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隐身的博士同学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5-4,星期五 | 阅读:2,922
来源:南方日报

清华大学法学博士生王进文在其微博上称山东厅长读博不上课(微博截图)

清华大学法学博士生王进文,发现自己有位隐身的同学,这位隐身的同学从来不上课(另说其每月上课两天,王同学可能未与之谋面),这位隐身的同学是某省国土厅的厅长。

如果再往前若干年,厅长公务繁忙不能上课,就会派一名秘书来,代听代学代考代答辩,现在时代发展了,清华大学与时俱进,服务意识大大提升,代学代考的形式主义就不再搞了,让厅长同学的花名册在学校周转两三年,象征性地上几节课,完成完美档案,厅长就是博士厅长了。

这厢花钱买个博士衔,咱不懂瞎说——这估计是下一步高升必备的条件;那厢利利索索站着把钱挣了,清华毕业学生中又轻松地多了一名厅级干部。清华大学和厅长双赢,名校与高官相得益彰!

自从有了干部“知识化”的要求,“文凭大跃进”在中国就如火如荼地展开了,干部“四化”唯此“化”化得最好,大专完全不能提了,本科也已经拿不出手了,硕士说起来羞羞答答,博士博士后而且得是名校的,这才有脸面出来混!

官员的需求是真正的需求,高校向官员投放大量文凭,一可以捞“为国家培养干部”的名声,二可以创收致富,三教这样长期旷课的高官生好轻松。我刚才说错了,他们不是站着挣钱,而是躺着挣钱。这个世界上能躺着挣钱的行业并不多哦。

做官需要资格,遂有科举,遂有文凭;古代科举不第,想做官只能买官但不能买文凭,这种做法隐含着这样的逻辑:做官可以放松尺度,“捐班”也是一种路径,但是文凭不容亵渎,“科班”出身必须得十年寒窗,不能拿钱替代。科举是代天下选才,历代虽然均有舞弊,但一经举报,必是朝廷一字号重案,因为这关系着维系江山天下的道德底线,官场可以腐败,但是科举要尽量公平,稍有政治头脑的统治者都知道,如果不为读书人留一点点乾净的地方,还谈什么世道人心?还讲什么道德文明?

清华大学在读博士生王进文发现自己和隐身的同学将有同样的博士头衔时,感觉有些不安,他发微博呼吁“法学院指导教师严格要求,为人民服务,勿滥发文凭,危害一方”。对于一个正在正常苦读的博士生来说,滥发文凭就意味着自己的文凭并没有了什么价值,起码没有神圣感了。

王进文担心他的隐身同学会“危害一方”,在现在的环境下,评价这位“速成博士”会不会危害一方是一件复杂的事情,像他这样一大批官员的文凭,说假不假,说真不真,中国高等教育一地鸡毛,甄别官员的文凭真假可能比公示他们的财产更难。对于已经做官的,我已经没有话好说,我现在只是担心王进文同学,当他知道他的疑问得不到解答,当他深知这一切已经是约定俗成,当他明白这个社会已经无所谓文凭的真假,他将来会怎么做?

在这个意义上滥发文凭不是危害一方,而是危害千千万万个王进文,危害天下,危害世道人心。(时间:5月3日 来源:南方日报)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我有一个隐身的博士同学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15572.html

分类: 教育观点,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