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钢铁企业一味求大惹大问题

发布: | 发布时间:2012-05-3,星期四 | 阅读:1,520
来源:路透中文

2006年8月22日在中国一家钢铁企业拍到的工作场景。REUTERS/Alfred Cheng Jin

* 中国亏损的钢铁行业面临着痛苦的重组

* 当局疑迷规模引发问题

* 海外市场不大可能提供解药

* 小型钢厂仍能获利,尽管存在政策限制

路透中国韩城5月3日电—中国西北地区陕西省一个破败不堪的小镇,张贴着要求附近钢厂工人寻求”进步”并避免”退步”的红色标语.

这些口号显示出中国低迷的钢铁行业的双重特徵:利润率大幅下跌,债务规模又不断攀升.

北京试图通过促使那些臃肿的国有钢厂进行整合或者提升价值链来解决问题,但这种努力看来可能令问题加重,而没有解决问题.钢铁产业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为3-4%.

一个明显的解决方式是让那些表现最差的业者破产,但这在钢铁行业似乎不大可能发生,因为很早以前该行业就被毛泽东定义成中国经济和政治实力的关键象徵.

中国社科院钢铁行业研究员江飞涛表示,大型国有钢厂的动力与其说是寻求获利,不如说是寻求政府支持.

他指出,实际上根本没有让它们破产的机制,因此缺乏适者生存意识,这可能是该行业面临的最大问题.

自从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钢铁行业迅猛扩张,目前钢铁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45%,全球前十大钢厂中有六家来自中国.

但因一味追求规模与技术进步,中国钢厂高端产能过剩,侵蚀获利,同时又背负着4,000亿美元的债务负担.

浏览全球钢铁产量相关图表,清点选(link.reuters.com/jec64s)

**哪里出了错?**

去年中国粗钢产量同比增长9%至6.83亿吨的纪录高位.大多数人坦言,尽管粗钢产量增速可能放缓,但需求距离峰值仍差得很远.

国有企业龙门钢铁集团与美国上市的通用钢铁(GSI.N: 行情)在陕西成立了一家产能700万吨的合资公司.在这家公司几乎看不到放缓的迹象.

“需求从来都不是一个问题,”这家钢厂的销售经理Zhang Jia称,”问题一直是成本.”

尽管需求仍很强劲,但去年中国钢铁消费总量同比仅增长8%至6.5亿吨,较过去十年的15%年均增速几近腰斩.

今年钢铁业的过剩产能料为1.1亿吨,为总产能的14%左右.这将意味着利润率会持续下降.2011年的利润率业已为单薄的3%,仅为其他行业平均利润率6%的一半.

宝钢(600019.SS: 行情)2011年净利重挫43%,鞍钢(000898.SZ: 行情)(0347.HK: 行情)则亏损21.5亿元人民币.

根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CISA),2012年第一季钢铁业整体录得亏损.该协会预计,今年钢铁需求增速将放缓至仅仅4%.

“每年钢厂钢铁业务所得甚至还不如银行存款的利息收益,”国有企业河南济源钢铁公司主管周济才表示.

去年,银行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为3.5%.钢铁板块的股东权益报酬率(ROE)平均为3.51%,但鞍钢的利润率低至负7.98%.

鼓励钢铁巨头向价值链上方发展,以和外国同业竞争,亦导致高端产品供应过剩,进一步侵蚀获利.

大型钢铁商通过大规模举债来为新设备买单.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小型民营钢厂纷纷徵用大量破败不堪的炼厂,来填补低端利基市场的缺口.

企图把总产能的60%纳归前10大钢厂控制之下,亦帮助小型钢厂增强了实力.因为对小型钢厂的打压,创造了低端材料的缺口,存活下来的小型钢厂因此更有利可图.

尽管难以觅得有关小型钢厂的数据,但分析师预计,这些钢厂的获利状况良好.去年钢筋的销售价格与热轧钢卷价格一致,但後者的生产成本远超前者.

