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浑水”是打假者的未来吗?

来源:《环球企业家》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1-28,星期一 | 阅读:1,489
文 《环球企业家》见习记者 林邑

除了最终拉升300点收阳结束长达半年的连续下跌态势之外,致力于打假的“扒粪者”也成为2012年最后一个月留在A股的深刻印记。

香港股民“水晶皇”因送检一瓶茅台结果塑化剂含量超标,引发贵州茅台紧急停牌、大股东增持20亿以及召开新闻发布会等系列后果。

就在这场蚂蚁撼大象的博弈引发市场感叹之际,一家名为北京中能兴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下称“中能兴业”)以更加猛烈的姿态来袭:抛出自己的白酒塑化剂检测报告,检测对象包括茅台、习酒、五粮液、洋河等品牌的11种酒,结果是9种酒塑化剂含量超标。

仅隔两天,又联合媒体抛出对医药行业龙头公司康美药业造假的报告,导致康美药业2012年12月17日开盘即跌停,随后四天股价都在低位,市值蒸发至少60亿元。

事实上,自2000年上海证券交易所监管部工作人员赵瑜纲揭露出基金黑幕以来,A股并不缺乏“扒粪者”,比如,揭露蓝田股份造假的刘姝威,“财务侦探”夏草,等等。

然而,这份名单并不长,并且他们基本都是以个体的力量对抗名噪一时的“明星公司”。虽然得到投资者的掌声,但没能得到资本市场的真正支持,持续性有限,最后都是黯然离场。

和以往单枪匹马姿态出现的打假者不同,中能兴业自始至终都是以机构的形象出现。也因为此,尽管中能兴业一再强调,自己只是一家致力于公司基本面分析的投资咨询公司,目前主要依靠为企业做培训盈利,未来则希望出售独立的研究成果而非做空获利,资本市场还是坚定地认定它就是做空者,是中国的“浑水”公司。

在中国人民大学民商法教授刘俊海看来,做空者将是净化证券市场最有生命力的生力军,应该鼓励,“市场的疾病最好是通过市场机制去医治。”他笃定地认为,A股打假要持续,“浑水模式”将是最佳选?择。

调查康美

开盘即跌停,市值一天内蒸发34亿,导致基金公司当日浮亏8亿,机构席位大举卖出近2亿元。这就是《康美谎言》推出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康美药业的遭遇。

截至2012年底,A股共2475家上市公司,其中,医药板块占185家,从2012年医药板块三季报数据来看,康美药业的主营收入排名第9位,每股收益排名第58位,没有太特别的地方,中能兴业为何盯上了它?

中能兴业总经理赵冰表示,调查康美纯属偶然。如果不是一位雪球网友提起,他们应该不会那么快关注到它。

按照中能兴业自2011年10月定好的计划,他们的确准备着手研究一批龙头行业的重点企业。从哪家开始,并无具体规划,基本是按照赵冰本人的兴趣点来确定。关注到康美的时候,他主要在研究苏宁电器。彼时,苏宁和京东价格战正酣。

2012年7月的一天,赵冰应雪球网邀请,给一些希望学习上市公司财务分析知识的网友免费讲座。自由交流环节,网友提到康美药业,他认为康美涉嫌虚增投资,财务造假。

那次交流后,赵冰对康美并没有太在意,唯一记住的是康美中药物流配送中心投资近10亿元。因为苏宁恰好也有类似的数据,投入10.3亿元自建物流系?统。

不久,赵冰又在一本关于财报分析的书中再次看到康美:过去10年共有69家上市公司净利润年均增长超过40%,其中未经重组的非周期性行业高成长上市公司只有9家,且其中只有1家公司2000年的净资产收益率超过6%(这是一个相当高的起点),这家公司就是康美。

两次所得的消息,让赵冰开始关注康美。

他们首先把苏宁和康美的物流系统投入做了对比,尽管两者行业不同,还是觉得康美物流系统有猫腻的可能性很大。于是,中能兴业从IPO招股书开始全面梳理康美。

案头分析首先碰到的难题,是文件中提到的康美总部所在地—广东普宁市的那些陌生的地名。当把文件中提到的地名、土地、建筑标注一点一点地标注在地图上后,康美的问题越来越清晰:康美购买土地的投入非常大,大得离谱,而康美声称投入10亿建立的物流配送中心并没有建在公告所说的位置。具体在哪?是不是真实存在?有没有这么大?这需要派人实地调查才可确定。

