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航空工业欲与美国试比高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1-23,星期三 | 阅读:1,769
作者:KEITH BRADSHER 报道

中国在航空航天领域正雄心勃勃,加速扩张。中国瞄准零部件制造、原材料生产等环节,已经成为美国在民用客机市场上的竞争对手。

中国天津——七年前,当空客(Airbus)高管来到这里寻找客机装配地点时,天津滨海国际机场旁边那片宽阔的平地还长满了杂草。

然而现在,欧洲航空业巨头空客已经在这里拥有了20座大型建筑,每月能够生产四架A320喷气式客机,大多数买家都是中国的国有航空公司。空客还有了两个新邻居,一个是占地很广的火箭工厂,另一个是直升机制造厂,它们都在为中国军队服务。

天津民用和军用航空器具的制造规模正在飞速扩张,反映着中国的膨胀野心。

中国领导人正在为3万亿美元(约合18.7万亿人民币)的外汇储备寻找新的投资途径,与此同时,中国一直在一些具有强大经济潜力的行业迅速扩张。中国政府和国有企业已经向金融服务和自然资源领域展开了强烈攻势,购买了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黑石集团(Blackstone)的股份,并在世界各地买进油田和气田。

航空业是中国进军的最新行业,它已经盯上了零部件制造商、原材料生产者、租赁业务、货运航空公司和机场经营者。中国现在已经成了美国在民用客机市场上的竞争对手,还希望开始用本国制造的产品来满足市场需求。去年11月的共产党代表大会所确定的新一届领导人,曾公开强调远程导弹和其他航空项目对实现军事现代化的重要性。

波音公司(Boeing)最近停飞了它的“梦幻客机”(Dreamliner),波音的困境会对航空业造成了影响,同时也可能带来机会。一些美国公司一向对拥有充足资本的中国公司表示欢迎,认为它们可以创造就业机会。在其他并购活动不怎么活跃的当前,华尔街也急于迎接中国公司。

美国政府正试图弄清楚,该如何全面应对中国的交易活动。“很多此类交易都对我国造成了严重的安全问题,”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成员迈克尔·R·韦赛尔(Michael R. Wessel)说。该机构是美国国会为监管中美双边关系而创立的。“中国在促进这些投资方面的利益出发点并不一定与我们自己的利益相一致,我们理应对这些交易进行全面审查。”

中国航空领域的掮客与军方联系密切,这增加了美国监管者的困扰。国有的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简称Avic)是中国空军的主要承包商,它成立了私人股本基金来购买拥有所谓军民两用技术的公司,其投资目标高达30亿美元。2010年,Avic获得了俄勒冈州本德Epic航空公司(Epic Aircraft)生产的小型飞机的海外许可权,这种飞机使用了轻便但坚固的碳纤维复合材料,同样的材料也被用于制造高性能的战斗机。

陕西是中国军用飞机的测试和制造中心之一,该省的省级和地方政府机构为收购项目组建了一个规模与前述基金相当的基金会。上个月,包括这个陕西基金会在内的中国投资者团队与美国国际集团(American International Group,简称AIG)达成了一项价值42.3亿美元的交易,买下了国际租赁金融公司(International Lease Finance Corporation)80%的股份,该公司拥有世界上第二大的客机群。

曾长期担任亚洲航空业高管的亚洲航空航天论坛(Aerospace Forum Asia)主席马丁·克雷格(Martin Craigs)说,“民用和军用领域在理念、技术和资金上一直都存在明显的相互融合。”亚洲航空航天论坛位于香港,是一家非营利机构。他还说,中国公司一直在积极雇佣美国和欧洲的高级航空工程师,通过雇用合适的人来规避他人对国家安全的担忧。

中国大举进攻航空领域之时,西方和亚洲各国也愈发对中国日益强硬的领土主张感到担心,中国还曾派战舰前往长期处于日本、菲律宾和越南巡逻范围内的水域。

巧合的是,就在与AIG的交易宣布几小时后,中国海军的两艘驱逐舰和两艘护卫舰就出现在了处于日本巡逻范围的争端水域。从那以后,中日就加剧了相互公开指责的力度。奥巴马政府已经开始实施战略“转向”,把中东地区的军事力量向西太平洋地区转移,中国官员指责这个举动意在遏制中国。