中国政府一直批评民营钢铁生产商”盲目扩张”,但他们这麽做,部分也是因为政府政策的关系.

分析师称,以整合为工作重心,导致了恶性循环;规模较小的民营钢厂尽其所能地迅猛扩张,以避免成为被并购的对象,而这往往也有地方政府的支持.

一个很好的例子是,山东日照钢铁集团就曾大举扩张,在2003-2010年期间,该集团的产能增长了逾10倍,至逾1,200万吨,这麽做主要是为了保护其自身,免于被卷入由政府牵头的整合计划.

**海外机会有限**

中国大型钢厂一直被敦促购买海外采矿项目以降低原材料成本,但是价格高昂令其裹足不前.其中一些厂商亦寻求在新兴市场建立钢厂.

不过,中国钢厂也坦承海外机会有限.

 

“中国钢铁制造商面临着更高的投资和运营成本,包括环境、雇员和基础设施,因此不会出现大规模的海外扩张活动,”一位研究过新兴市场地区的钢厂消息人士称.

出口对於钢厂而言,只是整体业务的一小部分,且还没有恢复到2008年前的水准.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也一再指责各地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美国、巴西和欧洲均对中国钢铁产品祭出反倾销税.

国内市场仍是主要关注点,特别是开发程度较低的地区.

“中国仍处於建设阶段的中期.钢铁需求至少仍将保持强劲.”通用钢铁控股创始人兼主席禹作胜表示.

禹作胜称,通用钢铁相信中国西部的钢铁需求将会增长,因为西部地区需要建设新的公路和工厂.

仅有一家大型钢厂–宝钢集团在新疆设有子公司,即新疆八一钢铁有限公司.宝钢计划将两部技术先进、但却亏损的炼铁熔炉转移到新疆,目标2015年前将八一钢铁的产能倍增至1,500万吨.

同样在新疆,山东钢铁(600022.SS: 行情)已接近完成250万吨的钢铁项目.新兴铸管(000778.SZ: 行情)则将建造一处特种钢厂,年产能达到300万吨.

咨询公司我的钢铁网(Mysteel)表示,2011至2015年间将有910亿人民币(144.2亿美元)投资新疆,用於将钢铁年产能提升到3,200万吨.但是从长期来看,中国西部的需求可能不足以支撑该行业.

“供给紧张的情况预计将在2013年缓解.鉴於当前的投资热潮,(西部)地区将会面临供应过剩的问题,”中国联合钢铁网(Custeel)分析师Hu Yanping表示.

“由於交通运输能力有限,所以要想把多余的钢铁产品运送出来也会比较困难.”她补充道.

**最後的残局?**

尽管钢铁行业亏损,但破产事件不会广泛发生,中央和地方政府都不愿意冒险让钢厂破产来损及他们的声望、就业水平和税收收入.

规模较小的地方性国有钢铁企业,如河南济源钢铁和湖南华菱钢铁等,可能容易成为被收购对象,但债务负担沉重的行业巨头或许不会主动开展更多惩罚性的重组计划.鞍钢集团和本溪钢铁的合并案进展缓慢,自首次提出後已经五年过去,至今仍深陷纷繁复杂的审批程序当中.

专家们称,若中国政府一直热衷於打造规模宏大而机制僵化的国有巨头,而不是化解钢铁行业的基础政治格局,这些问题就无法得到解决.

钢铁巨头的发展壮大依赖于低成本贷款和轻松获得重要合约,他们已成为地方政府的附庸,雇佣着数十万职工,并提供从照顾一辈子的完整福利.

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江飞涛说,若钢铁厂得以维持现有运营方式,他们仍会蓬勃发展.

“只要没有重大的政策干预,钢铁业有望以极为稳健的步伐发展,但事实上一直存在诸多的政策制肘.”(完)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中国钢铁企业一味求大惹大问题
文章链接:http://ccdigs.info/15535.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

发表评论