。这不但能让两院成为真正的学术共同体,也会带动我国学术管理、评价制度的整体改革。(时间:2月26日 来源:北京晚报)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科学院成了“敬老院”?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30517.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科技新闻, 科技驿站.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