考虑到后期费用的投入以及调查结果的公布,赵冰把中能兴业的研究结论告诉了一家媒体,两家决定合作,将案头工作和实地调查结合起来。

从2012年8月开始,这家媒体先后派了两名记者去普宁实地调研、取证。中能兴业则在后方根据案头研究给出具体调研建议。

联合调查从夏天开始,到冬天才结束。最后他们认定:康美药业在土地购买和项目建设上涉嫌造假,至少虚增了18.47 亿元的资产,几乎是公司2002年至2010年9 年净利润的总和。相应的,康美还有在IPO等一系列重要文件上有伪造土地证号的造假事实。

2012年12月15日,上述媒体推出与中能实业合作的关于康美造假的调查报告《康美谎言》。这一天是周六,但报告通过网络,还是引起了市场的强烈关注。康美也于隔日晚间发出长篇澄清公告,否认造假。然而,周一康美股价开盘即跌停,当天市值蒸发34亿?元。

根据基金三季报显示,康美药业是基金的第十四大中重仓股,共有104家基金重仓持有5.48亿股,如果持有未变,当日的跌停导致基金浮亏8.38亿元。公开交易信息显示,当天机构席位大举卖出康美药业近2亿元,占当日成交额的60%。

为稳定市场,当天康美控股股东通过二级市场紧急增持100万股,并表示今后将继续增持;随后一周,公司六名董事和高管也买入50.51万股。

“打假义工”

这次出手调查康美,尽管目前尚未得到监管部门的回应,但赵冰已经决定,中能兴业要把打假的工作继续进行下去。

问题是,中能兴业想坚持,就能坚持下去吗?赵冰不是不知道,在他之前的那些前辈,最终都选择了放?弃。

2000年,就在赵冰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研究生毕业,准备进入中银国际做分析师的时候,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工作的赵瑜纲因为揭开了基金黑幕,一夜成名。这一年,A股满十岁。

那个时候,中国股市深陷做庄风潮中。正规的证券投资基金才开展两年,当时仅有十大基金管理公司—大成、南方、长盛、博时、华安、富国、华夏、鹏华、国泰和嘉实联合发表严正声明,回应报道。

一开始,证监会并没有表态。反而是已经退休的首任证监会主席刘鸿儒以“撒尿论”挺身而出为基金业辩护,说只有2岁的基金业像孩子,可能会尿裤子,应该允许。舆论为之哗然。

最终证监会介入调查,认定有8家基金违规。周小川时任证监会主席,在年底的一次论坛上就基金黑幕问题发表了史无前例的表态,欢迎媒体对证券业和资本市场发表意见,监管部门对于调查属实的违规行为一定会依法处理。

但赵瑜纲本人无意于打假,做研究主要是因为单位有所要求,所写报告只是按照正常程序上交,并未主动披露给媒体。

但赵瑜纲本人还是被上海证券交易所以不按程序披露信息为由给予严重警告,2001年6月,他离开了上交所,加入新成立的大通证券,从此再无音讯。《环球企业家》记者经过多方打听得知,目前他是一家意大利产权投资基金合伙人。

在赵瑜纲离开上交所的那一年,资本市场又发生了两起着名的打假事件。

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联办)研究员蒲少平,把自己对银广夏的调查和质疑投书媒体,揭露银广夏造假。

时隔多年,蒲少平表示,在他印象中,那几年,周小川请来香港的史美伦(2001.3-2004.9)担任证监会副主席,掀起了证券市场的“监管风暴”。媒体和舆论对揭露造假也相当敏感,持续跟进,证监会反馈也不算慢,不久,银广夏被暂停上市。

