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汽车爱取洋名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1-16,星期三 | 阅读:1,802
作者:迈克尔·邓恩

中国汽车业为了更吸引消费者,在给新款车起名上“费尽心机”。比起地道的中文名字,他们更偏爱使用由外文演变而来的品牌。甚至连强大的上海汽车也加入了这一行列。

香港

Springo(资料图片)

如果想在汽车行业追求无可比拟的创新的话,你很难击败中国人。这至少体现在名字上。以“Springo”(其中文名仍采用了老名字赛欧——译者按)为例。上月,上海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公司宣布,将以“Springo”来给在自己的新电力汽车合资公司生产的汽车命名。

Springo是中国汽车行业中最新出现的以外国名字命名的汽车。奇瑞(Chery)则属于最初的一批。

中国一家汽车制造厂位于贫瘠的安徽省,该公司的领导们决定称自己的企业为奇瑞(“Chery”),其英文名中省掉第二个“r”来吸引人们的注意。或许,他们在潜意识里希望客户会认为他们的车“Cherry”,这个词是汽车圈子里用来描述一辆汽车的崭新状态的形容词。或者是客户可能会认为Chery与美国著名品牌“雪佛兰”(Chevy)有关。

不管怎样,很快“奇瑞”的名字就因其他一些原因而变得让人记忆深刻。早期的中国用户因该车经常出问题,十分不快,就为这个汽车品牌编了一句顺口溜:“奇瑞,奇瑞,修车排队。”

总部位于杭州的吉利汽车则以一种更加微妙的方式来引人注意。该公司高管在说英语时显得有些困惑,把公司的英文名称的发音在强音G(Gee-lee)和与其汉语名称相似的弱音G(Jee-lee)之间不断变换。

或许是出于担心该品牌名称的发音会给人带来困惑,吉利高管用了一些最不模糊的名字来给该车的型号命名。这些名字包括自由舰、美人豹、金刚。当然这些名字都很清楚。但有时候,这种直白的命名方式还会给公司内部更具创意的灵感迸发让步。几年前,吉利还发布了一款全新的“全球鹰”(Gleagle)汽车,这是对“Global Eagle”(即全球的雄鹰)的一个绝妙简称。

其他一些中国汽车制造商则选用那些与在其他地方已经出名的名字相关的称呼。长城公司将自己的小型SUV车命名为哈弗(Hover),其英文名听起来和著名的悍马(Hummer)只有一个辅音字母的发音区别。奇瑞将自己的另一款小型SUV车命名为“瑞虎”(Ruifu),其英文名的发音与丰田的RAV4几乎相同,车型在设计上也很相似。

甚至连强大的上海汽车公司也加入了这一行列。21世纪最初十年,该公司收购了英国罗孚(Rover)汽车的生产设备,但却没有买下罗孚的名字。没问题。上海汽车公司采用一个和罗孚的英文名很像的名字Roewe(即荣威)来为该车命名。但是,你可以想象的到,当有人发现“荣威”这个汉语名字听起来很像英语里面的“Wrong Way”(错误的道路)时,该公司总部内那无声的错愕。

好吧。

也不是所有从巨头那里借来的名字都行得通。比亚迪希望用F1来为自己的入门级轿车命名,但却发现这个名字已经被伯尼·埃克莱斯顿(Bernie Ecclestone & Co)的公司在法律上锁定了。比亚迪不慌不忙地采取了一种以退为进的方式,将自己的这款车命名为F0。现在,就变成原创了。

中国汽车的命名甚至还为将英语变得更高效提供了一些创意。当你把东南汽车公司(Southeast Motors)称为“Soueast Motors”,并且不管怎样人们都能明白时,谁还会将东南汽车公司称为“Southeast Motors”?想像一下将“th”从全公司的宣传交流中抹去后可以省下多少印刷费吧。

同样,东风汽车公司将自己的越野轿车命名为“奥丁”(Oting),以吸引人们开着它进行一次长长的周末自驾游(其英文名的发音近似英文单词outing[远足]——译者按)。

除了所有这些灵感激发的创举之外,中国公司似乎从未远离知识产权方面的丑闻。上海大众的新一代电力汽车“天越”(Tantus)可能很快就会发现自己要与一家叫做“Tantus Inc”的公司争夺其英文名字的命名权。这家位于拉斯维加斯的美国注册公司Tantus Inc有着自己独特的创意产品:硅胶情趣用品。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中国汽车爱取洋名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27742.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科技驿站.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