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历史会如何评价奥巴马?

译者:fsz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1-22,星期二 | 阅读:2,677

历史会对我做出怎样的评价?

如果贝拉克·奥巴马想作为一位伟大的总统而留名,他应当把重点放在三个长远问题上

Jan 19th 2013 |From the print edition

下周,奥巴马将第二次作为美国当选总统宣誓就职——在他之前只有16个人获得这一荣誉。当他返回椭圆形办公室时,他会再次发现一连串的问题:从有关美国债务上限和枪支管控的国内争斗到马里和叙利亚更加血腥的冲突。不过,他应当抱着比以前更明智的态度着眼长远问题。奥巴马再也不会竞选公职。历史会怎样看待他呢?

若仅依据过去4年对他做出评判,我们希望结果可能会对他更有利。这并不是去否定他首个任期的成就。在他就职时,经济以每年5%的速度在萎缩,失业率以每月800000人的速度在增加,美国陷于两场走向失败的战争。很少有总统不得不在如此低迷的大背景下就职。把一个身染沉疴的病人带上复苏之路,奥巴马的功绩可圈可点。他在立法方面的主要成就——医疗保险改革——虽说有可能给数百万美国人带来好处,但是结论必须在其全面实施后才能给出。所有这些,加之对手无法令人信服,说服了足够多的美国人(和本报)在去年11月支持他。不过,奥巴马首个任期的成就还不足以为其赢得伟大的衣钵——也无法保证第二个任期将所有这些都抹除的可能性。

决定奥巴马遗产的可能是一连串的事件。当乔治·W·布什于2001年9月11日在佛罗里达州坐着为学生们读书时,“反恐战争”可能还不在他的字典中。同样的突发事件也可能把奥巴马搞得晕头转向。但是,布什常被当成是林登·约翰逊以来扩展政府最大的总统;这本是他能避免的一项遗产。更出乎意料的是,布什还被当做是大幅增加和改进对非洲援助的人。

领导人的时间和精力有限,政治资本也一样稀缺,奥巴马能够出手的领域有很多。移民改革会给美国留下一个大礼;构建欧盟-美国自由贸易区将有助于西方。但是,在我们看来,如果以下三个大问题得到到解决,不仅可能给奥巴马带来巨大的好处;倘若被忽略,也极有可能给他的遗产带来巨大的打击。

第一,理顺自家账本

最根本的问题是,美国必须理顺其财政问题。时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的麦克·马伦将军在2010年称,债务是美国面临的最大战略威胁。他这样说并没有耸人听闻。从那以后,债务增加了3万亿美元,总额已超过16万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是拜衰退和为了摆脱衰退而提出的刺激计划所赐;但是,到2020年的时候,随着婴儿潮一代退休的人数大大超出之前的数字,财政赤字注定毫不留情地增加。如果奥巴马在2017年1月交出的是一个走向破产的国家,那么他就可以放弃任何当经济救世主的想法。

奥巴马忽视了亲自组建的减赤委员会提出的建议,除了动动嘴之外,他从未对消减“津贴”做出任何严肃的表态:随着人口老龄化和医疗费用得不到控制而持续增加,这些针对穷人和老年人的养老金和政府医疗保健计划将超出财政赤字。奥巴马在第一个任期内不仅没有改革津贴,还增添了一个额外的新问题:为低收入工人提供医疗保险补贴。除了胁迫国会中的共和党人接受对富人提高税率之外,总统能做的就是在为阻止美国跌下财政悬崖而于1月1日达成的协议中避免了任何的开支消减。

不能解决债务问题,只靠着反复争吵之后不靠谱的拖延,美国这样下去迟早会破产。同时,美国领导世界的能力会被严重消弱。为什么北京、巴西利亚、波哥大甚至柏林的领导人应该效仿华盛顿?如果奥巴马纠正了这一点,他就会被认为是一个有改革能力的人。如果失败了,后人在回望“布什-奥巴马时代”时,就会把它看成是由两位总统联手挑起的一场早该能够预料到的灾难。

其次,介入世界局势

考虑到美国的难处,就像奥巴马喜欢说得那样,以“国内建设”为重并不为过。但是,因美国转向国内,世界会更难以预测和缺少安全。奥巴马在国外还有许多第一个任期内的未竟任务。除了那些有关“重启”和新认识的大话题,伊朗仍是核大国的威胁,俄罗斯充满敌意,欧洲无人关注,中东依旧紧张。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争逐渐平息,之后即没有胜利也没有稳定。

任何人对这种局面都不好应付,但是,总统应当在第二个任期内在两个领域内亲历而为。一个是中国。中国经济可能在2017年1月超过美国。中美关系是当今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奥巴马在首个任期内避免了任何大的灾难,不过,现在问题来了。从消极的方面来看,一个敏感的民族主义中国可能会像一个世纪前的普鲁士那样:中国与美国的盟友日本就尖阁群岛发生冲突的前景是真实的。不过,奥巴马还有机会将这种缺乏信任的关系转化成某种更实用的东西。比如说,一项“G2”气候变化协议会给环境带来什么是不难想象的。

习近平成为中国领导人已经两个月有余,而奥巴马还没有抓住机会同他会面(去年在欧洲,法国新总统在就职当天就赶去会见德国总理)。在奥巴马时代的剩余时间以及在他任期结束之后的6年,习都将在位。因此,定期的峰会和更多的双边会议是必须的。“军方对军方的合作”已经失去意义,因而应当得到改善。回归比尔·克林顿与江泽民之间在上世纪90年代的那种亲密私人关系可能有点希望过高,但是,冷面的奥巴马有必要为此而努力。他应当把时间多花在中南海而不是去打高尔夫。

最后一个能给奥巴马下定论的领域——也是他可以带来巨大变化的领域——是阿拉伯世界。对待巴以乱局,两国解决方案的死亡对奥巴马遗产的来说是一个迫在眉睫的、灾难性的结果。至于影响面更广的阿拉伯之春,他可能无法加以控制,但他可以借用前总统老布什对待冷战终结的方式去帮助引导它。叙利亚已经失控。埃及和突尼斯等国可能被伊斯兰主义者掌控,但它们还是民主国家并且急需金援。如果奥巴马让这个地区成为另一个土耳其,这将是一个值得称道的成就。若第二个任期内仍像上一个任期那样,对如此危险的地区不管不问,甚或是害怕失败,奥巴马的代价不言而喻。

数英雄论成败,古今谁能说明白。倘若奥巴马在这三个问题上——债务、中国和中东——一事无成,他肯定会留下骂名。每一个问题都需要他拿出勇气和决心,而且必须马上行动。祝他好运。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经济学人》:历史会如何评价奥巴马?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28118.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