蒲少平是策略分析师,不过,在工作中一旦发现问题公司,他没什么犹豫,直接投书媒体。那两年,除了银广夏,他连续调查了如东方电子、世纪星源等好几家问题上市公司。

2002年,因为质疑世纪星源造假,他被上市公司起诉,并被判赔偿。虽然最终并没有赔偿,但他还是感觉到意兴阑珊,虽没人反对但也没得到什么好处,太累。他逐渐沉默,于2005年辞职下海,自己炒股。

2001年的另一起打假事件就是,中央财经大学教授刘姝威因学术研究,偶然发现蓝田股份造假,便把质疑形成600字短文投书仅供政府和金融机构高层阅读的《金融内参》。2002年初,蓝田被强制停牌,涉嫌造假的一些公司高管之后也被判刑。刘姝威因此被央视评为2002年度经济人物。这是A股打假者第一次事实上也是目前唯一一次受到官方公开褒奖。

事实上,刘姝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承认,在她发现问题之前,证监会已经秘密展开对蓝田股份的调查。尽管如此,刘姝威还是被蓝田股份起诉,索赔50万,甚至《金融内参》也发表声明,表示文章纯属她个人观?点。

据刘姝威的学生回忆,当时刘深受困扰、压力非常大。之后她再没有涉足打假。如今她是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企业研究中心主任。《环球企业家》记者联系她时,已不太愿意提及打假。

在民间被赋予“打假斗士”称号的夏草多次表达对刘姝威的羡慕,渴望得到官方的肯定,但并未如愿。同样也是学者出身的上海会计学院教师夏草,从2002年到2010年,以研究上市公司财务造假作为学术研究。

根据统计,自2004年以来,证监会立案查处的125家违法违规上市公司中,由夏草最先公开质疑的有25家,占总数的20%。他质疑的多家上市公司或已退市或被调查。

然而,他获得的掌声几乎尽数来自媒体读者或草根投资者,打假本身也没有带来经济回报,最终,他选择离开,加盟券商。之后,夏草很少写关于揭露财务造假的分析文章。媒体点评他“被券商招安”。像“浑水”那样做空

那么,以机构身份出现的中能兴业能持续下去?吗?

这家成立不到十年的小公司,这些年能维持下来,主要靠赵冰给券商分析师提供财务讲座,给企业做企业价值管理的EVA培训。

这次康美事件让之前名不见经传的中能兴业走向台前,市场的第一反应是中能兴业要做空康美药业。对此,中能兴业断然否定。赵冰说,他迫切地希望质疑者或康美公司向证监会举报,彻查他本人、公司、公司员工以及亲属等是否持有空头头寸。他们并未从调查康美事件中获利。

有市场人士也认为,以中能兴业目前的经济实力,还没有做空哪一只股票的实力。何况康美本身的融券标的不大,这段时间康美融券波动也不大。

比起做空,中能兴业目前扮演咨询机构的角色更安全。

赵冰也表示,在A股做空的法律、道德风险尚不明确的情况下,中能兴业不会参与做空。赵冰给公司确定的发展方向是探寻企业内在价值,做独立有价值的工作。这个想法在外人看来太理想主义。

赵冰希望公司今后靠出售研究成果生存下去,但他目前还没找到明确的商业模式。

赵冰目前的苦恼,在刘俊海看来,是“骑驴找驴”。刘俊海认为赵冰就是要把公司做成中国的“浑?水”。刘俊海相当看好来自民间的自发的打假力量。当“浑水”搅动中概股一池春水之后,刘俊海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仔细研究“浑水做空模式”,得出的结论是:和以往的打假模式相比,做空机制是最有利于净化市场的打假机制,应该大力倡导;浑水公司模式则是最具生命力、最有持续性的打假模式。

他认为,中能兴业完全可以尝试着往做空机构转型。虽然目前国内做空机制尚处于起步,要建立做空机构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但“有法守法,法无禁止可以大胆尝试”,融资融券以及转融通业务的开闸,使得做空机制完全合法,可以通过做空盈利。

刘俊海呼吁,资本市场应该鼓励投资者成立中国的“浑水”公司。

而这些公司在通过做空实现盈利的同时,还应该担负起引导公众投资者对造假上市公司提起民事诉讼的责任。也只有这样,最具活力的A股民间打假机构才可以走得更远。(完)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中国式“浑水”是打假者的未来吗?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28491.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