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宣言:忘记分歧,解决问题

译者:leon921269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1-8,星期二 | 阅读:1,198
原文:A manifesto for the New Year: forget labels, and fix the problems

简介

我们需要什么?什么会让我们和我们周围的人生活得更好?我们从不问这些问题。而这些正是我们应时刻要问的问题。

问一些其他太聪明的人不屑一问的问题

新年宣言:忘记分歧,解决问题

阿莱克斯· 安德鲁发自2013年的消息。

在雅典正在分发食物和衣服。照片:盖蒂

又到了一年中的这个时候,我就像守财奴那样坐下来记账。我不是数钱——那并不是什么多么珍贵的东西。我试图调节平衡我的生活。在盘点自己一年来在慷慨、仁慈及创造力与自我陶醉、坏脾气及残忍方面的收支情况时,我发现自己又出现了赤字;也许明年我能做到收支平衡。

2012年是愤怒的一年。当我试图梳理“为什么”时,我发现在我愤怒的内心有一种无以宣泄的不满情绪。一整年就这样站着一个黑暗隧道的前面,大喊着“有人在吗?”,而得到的只是那失真的回声——或感觉如此。

需要更大话语权,超越工党或保守党或支持拥有枪支或女权主义或反亲欧派,这些问题迫在眉睫。基本结构就在我们周围摇摇欲坠,而我们还在本末倒置争论其装饰。我说,“我们需要找到一种彼此关心的方式”。瞬时Twitter上就会传来“我认为你是国家主权主义者”的回应。

一个中国男孩为了买一个iPad就卖掉自己的一个肾。一个巴基斯坦小女孩因为争辩她应享受教育而被枪击。美国一个班级的儿童被步枪谋杀。我们聚在一起,品着花草茶,彼此贴上毫无意义的标签,我们20年前在政治课上就学到了这一教训,但却从未真正重视过。

我们需要什么?什么会让我们和我们周围的人生活得更好?我们从不问这些问题。而这些正是我们应时刻要问的问题。

过去几十年来,我们转而从普世理论开始,无论按正常思维是否可信或被取代。我是否将自己定义为一个社会主义者?那么我就应该反对x。我支持新自由主义吗?那我绝不承认市场可能已经搞砸了。我是一个女权主义者吗?我永远不会承认自己需要Y(没有双关的意思)。

我们想描述一个充满色彩的美丽世界,却缺少一种黑白分明的语言。我们从自己所选择生活的圈子开始,对圈子外的一切品头论足。毕竟,学徒,X因素,《龙穴》,《厨神》——我可以继续列举——已告诉我们,人们都清楚地划分成辉煌的成功和滑稽的失败。我们宁愿忽略我们自己的、可证实的个人经历,而正是这些经历告诉我们,每一天都是各种各样的小战役,苦澁的成功和失败都充满未来的智慧。

小报可以非常熟练地描绘出人们的恐惧和怀疑。那是什么?一个失业的人拒绝了一份工作,是因为他不想在早上8点起床吗?我知道为什么!我根深蒂固的恐惧现在有了一个URL参照物。

我们需要什么?什么会让我们和我们周围的人生活得更好?我们从不问这些问题。而这些正是我们应时刻要问的问题。我们缺乏讨论这些问题的语言。我们缺乏找到答案的开放性。我们宁愿将辩论的中心点放在到底是以略带怜悯的保守主义还是以固定低税收的社会主义才是答案这个议题上。而我们知道——我们的确知道——这两者都不是。

圣诞前夜,成千上万的人聚集在雅典中心。在这个国家处于有史以来最严重金融危机的时刻,他们慷慨解囊捐献——食物、衣服、玩具、家用电器;很多东西都是在储藏室或车库或阁楼上未开封的物品。他们是社会主义者、自由派、无政府主义者、国家主权主义者、偏执狂、货币主义者,还是左派,右派,中间派的一部分吗?谁在乎呢?他们发现了问题并试图解决它。

我们需要什么?什么会让我们和我们周围的人生活得更好?我们从不问这些问题。而这些正是我们应时刻要问的问题。否则我们就会越来越多地谴责,走上街头,愤怒的呼喊,“我们想要什么?我们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想要?希望在2013年的某个时候。”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新年宣言:忘记分歧,解决问题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27382.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