亚洲地区的此类冲突引起了人们对中国在交易上的野心的关注。

去年10月,一项价值17.9亿美元的交易因为美国政府担心国家安全而告吹。在这项交易中,一家与北京市政府有关的企业打算收购堪萨斯州威奇托豪客比奇(Hawker Beechcraft)公司名下的公务机和螺旋桨飞机业务,该公司已经破产。管理者发现,要把公司的民用业务和军用业务分离开来很困难。

但很多航空专家预测,中国投资者和公司将会找到办法来安抚美国的监管者。全球航空咨询公司亚太航空中心(CAPA-Center for Aviation)主席彼得·哈比逊(Peter Harbison)称,“毫无疑问,这些交易牵涉到一些一般来说很有道理的担忧,但其中有很大的商业利益,人们总是会找到办法来绕过这些担忧。”

AIG出售自己的租赁业务,预计会遭到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States)的严格审查。该委员会负责审查外国收购交易给美国带来的国家安全影响。

该集团的客户包括美国很多最大型的航空公司,而联邦政府早就希望,能在国家紧急事件中用民用客机将部队输送到海外。根据兰德(RAND)公司的一项研究,1990年第一次波斯湾战争时期,在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出兵科威特的时候,美国国防部就紧急出动了民用飞机从中东接送60%的士兵和四分之一的物资。

AIG的分支机构国际租赁金融公司首席执行官亨利·库尔普隆(Henri Courpron)称,他认为美国不该担心这次采购会阻碍在未来的紧急事件中使用民用飞机。目前该公司只有8%的飞机是租给美国的航空公司的,而这些飞机中的大多数机体都比较窄,飞行距离不足以满足将部队送往海外的要求。

他在一次电话采访中说,“这真的不是个问题,我们有900多架飞机,只有11架宽机身飞机”现在租给了美国的航空公司。他补充说,在租用期间,美国航空公司有权控制这些飞机。打算购买这家租赁公司股份的那个财团的高管多次拒绝了采访要求。

中国航空业的购买申请者理解这种担心,部分是因为他们看到了自然资源行业过去发生的事情。2005年,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在经历了政治上的强烈反对以后竞购尤尼克(Unocal)失败。之后,中国能源巨头变得更加谨慎,在美国只收购少数股权,并减少直接收购。

中国公司将同样的做法用到了航空业,选择合资企业或是在收购同时签署技术合作协议的方式。比如,Avic正与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和美国其他一些飞机公司洽谈,计划生产民用客机C919。中国计划将机身狭窄的C919作为下一个步骤,目的则是打造可以与波音和空客相竞争的本土飞机制造业务。

西方公司及其顾问称,他们敏锐地感觉到,技术转移将会帮助中国加强军事实力,并让中国的民用飞机更有竞争力,他们正在采取预防措施来保护商业机密和国家安全。对此类交易非常熟悉的一名律师说,“你可以只转移那些最容易通过逆向工程破解的部件,或者是最容易拆解的部件。”

然而,很多航空业界人士持有更加怀疑的态度,担心西方不能维持对技术的控制权。亚洲航空中心的哈比逊称,“这个思维模式是,他们无论如何都会找到实现目的的办法,我们还不如和他们一起实现目的。”

空客公司高管称他们比较谨慎。他们补充说,这里生产的是1986年设计的A320,这种飞机几乎没有什么商业机密。空客公司天津业务的总经理让-卢克·查尔斯(Jean-Luc Charles)说,“全世界都对A320非常了解。”

天津的主装配区是一个由灰色铁墙围绕,头顶矗着大型红色起重机的维修厂,来这里转一圈就会发现,在这里保护技术还是有可能的。这里负责安装飞机座椅,给飞机喷漆,但一般来说,这家工厂只是将从欧洲进口的成套组件装配成飞机。整个机身包括绿色的保护涂层在内都是从德国汉堡用船运过来的。甚至连飞机舷梯和货物升降机的限重标示都是德语,此外,工具箱的标示也是英语,并不是汉语。

查尔斯称,仍然有95%的部件是进口来的,减少进口部件的数量需要很多年的时间。他说,“我们已经开始一件一件地给他们部件。但每一种更细一步的组装工作都是一项复杂的工程,需要五年时间才能完成。”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中国航空工业欲与美国试比高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28157.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科技新闻, 科技驿站.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